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203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143條第2項,妨害投票罪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143條,妨害投票罪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乙OO,辛OO部分均撤銷
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玖月
扣案之名冊貳張,現金新臺幣壹仟元,均沒收
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扣案之現金新臺幣伍仟伍佰元沒收
辛OO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貳萬元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扣案之名冊貳張及現金新臺幣壹仟元均沒收之
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扣案之現金新臺幣伍仟伍佰元沒收之
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柒萬元
丁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萬元
扣案之現金新臺幣貳仟元沒收之
戊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玖月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萬元
扣案之現金新臺幣參仟伍佰元沒收之
己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萬元
扣案之現金新臺幣貳仟伍佰元沒收之
庚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萬元
扣案之現金新臺幣貳仟伍佰元沒收之
辛OO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參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壬OO部分公訴不受理
上訴人  :  甲O O , 乙O O , 辛O O , 葵O O
上訴理由
三、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關於被告甲OO):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甲
OO就附表編號30部分,亦與被告乙OO、丁OO間有共同正犯之關係,
而構成交付賄賂罪云云
被告甲OO、乙OO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量刑過重云云,雖均無理由,
惟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乙OO部分既有上開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
持,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貳年玖月
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壹、證據能力方面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同法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
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而該條規定之立
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
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
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
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為前提(最高法院
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本判決認定事實所引用之供述證據(含文書證據),檢察官、被
告甲OO、乙OO及其等辯護人、被告辛OO及其輔佐人O愛萱於本院準備
程序時,均不爭執證據能力,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
而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
過低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是綜上所述,被告甲OO、乙OO、辛OO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事證明
確,其等犯行均堪認定
(一)、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為一定投票權之行使之
行為,刑法第144條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均有處罰明
文,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係立法者就公職人員選舉所制定之專
法,就該法關於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規定,性質上應屬刑法之特
別法,經法條競合結果,應優先適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
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所謂「有投票權之人」,係指
依據各該法律有關規定而享有政治上選舉或其他投票權之資格而
言
而行求、期約、交付行為,係屬階段行為,已進行至高階層次者
,即依吸收關係就所達成之高階行為論罪,經過行求、期約而最
後交付賄賂,或於行求、期約當時即行交付者,均應依交付行為
處斷,但如有將進而未至之階段,則應就所已進行之階段論罪(
最高法院32年非字第28號判例、98年度台上字第4795號判決意旨參照
)
而該罪之預備犯,僅止於該罪著手實行前之準備階段,若進而實
行行賄之行為,即為行賄所吸收,不另論罪
倘行為人O投票權人行賄之同時,一併委託其轉達行為人行賄之意
思及轉交賄款,而同時對其本人行賄及預備對其等家屬多人行賄
,即係以一行為同時實行賄選及預備賄選,自應僅論以交付賄賂
罪(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28號、第5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
付賄賂罪、行求賄賂罪
被告乙OO所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
、行求賄賂罪、同法第99條第2項之預備行求賄賂罪及刑法第143條
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起訴書誤載為刑法第143條第1項,容
有誤會,下同)
被告辛OO所為,係犯刑法第143條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
(三)、被告甲OO、乙OO就如附表編號1、4至7、9至29、31至35所示之交
付賄賂或行求賄賂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其中編號24至
28部分另與丙OO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編號29、31部分另與丁O
O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編號32、33部分另與戊OO有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編號34部分另與己OO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編號35部分
另與庚OO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又被告甲OO交付現金給乙OO,係供向記載於本案名冊內之投票權人
買票,故被告甲OO與乙OO犯意聯絡之範圍亦當止於對本案名冊內之
投票權人買票之行為,如附表編號8所示之賴其田等2人、附表編
號30所示之O玉雪,均未記載於本案名冊,並非在被告甲OO與乙OO共
同買票之犯意聯絡範圍,而如附表30部分係被告乙OO與丁OO共同為
之,其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另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95年7月1日施行)之刑法第28條,將「實施
」修正為「實行」,共同正犯之範圍,修正限縮於共同實行犯罪
者,始成立共同正犯,排除O謀犯、預備犯之共同正犯(最高法院
98年度台上字第1316號、96年度台上字第1271號判決意旨參照),故
被告乙OO與O秀釵間就預備行求賄賂犯行無從成立共同正犯
(四)、刑法於刪除連續犯規定之同時,對於合乎接續犯或包括的一
罪之情形,為避免刑罰之過度評價,已於立法理由說明委由實務
以補充解釋之方式,發展接續犯之概念,以限縮數罪併罰之範圍
而多次投票行賄行為,在刑法刪除連續犯規定之前,通說係論以
連續犯
是於刪除連續犯規定後,苟行為人主觀上基於單一之犯意,以數
個舉動接續進行,而侵害同一法益,在時間、O間上有密切關係,
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
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於
此情形,即得依接續犯論以包括之一罪(最高法院99年度第5次刑
事庭會議決議(一)看法相同)
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投票行賄罪係侵害國家法益之犯罪,行
為人對於多數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若多次犯行時間、O間密接
,顯係基於投票行賄之單一犯意,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
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侵害同一選舉公正之法益,以視為數個
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應依
接續犯論以投票行賄罪一罪
其中或兼含部分預備交付、行求、期約之行為,雖屬實現同一投
票行賄犯罪事實之不同階段,然其行為目的既屬相同,且係侵害
同一選舉公正之法益,仍應視為實現一個犯罪構成要件,依接續
犯論以情節較重之投票行賄罪一罪(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35
1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乙OO所為多個行求、交付賄賂行為,及被告乙OO預備
行求賄賂(如附表編號8)之行為,無非係以使O碧森能順利當選臺
中市太平區中平里第三屆里長為目的,主觀上應係基於單一之犯
意,在特定選區,以數個舉動接續進行,侵害同一國家法益,在
時間、O間上有密切關係,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
,在刑法評價上,亦以視為數個行求、期約、預備選舉賄賂舉動
之接續進行,合為包括一罪予以評價,較為合理,依上開說明,
均應評價為接續犯而論以一個交付賄賂罪
又被告乙OO上開所犯交付賄賂罪與投票受賄罪,其犯罪行為具有局
部重疊之情形,依社會通念應評價為一行為同時觸犯數罪名較為
適當,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交付賄賂罪
處斷
(五)、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或第2項之罪,在偵查中
自白者,減輕其刑
犯刑法第143條第1項(已修正為刑法第143條,下同)之罪,在偵查
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
段、第111條第1項後段分別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乙OO於偵查中均自白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
1項之罪,是其等所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交付
賄賂罪,均應依同法第99條第5項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
被告辛OO雖於偵查及原審否認投票受賄犯行,惟於本院審判時已自
白犯行,爰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規定減輕其
刑
至於被告乙OO雖於偵查中就其所犯刑法第143條之投票受賄犯行亦自
白不諱,但因想像競合犯,而從一重適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1項規定,即無從割裂適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
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附此敘明
(六)、刑法第59條規定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
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使予以宣告法定最
低度刑,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
倘被告別有法定減輕事由者,應先適用法定減輕事由減輕其刑後
,猶認其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即使科以該減輕後之最低度刑仍
嫌過重者,始得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其刑(最高法院100年
度台上字第744號判決意旨可參)
故審酌有無刑法第59條規定之適用,必須以宣告法定最低度刑後猶
嫌過重者為前提,而被告甲OO、乙OO所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1項罪之法定最低本刑為有期徒刑3年,則必以宣告有期徒刑
1年6月後仍嫌過重者,始得審酌是否適用刑法第59條
而本案對被告甲OO、乙OO量處之刑度既分別為有期徒刑2年9月、2年
4月(詳後述量刑審酌),均逾有期徒刑1年7月以上,原非量處上
開罪名之法定最低度刑,且其犯罪之情狀亦無情堪憫恕之情,自
無審酌是否適用刑法第59條之餘地
三、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關於被告甲OO):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甲
OO就附表編號30部分,亦與被告乙OO、丁OO間有共同正犯之關係,
而構成交付賄賂罪云云
此部分既不能證明被告甲OO犯罪,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公訴人以
此部分與被告甲OO所犯前開有罪部分有實質上一罪之關係,在審
判上不可分,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原判決就此部分認被告甲OO亦構成犯罪,且就被告甲OO與乙OO論以
共同正犯,自有未洽
(二)刑法第28條之共同正犯,限縮於共同「實行」犯罪之人始足成
立,已排除預備犯、O謀犯之共同正犯,業如前述
惟原判決認附表編號8所示之O秀釵係與被告乙OO共同基於預備行求
賄賂之犯意聯絡而收受現金,並就此部分對被告乙OO論以共同正
犯,亦有未洽
(三)被告辛OO已於本院審理時自白其投票受賄犯行,應依公職人員
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
原審未及審酌被告辛OO於本院審判時始行自白之事實,而未依上開
規定予以減輕其刑,亦有未合
被告甲OO、乙OO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量刑過重云云,雖均無理由,
惟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乙OO部分既有上開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
持,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另被告辛OO以其於本院自白,應得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
1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等語,其上訴為有理由,亦應由本院予以
撤銷改判
(二)、對於被告甲OO、乙OO、辛OO之量刑,爰依刑法第57條規定,以
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分別審酌:1.被告甲OO、乙OO、辛OO等人針
對本案里長選舉,以上述方式行賄、收賄,被告甲OO、乙OO行賄之
人數、金額,及被告乙OO、辛OO受賄之金額,暨此舉對於此一層級
選舉公正性之影響程度,及被告甲OO於本案犯行所居之地位較諸
乙OO而言,原屬較主要及重要之地位,被告乙OO買票的6萬6,500元係
被告甲OO所提供,雖實際執行買票之人為被告乙OO,惟仍係基於
與被告甲OO共同謀議而為,是對被告甲OO量處之刑度應較被告乙OO
為重,符合罪刑相當原則
另被告甲OO就附表編號30部分應不成罪,本院較諸原審認定成罪之
事實已有減縮,則本院對其量處之刑度當較原審為輕
自陳之智識程度、生活狀況(見原審卷一第464頁)、動機,其等
年事俱高,被告甲OO領有身心障礙手冊,先前又因胸腹主動脈瘤剝
離接受胸部主動脈支架手術,有身心障礙證明、診斷證明書各1
份附於本院卷可按,被告乙OO罹患舌癌,有診斷證明書1份附於本
院卷可稽,被告辛OO罹有糖尿病、慢性腎衰竭、O血壓心臟病、血
中尿酸過多及痛風、血脂過高症等疾病,且尚須扶養照顧一名患
有重度身心障礙之子女,有診斷證明書及身心障礙證明影本各1份
附於本院卷可參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2、3、4項所示之
刑,並就被告辛OO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章之罪及刑法分則第6章之妨害投
票罪,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並宣告褫奪公權,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定有明文
此項褫奪公權之宣告寓有強制性,性質上為刑法第37條第2項之特
別規定,應優先適用
但其就褫奪公權之期間並無明文,故此部分應適用刑法第37條第2
項之規定,仍為1年以上10年以下,使其褫奪公權之期間有所依憑
始為合法(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135號、98年度台上字第629號判
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乙OO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章第99條第1項之交付
賄賂罪,被告辛OO則是犯刑法分則第6章第143條之收受賄賂罪,各
經本院宣告如主文第2、3、4項所示之有期徒刑,應依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併參酌刑法第37條第2項有關宣告褫奪公
權期間規定,審酌被告乙OO、辛OO等人上述犯罪情節,各予宣告褫
奪公權如主文第2、3、4項所示
(四)、緩刑之說明:1.被告辛OO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
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其行為雖
應予非難,但情節尚輕,且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於本院審理
時已坦承犯行,而有悔悟,經此刑之宣告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
之虞,是本院認對被告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
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定,併予宣告緩刑2年,以勵自新
惟被告辛OO法治觀念實有不足,為建立其正確之法治觀念,使其於
緩刑期內能深知警惕,避免再度犯罪,爰併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
4款規定諭知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2萬元
又依刑法第74條第4項規定,上開本院命被告辛OO支付公庫之公益捐
,得為民事強制執行名義,若被告辛OO不履行且情節重大,足認
原宣告之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依刑法
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得撤銷其緩刑宣告
另依刑法第74條第5項規定,緩刑宣告之效力不及於從刑(即褫奪
公權)及沒收,併予敘明
2.受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之宣告,而未曾因故意犯罪受
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或前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
宣告,執行完畢或赦免後,5年以內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
上刑之宣告者,認以暫不執行為適當者,得宣告2年以上5年以下
之緩刑,刑法第74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另本案對被告甲OO宣告有期徒刑2年9月,且被告甲OO前因公共危險
案件,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刑5年,於105年1
1月28日確定,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均與刑
法第74條規定之緩刑要件不符
(一)、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
否,沒收之,107年5月9日公布施行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
第3項定有明文
又刑法第143條第2項:「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已於107年5月23日刪除,其刪除理由指出:「依實務見解,原第
2項規定應沒收之賄賂,專指金錢或得以金錢計算之財物,不包括
得以金錢計算或具經濟價值之不正利益,其範圍過於狹隘,致收
受上述不正利益之公務員仍得享有犯罪所得,為符合104年12月30日
修正公布之本法總則編第5章之1沒收相關規定之意旨,爰刪除第
2項規定,一體適用本法總則編沒收之相關規定,以達澈底剝奪犯
罪所得之刑事政策目的」,則本於特別法優先於普通法、後法優
先於前法之原則,本案有關用以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之沒收,不應
再適用刑法總則編沒收相關規定,而應優先適用修正後公職人員
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
公訴意旨認依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規定,因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於105年7月1日後並未修正,僅能適用刑法第
38條第2項規定沒收前述現金云云,顯有誤會
(二)、被告乙OO因犯本案交付賄賂之犯行而自被告甲OO處取得報酬
2,000元,及其賄款(買票金)2,500元,均為其犯罪所得(已由其配
偶丙OO協助提供給員警扣案,見選偵48卷第32頁反面及選偵99卷二
第325至329頁之太平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應分別依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等規定宣告
沒收
又原刑法第143條第2項之規定,已於107年5月23日刪除,業如前述,
公訴意旨認應依該項規定宣告沒收上述賄款云云,容有誤會
(三)、被告辛OO所取得之現金4,000元(此部分未扣案),為同案被
告丙OO交付之賄賂,根據上述說明,均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之,並就被告辛OO取得之部分,依刑法第
38條之1第3項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
公訴意旨認應依已刪除之刑法第143條第2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云云,
亦屬誤會
(四)、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如已扣案,即無重複沒收之疑慮
,尚無對各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之必要
而重複對各共同正犯宣告犯罪所用之物連帶沒收,除非事後追徵
,否則對非所有權人或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宣告沒收,並未
使其承擔財產損失,亦無從發揮任何預防並遏止犯罪之功能
尤以對未經審理之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剝奪該共同正犯受審
之權利,更屬違法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扣案之本案名冊2張,是由被告乙OO所製作,交給被告甲OO後用以
掌握受賄的有投票權人資料之物,且被告甲OO取得後亦在其上額
外註記,堪認被告甲OO對之有處分之權,根據上述說明,應依刑
法第38條第2項於其所犯罪刑項下一併宣告沒收之
(五)、扣案如附表編號12、33所示金額之現金(共計1,000元),是被
告乙OO親自及透過同案被告戊OO向O琴、O玉樹提出,然因O琴、O玉
樹其等分別誤以為是其他款項而收受,O琴、O玉樹並均經臺灣臺
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選偵字第99號以其等犯罪嫌疑不足而
為不起訴處分確定,此部分款項既屬被告甲OO所有,並交給被告
乙OO負責向有投票權人為行求,應認被告甲OO對之有處分權,而應
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於其所犯罪刑項下一併
宣告沒收之
(六)、又扣案如附表編號8所示之現金1,000元,因O秀釵並未記載於
本案名冊內,難認該款項是被告甲OO所提供,而該筆款項既屬被告
乙OO交付給共犯O秀釵用以預備行求賄賂之用,堪認被告乙OO對之
有處分權,而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於其所
犯罪刑項下一併宣告沒收之(O同上開(二)之4,500元合計5,500元)
(七)、犯刑法第143條之投票受賄罪者,其已收受賄賂之沒收、追徵
,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追徵
假若檢察官對犯該罪者依刑事訴訟法第253條規定,為職權不起訴
處分,或依同法第253條之1規定,為緩起訴處分,上揭收受賄賂,
應由檢察官依同法第259條之1規定,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最高
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183號判決意旨參照)
公訴意旨雖引用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選上訴字第2號判決意旨,而
認為若受賄者經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253條規定為不起訴處分,
或依同法第253條之1規定為緩起訴處分確定者,其等既毋庸經法院
審判,此時其等收受之賄賂即無從由法院依(修正前)刑法第1
43條第2項之規定宣告沒收、追徵,而仍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
沒收之必要云云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第2項、第3項、第5項
前段、第111條第1項後段、第113條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8條、第
143條、第5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第1項、
第3項、第37條第2項、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32年非字第28號判例、98年度台上字第479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28號、第588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316號、96年度台上字第127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35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744號判決意旨可參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135號、98年度台上字第62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18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詰問 1 , 供述證據 1 , 自白 9 , 共同正犯 11 , 接續犯 5 , 連續犯 3 , 傳聞證據 1 , 法條競合 1 , 不另論罪 1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253,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法,第143條第2項,143,妨害投票罪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143條,143,妨害投票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第1項,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第2項前段,1,A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9

刑法,第143條,143,妨害投票罪   7

刑法,第143條第2項,143,妨害投票罪   6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6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4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4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143條第1項,143,妨害投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2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253,第一審,公訴,偵查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條,5,總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第2項前段,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第1項,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1

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75-1,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5項,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4項,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57條第4項,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7條第4項,37,總則,刑   1

刑法,第144條,144,妨害投票罪   1

刑法,第143條第4項,143,妨害投票罪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259-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