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6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主文
甲OO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被告所犯之法條,起訴書中雖應記載,但法條之記載,究
非起訴之絕對必要條件,若被告有兩罪,起訴書中已載明其犯罪
事實而僅記載一個罪名之法條,其他一罪雖未記載法條,亦應認
為業經起訴(最高法院64年台非字第14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本案起訴書論罪科刑欄雖未記載被告涉犯刑法第306條第1項侵入他
人住宅罪及同法第354條之毀損罪,然上開2罪應已結合於起訴書所
載之被告所犯之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之攜帶兇
器毀壞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之罪質當中,且起訴書犯罪事實欄
業已明白記載:「被告持鐵撬破壞後門鎖後進入屋內」,顯然就
被告此部分之犯罪事實業已起訴
其所訴之罪名是否正確或無遺漏,在所不問(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
第5222號判例意旨參照)
二、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
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定有
明文
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
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
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亦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於對於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均表
示沒有意見(參見本院卷第38頁反面),且於本院審判中迄言詞
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結果,認上開證據資料製作
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
作為證據應屬適當,爰依前開規定,認均具有證據能力
又本件認定事實引用之卷內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
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均
有證據能力
(一)按債權人意圖促債務之履行,以強暴脅迫方法,將債務人
所有物搶去,妨害其行使所有權,應成立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罪(
司法院院字第1435號解釋意旨參照)
刑法第304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
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
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
如果上訴人雇工挑取積沙,所使用之工具確為被告強行取走,縱
令雙方並無爭吵,而其攜走工具,既足以妨害他人工作之進行,
要亦不得謂非該條之強暴、脅迫行為(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
判例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既破壞告訴人之後門門鎖進入告訴人住處,強行搬走告
訴人住處內之物品,欲逼迫告訴人出面處理債務或持以抵償告訴
人所欠之債務,揆諸前開意旨,被告此部分行為自應構成刑法第
304條第1項強制罪無訛
(二)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第306條
第1項之無故侵入住宅罪、第354條之毀損罪
一行為,同時觸犯強制罪、侵入住宅罪及毀損罪,為想像競合犯
,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強制罪處斷
(三)至公訴意旨雖認被告所為,係構成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
第1、2、3款攜帶兇器毀壞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惟查:1、被
告等因上訴人購布尚未給付布款,聞其行將倒閉,情急強搬貨物
,意在抵債,「並非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其行為僅應成立
妨害人行使權利罪,尚難以竊盜、搶奪或強盜罪相繩(最高法院
53年台上字第475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上訴人搬取某甲物件,曾當眾開明清單,聲明俟某甲交還債款
取回,其目的不過藉此督促債務之履行,「既無為自己或第三人
不法所有之意思」,原不發生竊盜、搶奪或強盜問題(最高法院
22年上字第203號判例意旨參照)
後來我們有協調,但我於107年10月27日下午6時許發現家中後門被破
壞,裡面東西被搬走等語明確(參見偵卷第7頁反面至第8頁),
而告訴人與被告於偵查中已達成和解,有107年11月18日雙方所簽立
之和解書1份在卷可佐(見偵卷第17頁),據和解書所載「和解事
由:107年10月25日下午15時,在桃園市○○區○○里○○街00巷0弄
0號,甲方(即甲OO)因與乙方(即O柏榮)因財務糾紛,甲方至
上址家取水族用品,甲方於107年10月31日20時30分將水族用品壹批歸
還,由乙方親收無務(應為「誤」之筆誤)」,足見被告確係先
傳訊息要求告訴人出面處理積欠之債務,因未告訴人獲回應,始
前往告訴人之住處尋找告訴人,見告訴人未在屋內,以為告訴人
蓄意躲避償還債務,方強行將告訴人住處內之物品取走,告訴人
雖於警詢中一再指稱自己住處之物品為被告所竊取,被告亦於警
詢及偵訊中承認竊盜罪犯行,然此或許基於其2人就刑法竊盜罪
構成要件之理解並非明確,認為如有物品遭人取走,或不告而取
走他人物品即構成「竊盜」罪,而告訴人於警詢中亦坦認其有積
欠被告11萬元之債務,上開和解書中也載明被告是因財務糾紛才至
告訴人住處取水族用品,其後業已歸還等節,足見被告所辯其並
非要竊取告訴人之物品,係因尋覓告訴人未果,一時氣憤,持鐵
撬破壞告訴人住處之門鎖,入內拿走告訴人之前拿他的錢去購買
的養魚用品等語,堪可採信
3、又衡情一般竊賊若入宅竊取他人物品,通常處於趁人不注意之
際,在不驚動旁人之前提下,偷偷潛入被害人之住處竊取財物,
然被告於107年10月10日傳送上述LINE訊息向告訴人要求告訴人儘速
出面償還債務,又揚言如告訴人不處理債務,要破壞告訴人之住
處後門,拿取告訴人之物品,顯與一般竊賊於竊盜時為避免他人
發現,行蹤均要遮掩低調,尚不致大張旗鼓聲明要前往竊取財物
之常情有所不同,又告訴人於警詢中陳稱:被告取走之打浪機1台
價值新臺幣(下同)2,000元、氧氣瓶1瓶價值8,600元、打氣機1台價
值500元、頭燈1組價值12,000元、O達1個價值1,500元及撈魚網2支,分
別為2,000元及120元,上開物品價值共計2萬6,720元等語,相較告訴
人自承積欠被告之11萬元債務猶較低,益徵被告搬走告訴人上開物
品係因與告訴人之債務糾紛,欲逼迫告訴人出面處理或欲持上開
物品抵償借款,並非出於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揆諸前開判例意
旨及說明,自應認被告前開所為,並不構成刑法竊盜犯行
4、綜上,檢察官認被告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2、3款之攜帶兇
器毀壞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乃有誤會,惟其基礎事實同一
,自應由本院依職權變更法條並審理之
又本院審理期日業已告知被告等可能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
及同法第306條第1項無故他人侵入住宅罪(參見本院卷第128頁),
雖未告知被告可能涉犯刑法第354條毀損罪,然本院已就被告變更
罪名之構成要件事實均為實質調查,被告亦於審理中就毀損之部
分進行答辯,對被告之防禦權並未影響,自仍得依法逕予審判(
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322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爰審酌被告未思理性解決債務糾紛,即無故破壞告訴人之
物品、侵入告訴人住宅,妨害告訴人之自由並影響其居住安寧,
且以前開方式,強行取走告訴人物品,妨害告訴人行使權利,所
為實有不該,另斟酌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始終就其破壞告訴人之門
鎖,未經告訴人同意即侵入其住處並取走告訴人住處內之物品等
情坦承不諱,犯後態度尚可,且與告訴人於於偵查中達成和解,
業已返還告訴人如事實欄所記載之物品,告訴人亦同意放棄民刑
事告訴,有和解書及贓物領據(保管)單在卷可稽
暨被告高職畢業之教育程度、家庭經濟狀況小康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二)又被告用以撬開告訴人門鎖所用之鐵撬1支,雖為被告所有
,且為本件犯罪所用,然其未扣案,且價值低微,替代性高,故
認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不予宣告沒收,附
此說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304條
第1項、第306條第1項、第354條、第55條、第41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64年台非字第14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5222號判例意旨參照
司法院院字第1435號解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3年台上字第47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2年上字第20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322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辯護人 1 ,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6條第1項,306,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5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4

刑法,第306條第1項,306,妨害自由罪   4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