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203
檢方:公訴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主文
甲OO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處有期徒刑陸月,緩刑貳年
判決節錄
一、本件除證據部分應補充被告甲OO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之自白外,
餘犯罪事實及證據胥同於附件檢察官起訴書之記載,茲予引用
(一)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致人傷害逃逸
罪
(二)查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法定刑為「處1年
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遠重於行為時過失傷害罪之法定刑「
6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刑責極為嚴峻,惟被
害人O堅貞因本件O禍實受之傷害為「未明示側性膝部挫傷」等此
類屬輕之皮肉傷痛,有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病歷資料1份為憑,非
達已臨命危、瀕死之境或沈陷深度昏迷頓成無自救力之人,亦徵
被告逃逸對其所可能衍生危害之程度相對仍輕,執此與將人痛毆
致被害人傷重俯地不起或飛車搶奪財物並故意使被害人倒地受傷
哀嚎無依而後隨棄之遠颺離去等犯情相較,本件被告對被害人O
益侵害之強度及主觀惡性之可責程度,殊難與上揭二情相提併論
,復更相去甚遠,然法對傷害、搶奪等「O力型」罪,不僅未對行
為人以施加重刑之途賦課救治、扶助被害人O不得規避己責之特別
義務,卻祇獨咎於交通意外事故之行為人,抑且,傷害、搶奪等
罪之法定刑度尤難望肇事遺棄罪之項背,如是立法體例,除流於
輕重失衡且有違平等原則外,在未慮及O禍被害人所受傷害之輕
重實有千差萬別,並未就此另設刑責差異化規定之現制下,不論
情節是否但止於鴻毛之輕,一律以最低度刑1年以上有期徒刑相繩
,致責、罰間應具相當性之「天秤」偏朝「重罰」之此單側傾斜
極甚,更彰顯肇事遺棄罪之設,要屬苛酷至極,殊有悖於刑罰之
理性及比例原則,容有針對個案情節予以舒嚴緩峻之必要,末以
被告犯後坦白認罪示悔,並表示欲賠償被害人以善撫己行滋生之
損,此據被害人於偵查中陳明,準此,本院斟酌上情,認被告之
惡性尚輕,相對而言,危害之情節暨基此憑認之可非難性尤更如
鴻毛之輕,惟縱科以法定最低度刑,仍為有期徒刑1年,殊嫌過重
,直如「發射核彈攻打麻雀」般,責、罰之間明顯失衡至淪沈崩
塌之境,要有「情輕法重」之憾,徒生刑罰苛虐之感,復參酌司
法院釋字第263號解釋所揭櫫「若有情輕法重之情形者,裁判時本
有刑法第五十九條酌量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之旨,是見被告就
此尚具堪值憫恕之處,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
(三)爰審酌被告駕車肇事致人受傷後,為規避應擔之責任,竟
將被害人棄之不顧,使其所受之傷害或有更趨嚴重之虞,頗具可
責性,幸被害人因本件O禍實受之傷害極輕,是見被告逃逸之舉對
其造成之危害亦相對甚輕,又被害人不願追究被告之責,並表示
「他說要賠償,我說不用,因為沒什麼傷」,此除據被害人於偵
查中陳明外,並有本院辦理刑事案件電話查詢紀錄表1份可參,並
非被告無意履責,是循此尤徵被告尚具善後弭損之意,復以被告
事後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坦認犯行,態度尚可等情狀,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
(四)末查,被告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可查,素行尚端,惜因莽撞失
慮致罹刑章,事後坦認犯行,深示悛悔之殷意,再既親歷本案偵
查程序,復受本次罪刑之科處,自已得有相當之教訓,當足收警
惕懲儆之效,爾後必能慎行守分,遵規循矩以定行止,信無再犯
之虞,本院因認對其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併諭知緩刑
2年,以勵自新
三、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第3項、第454條第2項,刑法第
185條之4、第59條、第74條第1項第1款,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263號解釋
名詞
自白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