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120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10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第3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再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即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
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又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意圖使候
選人不當選以文字傳播不實之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
坦承有轉傳上述不實內容內容及圖片之供述、告訴人於偵查中之
指述、證人O惠娟偵查中之證述,及被告傳送上開不實文字及圖片
至「KMT彰化縣20全黨代表(70)」之LINE群組之擷取畫面等為其主要之
論據
四、訊據被告固坦承有於上開時、地,係爭群組中,轉傳有上開
內容之文字及圖片,且上開文字及照片內容所指涉之人確為告訴
人無訛之事實(見本院卷第157-168頁),惟堅詞否認有何違反公職
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以文字傳播不實之
事之犯行,辯稱:「我當下隨手轉傳,沒有想麼多,這些文字及
圖片不是我做的,我沒有意圖使人不當選,當下沒有想麼多,當
時還在選舉前,內容可受公評」、「確實是我轉傳,我覺得可受
公評的事項,所以轉傳」、「我不是散播謠言,這是可受公評的
事項,O文玲哥哥在選前擔任駐外大使,我認為有可能條件交換,
因為照片上O文玲與O明谷是手牽手,讓人懷疑有條件交換」(見
本院卷第87頁、第161頁、第165頁)
(二)按O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國
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
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使大眾對於公共議
題保有不受拘束、可充分討論之空間
又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非不得對O論自
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310條第1項及第2項針對以
言詞或文字、圖畫而誹謗他人名譽者之誹謗罪規定,係為保護個
人O益而設,以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權利,符合憲法第23條規定意
旨,然同條第3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之規
定,係針對O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藉以限定刑罰權之O圍
,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須自行證明其O論內容確屬
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不能證明O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
所提證據資料,認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
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免除檢察官於訴訟程序中
,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
為真實之義務(參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號O釋文及O釋理由
書、最高法院94年度臺上字第5247號判決意旨)
另涉及誹謗罪之O論具有高度公益性時,如涉及評論對象為公眾人
物或具重大公益性之事件時,尚應審酌有無刑法第311條第3款適當
評論原則之適用,以賦予此類O論更大之容許空間
蓋評論與陳述事實不同,事實有能證明真實與否之問題,評論則
僅為主觀之價值判斷,與公共利益有關且可受公評之事,其事實
客觀已明、或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甚或行為人主觀
上未以某一事實確為真實進而指摘或傳述,其後所進行之評論,
本於保障O論自由及維護公共利益之觀點,益應保障此種意見發表
不受刑罰制裁,是刑法第311條第3款規定「以善意發表O論,對於
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不罰
復按刑法第310條之誹謗罪,其構成要件以行為人基於毀損他人名
譽之故意而為指摘、傳述,且所指摘傳述之事項,在客觀上足以
造成毀損他人名譽之結果者始足當之
此外,釋字第509號O釋旨在闡釋「事實陳述」是否成立誹謗罪之判
斷基準,及O論自由固為憲法第11條明文保障之人民基本權利,國
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惟於兼顧個人O益之情況下得為合理之
限制,藉以限定O論自由之O圍,並據此說明刑法第310條誹謗罪之
處罰規定,即屬法律對於非法O論所加之限制,因而於該O釋文謂
「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
對O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
」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選舉誹謗罪,與刑法第310條之
一般誹謗罪,均某程度地合理限制憲法所保障之人民O論自由基本
權,釋字第509號O釋釋明行為人若能舉出相當證據資料,足證其有
相當理由確信其O論內容為真實者,因欠缺犯罪故意,即不得遽
以誹謗罪相繩,亦即採取「真正惡意原則」(最高法院105年度臺上
第3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
(三)再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原規定於第92條,於民國9
6年11月07日條次變更,內容未修正
又公職人員選舉期間,意圖使某候選人不當選,並意圖散布於眾
,而以文字、圖畫、錄音、錄影、演講或他法,散布謠言或傳播
不實之事項,足以生損害於該候選人之名譽者,與刑法第310條第
1項或第2項之誹謗罪,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2條之罪之構成要
件相當,應依法規競合之例,優先適用後者論處(最高法院93年
度臺非字第303號判決參照),合先敘明
為兼顧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依憲法第23條規定,得
以法律對於人民之O論自由為必要之限制,以求其均衡
刑法第310條之誹謗罪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2條之處罰規定,即
屬法律對於O論自由所加之限制
惟上開罪名之構成,仍必須在符合憲法保障O論自由之基本精神,
及不違背憲法第23條規範之必要條件下,始能成立,否則箝束O論
過當,反足為國家社會之害
故刑法第311條特別規定:以善意發表O論,而有該條各款所列情形
之一者,不問事實之真偽,概不處罰(最高法院同上判決參照)
且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罪之成立,固以行為人意圖使
候選人不當選,而以文字、圖畫、錄音、錄影、演講或他法,散
布謠言或傳播不實之事項,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為其構
成要件
若候選人對於所傳播之O論內容,並非完全出於虛捏假造,縱因疏
虞未能查證事實真相,致所發表之O論內容未盡與事實相符者,若
不能積極證明候選人主觀上具有虛捏事實誹謗之犯罪故意(即惡
意)者,仍不能遽依上述罪名相繩(最高法院同上判決、96年度
臺上字第4680號判決參照)
次按公務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規定:意圖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
,以文字、圖畫、錄音、錄影、演講或他法,散布謠言或傳播不
實之事,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意圖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罪,
係以行為人在主觀上有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之犯意,在客觀上
有以文字、圖畫、錄音、錄影、演講或他法,散布謠言或傳播不
實之事,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為構成要件
所謂「謠言」或「不實之事」,係指該「捏造之語」或「虛構之
事」,其內容出於故意虛捏者而言,倘有【合理之懷疑】,致誤
認有此事實而為散布或傳播時,因欠缺犯罪之故意,仍不成立本
罪(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6727號判決參照)
(四)被告所轉傳之係爭文字及圖片中所指涉「O文玲還是一個白皮
綠骨的候選人」、「告訴人哥哥O偉峰於選前3個月任職駐瑞士代表
,是否有利益交換」等情節,究否構成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
04條之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而傳播不實之事,本院應審究者,厥為
:係爭文字及圖片所指摘之事,即告訴人哥哥O偉峰於選前3個月
任職駐瑞士代表,是否有任意評論及不當連結之情狀,而有影響
選舉之結果?1.告訴人O文玲於本案107年時,為彰化縣縣長候選人
之一,既然要來爭逐縣長大位,O文玲的一生言行,自應接受外界
嚴格檢視
4.創作者製造上述文字與照片,動機目的是要喚醒選民,O文玲家
族「可能」與中央執政之民進黨有條件交換,O偉峰才剛剛被拔擢
擔任政府要職,當然是受到中央執政者的青睞,否則以當今高等
教育普及,即使博士畢業多年也可能找不到工作,所謂「流浪博
士」也不是什麼新聞,執政者為何在選前看上黃家人來擔任要職
?而且被告所轉傳之係爭群組名稱為「KMT彰化縣20全黨代表(70)
」,有鮮明濃厚之政黨色彩,縱使被告於係爭群組中轉傳對他黨
候選人貶抑之文字、照片,因係爭群族之成員,本就與告訴人為
相對立之立場,被告之行為是否能夠影響選舉之結果?自有討論
餘地,孰難認為會構成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意圖使他人
不當選」或是「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構成要件
被告只是隨手轉貼,而且是於107年10月23日16時45分許,在同一個「
KMT彰化縣20全黨代表(70)」群組上轉貼(見選他字卷第19頁),
轉來轉去O是在同一個群組內,同樣的70個人,而且本來立場就是
要支持國民黨縣長候選人,被告對國民黨黨代表轉貼上述文字圖
片,而且內容又是可受評的事項,難認構成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104條
五、綜上所述,公訴人所舉前開證據,尚難認被告主觀上有何意
圖使告訴人不當選之惡意與犯罪故意,尚不足使本院達於通常一
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檢察官復未能再提出適合於證明被告被訴犯行主觀惡意之積極證
據,並指出調查之途徑及說明其關連性予以補強,整體證明力無
從使本院形成有罪之確信,則依「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
則,本件即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參諸前揭說明,依法即應為被
告無罪之諭知,以免冤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參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號解釋文及解釋理由書、最高法院94年度臺上字第5247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5年度臺上第3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臺非字第303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同上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同上判決、96年度臺上字第4680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6727號判決參照
名詞
法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104,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0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3

刑法,第310條,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2條,92,選舉及罷免,罷免,罷免之投票及開票   3

憲法,第11條,11,人民之權利義務   2

刑法,第311條第3項,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23條第3項前段,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之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