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20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1項定有明文
至於證人O文健及O金錫於偵查中之證述,現階段刑事訴訟法規定檢
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依法其有訊問被告、證人及
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具結,而實務運作時,檢察官偵
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
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度極高,職是,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
已具結而為證述,除反對該項供述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
明「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之理由外,不宜以該證人未能於審判中
接受他造之反對詰問為由,即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
據能力
查證人O文健、O金錫於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既經具結(見他卷
第128頁、偵字第21030號卷第111頁、第151頁),被告及其辯護人未
曾提及檢察官在偵查時有不法取供之情形,亦未釋明上開證人等
之供述有顯不可信之情況,依上說明,其等於偵查中之證言自具
有證據能力
二、本案其餘據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供述證據,公訴人及被告
甲OO、乙OO及被告2人之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未爭執其證據能力(見
本院卷第131頁、第142頁),復經本院審認該等證據之作成並無違
法、不當或顯不可信之情況,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
均有證據能力
又本案認定事實引用之卷內其餘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
務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參酌同法第158條之4規定意旨,上揭證據
均具有證據能力
又被告甲OO稱本案為臨時起意,被告乙OO難以知悉被告甲OO之犯罪
計畫,實無法與甲OO具犯意聯絡成立共同正犯
一、被告甲OO於106年4月間在南投縣○○鎮○○街000號O金錫經營之
麻將賭場遭告訴人O文健詐賭後,於106年11月21日凌晨1時30分許駕
駛O牌號碼000-0000號白色本田廠牌之自小客貨車,夥同其他姓名年
籍不詳之成年人分別駕駛O牌號碼000-0000號、ANG-7253號及AGJ-9397號自
用小客車至南投縣○○鎮○○路000號萊爾富超商,埋伏於O文健車
後,待O文健上車即指示姓名年籍不詳之男子進入O文健車內搜查
,取得O文健之詐賭工具後,即徒手毆打O文健身體、並將其雙手
向前以膠帶綑綁及以膠帶矇住其雙眼後強押上車,帶至O平汽車旅
館,並再次毆打O文健,要求O文健示範詐賭流程並攝影,及要求
支付300萬元、O妥分期支付條件,O文健於106年11月21日上午9時30分
許重獲自由離開現場等情,業據被告甲OO坦承不諱(見本院卷一第
141頁反面、本院卷二第192頁),核與證人即告訴人O文健、O金錫
於偵查中所述大致相符(見他字卷第126頁至第127頁
(一)被告甲OO是否於106年11月21日上午8、9時許,前往O金錫住處取得
20萬元現金後釋放O文健之事實,業據證人O金錫於偵查中證稱:
106年11月21日案發當晚甲OO以O文健的手機打電話給我,甲OO對我表
示已經發現O文健詐賭的事情,並表示O文健答應要以300萬元跟他和
解,要我當保證人,但是遭我立即拒絕,過程中甲OO有將手機拿
給O文健接聽,O文健在電話中一直拜託我,因為甲OO是用視訊通話
方式與我聯繫,我有看到O文健被打得很慘,加上O文健對我說這
麼晚找不到其他人可以保他,所以我就答應作保,我在電話中確
實有與甲OO約定在106年12月5日就支付100萬,之後每5日支付30萬、
分6個月支付180萬元,之後甲OO又對我說「今天沒有先支付50萬,不
會讓O文健離開」,我對甲OO表示「現在我身上只有20萬元現金,
如果你要就過來拿,如果不答應,我也沒辦法」,之後甲OO就對
我表示會過來跟我拿20萬元,於是當天上午8、9點甲OO就帶著2名男
子來我位於忠孝街343號的住處找我,我親手將20萬元現金交給甲
OO,甲OO要離開時就對我以臺語表示「約定好的條件要照實履行」
,之後甲OO就離開了等語(見偵字第21030號卷第109頁至第110頁、第
150頁正反面),復於本院審理時到庭證稱:當天綽號「貓仔」的
O炳榮先給我看影片,後來O文健就打電話來,內容是說他詐賭被
別人抓到,要還300萬元給甲O
O
又證人O炳榮既證稱有聽聞甲OO與O金錫就O文健詐賭一事進行協商,
且被告甲OO有於106年11月21日早上8、9點時至O金錫家中、後續O文
健確實有被釋放,甲OO若非欲取得協商結果之頭期款,何必需特地
至O金錫家中?且何以會早上8、9點於甲OO至O金錫住處後,O文健
即得於當日早上9時30分許被釋放,時間點如此巧合?足認證人O炳
榮證稱不知道甲OO是否在協商完後專程來拿第一期的20萬元等語應
屬避重就輕之詞,應以證人O金錫之證詞方屬可採,是本案被告
甲OO有自O金錫處取得20萬元頭期款後即釋放O文健之事實,洵堪認
定
惟O:1.按共同正犯,係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
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
罪之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行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
要件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僅於行為當時有共
同犯意之聯絡,於行為當時,基於相互之認識,不論明示通謀或
相互間默示合致,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均屬之
而行為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
其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蓋共同正犯,於
合同意思範圍內,組成一共犯團體,團體中任何1人之行為,均為
共犯團體之行為,他共犯均須負共同責任,初無分別何一行為係
何一共犯所實施之必要
且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最高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522號、87年度台非字第35號、85年度台上
字第4962號、88年度台上字第2230號、88年度台上字第2858號判決、
73年台上字第18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汽車旅館房間內有分2個區域,一邊是小客廳、一邊是放置床鋪的
休息區,2區隔了1條走廊及1間廁所,我沒有看到甲OO等人徒手毆
打O文健及要求O文健示範詐賭的過程,我只有聽到他們以臺語提及
「詐賭」、「賭場老闆」、「你的主意」等零星片段,但我有聽
到有人在現場提到20萬元
由被告乙OO上揭供述內容可見,乙OO駕駛O輛搭載「冠賽」至草屯萊
爾富、復由草屯萊爾富至O平汽車旅館,至草屯萊爾富時並與其
他男子到O文健駕駛座旁,明確聽聞甲OO以臺語對O文建表示「你東
西交出來,你好好配合我不會對你怎樣」等語帶恐嚇之詞,並見
到在場其他人毆打及拖O文健下車,依當時現場情形,足認被告乙
OO明確知悉「冠賽」、被告甲OO或在場其他成年男子必有1人或1人
以上與O文健有糾紛
被告明知「冠賽」等人當時係欲對O文健進行報復行為,卻仍搭載
「冠賽」前往O平汽車旅館、協助購買飲料、甚而進入O平汽車旅
館房間中,被告雖稱係在房間另外一側休息,沒有直接見到甲OO等
人毆打、要求O文健詐賭之過程,然乙OO既稱有聽到以臺語提及「
詐賭」、「賭場老闆」、「你的主意」等零星片段及20萬元等與
本案O文健詐賭具重要關聯之語彙、亦知悉被告甲OO有先行離開現
場,足認被告稱均待在另外一側房間、就本案完全不知情,顯與
事實不符,況共同正犯本不須每役必與,被告既於搭載「冠賽」
至草屯萊爾富時即與被告甲OO等人有行為分擔,後續並有搭載「
冠賽」至O平汽車旅館、購買飲料、並協助於甲OO離開O平汽車旅館
時與其他男子一同壯大聲勢、看守O文健,均足認被告乙OO於本案
妨害自由、傷害之始,即與被告甲OO、「小胖」、「冠賽」及其
他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委無疑義
2.被告乙OO之辯護人雖辯稱甲OO與乙OO年紀差異過大、甲OO並表示不
認識乙OO等語,惟共同正犯之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本不以2人認識
為必要,僅需客觀上有共同完成不法行為之意思即已足,亦不以
直接之聯絡為限,乙OO於本案案發當天既有與「冠賽」及其他姓
名年籍不詳之人同在現場,即可認與被告甲OO有犯意聯絡,均屬為
壯大聲勢、共同完成被告甲OO對O文健妨害自由以追討賭債之不法
行為不可或缺部分
又縱然被告甲OO就本案確係臨時起意,然被告乙OO既於妨害O文健自
由之始即與其他行為人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亦供稱在草屯萊
爾富有看到其他共犯毆打O文健,被告乙OO若確與甲OO等人無犯意
聯絡、或乙OO欲脫離共犯結構,其於目睹傷害之犯罪行為當下,
即應報警處理或尋求國家公權力介入,被告乙OO竟捨此不為,復搭
載「冠賽」等人前往O平汽車旅館,實無難以知悉被告甲OO之犯罪
計畫問題,亦未超出犯意聯絡之範圍甚明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
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
定有明文
查於被告2人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業於108年5月10日修正
,並自同年5月29日公布施行,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法定刑由
「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提高為「五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經比較新舊法之結
果,修正後規定較為不利被告,是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本
案應適用被告行為時規定
二、按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係妨害他人自由之概括規定,
故行為人具有一定目的,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除法
律別有處罰較重之規定(例如略誘及擄人勒贖等罪),應適用各
該規定處斷外,如以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目
的,而其強暴、脅迫復已達於剝奪人行動自由之程度,即祇成立
本罪,不應再依同法第304條論處
誠以此項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之低度行為,應
為剝奪人行動自由之高度行為所吸收
縱剝奪人行動自由之目的係在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
權利,仍應逕依刑法第302條論罪,並無適用同法第304條之餘地(
最高法院101年台上字第43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如已將被害人置於實力支配下,使其進退舉止不得自主達於一定
期間者,自應論以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不得捨重從輕而論
以強制罪(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5424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
由罪、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被告2人以非法方法於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繼續中,要求O文健示範詐
賭過程而行無義務之事,仍屬剝奪行動自由之部分行為,不另論
以刑法第304條之強制罪
被告2人2度徒手毆打O文健身體及掌摑其臉頰之傷害行為,係基於
單一犯罪決意,在密接時空實施,持續侵害相同法益,各次行為
之獨立性甚低,各應包括於一行為予以評價,而為接續犯僅論以
1罪
被告2人剝奪O文健之行動自由期間,毆打O文健而為接續傷害行為
等情,顯係基於單一犯罪決意、為達成單一不法目的所為之各個
舉動,應予綜合為單一評價,而認係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
之規定,從一重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斷
被告2人與姓名年籍不詳綽號「小胖」、「冠賽」及其他姓名年籍
不詳之成年人,就本案剝奪他人行動自由及傷害犯行,有犯意聯
絡與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三、公訴意旨雖認被告所為,應係成立刑法第347條第1項擄人勒贖
罪及第330條第1項之結夥三人以上之加重強盜罪,就本案犯罪事實
主張變更起訴法條等語
從而,倘依社會通念,尚與「贖身」之概念不相適合時,當認仍
為原強盜之不法意圖所含攝,僅依強盜罪論擬(最高法院104年度
台上字第3193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公訴人認為被告涉犯擄人勒贖及強盜罪嫌,另提出被告甲OO107年1
月19日於草屯分局中正派出所之警詢筆錄、被告甲OO自行提出與O金
錫間106年12月23日之電話錄音譯文、臺灣南投地方法院108年度審
易字第68號判決等證據,而認被告甲OO欲以強暴脅迫之拘禁O文健人
身自由行為方式,達到取得超過其實際詐賭金額,而有主觀上不
法所有意圖為其論據
又本案公訴人於審理時變更起訴法條而認被告所為該當加重強盜
及擄人勒贖之犯罪事實,與本院認定被告所為成立剝奪他人行動
自由、傷害罪之犯罪事實,其社會基本事實同一,且本院於審理
時業已告知被告可能涉犯剝奪行動自由及傷害罪名(見本院卷二
第159頁至第160頁),對被告之訴訟上防禦權不生妨礙,爰依刑事
訴訟法第300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四、甲OO前因強盜案件,經本院於98年12月17日以97年度訴字第4045號
判決判處有期徒刑8年10月確定,於104年12月3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
、並於106年4月15日縮刑期滿未經撤銷視為執行完畢等情,有被告
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在卷可稽,其於受徒刑之執行完
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足認被告
就刑罰之反應力薄弱,執行完畢後復故意再犯刑法所不許之行為
,法敵對意識高漲,應認有加重其刑之必要,爰依司法院大法官
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及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規定,加重其刑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不思以合法途徑解決紛
爭,竟剝奪告訴人O文健之人身自由,並毆打、傷害O文健以取得詐
賭之賠償,所為實不足取,應予非難
衡以被告甲OO坦承部分犯行、被告乙OO否認全部犯行之犯罪後態度
,及被告2人於本案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告訴人O文健受傷
情況及損失程度、被告2人之角色分工地位,暨被告2人分別自陳之
教育程度、職業及家庭經濟生活情況(見本院卷二第199頁)一切
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乙OO部分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惟此金額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
,並為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之
諭知
至於在被告甲OO住處扣案之電子產品(USB隨身碟)1個,僅係用以
儲存錄製傷害O文健身體畫面之影像,與本案無直接關聯,且並無
刑法上重要性,爰不為沒收之諭知,應予說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第300條,修正前刑法第
277條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8條、第302條第1項、第55條
、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第38條第1項、第3項
刑法施刑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522號、87年度台非字第35號、85年度台上字第4962號、88年度台上字第2230號、88年度台上字第2858號判決、73年台上字第18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台上字第43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5424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193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共同正犯 8 , 低度行為 1 , 高度行為 1 , 詰問 1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1 , 假釋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第1條之1第2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3

刑法,第302條,302,妨害自由罪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47條第1項,347,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1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條之1第2項,1-1,A   1

刑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1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