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12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20條第2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
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其餘各項供述證據,當事人均不爭執各該證
據之證據能力(見院1卷第25頁),且未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聲
明異議,本院審酌此等證據資料取得及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
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
另本判決後述所引之各項非供述證據,無證據證明係實施刑事訴
訟程序之公務員以不法方式所取得,且亦無證據證明係非真實,
復均與本件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
面解釋,當有證據能力
又前開供述與非供述證據復經本院於審理期日中合法調查,自均
得為本案證據使用
(二)按刑法第13條第2項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
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
」學理上或稱間接故意、不確定故意、未必故意
此所謂「預見」,乃指基於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可以預料得見
如何之行為,將會有一定結果發生之可能(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
字第155號判決意旨參照)
我以前有找過其他代辦入臺許可的人,那次有跟我要存款證明,
我就有給代辦人員,104年11月30日前某時我找「格格」O請入臺許可
時,「格格」沒有跟我要存款證明,我想說代辦人員能幫我申辦
入臺許可成功就好了,所以他們跟我要什麼資料我就給什麼資料
,我有給過戶口本、護照、身分證,但反正我花錢後已經達到入
臺的目的了,也就沒有問這麼多等語(見院2卷第28反面至33頁反
),並有被告之內政部移民署出入境資料1份在卷可考(見偵卷第
9頁),足見被告係以支付一定對價之方式即輕易取得入臺資格
,然而,被告既曾為進行其健康檢查、醫美雷射,而於102年間多
次以「健檢醫美」之事由O請來臺,且均有提供「中國建設銀行個
人存款證明書」予代辦人員,則其對於來臺事由須詳實填載,不
得虛捏偽造,且大陸地區人民O請來臺不論係從事觀光或社會福利
活動,均應符合並提供相關財力資格或在職證明文件等節,應無
不知之理,惟被告於102年10月18日係為進行雷射手術來臺,顯與
其該次入臺O請事由「社會福利活動」不符
而於104年11月30日係為來臺旅遊、觀光,然無法提供相關之財力證
明,卻均未就此與代辦者詳加討論、詢問旅行業者,亦或以其他
方式達成相關要件,即交付身分證、護照、戶口本等個人身分資
料委由代辦者申辦來臺手續,復對臺灣地區移民署准許其來臺之
O請結果亦坦然接受,足認被告縱非確知相關代辦之人將以偽造在
職證明、財力證明之方式為其申辦來臺,然其主觀上亦得預料,
為使未能符合O請來臺資格之自身順利通過O請,代辦者將有以偽
造文書等不法手段以遂行目的之可能,而具有不違背本意而容許
其發生之不確定故意自明
至被告雖辯稱:104年間我有在中國建設銀行開戶,我的存款有約
人民幣12萬元云云,惟遍查全卷,均無相關證據可資佐證,是其所
辯,應屬空言卸詞,不足採信
(一)按在職證明書(工作證明),係關於服務或其他相類之證書,
偽造關於服務或其他相類之證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
應論以刑法第212條之偽造特種文書罪(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
710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金融機構所出具之存款證明,係從業人員於其業務上所作成之
文書,用以表彰存戶在該金融機構特定期間內之存款餘額,顯非
僅供謀生及一時便利之用,自與刑法第212條所定關於品行、能力
、服務或其他相類之證書、介紹書有別,而屬私文書
錄音、錄影或電磁紀錄,藉機器或電腦之處理所顯示之聲音、影
像或O號,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亦同,刑法第220條定有明
文
(二)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2條之行
使偽造特種文書罪
就犯罪事實一(二)所為,係犯刑法第220條第2項、第216條、第210條
之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二)所為僅涉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固有未合,惟經檢察官於本院準備程序中已當庭更正起訴法條為
刑法第220條第2項、第216條、第210條(見院1卷第24頁反面),且
被告行使偽造存款證明書之電磁紀錄之犯罪事實,與檢察官起訴
書所載行使偽造存款證明書之私文書之犯罪事實,具有基本社會
事實同一性,並經本院告知前揭罪名及相關權利(見院2卷第10頁
),使被告有實質答辯之機會,而無礙於被告防禦權之行使,本
院自得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之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至起訴書雖於證據並所犯法條欄記載被告就事實欄一(一)、(二)另
涉犯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偽造印文及署押罪嫌,惟起訴書事實欄並
未記載被告有何偽造印文及署押之犯意及犯行,難認此部分業經
檢察官起訴在案,況檢察官於本院準備程序中當庭刪除此部分之
起訴法條,並表示應屬誤載(見院1卷第24頁反面),是此部分應
非起訴範圍,僅屬誤植,予以更正
被告偽造特種文書、偽造準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分別為其行使偽
造特種文書及行使偽造準私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問犯
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最高法院28年
上字第3110號、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如甲分別邀約乙、丙共同犯罪,雖乙、丙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
,亦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93年度臺上字第6509號
判決意旨參照)
而共同正犯在主觀上須有共同犯罪之意思,客觀上須為共同犯罪
行為之實行
共同正犯因有此意思之聯絡,其行為在法律上應作合一的觀察而
為責任之共擔
至於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以彼此間犯罪故意之態樣相同為必
要,蓋刑法第13條第1項、第2項雖分別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
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前者為直接故意,後者為間接故意,惟不論「明知」或「預見」
,僅認識程度之差別,間接故意應具備構成犯罪事實之認識,與
直接故意並無不同
除犯罪構成事實以「明知」為要件,行為人須具有直接故意外,
共同正犯對於構成犯罪事實既已「明知」或「預見」,其認識完
全無缺,進而基此共同之認識「使其發生」或「O認其發生(不違
背其本意)」,彼此間在意思上自得合而為一,形成犯罪意思之
聯絡
故行為人分別基於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實行犯罪行為,自可成立
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01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雖係基於行使偽造特種文書、準私文書之不確定故意而
為本案犯行,業如前述,則被告與上開代辦人「輝哥」、「格格
」間,就行使偽造特種文書、行使偽造準私文書之犯行,分別有
不確定故意與確定故意犯罪之犯意聯絡,且依上揭分工模式,各
自分擔實施其中一部分行為,並互相利用他方之行為,以達成被
告O請來臺之共同目的,故彼等間就上開犯行,分別有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俱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所犯上開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四)爰審酌被告知悉其不符大陸地區人民O請許可來臺之資格,為
達入境臺灣之目的,竟藉由偽造內容不實之特種文書、準私文書
之方式,據以向移民署O請許可來臺,影響我國入出境管理及核發
大陸地區人民來臺從事觀光活動許可之正確性,所為甚屬不該,
應予非難,兼衡被告否認犯行之態度,及其自陳國中畢業之智識
程度、無業之家庭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均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參、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前開偽造之在職證明及存款證明書入境
臺灣地區,使移民署之該管公務員據以核准被告O請,並核發給被
告中華民國臺灣地區入出境許可證,因認被告此部分涉犯入出國
及移民法第74條後段之未經許可入國罪嫌等語
二、按大陸地區人民,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進入臺灣地區,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10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主管
機關內政部亦訂定「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以資
規範,可見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係採事前許可制度
又依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第15條之規定,大陸地區
人民O請進入臺灣地區應備一定之文件,O請文件不全,得補正者
,應通知O請人於接到通知之翌日起兩個月內補正,屆期不補正或
補正不全者,得駁回其O請
是被告縱以不實之在職證明及存款證明,O請入境臺灣地區,既須
經移民署為實質之審查,以為准駁之決定,縱然主管機關疏於審
查,致使被告通過審核而准許入境,揆之上開說明,自難認被告
此部分所為,已合於未經許可入國罪之構成要件,且經檢察官於
本院準備程序中當庭刪除此部分之起訴事實及法條(見院1卷第2
4頁反面)
故此部分原應諭知被告無罪,然起訴意旨認被告此部分若成立犯
罪,與前揭有罪部分具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就此部
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肆、末查,被告為大陸地區人民,依其身分,應適用臺灣地區與
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18條之規定,其強制出境與否,乃行政裁
量權範疇,不在本院審酌範圍,無法逕行適用刑法第95條之規定
認定是否驅逐出境,亦併此說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8
條、第212條、第216條、第220條第2項、第210條、第41條第1項前段,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15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710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臺上字第65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名詞
高度行為 1 , 共同正犯 9 , 直接故意 3 , 分論併罰 1 , 想像競合 1 , 供述證據 3 , 不確定故意 3 , 不另論罪 1 , 非供述證據 2 , 低度行為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20條第2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20條第2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13條第2項,13,總則,刑事責任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2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18條,18,行政   1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10條第1項,10,行政   1

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第15條,15,總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95條,95,總則,保安處分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20條,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3條第1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入出國及移民法,第74條後段,74,罰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