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1203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3項,A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主文
甲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應追徵不能沒收之犯罪所得價額新臺幣捌仟元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貳月
,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
算壹日
理由甲、程序部分:本件被告甲OO所犯均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
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亦非屬高等法院管轄之第一
審案件,其於準備程序進行中,先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
受命法官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之意見後,本院
合議庭裁定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規定,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
式審判程序,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
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
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本院港簡卷第27至31頁),是被告上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本案事
證明確,應依法論科
一、洗錢防制法於105年12月28日修正公布、106年6月28日施行,被告
基於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故意,於106年12月某日提供本案國泰帳
戶給本案詐欺集團使用,本案詐欺集團成員於106年12月29日對告訴
人犯詐欺取財罪,並於同日使用本案國泰帳戶收受詐欺款項及提
領,自有可能成立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惟實務對於
提供人頭帳戶者是否會成立洗錢罪,容有不同見解:
(一)肯定說:依修正後洗錢防制法之規定,掩飾刑法第339條詐欺取
財犯罪所得去向之行為,可構成洗錢罪
再參諸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理由第3點所示:「維也納公約第3條
第1項第b款第ii目規定洗錢行為態樣,包含『隱匿或掩飾該財產的
真實性質、來源、所在地、處置、轉移、相關的權利或所有權』
(Theconcealmentordisguiseofthetruenature,source,location,disposition,movement,rig
htswithrespectto,orownershipofproperty)之洗錢類型,例如:……(四)提供
帳戶以掩飾不法所得之去向,例如:販售帳戶給他人使用……原
條文並未完整規範上開公約所列全部隱匿或掩飾態樣,而為APG20
07年相互評鑑時具體指摘洗錢之法規範不足,爰參酌澳門預防及遏
止清洗黑錢犯罪法第3條第3項等規定,修正第1款後移列修正條文
第2款
」(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時,究竟有無上開立法理由之記載,原
有爭議,惟立法院秘書長於108年5月13日以台立院圖字第1080005848號
發函法務部,表示為求立法意旨周妥適用,已依法務部所提建議
文字修正如上等語)足見提供、販售帳戶給他人使用,係掩飾不
法所得去向之典型行為
故行為人將其金融帳戶提供給詐欺集團詐欺他人、匯入詐欺款項
,應屬掩飾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款所規範之詐欺犯罪所得去向,屬
同法第2條第2款所規範之洗錢行為,應依同法第14條之規定論處
因此除行為人於主觀上就所欲掩飾、隱匿之不法所得係源於「特
定犯罪」乙情應有認知外,並為掩飾、隱匿該特定犯罪所得之客
觀行為,始屬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定所欲處罰之範疇
2.修正後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規定「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
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之洗錢行為,自洗錢防制法第4條立法理由對於「特定犯罪所得
」之說明,及FATF2012年40項建議與維也納公約、O勒摩公約中關於
洗錢行為之定義,應以洗錢防制法第3條所規定特定犯罪之犯罪所
得存在為必要,如非該特定犯罪之犯罪所得存在,即無從進行洗
錢之犯行
是105年12月28日修正公布前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項、第2項之洗錢罪
,依同法第1條、第2條之規定,應以行為人有為逃避或妨礙所犯
重大犯罪之追查或處罰之犯意及行為,始克相當
若非先有犯罪所得或利益,再加以掩飾或隱匿,而係取得犯罪所
得或利益之犯罪手段,或並未合法化犯罪所得或利益之來源,而
能一目了然來源之不法性,或作直接使用或消費之處分行為,自
非洗錢防制法所規範之洗錢行為(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69號
判決意旨參照)
修正後洗錢防制法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
、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
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4.洗錢防制法第14條修正理由提及參酌維也納公約,該公約規定洗
錢行為人須「『knowing』財產為特定犯罪所得」,於解釋我國洗錢
防制法時,自應納入考量
該公約所謂「knowing」,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所提供之中文譯本
均翻譯為「明知」,故參酌該公約之規範內容,修正後洗錢防制
法第2條第2款、第14條第1項洗錢罪之行為人,必須具備「『明知
』為特定犯罪所得」此主觀構成要件,始能成立該條之洗錢罪,
而提供人頭帳戶幫助詐欺者,並未必「明知」具特定犯罪所得
5.幫助詐欺取財之犯行如構成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罪名,因該
項規定之法定刑為「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500萬元以下
罰金
」依想像競合之法例,縱令對提供人頭帳戶者量處6月以下有期徒
刑,也不得易科罰金
如此,將會造成犯罪情節較輕之詐欺取財罪幫助犯不得易科罰金
(尚須併科罰金),惟犯罪情節較重之詐欺取財罪正犯(非屬加
重詐欺取財之情形)卻有可能獲得可易科罰金之宣告刑(無須併
科罰金),此一法律適用之結果顯然失衡
(三)本院見解:1.依前述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理由之說明,立法者
顯欲將提供帳戶掩飾特定犯罪所得去向之行為,列為洗錢罪之規
範對象
2.否定說主張,人頭帳戶僅屬詐欺集團用以詐欺被害人、供被害人
匯入受騙款項之工具,而該款項由被害人直接匯入,被害款項放
置在該帳戶時,明顯可見它就是被害人受詐欺而匯入之款項,該
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
益者並未遭掩飾或隱匿,亦未因此變更存在一個合法外觀之形式
,致犯罪難以被追查或發覺,更未因而妨礙、阻撓、危及犯罪所
得之追查或處罰等語,惟此論據顯然忽略了詐欺集團使用人頭帳
戶之用意,質言之:如果使用人頭帳戶無法防止詐欺犯罪被追查
,詐欺集團何須花錢購買甚至大費周章騙取人頭帳戶使用?誠如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889號判決意旨略以:「洗錢防制法之制
定,旨在規範特定重大犯罪不法所得之資金或財產,藉由洗錢行
為,諸如經由各種金融機關或其他交易管道,轉換成為合法來源
之資金或財產,以切斷資金與當初犯罪行為之關連性,俾便於隱
匿其犯罪行為或該資金不法來源或本質,以逃避或妨礙該重大犯
罪之追訴、處罰
上訴人及某甲等人所犯修正前刑法第340條之O業詐欺罪,係修正前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1項第5款所定之重大犯罪
至於否定說提及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69號判決意旨,固謂
洗錢應合法化犯罪所得之來源等語,然該等詐欺犯罪所得透過提
領轉為「現金」,且已切斷與詐欺犯罪之關聯性,自屬將特定犯
罪所得「形式上合法化」之洗錢
惟有論者主張:從洗錢防制法第2條規定之文義,並無法得出要「
先有」特定犯罪所得,「再有」掩飾或隱匿之行為才能構成洗錢
罪,此更非立法本意等語(參閱李秉錡,分析洗錢犯罪之構成要
件─兼評數則交付帳戶案件之判決,檢察新論,第24期,107年8月
,第107頁)
本院認為,暫不論提供帳戶者屬於洗錢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
詳後述),如屬共同正犯,按共同正犯係指2個以上之行為人,形
成一個犯罪共同體,各行為人彼此以其行為互為補充,以達成共
同的犯罪目的,故共同正犯應就全部犯罪結果負其責任(參閱林
山田,刑法通論【下冊】,97年1月,第95頁),倘行為人已先預
期將有特定犯罪所得,而基於與他人共同洗錢之犯意聯絡,預先
提供帳戶,俟他人取得特定犯罪後,再使用該帳戶達成洗錢之目
的,行為人自應論以洗錢罪之共同正犯
而幫助犯之情形,行為人在正犯著手實行犯罪之前為幫助行為,
為事前幫助犯,亦屬刑法之幫助犯,此於學說(參閱林山田,前
揭書,第133頁)或實務(最高法院100年度上字第4045號判決意旨可
資參照)皆然
準此,行為人在洗錢正犯取得特定犯罪所得、著手洗錢行為之前
,自可用提供帳戶之方式,為洗錢之事前幫助,更不排除提供帳
戶雖屬詐欺取財之幫助行為,但同時也有助於掩飾或隱匿詐欺取
財犯罪所得去向,而成立洗錢罪,應依想像競合從一重處斷之情
形(參閱李秉錡,前揭文,第113頁),否定說之立論容有未合
4.否定說論者認為洗錢防制法之修正參酌維也納公約,而依該公約
對於洗錢行為人主觀要件係「『knowing』財產為特定犯罪所得」
,認我國洗錢罪之行為人應「明知」特定犯罪所得始該當云云,
惟暫且不論英美法中關於行為人的主觀要件是否可完全對應到我
國刑法體系,否定說論者以此公約規定認為我國立法者「應有參
考」,然本次修正洗錢防制法第2條立法理由第4點已明示:「……
專業人士(如律師或會計O)『明知或可得而知』收受之財物為
客戶特定犯罪所得,仍收受之」等語,顯未限制行為人應「明知
」特定犯罪所得,是洗錢罪之成立,並不排除行為人僅具間接故
意之情形
然而,有實務見解認為,洗錢罪保護之法益重在國家對於特定犯
罪之訴追及處罰權(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963號判決意旨參照
),論者指出,此泛稱刑事司法權運作,不免與湮滅證據罪無法
明確區隔,故主張可用有效能的國家刑罰制度說明洗錢罪之保護
法益(參閱王乃彥,洗錢罪的保護法益與體系地位─以洗錢防制
法第11條第1項為主題,檢察新論,第3期,97年1月,第314頁),此
處可觀察出,洗錢罪與刑事司法權、國家刑罰權密切相關,再對
照同樣影響刑事司法權之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其法定刑同為7年以
下有期徒刑而不得易科罰金,則在輕罪案件偽證之情形,是否同
有過苛之虞?再者,洗錢之標的並不限於「他人」之特定犯罪所
得,也包括「自己」之特定犯罪所得(可參閱最高法院97年度台
上字第5733號判決意旨
修正後亦然,可參閱徐昌錦,前揭文,第6至7頁及最高法院108年度
台上字第1744號判決意旨),提供帳戶者如構成洗錢罪,使用該
帳戶洗錢之詐欺正犯,自然也構成洗錢罪,並無正犯僅論以詐欺
取財罪而可易科罰金之理,否定說之論據應有誤會
6.誠如否定說所言,修正前洗錢行為之定義,修正後仍可援用,則
如最高法院95年台上字第1042號判決意旨指出:「上訴人明知交付
所購之人頭電信門號、金融帳戶予他人,將掩飾他人O業詐欺所
得之財物,乃為求個人利益,而將購買之人頭電信門號、金融帳
戶交付予小劉,其對掩飾他人O業詐欺所得之財物之事實,顯預見
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就掩飾小劉等詐欺集團O業詐
欺所得財物之行為,是否另犯洗錢防制法第9條第1項之洗錢罪,
為一行為觸犯幫助O業詐欺罪及洗錢罪二罪名之想像競合關係,而
為起訴效力所及?原審此部分疏未詳予審究,遽行判決,亦嫌速
斷
」可見洗錢防制法修正前,實務見解對於提供人頭帳戶者即有認
為可能涉犯洗錢罪嫌,本次修法既旨在「強化洗錢犯罪之追訴」
(參第1條修正理由),修正後自無提供人頭帳戶者不能論以洗錢
罪之理
7.綜上所述,本院認為應以肯定說為可採,提供帳戶給詐欺集團成
員使用之幫助詐欺取財罪類型,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
洗錢罪,此參諸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744號判決意旨也謂:
「詐欺集團向被害人施用詐術後,為隱匿其詐欺所得財物之去向
,而令被害人將其款項轉入該集團所持有、使用之人頭帳戶,並
由該集團所屬之O手前往提領詐欺所得款項得逞,檢察官如能證明
該帳戶內之資金係本案詐欺之特定犯罪所得,即已該當於新法第
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罪」等語更明
二、以提供帳戶方式幫助詐欺取財所涉犯之洗錢行為,應論以洗
錢罪之正犯或幫助犯?按刑法關於正犯、幫助犯之區別,係以其
主觀之犯意及客觀之犯行為標準,凡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
罪,無論其所參與者是否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皆為正犯,其以
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苟係犯罪構成要
件之行為,亦為正犯
如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又為犯罪構成
要件以外之行為,則為從犯(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3886號判決
意旨參照)
依前述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理由,立法者已將「提供帳戶以掩飾
不法所得之去向」列為洗錢行為之態樣,可認屬於洗錢罪構成要
件之行為,提供帳戶者既已實施洗錢構成要件之行為,自應論以
共同正犯
再以多數學說主張之犯罪支配說檢驗,所謂正犯係故意操控整個
犯罪流程者,具有犯罪支配之決定性角色,具體類型可區分為行
為支配(直接正犯)、意思支配(間接正犯)及功能支配(共同
正犯)等(參閱林鈺雄,新刑法總則,105年9月,第415頁)
三、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規定之洗錢為「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
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論者指出,所謂「掩飾」,係以各種事實或法律行為,遮蓋修
飾,使人看不出真相,亦即設法掩蓋真實之情況,使人無法察覺
兩者雖類似,但相較之下,「掩飾」另有較為積極主動之粉飾行
為,仍應予以區別(參閱徐昌錦,前揭文,第7頁及最高法院98年
度台上字第7204號判決意旨)
本案被告提供本案國泰帳戶給本案詐欺集團收受告訴人匯入詐欺
款項,並由本案詐欺集團成員以提領方式製造「斷點」,應屬於
積極主動之掩飾行為,揆諸前述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理由也謂「
提供帳戶」係「掩飾不法所得之去向」,是被告所為係掩飾詐欺
取財罪犯罪所得之去向之洗錢行為
四、核被告所為,係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刑法第
30條第1項前段及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
被告對於洗錢罪部分,與本案詐欺集團成員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應論以共同正犯,公訴意旨疏未論及,尚有未合
五、被告以一個提供本案國泰帳戶之行為觸犯上開兩罪名,應依
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論以洗錢罪(是不另就被告犯幫助詐
欺取財罪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部分說明)
六、按犯前2條之罪,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其刑,洗錢防
制法第16條第2項定有明文,查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已坦承檢察官
起訴之洗錢犯行不諱(見本院金訴卷第43頁),應依上開規定減
輕其刑
又依同法第14條第3項規定,不得科以超過詐欺取財罪所定最重本
刑之刑
七、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無經法院判刑確定之
紀錄,此有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卷可憑(見本院
金訴卷第51至52頁),卻貪圖小利,提供本案國泰帳戶供本案詐欺
集團詐欺告訴人及洗錢使用,犯罪所生之損害並非甚為輕微,惟
念及被告坦承犯行,雖表示有調解意願,然告訴人表示不要調解
請依法判決等語(見本院港簡卷第191至192頁、第207頁),又考量
被告對於詐欺取財之參與O度較低,兼衡被告自陳國中畢業之學
歷、未婚亦無子女、擔任鐵工、日薪1800元、與父母同住之生活狀
況(見本院金訴卷第47至48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至宣告罰金部分,考量罰金乃財產刑,重在剝奪受刑人之財產
利益,相對於本院所宣告之罰金額度,本案被告尚非有經濟特殊
困難之情形,是本院認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以1000元折算1日為
適當
八、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3項規定:「前2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
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立法理由謂:「洗錢犯罪之前置特定不法行為所涉罪名之法定
刑若較洗錢犯罪之法定刑為低者,為避免洗錢行為『被判處』比
特定不法行為更重之刑度,有輕重失衡之虞」,足認此規定屬於
宣告刑之限制,而不涉同條第1項洗錢罪法定刑之變動(可參閱法
務部108年7月15日法檢字第10800587920號函文),是以洗錢罪自非「
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依刑法第41條規定
非屬得易科罰金之罪,本院無庸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惟被
告仍得依刑法第41條第3項規定,俟判決確定後,向檢察官聲請易
服社會勞動,均附此敘明
參、公訴意旨另認被告尚一併交付本案國泰帳戶之「存摺」、「
印章」給本案詐欺集團使用,而幫助本案詐欺集團為上開詐欺取
財犯行且洗錢等語,惟按幫助犯之成立,除須具有幫助他人犯罪
之故意與行為外,仍須所為幫助行為與正犯所實行之犯罪間,具
有直接之影響,亦即幫助犯之幫助行為,須與正犯之意思相一致
,始足當之
倘行為人所為與正犯所實行之犯罪行為間,並無直接之影響,即
難以幫助犯相繩(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822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上開詐欺款項,本案詐欺集團成員係以提款卡操作提款機提領
之方式取款(見本院港簡卷第27至29頁),而非使用存摺及印章臨
櫃提領,被告縱有交付本案國泰帳戶之存摺、印章給本案詐欺集
團,亦難認此部分與本案詐欺集團上開詐欺取財行為有直接之影
響,尚與幫助詐欺取財罪之要件不合,自非屬掩飾該詐欺取財犯
罪所得之洗錢行為,惟此部分與上開論罪科刑部分(各)屬單純
一罪,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一、被告自承其提供本案國泰帳戶給本案詐欺集團使用,獲得800
0元現金之代價等語(見本院金訴卷第36頁),屬被告本案犯罪所
得,雖未扣案,本仍應宣告沒收,惟上開現金由被告收受後,應
已與被告原有之(現金)財產發生混合效果,而喪失「原物」之
概念,應認屬於全部不能「原物」沒收之情形,自應依刑法第38條
之1第3項規定,逕追徵其價額即金額8000元
二、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固規定「犯第14條之罪,其所移轉
、變更、掩飾、隱匿、收受、取得、持有、使用之財物或財產上
利益,沒收之」,其無「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之要件(絕
對義務沒收),當以屬於(指實際管領)犯罪行為人者為限,始
應(相對義務)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第14條第1項、第3項、第16條第2項,刑法
第11條、第28條、第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55條、第339條第1項、
第42條第3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16,A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6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889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69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0年度上字第4045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96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733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744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5年台上字第1042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744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388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7204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822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3 , 幫助犯 6 , 共同正犯 4 , 間接正犯 1 , 自白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3項,14,A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16,A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10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9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5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3項,14,A   3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3

洗錢防制法,第1條,1,A   2

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項,16,A   2

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項,11,A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洗錢防制法,第9條第1項,9,A   1

洗錢防制法,第4條第40項,4,A   1

洗錢防制法,第4條,4,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3項第2款,3,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3項第1款,3,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3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1項第5款,3,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1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3,A   1

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18,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2項,14,A   1

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2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3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1條,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40條,340,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