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2002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6條第2項,侵占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附表二編號2-2及2-4,附表四編號4至5及8至11所示之罪,共拾參罪,各處如附表一,附表二編號2-2及2-4,附表四編號4至5及8至11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捌月
其他被訴部分,均無罪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肆拾陸萬肆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仟玖佰貳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偽造之「O麗雲」印章壹顆及「O麗雲」印文壹枚,均沒收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偽造之「O麗雲」印章壹顆及「O麗雲」印文壹枚,均沒收
甲OO犯業務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未扣案偽造之「O麗雲」印章壹顆及「O麗雲」印文壹枚,均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偽造之「O麗雲」印章壹顆及「O麗雲」印文壹枚,均沒收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偽造之「O麗雲」印章壹顆及「O麗雲」印文壹枚,均沒收
判決節錄
三、案經O麗雲及O鄉公司訴由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起
訴及追加起訴
壹、證據能力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
有明文
另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即刑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本案據以認定被告甲OO犯罪事實存否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言詞及書面陳述,雖屬傳聞證據,但因檢察官、辯護人及被
告於本院審理時均同意作為證據使用(本院卷一第65、143頁、本
院卷三第112頁、本院卷四第373、380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均係
依法取得,並無任何違背法律規定之情事,認為適當,依上揭規
定,認均有證據能力
證人即O務部調查局臺南市調查處調查官蕭志忠於偵查時亦證稱:
102年7月間O衡昇及O麗雲曾至本處報案,O衡昇在臺南市東區青年路
有套房出租給房客,有房客說看到被告至青年路的出租套房內出
入、拿資料,但該房間並無租金收入,O衡昇就帶我們去現場查
看,房間現場發現O鄉公司的空白支票本數本、10幾張蓋有印鑑章
之O鄉公司的空白支票印泥還沒有乾,另有O用O衡昇印章及簽名的
空白取款憑條,以及O鄉公司的銀行存摺、其他人的印章等文件等
語(偵三卷第40至41頁),更足證被告確實未經O麗雲及O衡昇之同
意,而持有多張O鄉公司、O衡昇或O麗雲之取款憑條或空白支票
參以證人即O鄉公司員工O雅玫於偵查時證稱:我曾於93年11月至100
年1月間擔任O鄉公司的會計人員,我於100年1月份離職等語(偵六
卷第98頁、偵八卷第12頁)、證人即O鄉公司員工O季蓁於偵查時亦
證稱:我於88至99年間在O鄉公司擔任銷售業務賣房子,於99至100年
間離職等語(偵六卷第97頁、偵八卷第169頁),均與前揭O衡昇所
述情節大致相同,審酌被告此部分除上開取款憑條外,別無其他
證據佐證其言,再參酌被告O職O鄉公司期間,亦確有趁其職務之
便,提領O鄉公司相關款項供己使用之情形(詳如後述),則被告
不無趁受O衡昇指示提領年終獎金之便,提領高於O衡昇所需年終
獎金數額之可能,實難認被告所辯為可信
惟上開金額包括另筆81萬6,000元之款項(詳如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
分)後,總計為324萬6,000元,就此部分之328萬元,尚有差額3萬4,
000元,此部分被告未為任何說明或主張說明,故本院認328萬元其
中246萬4,000元為被告侵占之金額
是被告此部分所辯,不僅無法舉證以實其說,更顯然不符一般社
會常情,尚難認為可信
2.就附表二編號2-4所示所示245萬元其中2,924元部分(扣除被告所羅
列如刑事準備狀10之說明5編號1至26所示之244萬7,076元,本院卷四
第271至275頁),被告除羅列各該匯款O細外(此部分因分別匯入O鄉
公司及O麗雲、O衡昇之帳戶內,故列於下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部分,詳如後述),另就編號27之水電費部分,簡單表示其於
98年9月間,曾為O鄉公司支付房屋之水電費云云,並檢具相關水電
單據及資料佐證(本院卷二第217、363、368、367頁)
再者,被告前揭所舉之轉匯款項帳戶(即、(一)、(一)、
(一)(二)(三)、(二)),係前揭所述提供作為O鄉公司人頭帳戶之
被告合庫936號帳戶,而該帳戶內之款項本為O鄉公司所有,業經證
人O衡昇於本院審理時證述在卷(本院卷五第23頁),則被告既不
能證明該帳戶內之款項確係其所有,本不能以自該帳戶內之支出
款項作為其代墊或借予O鄉公司之依據
是被告此部分所辯,不僅無法舉證以實其說,更不符一般社會常
情,亦難認為可採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固於108年12月25日修正公布,
並自108年12月27日生效,然該次修正僅係將刑法第336條第2項原定
而本應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規定修正提高30倍之罰金數額
,換算調整予以明定,以增加法律明確性及使刑法分則各罪罰金
數額具內在邏輯一致性(修正說明參照),是其構成要件、法定
刑並無變動,尚非法律變更,自應適用裁判時即修正後之規定,
而無新舊法比較問題
(二)按偽造印文、署押以偽造私文書並進而行使,則該偽造印
文、署押屬偽造私文書之部分行為,而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
再為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偽造印文、署
押及偽造私文書罪(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885號判決、最高法院
91年度台非字第294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是核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二、(一)】(一)如附表一編號3所示
犯行,係犯刑法第216、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修正後刑法第
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罪,(二)如附表一編號1至2、4至5所示犯行
,均係犯刑法第216、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犯罪事實二、(二)(三)】如附表二編號2-2及2-4、附表四
編號4至5、8至11所示犯行,均係犯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
侵占罪
偽造私文書(合庫銀行取款憑條)後交付銀行承辦人員而行使,
偽造之低度行為復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三)再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
,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其所謂「同一行為
」係指所實行者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行為而言,因此刑法修正刪
除牽連犯之規定後,於修正前原認屬於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之不
同犯罪,其間果有實行之行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情形,應得依想
像競合論擬(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判決意旨參照)
因此,被告為達侵占如附表一編號3所示之50萬元現金之目的(上
開(一)),而為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犯行,所犯刑法第216條、第2
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罪
,客觀實行行為已具有局部同一性,兩行為在自然意義上雖非完
全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
念,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如予數罪併罰,反有
過度評價之疑,與人民法律感情亦未契合,是於牽連犯廢除後,
適度擴張一行為概念,認此情形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
犯,應屬適當,則此部分(上開(一))被告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
開罪名,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
之業務侵占罪處斷
(四)被告甲OO利用不知情之刻印業者偽刻印章以遂行其行使如附
表一所示取款憑條之犯行,均應論以間接正犯
被告所犯上開各罪【犯罪事實二、(一)至(三)】,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利用擔任O鄉公司
主辦會計、出納及保管上開O麗雲合庫886號帳戶存摺、O鄉公司支票
之機會,未經O衡昇、O麗雲之同意或授權,分別為前揭犯罪事實
二、(一)至(三)所示之行使偽造私文書及業務侵占犯行,侵
害他人財產權,顯然欠缺尊重他人財產權觀念,且足生損害於O鄉
公司、O麗雲以及合庫銀行對於存戶存款管理之正確性,其所為
實屬非是
並考量被告犯後均否認犯行,態度難謂良好,再衡酌其自承高職
畢業之智識程度,現於會計事務所擔任記帳員、月入約2萬餘元之
家庭經濟狀況(本院卷五第62頁)
兼衡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後態度等一切具體情狀,分
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合併定其應執行之刑如主文所示
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項分別
定有明文
又104年12月17日新修正之刑法刪除原第34條規定之從刑種類,另於
第36條增訂第1項,規定「從刑為褫奪公權」,參照修正總說明以
及相關修正條文立法理由中一再闡釋「沒收為具獨立性之法律效
果,此次沒收體制之修正,與現行法將沒收列為從刑之立法體例
已有不同」,堪認新法所規定「沒收」之性質已非屬「從刑」
是本案如宣告多數沒收,依修正後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執
行之
就犯罪事實二、(二)所示款項(計246萬6,924元)、犯罪事實二、
(三)所示款項(計380萬元〈其餘轉帳6次15元、共計90元之O用,
應為銀行手續費〉),分別由被告提領現金或轉匯入被告欲使用
之帳戶內,均業如前述,是上開款項應認均屬被告之犯罪所得,
又該犯罪所得未經扣案,且與其本身所有之金錢混同而不能識別
,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則應依同條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二)末按偽造之印章、印文、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
之,刑法第219條定有明文
縱署押、印文為文書之一部,偽造署押、偽造印文之行為應吸收
於偽造文書行為,而無須另行論罪,然若未將偽造之文書沒收者
,仍應依刑法第219條將偽造之署押、印文沒收(最高法院27年度上
字第2597號判決、84年度台上字第1550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被告於如附表一所示之取款憑條上偽蓋「O麗雲」之印文各
1枚(共5枚),均為偽造之署押,另未扣案偽造之「O麗雲」印章
1顆,亦為被告偽造,不論屬於被告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
沒收之
乙、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一、起訴意旨又以:被告甲OO利用其
擔任O鄉公司主辦會計及出納之機會,分別為下列犯行:(一)
於如附表一所示之時間,以向合庫銀行承辦人員行使前揭偽造之
取款憑條等方式,將如附表一所示之款項(其中編號3部分為31萬
元)侵占入己
(二)於如附表二編號2-2及2-4所示之時間,以把如附表二編號2-2
及2-4所示O鄉公司客戶O美月之支票,存入其彰銀100號、合庫936號帳
戶之方式,將如附表二編號2-2(扣除上開246萬4,000元後之其餘81
萬6,000元)及2-4(扣除上開2,924元後之其餘244萬7,076元)所示款項
侵占入己,因認被告另涉犯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罪
嫌等語
三、從而,就附表一(其中編號3部分為31萬元)、附表二編號2-2
(其中81萬6,000元)及2-4(其中244萬7,076元)部分,依卷內之相關
證據資料,被告甲OO是否有起訴意旨所稱業務侵占情節,依卷附證
據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
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本院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
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
認定,且公訴人復未能提出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說服法院以形成被
告此部分有罪之心證,本院亦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有
何移送併辦意旨所指之犯行,本應就此部分為無罪之諭知,然公
訴意旨認此部分倘成立犯罪,與前開論罪科刑部分分別具有想像
競合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併予敘明
丙、無罪部分:一、起訴及追加起訴意旨另以:被告甲OO利用其擔
任O鄉公司主辦會計及出納之機會,分別為下列犯行:(一)【
起訴書部分】於如附表二編號1-1至1-3、2-1、2-3、3-1至3-2所示之時
間,以把如附表二所示O鄉公司客戶王世賢、O美月及O麗英之支票
,存入其土銀979號帳戶、彰銀100號、合庫936號帳戶之方式,將如
附表二編號1-1至1-3、2-1、2-3、3-1至3-2所示款項侵占入己
(二)【107年度偵字第12614號追加起訴書部分】於如附表三所示之
時間,將大漢美術社所開立、用以支付承租O鄉公司位於臺南市
○區○○路000號1至2樓辦公室租金之支票款項,向金融機構提示後
轉匯入如附表三所示被告合庫956號帳戶內而侵占入己
(三)【107年度偵續字第75號追加起訴書部分】於如附表四編號1
至3、6至7所示之時間,以如附表四編號1至3、6至7所示方式,將作
為O鄉公司人頭帳戶之被告合庫936號帳戶內之款項,轉匯至如附表
四編號1至3、6至7所示帳戶內,而將各該款項侵占入己,因認被
告分別涉犯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款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同此意旨)
本件被告甲OO既經本院認定不能證明其犯罪(詳下述),揆諸上開
說明,本判決即不再論述所援引有關證據之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
1項、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
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
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諭
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816號、29年度上字第31
05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
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
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
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
第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刑事訴訟新制採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
任,若其所舉證據不足以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心證,當
受類似民事訴訟之敗訴判決,逕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以落實無罪
推定原則與證據裁判主義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
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麗雲
於偵查中之指述、證人O衡昇、O盈凱、O季蓁、O禮嘉、O美月、O麗
英、O永三分別於偵查中之證述、不動產買賣合約書及各該金融機
構之支票、存款憑條、相關帳戶之交易O細等資料為其主要論據
【107年度偵字第12614號追加起訴書部分】就附表三編號1部分,
羅列(一)於99年11月24日被告以O衡昇名義,自O衡昇合庫帳號00000000
00000號帳戶提領7萬元、(二)於99年11月24日自合庫被告868號帳戶匯款
3萬元至O衡昇合庫帳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
【107年度偵續字第75號追加起訴書部分】就附表四編號1至3、6至
7部分,亦羅列:被告之姊O金蓮於分別98年1月19日匯款68萬2,000元
、98年1月22日匯款110萬元至被告合庫936號帳戶,被告並於98年1月
22日自該帳戶內,(一)以O鄉公司名義匯款88萬4,487元至統榮鋼鐵股
份有限公司臺灣銀行安平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支付鋼筋款
項、(二)以O衡昇名義匯款19萬9,701元至O榮源中國信託臺南分行帳
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以支付款項、(三)以昱豐營造工程公司名義
匯款28萬元至翁天坤臺南市農會土城辦事處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
,支付泥水工款項、(四)以O鄉公司名義匯款20萬元至黑二企業有
限公司京城銀行安南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以支付水電工款
項等情(見被告刑事準備狀10之說明2、3、4、6、刑事準備狀11之說
明7,本院卷四第247至280、339至345頁),並有相關匯款存取款單
據及相關金融機構帳戶交易O細資料可佐(偵九卷第22至26、41至45
、75、99、109、162、229頁、本院卷二第87至88、111、117、127、155、1
75、187、195、211、233、281、285、295、343、345、347、353、359、369、3
71、389、397頁、本院卷三第49、51、53、61、63、65、75、77、83頁、本
院卷四第95、115、121、155、167、171、207、303、305、307、321頁、本
院1171號卷第79、81、83、89頁),顯見大多數款項係分別匯入O鄉公
司、O鄉公司客戶及配合廠商、O麗雲及O衡昇等人之相關金融機構
帳戶內,此部分之款項已難認係被告所侵占
四、從而,依卷內之相關證據資料,被告甲OO是否有起訴及追加起
訴意旨所稱業務侵占情節,依卷附證據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
,致使本院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
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且公訴意旨復未能提
出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甲OO此部分有罪之心證
,本院亦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甲OO有何公訴意旨所指
之犯行,揆諸首揭法文及判例意旨,既不能證明被告甲OO此部分犯
罪,即應為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前段,
修正後刑法第336條第2項,刑法第216條、第210條、第55條前段、第
51條第5款、第219條、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
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黃慶瑋提起公訴,檢察官黃慶瑋、O書翰追加起訴,
檢察官彭郁清、O擁文到庭執行職務
判例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885號判決、最高法院91年度台非字第294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7年度上字第2597號判決、84年度台上字第155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同此意旨
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816號、29年度上字第3105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2 , 不另論罪 1 , 想像競合 3 , 評價為一罪 1 , 彈劾證據 1 , 分論併罰 1 , 追加起訴 8 , 傳聞證據 3 , 高度行為 2 , 牽連犯 2 , 間接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10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6條第1項,36,總則,刑   1

刑法,第36條,36,總則,刑   1

刑法,第34條,34,總則,刑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