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203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2項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2項之持有第二級毒品罪
嫌
二、按依法院審理之結果認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者
,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內記載事項,為法院形成
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相符
,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無違,通常以卷內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
之不具信用性,或各該證據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之事實存在,所
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
且無論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
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無從形成
有罪之確信,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業據最高法院76年台
上字第4986號判例闡釋甚詳
四、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認被告涉犯前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
於偵查中之供述、同一時地遭O獲者O志彬於另案偵查中之供述、扣
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現場臨檢紀錄表及O獲現場照片為其
論據
我在另案警詢、檢察事務官詢問及檢察官訊問時,因為我當時以
為甲基安非他命跟MDMA會算兩種毒品,怕持有MDMA被加一條罪,所以
才說扣案MDMA是被告的等語(見易一卷第88至90頁),復參O志彬於
同一時、地遭O獲施用及持有本案扣案MDMA之另案,業經聲請簡易
判決處刑而判決確定,已如前述,則扣案MDMA是否確屬被告所有而
非O志彬所有,自堪存疑
然查,被告及O志彬既同時遭O獲疑似施用及持有第二級毒品(含扣
案MDMA)而同時受偵查,業如前述,其供述本有相互推諉卸責之
風險,無從保障真實性,此觀O志彬先於另案第一次警詢時稱:針
筒、束帶、甲基安非他命及扣案MDMA不知道是何人所有(後改稱)
是被告帶來的,我沒有在汽車旅館房間內注射甲基安非他命云云
(見桃檢107毒偵6421卷第17頁),於第一次檢察官訊問時同樣未坦
承有於O獲地點內施用第二級毒品(見桃檢107毒偵6356卷第56頁)
,嗣於O獲時其經警採集之尿液經驗出甲基安非他命陽性反應及扣
案MDMA經驗出含第二級毒品MDMA成分後,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方陳
稱扣案MDMA是被告的,但仍否認有施用MDMA(見桃檢107毒偵6356卷第
69頁反面),後再於O獲時所採集之尿液經再度送驗檢出MDMA陽性反
應後,於第二次檢察官訊問時,始坦承有於O獲地點內施用第二級
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及MDMA,並稱:本案扣案MDMA是甲OO放在我這的
云云(見桃檢107毒偵6356卷第76頁反面),前後矛盾推諉而多所保
留,無可憑信,自難以O志彬先前於另案偵查中之歷次陳述內容而
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四)又公訴人雖認被告曾於第一次檢察官訊問時曾自白本案扣案M
DMA為其所有,然被告之自白,本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況且該次訊問錄音影檔案,經本院於108年10月24日審理期日勘驗結
果,檢察官於該次庭訊並未訊問被告扣案物為何人所有,被告亦
未坦承扣案物為其所有,而僅泛稱同意拋棄(勘驗內容詳如附表
所示,偵訊筆錄內容見桃檢107毒偵6421卷第56頁反面)
六、綜上所述,公訴人所提證據,無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
所指證明方法,亦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仍有合
理之懷疑存在,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揭規定及說明,自
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名詞
自白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2項,11,A   1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