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120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傷害罪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302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46條第3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04條,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共同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所處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之TaiwanMobile牌行動電話壹支(IMEI碼:○○○○○○○○○○○○○○○,含門號○九七九五五一○一八號SIM卡壹張)沒收
丁OO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行動電話壹支(含門號○九○六六三七一一二號SIM卡壹張)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戊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證據能力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
定有明文
然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
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
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5規定甚明
又下列認定本案之非供述證據,經O並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
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應具證據能力
警三卷第37頁),足認被告甲OO、乙OO關於事實欄一(一)、(三)所載
犯行之自白與事實相符,洵堪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是該等犯罪
事實先堪認定
(三)又被告丙OO就被告甲OO、丁OO恐嚇告訴人O博連給付金錢之犯行
,有犯意之聯絡而有參與其中:(1)本院審酌證人即被告丁OO於本院
審理中證稱:105年4月19日案發當日在甲OO家中時,我有聽到甲OO
跟O博連在講錢的事,當時我與丙OO、戊OO(所涉傷害、恐嚇取財未
遂罪嫌,由本院另為無罪之判決,詳後述)在旁邊喝酒,之後丙
OO、甲OO有出手毆打O博連,O博連被打後,有向我及丙OO借電話打
給他爸爸,是甲OO要求丙OO借電話給O博連的,後來甲OO就叫我出去
向O博連的爸爸拿錢等語(見本院訴字卷三第60頁、第63頁、第69
至70頁),而被告甲OO、丙OO對其上開所述均稱無意見(見本院訴
字卷三第72頁),足徵其此部分所述之案發過程要屬可採,另證人
即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中亦證稱:當時是因為O博連說要給我們錢
,我才叫丙OO、丁OO把電話借給O博連用等語(見本院訴字卷三第
74頁),被告丙OO、丁OO對其此部分之證述亦無意見(見本院訴字
卷三第81頁),是綜合甲OO、丁OO前開所述,及本院前揭所認定被
告甲OO、丁OO及丙OO有共同毆打告訴人O博連之情事,可認告訴人O
博連於事實欄一(二)所載時、地係因先遭被告甲OO要求給付金錢,
因其未依要求給付,旋遭被告甲OO、丁OO及丙OO毆打,後因其需聯
繫其父親代為籌措款項,被告甲OO復要求被告丙OO將電話借予O博
連
本院訴字卷三62頁、第73頁),然本院審酌被告丙OO於本院準備程
序中陳稱:當天是丁OO最先發現O博連身後藏了1把菜刀,丁OO上前
把刀子拿出來,之後我們就開始打O博連等語(見本院訴字卷一第
381頁),另被告丁OO於本院審理中則以證人身分證稱:我發現刀
子時,O博連還沒有拿刀出來攻擊等語(見本院訴字卷三第62頁)
,是依渠2人所述,可知縱告訴人O博連於105年4月19日前往被告甲O
O上開住處時隨身攜帶菜刀,然其並未使用,且其係在該菜刀已脫
離其保管後始遭毆打,又依其所受之傷勢判斷,被告甲OO等人毆
打之力道甚猛,衡諸常情,倘被告甲OO、丙OO、丁OO當時與其並無
其他糾紛,實無必要於告訴人O博連根本未曾使用菜刀,甚已未持
有菜刀後再出手猛力毆打,而經核全案卷證,除前揭被告甲OO曾
要求告訴人O博連給付金錢不成乙事外,並無證據足徵渠等間存有
其他糾紛,復參以告訴人O博連遭毆打之時間密接於被告甲OO索討
金錢無果之時間後,足見告訴人O博連遭毆打應與其無法支付金錢
有關
(3)再對比告訴人O博連遭毆打時,除被告甲OO、丁OO及丙OO外,被告
戊OO也在場,惟並無證據足認被告戊OO有何出手毆打告訴人O博連
之情事(此部分詳後述),倘被告丙OO未參與對告訴人O博連恐嚇
取財之犯行,其又為何不與在場之被告戊OO一同置身事外即可?其
又何必於告訴人O博連需要聯繫家人代為籌款時,應被告甲OO之要
求將其行動電話借與告訴人O博連使用?由此堪認被告丙OO亦有參
與恐嚇告訴人O博連給付財物之犯行無訛
(四)又被告甲OO、丁OO及丙OO並無得以要求告訴人O博連給付財物之
正當依據乙情,本院參諸前揭告訴人O博連於警詢中之陳述,並未
提及其本件遭索討1萬元之原因,且陳稱:我跟甲OO沒有借貸關係
,我與丙OO、丁OO亦無財務糾紛等語明確(見警一卷第174頁背面、
第176頁背面、第186頁背面至第187頁),可認被告甲OO、丁OO及丙
OO並無要求告訴人O博連支付1萬元之正當依據,渠3人仍恣意索討之
,顯有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
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
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丙OO及丁OO犯事實欄一(二)所載之犯行後,刑法第277條
業於108年5月29日經總統公布修正施行,並自同年5月31日起生效
修正前之刑法第277條第1項原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
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修正前後之法律,新法提高法定刑上限,則修正後刑
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並未較有利於行為人,本件自應適用修正前刑
法第277條第1項之規定,先予敘明
故其與強盜之區別,端在所為之強暴、脅迫,其於社會一般通念
上,是否足以抑制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至於不能抗拒,以為財物
之交付為斷,倘其尚未達到此一程度,雖係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
有而出之以強暴、脅迫,亦僅應成立恐嚇取財罪(最高法院81年台
上字第86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丙OO及丁OO雖係出於不法所有之意圖對告訴人O博連施
以前開毆打之強暴手段,要求其交付財物,然本院審酌告訴人O博
連遭毆打後尚得自由離去被告甲OO之住處前往仁武國中與其父親
會合,且會合後未依要求付款仍得自由離去,可徵被告甲OO、丙
OO及丁OO所施加之強暴手段,尚未達到使告訴人O博連不能抗拒之程
度,揆諸上開說明,渠3人所為應尚未達強盜而僅屬恐嚇取財之
範疇無訛
(三)再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係妨害他人自由之概括規定,故
行為人具有一定目的,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除法律
別有處罰較重之規定(例如略誘及擄人勒贖等罪),應適用各該
規定處斷外,如以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目的
,而其強暴脅迫復已達於剝奪人行動自由之程度,即祇成立本罪
,不應再依同法第304條論處(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2359號判決意旨
參照)
查被告甲OO就事實欄一(三)所載之犯行,係以將被害人O峻琳鎖在房
內為手段,要求其進行撥打電話邀約他人到場之無義務之事,然
因被告甲OO當時所為,業已完全剝奪被害人O峻琳自由離去之權利
,依上開說明,僅成立刑法第302條之罪,毋庸再論以同法第304條
之罪,併予敘明
(四)是核被告所為,就事實欄一(一)所載,被告甲OO、乙OO均係犯刑
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就事實欄一(二)所載,被告甲OO、丙OO、丁OO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
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及刑法第346條第3項、第1項之恐嚇取財未遂罪
就事實欄一(三)所載,被告甲OO則係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剝奪他人
行動自由罪
(五)又被告甲OO就事實欄一(一)所載犯行與被告乙OO、就事實欄一(
二)所載犯行與被告丙OO及丁OO分別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各論
以共同正犯
(六)再被告甲OO、乙OO於事實欄一(一)所載時、地,先後以持棍棒叫
囂、敲毀系爭機車之方式對告訴人O全佑所為之恐嚇犯行,係於
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所侵害者亦均係同一被害人之自由法益
,各行為間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主觀上亦係出於同一恐嚇之犯意
,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應屬接
續犯而論以一恐嚇危害安全罪
一致,然就事件整體過程予以客觀觀察後,若形式上獨立之行為
,彼此間具有全部或一部不可割之一致性或事理上之關聯性,且
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一行為時,自應適
用想像競合犯之規定論以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
查被告甲OO、丙OO、丁OO毆打告訴人O博連之目的係為恐嚇取財,已
如前述,應認渠3人所為恐嚇取財、傷害之複數舉動屬同一犯罪歷
程而不可分割,且犯罪目的同一,依一般社會通念,應評價為一
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並依刑法第55條本文之規定,從
一重之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斷
至被告甲OO所犯上開恐嚇危害安全罪、恐嚇取財未遂罪及剝奪他人
行動自由罪3罪間,犯意有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七)爰審酌被告甲OO、乙OO不知克制己身行為,僅因對他人所為不
滿,即恣意以持棍棒叫囂及砸毀機車之方式恐嚇告訴人O全佑,被
告甲OO另以將被害人O峻琳鎖至房內且出手毆打O峻琳之方式剝奪其
人身自由,所為均無足取,另被告甲OO、丙OO、丁OO3人不思以正
當方式賺取所需,明知渠3人無正當權利,仍以前開方式恐嚇告訴
人O博連支付金錢,雖未得逞,但所為不僅造成告訴人O博連受有
上開傷勢,亦造成其心理之畏懼甚深,應予非難,另考量被告丙
OO僅承認出手傷害告訴人O博連,否認恐嚇取財未遂犯行,其餘被
告則均尚能坦承全部犯行之犯後態度,另考量被告甲OO、乙OO於案
發後已向告訴人O全佑道歉,取得其原諒並和解,此有本院107年度
橋司附民移調字第297號、108年度橋司附民移調字第399號調解筆錄
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審訴卷第211至212頁
本院訴字卷二第35頁、第97頁),被害人O峻琳亦表示不再追究被告
甲OO所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就被告甲OO、乙OO、丁OO、丙OO所犯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併就
被告甲OO所犯恐嚇取財未遂、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合併定如主文
所示應執行之刑及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警惕
本院訴字卷二第35頁、第97頁),然被告甲OO前因另案經法院判處
有期徒刑確定,現仍在監執行中,而被告丁OO前因另案有期徒刑入
監執行假釋後,假釋期滿未經撤銷視為執行完畢迄今仍未滿5年
,此有被告甲OO、丁OO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在卷可
參(見本院訴字卷三第7至17頁、第27至37頁),是被告甲OO、丁O
O均不符合刑法第74條第1項所定得宣告緩刑之要件,另被告丙OO並
未完全坦承犯行,難認其已知悔悟而無再犯之虞,亦不宜為緩刑
之宣告,附此敘明
(一)被告甲OO、乙OO、丁OO、丙OO犯上開犯行後,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
布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已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2條第2
項修正為:「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
律」,故關於沒收之法律適用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於新法施
行後應一律適用新法之相關規定
再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
為人者,得沒收之」、「前項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
、法人或非法人團體,而無正當理由提供或取得者,得沒收之」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刑法第38條第2項本文、第3項本文及第4項分別定有
明文
又沒收固為刑罰與保安處分以外之獨立法律效果,但沒收人民財
產使之歸屬國庫,係對憲法所保障人民財產基本權之限制,性質
上為國家對人民之刑事處分,對人民基本權之干預程度,並不亞
於刑罰,原則上仍應恪遵罪責原則,並應權衡審酌比例原則,尤
以沒收之結果,與有關共同正犯所應受之非難相較,自不能過當
從而,共同正犯間關於犯罪工具物應如何沒收,仍須本於罪責原
則,並非
況且應沒收物已扣案者,本無重複沒收之疑慮,更無對各共同正
犯諭知連帶沒收或重複諭知之必要,否則即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
利責任
因之,就共同正犯間犯罪工具之部分,須屬被告所有,或被告有
事實上之處分權者,始得在該被告罪刑項下併予諭知沒收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或連帶沒收及追徵(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001號
判決意旨參照)
(三)查扣案之TaiwanMobile牌行動電話(IMEI碼:000000000000000,含000000
0000門號SIM卡)1支係被告丙OO所有,且係其於事實欄一(二)所載時
、地借予告訴人O博連用以聯繫籌措款項事宜之電話等情,茲據其
於本院審理中自承明確(見本院訴字卷三第99頁),堪認係被告
丙OO所有且供其犯事實欄一(二)所載犯行之工具,另無證據足認共
犯即被告甲OO、丁OO對該電話有共同處分之權利,是依前開說明,
爰依第38條第2項本文規定,於被告丙OO所犯之罪刑項下宣告沒收
再被告丁OO於事實欄一(二)所載時、地借予告訴人O博連用以聯繫籌
措款項事宜之行動電話1支(含0000000000號門號SIM卡1張)雖未扣案
,然係被告丁OO所有,亦據其於本院審理中陳述屬實(見本院訴
字卷三第99頁),堪認係其所有供其犯本件犯行所用之物,此外
,復無證據足認共犯即被告甲OO、丙OO對該電話有何處分之權利,
是依上開說明,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本文及第4項規定宣告沒收,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戊OO亦有參與前開被告甲OO、丁OO及丙OO對
告訴人O博連所為傷害、恐嚇取財未遂之犯行,因認被告戊OO涉犯
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及刑法第346條第3項、第1項之恐
嚇取財未遂罪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及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復按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
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
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
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
第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證據能力之說明:另按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
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戊OO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甲OO、丙OO
及丁OO之供述、證人即曾聽聞被告丁OO轉述告訴人O博連遭毆打過程
之O志華暨證人O國章之證述、告訴人O博連之指述、健仁醫院診斷
證明書及告訴人O博連之傷勢照片、告訴人O博連於105年4月22日報
案之報案紀錄單、證人O國章手寫記載門號之便條紙等項為其主要
論據
五、訊據被告戊OO固坦承於上開告訴人O博連遭毆打時在場,惟堅
決否認有何參與傷害O博連及恐嚇其交付財物之犯行,辯稱:當天
我不知道O博連與其他人在討論何事,O博連被打的時候我沒有動
手,甚至還有阻止其他人等語
(三)復觀諸告訴人O博連於警詢中之指述,其於陳述關於105年4月19
日遭人恐嚇索討財物及毆打之過程時,雖有提及遭被告甲OO、丙O
O及丁OO索取金錢後,因不從而遭毆打之情事,但全未提及被告戊
OO有何參與其中之情形(見警一卷第174至177頁、第186至188頁、第1
92至193頁),益徵被告戊OO是否牽涉其中,確堪質疑,無法僅以被
告甲OO、丙OO及丁OO前後不一之陳述即遽為對被告戊OO不利之認定
(四)又證人O志華於警詢中雖曾證稱其曾聽聞被告丁OO提及告訴人O
博連於105年4月19日遭索取金錢及毆打之經過等語(見警一卷第86至
87頁),惟姑且不論其聽聞被告丁OO轉述之內容是否可採,依其
證述之內容,亦根本全未提及被告戊OO於105年4月19日涉案之情形(
見警一卷第84至93頁
(七)末被告戊OO於105年4月19日告訴人O博連遭毆打及恐嚇交付財物時
,雖亦在案發現場即被告甲OO之住處,然依被告甲OO、丙OO及丁O
O上開所述,可知被告戊OO當時在該處係在喝酒,而在友人住處喝
酒,並無顯然悖於常情,是若無其他證據為佐,亦無法僅以其於
案發當時在場,即率推認其有參與上開對告訴人O博連犯行之情事
六、綜上所述,本件被告甲OO、丙OO及丁OO所述關於被告戊OO於105年
4月19日曾出手毆打告訴人O博連之部分,前後所述不一,無法遽
以採信,而檢察官所舉之其他證據,均無法證明被告戊OO有何參與
105年4月19日毆打及恐嚇O博連交付財物之犯行,而縱被告戊OO自承
案發時在場,亦無法排除其僅係在旁喝酒之可能,故本件被告戊
OO之犯罪要屬不能證明,揆諸前揭說明,自應為其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判決
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1年台上字第86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235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00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6 , 想像競合 2 , 分論併罰 1 , 彈劾證據 1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1 , 接續犯 1 , 假釋 1 , 傳聞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5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2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2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302條,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38條第2項,38,總統   1

刑法,第74條第1項,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77條,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