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1203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簡易判決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附則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A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4.又,本件檢察官移送併辦意旨書所載之犯罪事實欄,除詐欺集團
成員要求告訴人存款至被告所提供上開帳戶外,並無任何提及「
掩飾、隱匿」犯罪所得行為之記載
從而,被告上訴意旨猶執前詞矢口否認犯罪,固屬無據,其上訴
雖無理由,然原判決該部分既有上開違誤,自仍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撤銷,且為保障被告之審級利益,並應由本院合議庭改依通常
程序審判,自為第一審判決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
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一、甲OO可預見提供個人金融機構帳戶予他人使用,將可能幫助詐
騙集團或不法分子實施詐欺或其他財產犯罪,竟仍不違反其本意
,基於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6年9月15日至17日間
某日,在不詳地點,將其所有之彰化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帳號
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彰化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
提供予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使用,而以此方式
幫助該他人遂行詐欺取財之犯罪行為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經查,本判決所引用被告甲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等供述證據
,檢察官、被告等就其中部分證據方法,於準備程序均表示同意
有證據能力或沒有意見(見本院108年度原簡上字第2號卷【下稱
原簡上卷】第191頁至第192頁、第209頁至第213頁),並就全部供述
證據或非供述證據等證據方法,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上開供述證據作成時,並無違法或不當之情況,另其
餘所依憑判斷之非供述證據,亦無證據證明係違反法定程序所取
得,且均無證明力明顯過低之情形,或有其他不得作為證據之情
形,復均經本院於審判程序依法進行調查,並予以當事人辯論,
被告等之訴訟防禦權,已受保障,因認上開供述證據及非供述證
據等證據方法,均適當得為證據,應認均有證據能力
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訊據被告固坦承上開彰
化銀行帳戶為其所O辦,並自行保管該帳戶存摺、金融卡之事實,
且不爭執附表所示被害人O柔安、O文希、告訴人O武輝、O世鵬、O
偉昇、O玉如分別遭詐欺後轉帳或存入上開彰化銀行帳戶之經過,
惟矢口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取財犯行,並辯稱:106年9月15日我回來
新竹,家裡面的人在烤肉,我把包包放在車子裡面,去叔叔家喝
酒,當時車有上鎖,只是我的車鑰匙有提供其他家人買東西時使
用,我知道東西不見是在星期一上班的時候,我包包裡面有我所
有銀行的金融卡、信用卡、印章、存摺和一些現金,當中有我上
開彰化銀行帳戶,但是我當初報警掛失的時候比較著急,所以沒
有掛失到全部,我的帳戶是被竊或遺失,我沒有幫助詐欺的故意
云云,其辯護人則為其利益辯稱:被告從未將其所有之帳戶金融
卡出賣給他人使用,被告先前於101年間係因將帳戶出借給朋友,
而不慎觸犯幫助詐欺犯行,經過此次教訓,被告對於個人金融帳
戶反而會妥善保管,所以才會集中保管放在個人隨身的包包內,
這次被告確實是因為酒醉的關係,包包才遺失,況且被告現在有
正當工作,月薪5萬元以上,並沒有出售帳戶之動機,又被告發現
包包不見就立刻去報警,而被告之日盛商業銀行新竹分行帳號0
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被告日盛銀行帳戶),也是被詐騙集團拿
去做詐騙的工具,但有報案申報遺失,假設被告是出售帳戶,應
該兩個帳戶都不會向警方報案,由此足徵被告確實沒有幫助詐欺
之故意等語
從而,本案所應審酌者為被告究有無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不確定
故意,茲將本院心證分述如後
(二)被告固始終均以前詞置辯,並提出106年9月19日14時7分報案之E
化案號P10609AYW41J11B號遺失案件報案證明O請書影本1份(見原簡卷第
64頁至第65頁)為證,然其於偵查原係供稱:我發現是在106年9月
19日那天,我去竹東分局報案,因為那天我一大早上班拿郵局金
融卡去提錢,我發現不能用,櫃檯叫我趕快去報警云云(見偵117
8號卷第51頁背面),而於原審調查程序中則供稱:我發現我帳戶
被凍結是因為我週一上班要去郵局領錢時,才發現郵局的帳戶被
凍結了,但因為我急著要回去臺中上班,所以我是隔1天去報案,
我每1間銀行都有去掛失云云(見原簡卷第9頁背面至第10頁),其
前後所述已有不同,且經本院依上開報案證明內容,向所載除郵
局、日盛銀行外之其他銀行確認被告是否有掛失金融卡,經各該
銀行函覆顯示,被告係於106年9月18日即掛失渣打銀行、臺灣中小
企業銀行金融卡,至106年9月20日始掛失國泰世華銀行、玉山銀行
信用卡、玉山銀行金融卡,而台灣銀行、上海商業儲蓄銀行金融
卡則無掛失紀錄,此有國泰世華商業銀行信用卡作業部108年7月
9日國世卡部字第1080000552號函暨函附信用卡掛失紀錄、臺灣銀行竹
北分行108年7月12日竹北營密字第10850006511號函暨函附開戶資料、
臺灣銀行竹北分行108年7月12日竹北營密字第10850006511號函、上海
商業儲蓄銀行台北票據匯款處理中心108年7月11日上票字第108001773
6號函、玉山銀行信用卡暨支付金融事業處108年7月12日玉山卡(信
)字第1080000688號函暨函附基本資料及掛失紀錄、渣打國際商業銀
行股份有限公司108年7月16日渣打商銀字第1080018414號函、金融卡
掛失記錄查詢、台灣中小企業銀行大溪分行108年7月16日108年度大
溪字第3020890182號函、玉山銀行個金集中部108年8月6日玉山個(集
中)字第1080090457號函暨函附顧客基本資料查詢、來電掛失紀錄各
1份(見原簡上卷第142頁、第144頁、第146頁、第150頁、第154頁、第
156頁、第158頁、第172頁、第174頁、第178頁、第184頁)在卷可稽,
足見被告所述與實際上情形實未盡相符,當難以遽信
(四)又,被告於101年因涉犯幫助詐欺罪,經本院以101年度竹東簡字
第218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定,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1份(見原簡上卷第40頁至第42頁)存卷足考,而被告及其辯
護人固一再辯稱被告經此案後更為審慎,方將全部銀行帳戶金融
卡等集中保管在隨身之包包內等語(見原簡上卷第190頁),惟其
等辯詞或辯護,已與O情即重要物品應分開保管以分散風險或直
接置放在安全處所內之概念有異,更有可疑,再被告竟於106年9月
15日返家烤肉時未隨身攜帶,反將該等重要物品放置在停放於路
邊之車輛內旋即離去,且多日未為聞問,其作為實與所述「審慎
」相悖
尤甚者,經本院詢問被告有無另行保管該等金融帳戶金融卡密碼
,被告竟供稱:「法官問:你既然先前已經有遺失的經驗,各該
帳戶存摺、金融卡之密碼,你應該都是個人自行保管吧?)答:
(點頭),但有些是寫在存摺簿上面,金融卡上沒有寫,但存摺
、金融卡我都放在一起」、「(法官問:為何你先前已經有遺失
的經驗,還不小心將存摺、提款卡之密碼寫上去,為何不分開保
管?)答:只是習慣的問題」等語(見原簡上卷第190頁),是被
告既仍將密碼直接撰寫於存摺左近,顯然被告並無妥善保管之意
,其種種作為均有可議
(五)衡以金融存款帳戶,攸關存戶個人財產權益之保障,存摺、金
融卡及密碼等專屬性、私密性均高,一般人均會妥善保管,或置
放在家中安全處所,或將密碼謹記在心,或將密碼另行記錄在手
機其他地方,將密碼與存摺、金融卡等等分開保管,以避免該帳
戶內之款項遭有心人士提領,而被告正值青壯年,具有一定智識
,亦有相當之工作經驗,業經其供承在卷(見原簡上卷第329頁)
,尤經歷前案幫助詐欺案件之偵審階段,對此當難諉為不知,其
卻仍未妥善保管上開物品,隨意置放在車內,又註記密碼在該等
帳戶存摺之左近,徒增自己帳戶遭人盜領、盜用之風險,嗣竟即
為有意詐欺取財之人所用,箇中蹊蹺實難諉諸巧合,是被告種種
所述、所為均與O情相異,反可徵上開彰化銀行帳戶應為被告自
行交付予他人使用
(六)又,詐騙集團成員取得被告上開彰化銀行帳戶,本有意利用該
帳戶作為財產犯罪之工具以逃避追查,應不致選擇一來路不明,
隨時可能遭原帳戶持有人O請掛失或註銷之帳戶,以免所得之金
額因帳戶遭凍結而無法提領,是其人再向被害人O柔安、O文希、告
訴人O武輝、O世鵬、O偉昇、O玉如施用詐術,致其等陷於錯誤而
匯款、存款時,應確有充分把握該帳戶不會被帳戶所有人或持有
人掛失止付,而此等確信,在該帳戶存摺係他人偶然拾得或竊得
之情形下,鮮有可能,是被告上開彰化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
及密碼,絕非詐騙集團成員偶然取得使用,應係被告自行提供者
無疑,則被告、辯護人前揭所辯,確非可採
查被告於警詢時已自承知悉上情(見偵1178號卷第5頁背面),而被
告雖無取得金融卡或存摺者必然持以詐騙他人之確信,竟於預見
有此可能性,卻仍將其持有之上開彰化銀行帳戶金融卡或存摺、
密碼交予他人使用,顯然對於該人縱以該帳戶作為不法財產犯罪
使用,予以容認,足見被告有幫助其人利用其上開帳戶詐欺取財
之不確定故意及行為甚明
(九)至被告之辯護人固指出被告現有正當工作,無須為微薄之不法
利益甘冒刑責交付帳戶等語,然動機存在個人內心,他人未必能
盡知,考諸被告前亦曾涉有幫助詐欺取財之犯行,則尚難以此逕
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一)按幫助犯之成立,主觀上行為人須有幫助故意,客觀上須有幫
助行為,亦即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
,而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
為者而言(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6475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
判決意旨參照)
本件被告基於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將其所O辦之上開
彰化銀行帳戶之金融卡及密碼等交付詐騙集團成員使用,使之得
作為詐騙匯款、存款之工具,被告所為應僅止於幫助詐欺之故意
,而為刑法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復無證據證明被告
有參與詐欺取財犯行之實施,應屬刑法第30條之幫助犯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
欺取財罪之幫助犯
又依本案現存卷證,並無證據證明為3人以上共犯本案詐欺罪,亦
非屬以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而為之,亦不能證明被告對於該詐
騙集團以網路、傳播工具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罪或對於詐騙集團
成員之年齡已有所認知,自無幫助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加重詐
欺罪、或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加重要件之適用
(二)被告以1次提供上開自己O辦上開彰化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
及密碼予詐欺集團成員之幫助行為,同時幫助詐欺集團成員向被
害人O柔安、O文希、告訴人O武輝、O世鵬、O偉昇、O玉如詐取財物
,係同種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處斷
(三)被告前於101年間,因提供帳戶存摺、金融卡、密碼之幫助詐欺
案件,經本院以101年度竹東簡字第218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
定,嗣於102年3月26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此同有前揭臺灣高等法
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參,其於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
以上之罪,當屬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之累犯,茲參酌司法院大法
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衡以被告前曾經因同一罪質之相同犯罪
經判刑確定並執行完畢,卻未能戒慎其行,猶於前開罪刑執行完
畢後之5年內,再次違反刑律,是認依上開規定加重被告之最低
本刑,尚不生行為人所受的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的情形,乃
依前揭規定加重其刑,並依刑法第71條規定先加後減之
(四)另移送併辦意旨書公訴意旨固認被告上開提供彰化銀行帳戶存
摺、金融卡、密碼之行為,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而犯同
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嫌等語,惟查:1.就歷史解釋觀之,參酌
洗錢防制法第2條之修正理由「洗錢行為之處罰,其規範方式應包
含洗錢行為之處置、分層化及整合等各階段
為徹底打擊洗錢犯罪,爰參酌FATF(按:即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
組織FinacialActionTaskForce)40項建議之第3項建議,參採聯合國禁止
非法販運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公約(theUnitedNationsConventionagainstIll
icitTrafficinNarcoticDrugsandPsychotropicSubstances,以下簡稱維也納公約)
及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theUnitedNationsConventionagainstTra
nsnationalOrganizedCrime)之洗錢行為定義,修正本條」
依維也納公約第3條第b、c款,明定行為人必須明知洗錢標的財產
係源自特定犯罪,及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第6條第a、b
款,明定行為人必須明知洗錢標的財產為犯罪所得,且均明定須
明知洗錢標的財產是源自特定犯罪或該特定犯罪之參與犯
是以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理由第3點所舉之第4種態樣「提供帳戶
以掩飾不法所得之去向,例如:販售帳戶予他人使用」,應僅限
縮於特定犯罪已發生,或犯罪所得即洗錢標的已產生時,而提供
帳戶以掩飾不法所得之去向,才屬於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所稱之
洗錢類型,亦即必須先有犯罪所得或利益,再加以掩飾或隱匿,
才會是本法所稱之洗錢行為
然具有幫助犯性質之提供帳戶之人,若認成立洗錢防制法第14條之
洗錢罪,則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5百萬元以下罰金,造成具
幫助犯性質之帳戶提供者所科處之刑,明顯會重於正犯
且洗錢罪所科處之刑不得易科罰金,而詐欺正犯所科處之刑若為
6月以下,反而得依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規定易科罰金,又洗錢罪
必須併科罰金,而詐欺正犯則非必然要科予罰金刑,其間之罪刑
失衡顯而易見
查本件係由被告以外之詐騙集團成員,利用被告所提供之彰化銀
行帳戶,使各該被害人、告訴人等將金錢直接匯入、存入被告之
上開彰化銀行帳戶,被告提供之該帳戶屬於正犯實施詐欺行為之
犯罪手段,並非取得財物後,另為之掩飾、隱匿詐欺所得之行為
,亦非被告於該詐騙集團成員實施詐欺犯罪取得財物後,另由被
告所為之掩飾、隱匿,甚且,詐欺集團在蒐集人頭帳戶時,往往
尚未實施犯罪,被告於提供帳戶之時,該特定犯罪尚未發生,告
訴人或犯罪所得還未產生,前置之特定犯罪尚未既遂前,單純提
供帳戶是否該當洗錢罪,即不無疑問,遑論單純提供帳戶之人,
主觀上是否有積極避免使他人受追訴、處罰而對於犯罪所得或利
益掩飾或隱匿,使之合法化或無法追溯之意思,更非無疑
5.從而,被告上開提供彰化銀行帳戶之行為,並不成立洗錢防制法
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就此部分自難使本院形成有罪之心證,然
此部分倘成立犯罪,因移送併辦意旨書亦認為此部分與被告前揭
有罪部分,有裁判上一罪之關係,是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五)原審以被告上開犯罪事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逕以簡易判決處
刑,判處有期徒刑3月,如易科罰金,以1,000元折算1日,另就移
送併辦意旨書所載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而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洗
錢罪嫌,說明不構成之理由,並表示該部分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等情固均非無見,然除原審漏未審酌被告同一幫助行為亦同時幫
助詐欺被害人O文希、告訴人O世鵬、O偉昇、O玉如等事實,已有
不當外,且因刑事訴訟法所規定之簡易判決處刑程序,除限制刑
罰效果應為輕微之「虛刑」(即原則上不拘束被告之人身自由,
或給予緩刑宣告,或易以罰金、社會勞動)外,更限制不得為無
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諭知,而所謂之無罪判決,係指
經法院為實體之審理,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之實體判
決而言,除單純一罪或數罪併罰案件以判決主文宣示者外,於實
質上或裁判上一罪之情形,或因基於審判不可分之原則,法院如
認一部成立犯罪,其他被訴部分不能證明犯罪時,僅能為單一主
文之有罪判決,其不能證明犯罪之部分,則於判決理由內說明此
部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惟實際上言,此亦屬已受法院為實體審
理之無罪判決,考以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之案件,經法院
認為有刑事訴訟法第451條之1第4項但書之情形者,應適用通常程序
審判之,刑事訴訟法第452條亦定有明文,是於裁判上一罪之案件
,倘其中一部分犯罪不能適用簡易程序者,全案即應依通常程序
辦理之,原審疏未注意於此仍逕以簡易判決處刑,自於法未合
從而,被告上訴意旨猶執前詞矢口否認犯罪,固屬無據,其上訴
雖無理由,然原判決該部分既有上開違誤,自仍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撤銷,且為保障被告之審級利益,並應由本院合議庭改依通常
程序審判,自為第一審判決
(六)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曾因同一犯罪經追訴處罰
,猶未能戒慎其行,仍於對於交付他人前揭彰化銀行帳戶存摺、
金融卡、密碼,恐作為詐騙他人財物之工具使用有所預見情況前
,仍將該帳戶存摺、金融卡、密碼交付他人,終詐欺集團成員得
以持之轉向作為對告訴人、被害人等詐欺取財之工具,非但徒增
告訴人等、被害人尋求救濟之困難,亦使詐騙集團得以遂其詐欺
取財犯行,同使執法人員難以追查該詐騙集團真實身分,減少遭
查獲風險,其行為當無任何可取之處
再者,本案受詐騙之被害人、告訴人甚眾,是被告幫助詐欺取財
之犯罪情節,難逕認輕微
又,被告雖有意願賠償各該告訴人、被害人等,惟因各該告訴人
、被害人均未到庭致未能成立調解或和解,雖不可歸責於其,然
被告始終否認犯行,當難認其犯後態度良好,並兼衡被告自承現
從事工程部門擔任技術長之工作,與父母、弟弟、弟媳同住、未
婚無子女、普通之家庭經濟狀況及大學畢業之教育程度(見原簡
上卷第329頁、第44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
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末查,被告提供自己上開彰化銀行帳戶予他人使用,經詐騙
集團成員利用於詐欺取財使被害人O柔安、O文希、告訴人O武輝、
O世鵬、O偉昇、O玉如將附表各編號所示之款項轉入或存入其帳戶
,已經本院認定如前,該等部分固當屬犯罪所得無訛,然除告訴
人O玉如之2,941元經圈存外均遭詐騙集團成員提領一空,而該圈全
部分亦已不在被告帳戶內,復無證據顯示被告有分得該部分其他
詐欺所得或報酬,本院就此自無庸宣告沒收或追徵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455條之1第1項、第3項、第
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6475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幫助犯 6 , 不確定故意 4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1項,455-1,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3項,455-1,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3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3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2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洗錢防制法,第6條,6,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40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3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1

刑法,第71條,71,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3項,455-1,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1項,455-1,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1條之1第4項但書,451-1,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