屏東地方法院  2020052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27條第1項,妨害性自主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51條第6項,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乙○○犯傷害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犯傷害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強制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誹謗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拘役捌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犯傷害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其餘被訴恐嚇及強制部分均無罪
判決節錄
三、案經甲○○、乙○○訴由屏東縣政府警察局枋寮分局報告報
告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及追加起訴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之4等規定,惟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以下所引用具傳聞性質之證據,檢察官及被告乙○○、
丙○○、甲○○(下合稱被告3人)與渠等之辯護人於本院審理中
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易875卷第134頁反面),本院審酌上
開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並無任何違法取證之不適當情形,且
對於被告3人涉案之事實具有相當之關聯性,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5第1項之規定,認均具有證據能力
本院易875卷第179-184頁),足認被告3人上開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實
相符,可以採信,此部分事實均堪認定
(2)至被告甲○○之辯護人雖為其辯稱:甲○○係因遭O建和、O梅芳
、O偉仁壓制後,遭乙○○、丙○○傷害,始基於防衛意思揮擊
乙○○,應成立正當防衛云云
惟按正當防衛必須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始得為之,侵害業已過去
,即無正當防衛可言
至彼此互毆,又必以一方初無傷人之行為,因排除對方不法之侵
害而加以還擊,始得以正當防衛論
復衡之一般社會經驗法則,互毆係屬多數動作構成單純一罪而互
為攻擊之傷害行為,縱令一方先行出手,而還擊之一方在客觀上
茍非單純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為必要排除之反擊行為,因其本即
有傷害之犯意存在,則對其互為攻擊之還手反擊行為,自無主張
正當防衛權之餘地(最高法院26年渝上字第1520號判例、30年上字第
1040號判例、84年度台非字第208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係因被告丙○○先出手拍其胸口後,其乃推被告丙
○○一下,告訴人乙○○因此不滿方出手毆打被告甲○○2下,被
告甲○○則又回擊毆打告訴人乙○○7、8下之事實,業經認定如
前,是在被告甲○○回擊之當下,告訴人乙○○對被告甲○○之
不法侵害行為業已結束,被告甲○○之回擊,實非必要排除現在
不法侵害之必要反擊行為,並無解於其犯行之成立,辯護人上開
所辯,並不足採
辯護人則為丙○○辯稱:當下狀況車子都不能過了,甲○○也不
能去哪裡,告訴人甲○○頂多是要坐回車上休息,被告丙○○並
無妨害自由云云
而按刑法第304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
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
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刑事判例意
旨參照)
是刑法第304條第1項所指之「強暴」,乃以實力不法加諸他人,惟
不以直接施諸於他人為必要,即間接施之於物體而影響他人者,
亦屬之,且僅所用之強暴手段足以妨害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
行無義務之事即為已足,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
要
查被告丙○○2度拉住告訴人甲○○之手臂阻止其離開之舉動,雖
僅各為時1、2秒,且未造成告訴人甲○○受有傷害,然係對人直
接施加腕力之行為,客觀上已使行進中之告訴人甲○○無法繼續
自由行進以返回車上,使其自由行動之意思遭受壓制,足以影響
其自由行動,迫使其取消其返車休息之意思決定,應認已達強制
罪之強暴O度
況被告丙○○係在告訴人甲○○甫遭毆打後身體不適時,以拉扯
之手段阻止其返車休息,已致始告訴人甲○○之行動自由受到相
當O度之妨害甚明
所用手段則係拉住已遭被告乙○○、丙○○攻擊而受傷之證人甲
○○,對其當下自由之侵害亦非輕微,其強制行為應具有社會倫
理之可非難性,被告丙○○辯稱其係為等警察來云云,及其辯護
人辯稱並未妨害告訴人甲○○之行動自由云云,均不足採
辯護人則為其辯護稱:丙○○係用調侃語氣,並非當眾說甲○○
對她性騷擾,是對於甲○○之行為主觀上的評價,不至於妨礙名
譽
(2)查被告乙○○、丙○○先於106年9月9日上午某時許,在證人O仁
吉所經營之上開通訊行內,接受媒體採訪事實欄一之案發經過,
並經各大媒體以新聞報導其等與「屏東枋寮地區骨科醫師」之上
開衝突後,被告丙○○復於106年9月9日19、20時許,在上開通訊行
內,接受證人O仁吉之直播採訪,經證人O仁吉詢問:「……阿姨妳
對O醫師,妳這邊想要對他提出怎樣的訴訟嗎?」時,答稱:「
他不但推我,而且手是這樣喔(作抓捏手勢),就從我胸部推過
去,就如此推下去,你看我這麼多歲了,他30歲,真的對我這老人
還有興趣嗎?真的從我這邊(胸部)推下去……好在今天我先生
有這個舉動保護我,看到他的妻子被那個年輕人這麼有興趣從胸
部這樣推過去……
從而,由監視器錄影畫面之現場情境觀之,與上開證人證述互核
,不僅難以認定告訴人甲○○確有碰觸到被告丙○○之胸部,且
在雙方已因能否過路而發生口角,被告丙○○因不滿告訴人甲○
○之口氣而先出手拍其胸口,告訴人甲○○方在其配偶即證人O佳
芳在旁觀看之情況下,以「雙手向前並左右揮開之方式」推向被
告丙○○之胸口,衡情一般人於上開衝突發生後遭拍胸而盛怒、
且配偶亦在旁觀看之情境,應無刻意對衝突之他方為性騷擾之意
思,是告訴人甲○○此舉,應僅係為表達不滿之意思甚明
是以,被告丙○○於接受直播採訪時,所陳稱:「他不但推我,
而且手是這樣喔(作抓捏手勢),就從我胸部推過去,就如此推
下去,你看我這麼多歲了,他30歲,真的對我這老人還有興趣嗎?
真的從我這邊(胸部)推下去……好在今天我先生有這個舉動保
護我,看到他的妻子被那個年輕人這麼有興趣從胸部這樣推過去
……
(4)至辯護人雖以前詞為被告丙○○置辯,惟按陳述事實與發表意
見不同,事實有能證明真實與否之問題,意見則為主觀之價值判
斷,無所謂真實與否,在民主多元社會各種價值判斷皆應容許,
不應有何者正確或何者錯誤而運用公權力加以鼓勵或禁制之現象
,僅能經由言論之自由市場機制,使真理愈辯愈明而達去蕪存菁
之效果
此由刑法第310條第1項規定「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
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第3項前段規定「對於所誹謗之
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等文義觀之,所謂得證明為真實
者,唯有「事實」
據此,我國刑法第310條之誹謗罪所規範者,僅為「事實陳述」,
不包括針對特定事項,依個人價值判斷所提出之主觀意見、評論
或批判,此種意見表達應屬同法第311條第3款所定之免責事項,亦
即所謂「合理評論原則」之範疇
易言之,憲法對於「事實陳述」之言論,係透過「實質惡意原則
」予以保障,對於「意見表達」之言論,則透過「合理評論原則
」,亦即「以善意發表言論,對於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評論」之
誹謗罪阻卻違法事由,賦與絕對保障,惟如於意見係以某項事實
為基礎或發言過程中夾論夾敘,將事實敘述與評論混為一談時,
仍應考慮事實之真偽問題,而有前開「實質惡意原則」之適用(
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易字第484號判決意旨參照)
然而,前開事證已足證明被告丙○○所指稱之內容非屬真實,且
被告丙○○更在對告訴人甲○○提出性騷擾告訴後隨即撤告,亦
足推知被告丙○○無並無相當理由確信其指述告訴人甲○○對其
性騷擾之事為真實,否則何不將其所指稱之性騷擾事實交由司法
公斷?故辯護人前開辯稱被告丙○○僅係主觀評價不足構成妨害
名譽云云,已不足採
再者,告訴人甲○○斯時僅係枋寮醫院之骨科醫師,並非公眾人
物,其與被告丙○○間之爭端,亦僅肇因於私人間O權之糾紛,尚
與公益無關,是被告丙○○發表上述言論,尚非屬對可受公評之
事,基於善意而為適當之評論,辯護人前開辯稱被告丙○○僅係
基於地方事務表達個人看法,不應成立誹謗罪云云,亦不可採
三、論罪科刑1.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
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
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乙○○、甲○○行為後,刑法第277條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
公布,並於同年5月31日施行
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原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3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
1項則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50萬元以下罰金」,經新舊法比較結果,修正後之規定並未較
有利於被告3人,是被告3人自仍應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277
條第1項之規定
又查被告丙○○行為後,刑法第310條、第304條雖於108年12月25日修
正公布,並於同年月27日生效施行,然此次修正係將上開條文之
罰金數額調整換算後予以明定,其修正前後之刑度實質上並無變
更,故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而應依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逕適用
裁判時之法律即修正後刑法第310條、第304條規定
2.按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所稱「強暴」者,乃以實力不法加諸
他人之謂
是就事實欄一部分,核被告乙○○、甲○○所為,均係犯修正前
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被告丙○○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及同法
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就事實欄二部分,被告丙○○係犯刑法第310條第1項之誹謗罪
又被告乙○○、甲○○雖分別出手毆打對方多下,於自然意義上
雖屬數行為,然係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且出於同一傷害犯意
所為,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行為,
於法律評價上應認屬接續犯,僅論以一罪
另被告丙○○為使告訴人甲○○無法自由返車之2次強拉行為,亦
係基於同一目的,在密切接近之時地實行,並侵害同一法益,各
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概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
為包括之
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亦屬接續犯,而應論以一罪
被告丙○○上開傷害、強制及誹謗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
應予分論併罰
被告甲○○自陳大學畢業之智識O度,業為醫師,月收入約100,000元
,已婚,育有1名未成年女兒之家庭經濟狀況(本院易875卷第295
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再就被告丙○○部分定其應執行之刑及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4.至被告甲○○之辯護人雖以被告甲○○僅係遭告訴人乙○○、被
告丙○○傷害始出手反擊,傷害情節輕微,告訴人乙○○所受傷
害亦非重,被告甲○○素行良好,且已坦承犯行,請求依刑法第
59條規定減輕其刑,並給予緩刑之宣告等語(本院易875卷第318頁
)
惟按得依刑法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者,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
環境等情,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最低
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
至於犯罪之動機、犯罪之手段或犯罪後之態度等情狀,僅可為法
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最高法院97年
度台上字第213號判決意旨參照)
況本案對被告甲○○所論處之罪,其法定刑係3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亦無宣告法定最低刑期尤嫌過重之情事,
是本院因認辯護人請求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云云,尚非妥
適
至被告甲○○前雖未曾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
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而符合宣告緩刑之
法定要件,然被告甲○○既未能與告訴人乙○○達成和解,且本
院已審酌被告甲○○坦承犯行等情狀為量刑,且本院僅量處拘役
30日之刑度,該刑度並非甚重,應無暫不執行為適當之情形,若再
予以緩刑之宣告,恐難達警惕之效果,本院綜合上開情節,認不
宜對被告甲○○宣告緩刑,附此敘明
因認被告乙○○另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嫌,及同法第30
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嫌等語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準此,本案被告乙○○涉犯之強制與恐嚇罪嫌,經本院審理後既
認定不能證明其犯罪,而為無罪判決之諭知(詳後述),則本院
下列所引用具傳聞性質之證據,即無須贅述其是否具有證據能力
,核先敘明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
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
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
第1300號判例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乙○○涉有上開強制及恐嚇罪嫌,無非係以
:告訴人甲○○、證人O佳芳於偵查中之證述、警製偵查報告、檢
事官107年6月12日勘驗報告、監視器錄影光碟翻拍照片等件為其論
述之依據
辯護人則為其辯稱:就強制部分,縱然是乙○○開O門,但乙○○
也不是用強暴脅迫的方法,是甲○○自己下車
(一)強制犯嫌部分:1.按刑法第304條之強制罪,行為人主觀上須有
強制之故意,客觀上須以強暴、脅迫之方法,使人行無義務之事
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始克當之
至被告乙○○雖有徒手開啟O門並手指指向證人甲○○之行為,然
而上開開門與指向告訴人甲○○行為之時間極為短暫,告訴人甲
○○在O門突遭打開並遭手指指向,雖有驚嚇而感受到心理上之不
快,但仍隨即依其自主意願下車和被告乙○○、丙○○理論,甚
至得以在灑水車移開後有返回駕駛座準備駛離O輛之舉,尚難認
定被告乙○○上開徒手開啟O門並以手指向告訴人甲○○之行為,
已在客觀上對其意思決定自由及意思活動自由產生一時難以排除
之物理性障礙,而達到刑法強制罪之強暴、脅迫O度,或已妨害甲
○○行使其自由行動之權利
是縱然被告乙○○突然開啟告訴人甲○○O門並以手指指向告訴人
甲○○之行為,確實造成告訴人甲○○之困擾,然考量告訴人甲
○○前有鳴按喇叭之舉動,被告乙○○打開O門後,其與告訴人甲
○○隨即在馬路上理論,與被告乙○○及證人均陳稱告訴人甲○
○有急於返家之情緒反應,是被告乙○○開啟O門與以手指指向
證人甲○○行為之目的,衡情應係急於與告訴人甲○○解釋當下
情況,請告訴人甲○○稍待,是尚難據被告乙○○打開O門指向甲
○○之行為,即認定其於行為當時即有妨害告訴人甲○○行使權
利之主觀犯意
至證人O佳芳為告訴人甲○○之配偶,其證稱告訴人甲○○是被被
告乙○○拉出車外之情,已與前開勘驗筆錄顯示之告訴人甲○○
是自主下車之情全然不同,且有偏頗誇飾之嫌,其所為證詞尚不
足採
5.從而,被告乙○○雖有未經告訴人甲○○同意開啟O門並以手指
指向告訴人甲○○之行為,然依前開事證,難以認定被告乙○○
上開行為構成強暴脅迫之舉,亦無證據足證被告乙○○有迫使告
訴人甲○○下車而妨害其行動自由之權利,況被告乙○○主觀上
亦無強制之犯意,是即難以強制罪相繩
而證人O佳芳係甲○○之配偶,所述可能偏袒告訴人甲○○,且其
所述不僅與前開證人所述有所齟齬,其前開證稱被告乙○○有拉
告訴人甲○○下車之情已有誇飾之虞,是其證述非無疑義,從而
,無從僅憑告訴人甲○○之指訴與證人O佳芳之證言,即遽認被告
乙○○涉有上開恐嚇犯行,並以刑法恐嚇罪責相繩
(三)綜上,檢察官所提出被告乙○○涉嫌前揭犯行所憑之證據,尚
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
從而,檢察官所舉之證據,既無法使本院獲致被告乙○○有罪之
心證,即屬不能證明被告乙○○犯罪,揆諸前開說明,自應為被
告乙○○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修正
前刑法第227條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第304條第1項、第310條第
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6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許英輝提起公訴,檢察官盧惠珍追加起訴,檢察官
許家彰、O柏均到庭執行職務
判例
最高法院26年渝上字第1520號判例、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84年度台非字第20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刑事判例意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易字第48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1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辯護人 12 , 自白 1 , 正當防衛 4 , 接續犯 2 , 分論併罰 1 ,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 追加起訴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27條第1項,227,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5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5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4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法,第310條,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11條第3項,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77條,277,傷害罪   1

刑法,第227條第1項,227,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