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2003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罰則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6條第2項,侵占罪 |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5項,罰則 | 稅捐稽徵法第47條第1項第1款,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乙OO無罪
判決節錄
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為O順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O順公
司)之實際負責人、詰鎧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詰鎧公司)之
登記負責人,為O業會計法第4條之O業負責人及稅捐稽徵法第47條
第1項第1款所列之人,亦係從事業務之人,基於業務侵占之接續犯
意,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利用非公開發行公司資訊揭露之不透
明性,及O順公司存摺、公司大小章均在其掌握之便,接續於民
國87年10月1日、93年4月21日、93年7月1日、93年8月18日、94年1月6日、
94年3月25日、94年11月30日、95年1月23日、95年2月8日、95年2月10日
,從O順公司申設之兆豐國際O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號帳戶(如附表
三編號(一)所示,下稱上開O順兆豐銀行0585號帳戶),匯款新臺幣
(下同)460萬元、92萬元、101萬元、80萬元、120萬元、100萬元、
12萬元、10萬元、430萬元、158萬元,總計1,563萬元(起訴書原載1,5
41萬O),至其申設之元大O業銀行(下稱元大銀行)豐原分行帳號
00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如附表三編號(二)所示,下稱上開甲OO元
大豐原分行6010號帳戶),再於98年11月27日、98年12月16日、101年6月
12日,自O順公司申設之兆豐銀行帳號00000000000號帳戶,匯款7萬元
、6萬4000元、100萬元,共計113萬4000元至其所經營之詰鎧公司之兆
豐國際O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號、00000000000號帳戶(如附表三編號
(三)、(四)所示,下分別稱上開詰鎧兆豐銀行2970號帳戶、上開詰
鎧兆豐銀行0677號帳戶),共侵占O順公司之款項達1676萬4000元(起
訴書原載1654萬4000O)
而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O業會計法第71條
第5款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罪嫌(起訴書原載O業會計法第71條第
1款以不實事項記入帳冊罪嫌,業經公訴檢察官當庭更正)
被告乙OO涉犯O業會計法第71條第5款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罪嫌(
起訴書原載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以不實事項記入帳冊罪嫌,業經
公訴檢察官當庭更正)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
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
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
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
判決可供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
判決足資參照)
參、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O業會
計法第71條第5款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罪嫌
被告乙OO涉犯O業會計法第71條第5款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罪嫌,
無非係以:(一)被告甲OO、乙OO之供述、(二)O順公司股東即證人兼
告發人O紀元、證人王魏美雲、證人兼告發人O啟仲、O順公司前員
工即證人O其峻、O惠玲、O欣燕之供述、(三)O順公司營利事業所得
稅申報書資料聯、資產負債表、O順公司及詰鎧公司之綜合所得稅
BAN給付清單、O順公司進項及銷項憑證列表資料、O順公司股東名
冊等資料、O順公司進出口實績、O順公司進銷項憑證發票金額列表
資料、O順公司歷年虧損整理列表、O順公司申請書、元大銀行交
易O細資料、O流流程圖暨交易O細資料、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
搜索扣押筆錄、臺中市政府107年2月12日府授經字第10701080120號函
、107年3月20日府授經字第10707132160號函、107年4月10日府授經O字第
10707166950號函、財政部中區國稅局豐原分局107年3月19日中區國稅豐
原銷售字第1071102304號函、經濟部國際貿易局107年3月19日貿央服
字第1077007355號函、被告甲OO手寫資料等資為論據
一、被告甲OO堅決否認有業務侵占、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之犯行
,其辯解及其選任辯護人之辯護意旨如下:
(二)被訴使財務報表發生不實結果部分:O順公司於90年之後營業額
不復以往盛況,甚至入不敷出,惟O順公司猶聘用員工經營業務
,O順公司為避免積欠員工薪資及其他支出,被告甲OO即多次以股
東身分出借資金與O順公司,以補貼O順公司所生虧損,是於90年間
起,O順公司之資產負債表「業主(股東)往來」科目方會每年持
續增加,被告甲OO並無增列其餘款項至該項目中藉以侵占O順公司
資產
二、被告乙OO堅決否認有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之犯行,其辯解及
其選任辯護人之辯護意旨如下:
另觀之上開O順彰銀南豐分行6830號帳戶交易O細,該3筆交易紀錄之
「摘要」、「交易註記」,均僅記載「電匯」、「同收款人」有
該交易O細在卷可查(見本院卷三第58至60頁),並無法確認係從
何帳戶匯入上開O順彰銀南豐分行6830號帳戶或何人所匯入,而被告
甲OO就此部分,並無提出證據證明其與該3筆匯款之關連性
可知,從上開O順兆豐銀行0585號帳戶匯出如附表四編號(九)、(十)
、(十三)所示款項之資金來源均係被告甲OO之兒子所匯入,則衡以
常情,實難認被告甲OO會先委請兒子匯款入O順公司帳戶,其旋再
自O順公司帳戶匯出款項,以此方式業務侵占O順公司資金
3.基上,O順公司、詰鎧公司為家族企業,王萬得與被告甲OO為父子
關係,係為至親,則就被告甲OO辯稱其與O順公司之資金往來關係
,及O順公司與詰鎧公司借用支票及匯款支應借票之票款等資金
往來,縱並無另立書面為證,惟被告甲OO已提出證據證明其交付如
附表五編號(二)、(四)、(五)、(九)至(十一)、(十三)至(十六)、(十
八)所示金額與O順公司部分之證據,可見,被告甲OO確實有借款
與O順公司使用之情形,則被告甲OO辯稱如附表四所示之匯款情形
,係O順公司用以償還其申貸並交與O順公司使用所積欠元大銀行之
債務,或用以返還向詰鎧公司借用支票之款項,即非全然不可信
(一)起訴書犯罪事實記載被告甲OO、乙OO係在資產負債表之「業主
(股東)往來」科目記載不實等語,惟起訴罪名係認被告甲OO、乙
OO涉犯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以不實事項記入帳冊罪(見本院卷一
第3頁)
然依O業會計法第28條規定,資產負債表屬財務報表
而公訴檢察官業已當庭更正起訴罪名為被告甲OO、乙OO涉犯O業會計
法第71條第5款利用不正方法致生不實罪嫌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
58頁),先予敘明
(五)被告甲OO辯稱:O順公司於90年之後營業額不復以往盛況,甚至
入不敷出,惟O順公司猶聘用員工經營業務,O順公司為避免積欠
員工薪資及其他支出,被告甲OO即多次以股東身分出借資金與O順
公司,以補貼O順公司所生虧損等語
是被告甲OO雖無提出借據憑證,惟既有上開匯款之交易O細,堪認
,被告甲OO上開所稱O順公司已入不敷出,其多次以股東身分出借
資金與O順公司之情,並非全然無稽而不可採
查被告甲OO於警詢、偵查中即一再陳稱:O順公司員工薪資支出、
公司日常開銷、水電費、保險費等事務,都是其代墊的,每個月
公司金錢不夠時,都是其以現金提供,僅係沒有相關借據憑證等
語〈見警卷第4頁、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07年度他字第2182號卷(
下稱他卷)第96、97頁〉
(六)被告甲OO上開所稱O順公司已入不敷出,其多次以股東身分出借
資金與O順公司之情,並非全然無稽,尚難認被告甲OO有利用不正
當方法,致使財務報表發生不實結果之行為,已如前述
(七)基上,被告甲OO上開所稱O順公司已入不敷出,其多次以股東身
分出借資金與O順公司之情,並非全然無稽
陸、綜上所述,檢察官指述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
占罪、O業會計法第71條第5款利用不實方法致生不實罪
被告乙OO涉犯O業會計法第71條第5款利用不實方法致生不實罪犯行
所憑之證據,仍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本院無從形成被告甲OO、乙
OO有罪之確信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可供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決足資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 辯護人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5項,71,罰則   7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71,罰則   3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稅捐稽徵法,第47條第1項第1款,47,罰則   1

商業會計法,第4條,4,總則   1

商業會計法,第28條,28,財務報表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