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傷害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又共同犯侵占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又犯傷害致人重傷罪,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又共同犯侵占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伍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行動電話壹支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沒收,追徵主體:乙OO)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方面:本判決用以證明被告甲OO、乙OO犯罪事實之證
據方法,被告2人及其等辯護人已提出爭執者,本院對於證據能力
之認定,分述如下(至卷內之供述證據及非供述證據,如本判決
未引為證明被告2人犯罪事實之證據方法,縱被告2人及其等辯護
人O提出爭執,亦無討論證據能力之必要,茲不贅述)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
者,其於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
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3款定有明文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
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
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2分別定有明文
亦即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調查時所為之
陳述,屬傳聞證據,依同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本無證據能力,必
具備「可信性」及「必要性」二要件,始例外得適用上開第159條
之2規定,認有證據能力,而得採為證據
又該審判外之陳述,必為證明犯罪之待證事實存在或不存在所不
可或缺,亦即就具體個案案情及相關卷證判斷,為發現實質真實
目的,認為除該項審判外之陳述外,已無從再就同一供述者取得
與其上開審判外陳述相同供述內容,倘以其他證據代替,亦無從
達到同一目的之情形而言(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4414號、100年
度台上字第1296號判決要旨參照)
另「可信性」乃指陳述係在特別可信為真實之情況下所為者而言
,應就前後陳述時之各種外部情況進行比較,以資決定何者外部
情況具有可信性,若陳述係在特別可信之情況下所為,虛偽陳述
之危險性不高,雖係審判外陳述,或未經反對詰問,仍得承認其
有證據能力
而被告不能對證人行使對質詰問權之原因,倘非可歸責於法院,
而法院已盡傳喚、拘提證人到庭之義務,因證人行方不明致未能
到庭接受被告詰問,且其未對質詰問之不利益業經法院採取衡平
之措施,使其訴訟防禦權獲得充分保障者,法院於此情形援用證
人未經被告對質詰問之證詞,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據,亦
難指為違法
(一)證人O修明、O世宗於警詢中所為陳述:查證人O修明、O世宗於
警詢中所為陳述,均為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固屬傳聞
證據,惟證人O世宗雖於106年3月21日本院審理時到庭作證,然其針
對本案相關案發過程,大抵皆答以:「忘記了」、「沒有印象」
等語(見本院矚訴卷(一)第62-63頁)
觀諸證人O修明、O世宗警詢筆錄製作之原因、證稱本案事實欄一、
二所示事實之相關情節,皆屬親身經歷,且距離案發時間較近,
記憶較為清晰,受外界干擾、影響陳述之可能性甚低,本院衡酌
證人O修明、O世宗於警詢陳述之原因及過程,既無不能自由陳述
之情形,亦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可認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被告2人本件犯罪事實之存否,證人O修明、O世宗於警詢
所為之陳述,確符合除該項審判外之陳述,已無從再就同一供述
者,取得相同供述內容,倘以其他證據代替,無從達到同一目的
之情形之「必要性」要件,因認證人O修明、O世宗於警詢中所為
之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3款規定,有證據能力,得為本
案證據
(二)證人O侑綸於警詢中所為陳述: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原則上不得做為證據
之主要理由,乃為直接審理原則之要求及被告反對詰問權之保障
,已如前述,然為實現刑事訴訟發現真實之目的,於證人無法於
審判中到庭證述之情形,法院無從強制其證言,此為法院已窮其
能事而未能令被告詰問該名證人之故,法律乃退而求其次,就該
證人於審判外之陳述,認已具備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存否所必要者,例外規定其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3各款所定傳聞證據例外得為證據之情事,其立法目的即在此
三、除前述外,本判決所引用之其餘供述及非供述證據,經本院
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被告2人及其等辯護人均不爭執
各該證據之證據能力,且亦查無依法應排除其證據能力之情形,
是後述所引用證據之證據能力均無疑義
在卷,可見「興仁夜市」附近之爭端確肇因於前日(即25日)O世
宗、O侑綸間發生之肢體衝突,雖25日之肢體衝突最終以O侑綸遭被
告甲OO攜人到場毆打告終,惟O侑綸心中仍甚為憤慨及不甘,透過
O子逸打聽前來茄苳路大水池為O世宗助勢並出手毆打其之人,而
O侑綸此舉遭被打聽之對象(即被告甲OO,詳後述)知悉,始有「
興仁夜市」附近之爭端
3.被告甲OO、乙OO及O柏諺、O常登、O冠鴻、O志遠及其他不詳姓名之
人至少逾10人,就事實一所載強制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1)按共同正犯,係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
,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
之目的,其成立既不以全體均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而
行為之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
其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蓋共同正犯,於
合同意思範圍內,組成一共犯團體,團體中任何一人之行為,均
為共犯團體之行為,他共犯均須負共同責任,初無分別何一行為
係何一共犯所實施之必要(最高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522號、87年度
台非字第35號判決意旨參照)
(2)由被告甲OO、乙OO在本院供陳103年6月26日前往「興仁夜市」附近
之原因、始末可知(見本院矚易卷第54-56頁),被告甲OO確糾同含
被告乙OO在內之多數人前往「興仁夜市」附近,被告甲OO亦未否
認在「興仁夜市」附近毆打O侑綸,且參諸被告乙OO所供,其確見
O侑綸等5人在場為O地挺身、交互蹲跳等,益見若非O侑綸等5人在「
興仁夜市」附近遭以毆打之強暴或言語及挾人數絕對優勢之脅迫
方式,O侑綸等5人實無可能一同在前已生衝突之眾人面前施做O地
挺身、交互蹲跳,是被告甲OO、乙OO及O柏諺、O常登、O冠鴻、O志
遠及其他不詳姓名之人至少逾10人前往「興仁夜市」附近,預定
之犯罪計畫本即在使O侑綸等5人在眾人面前被施以「教訓」,至為
明灼
(一)第203-204頁),核與證人O子逸在本院審理時結證:「興仁夜市
」後,有到內壢O勛找O文龍,去找O文龍的原因好像就是O文龍打電
話去嗆人家等情相符(見本院矚訴卷(二)第72頁正、反面),雖
證人O文龍證述其係因O世宗遭毆,始與毆傷O世宗之人或其同夥在
電話中發生口角,惟毆傷O世宗之人為O侑綸,此節O世宗、O侑綸均
證述一致,倘O文龍係與毆傷O世宗之人或其同夥在電話中發生口
角,始致己涉入本案爭執,一再供陳為O世宗出頭、討回公道之被
告甲OO尤無可能與O文龍間有何齟齬,在「興仁夜市」附近遭以強
暴、脅迫方式為O地挺身、交互蹲跳等無義務之事之O侑綸等人,
更無可能得以讓使其等行無義務之事之被告甲OO等人,前往「O勛
國小」附近毆打O文龍,然觀之被告甲OO於警詢時仍供稱:當時是
O世宗找來的朋友說「如果找不到O文龍,都不用回家了」,O世宗
的朋友拿O侑綸、O子逸的電話撥打給O文龍,恐嚇說「O侑綸、O子逸
在我們手上,看是要O子逸被打,還是要O文龍出來保他」等語,
我與O柏諺、O常登、O冠鴻、乙OO、O志遠就負責陪同大家一起帶著
O侑綸、O修明、O子逸分乘汽車至中壢區尋找O文龍,等O文龍到場
後,我徒手毆打O文龍頭部1拳,腳踹他膝蓋1腳,O世宗及他的朋友
跟我一湧而上毆打O文龍,致O文龍不支倒地仍繼續毆打,並邊喊
打給他死、不是很嗆、不是很屌等,但我只有講「幹、哭爸」等
語(參103年他字第7180號卷(二)第12頁正、反面),豈非情理之常,
由此益見O文龍O在電話中「嗆聲」某涉及103年6月25日O世宗、O侑
綸間肢體衝突之人,絕非O侑綸或O世宗,而係被告甲OO或與其相關
之人,O文龍在未明來龍去脈之際,非無可能誤認O子逸實係欲透
過O世宗打聽被告甲OO,主觀上即逕認為與之在電話中對話之人必
為毆打O世宗之相關人
被告甲OO徒以其前受O世宗委託,即概以O世宗始為事實一強制犯行
主導之人推諉,無非圖卸刑責之詞,難以憑採
(4)而被告乙OO於本院供稱:6月25日甲OO接到O世宗的電話,說有跟別
人發生爭執,要請甲OO幫忙,甲OO就去找一些朋友去茄苳路大水
池那邊談判,甲OO談判完回來打電話約我及O常登、O冠鴻、O世豪、
O柏諺等人在我家附近,跟我們說此事,還說打O世宗的人打完O世
宗後,又打電話給O世宗邀約O世宗再出來打架,我們從甲OO這邊
聽到這件事情之後,我們覺得那個人很過份,為了防止O世宗在那
個情況之下又被打,我當場就有同意要跟甲OO一起去處理這件事
情,所以隔天(26日)我才跟甲OO一起去「興仁夜市」等情在卷(
見本院矚易卷第55-56頁),其中涉及「毆打O世宗之人又邀約O世宗
鬥毆」部分,無非附和被告甲OO之詞,與實情不符,難為本院所
採外,由被告乙OO所供仍可見其對於被告甲OO於103年6月26日晚間約
其前往「興仁夜市」附近之緣由知之甚稔,被告乙OO既知爭執原
委,並同意一同前往處理,當亦明被告甲OO「教訓」O侑綸等人之
意思,被告乙OO仍執陳詞否認共同參與犯罪,洵無足取
」,刑法第10條第4項定有明文
查O修明因遭被告乙OO踹踢下體,造成O修明右睪丸破裂,且於103年
7月1日接受右睪丸切除手術等情,此有長庚醫療財團法人O口長庚
醫院(下稱O口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在卷為憑(參104年度偵字第
17540號卷(三)第34頁),又據O口長庚醫院104年7月28日(104)長庚
院法字第8660976號函說明:就醫院言,病患於接受手術治療後仍保
有左側睪丸,應仍有製造精子之能力,惟有關生育能力影響因子
甚多,臨床上雙側睪丸完整仍可能有不孕之情形,僅單側睪丸亦
可能仍具有生殖能力,無法僅以病患之病情據以判斷上開病症是
否影響其未來生育能力等語(見103年度他字第7180號卷(四)第128頁
),參以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款所稱毀敗或嚴重減損生殖機能之重
傷害,係將「毀敗」與「嚴重減損」兩種傷害結果並列
(5)再按加重結果犯,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
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
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圍
查被告乙OO與O修明本無夙怨,其因共同強制O修明行無義務之O地挺
身、交互蹲跳之際,一時氣憤,出腳踹踢O修明下體1下,實難認
被告乙OO係出於重傷害O修明之犯意而踹踢其生殖器,惟被告乙OO
同為男性,其在客觀上應能預見以腳猛力踢擊男性生殖器部位,
不僅會造成男性痛苦,甚至可能造成生殖機能毀敗或嚴重減損之
重傷害結果,被告乙OO仍朝O修明下體踹踢,造成O修明右側睪丸破
裂、切除之生殖機能遭嚴重減損之重傷害結果,其在主觀上未有
預見,但在客觀上既能預見,則被告乙OO自應對加重結果負責
(6)末按共同正犯之所以應對其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負其全部
責任者,以就其行為有犯意之聯絡為限,若他犯所實施之行為,
超越原計畫之範圍,而為其所難預見者,則僅應就其所知之O度,
令負責任,未可概以共同正犯論,最高法院著有50年台上字第106
0號判例可資參照
本案依證人O修明、O侑綸等5人前揭證述可知,被告甲OO之犯罪計畫
,顯係欲「教訓」O侑綸等人之意思,強制其等為無義務之O地挺
身、交互蹲跳等,其間縱有毆打頭部、O掌行為,實為其強暴行為
之手段,則被告乙OO突出腳猛踹O修明,並致O修明受有重傷害,
尚難令被告甲OO及其他強制罪共犯同負其責
再者,遭近距離踹踢下體之人為O修明,其於案發後未幾即明確指
認被告乙OO為踹踢其下體之人,已如前述,而依證人O子勛所證,
其與同行之O修明、O侑綸、O君佑及O嘉耀同遭要求為O地挺身等「
運動」,則在其為前揭「運動」時,有無餘裕顧及其他週遭發生
事務,已非無疑,更遑論於時隔5年後之108年8月6日本院審理時,
指認出踹踢O修明下體之人即為所提示影印照片上之O世豪
況本案無論係依爭執緣由、過程,在在皆直指被告甲OO始為存有使
O侑綸等5人為無義務之事動機之人,O世豪與本案何涉,其在場竟
能指揮含被告甲OO在內眾人使O侑綸等5人為無義務之事,豈非情
理之常
當天在茄苳路大水池,除了我、O世宗、甲OO、乙OO、O常登、O志遠
等人之外,還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人在場,我沒有看到甲OO、乙OO拿
O世宗的手機,但過了沒幾天,我們在甲OO家外面烤肉,就有看到
那支手機等語(參本院矚訴卷(二)第12-14頁),且證人O柏諺所指
O常登所有槍枝,經鑑定結果,為空氣槍,並無殺傷力,此有桃園
市政府槍彈鑑定書附卷為憑(參見104年度偵字第17540號卷(四)第
30-31頁),另O常登、O志遠、O冠鴻於警詢或檢察官訊問時俱未否認
受被告甲OO之託,始於103年8月24日同至茄苳路大水池、建德、O興
五街空地等處(詳見103年度他字第7180號卷(一)第124-128頁,同上
他卷(二)第156-157、187-188頁,同上他卷(四)第34-35頁,104年度偵字第
17540號卷(一)129頁反面-130頁反面、158-159頁),被告甲OO倘非心存
O世宗若不聽從其意前往龜山分局更改筆錄,即擬以強制手段使O
世宗為之之意,被告甲OO自無庸夥同被告乙OO及O常登、O冠鴻、O志
遠、O柏諺等多人前往,足見證人O世宗前開所證各情,並非憑空
杜撰,要屬實情
亦即刑法上強盜罪,以有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為構成
要件之一,若奪取財物係基於他種目的,而非出於不法所有之意
思者,縱其行為違法,要不成立強盜罪(最高法院21年上第18號判
例參照)
惟若前後之行為已分別侵害數O益,後行為之不法內涵並已逾越前
行為所該當犯罪不法內涵之範圍時,則另為之後行為顯具一般預
防之必要性,而非屬不罰後行為之範疇,自應加以處罰,否則即
違反充分評價原則(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621號判決意旨參照
)
一、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係指單純以將來加害生命、身體、自
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而言
如對於他人之生命、身體等,以現實之強暴脅迫手段加以危害要
挾,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應構成刑法第304條之
強制罪,而非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又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係妨害他人自由之概括規定,故行
為人具有一定目的,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除法律別
有處罰較重之規定(例如略誘及擄人勒贖等罪),應適用各該規
定處斷外,如以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目的,
而其強暴脅迫復已達於剝奪人行動自由之O度,即祇成立本罪,不
應再依同法第304條論處,誠以此項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
行使權利之低度行為,應為剝奪人行動自由之高度行為所吸收
再按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原包括私禁及以其他非法方法剝
奪人之行動自由而言,所謂非法方法,當包括強暴脅迫等情事在
內,自屬包含於妨害行動自由之同一意念之中,縱其所為,合於
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之情形,仍應視為剝奪行動自由之部分
行為,非低度之恐嚇危害安全罪,為高度之剝奪行動自由罪所吸
收
(一)被告甲OO、乙OO就事實欄一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
制罪
被告乙OO就事實欄一所為,另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傷害致重
傷罪
(二)被告甲OO、乙OO就事實欄二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剝
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及同法第335條第1項之侵占罪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就事實欄一踹踢O修明部分所為,係涉
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之重傷害罪
被告甲OO就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罪、被告
乙OO則係犯同法第349條第1項之收受贓物罪,尚有未洽,惟起訴之
社會基本事實同一,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四、共同正犯:
就事實欄二所示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犯行,與未據起訴之O柏諺、
O常登、O冠鴻、O志遠等人,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
犯
(二)被告甲OO、乙OO就事實欄二所示之侵占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五、被告甲OO、乙OO就事實欄一所示前後令O侑綸等5人為O地挺身、
交互蹲跳及一同前往O文龍所在地點,乃於密接時空下為之,各行
為間獨立性難以區別,應包括於一行為予以評價,為接續犯
又被告甲OO、乙OO以一強制行為,同時使O侑綸等5人行無義務之事
,屬一行為侵害數自由O益,為同種想像競合,應僅從一重處斷
六、查被告甲OO、乙OO就事實欄二所示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及侵占
犯行,在自然意義上雖非完全一致,但具有行為局部同一情形,
二者間仍有部分合致,應可評價為刑法上一行為,是以一法律上
之行為同時觸犯上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及侵占2罪,為想像競合犯
,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重之侵占罪處斷
被告乙OO所犯強制、傷害致重傷、侵占3罪,均犯意各別,行為不
同,應分論併罰之
八、被告乙OO前曾因公危險案件,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定,
於103年8月15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卷附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1份可稽,其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如
事實欄二所示之侵占罪,為累犯,惟本院衡酌被告乙OO構成累犯
之前案與本案既屬不同罪質之犯罪,實難逕認被告乙OO具有累犯
應加重其刑之特別惡性,茲參酌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不加
重其刑
九、另被告乙OO於事實欄一所示行為時,為成年人,而O侑綸、O修
明、O嘉耀、O子勛、O君佑則均為未滿18歲之少年,此有其等年籍
資料在卷可參,惟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
段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
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係以成年之行為人所教唆、幫助、利用、共同犯罪或其犯罪
被害者之年齡,作為加重刑罰之要件,雖不以該行為人明知(即
確定故意)上揭諸人的年齡為必要,但至少仍須存有不確定故意
,亦即預見所教唆、幫助、利用、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犯罪
之人,係為兒童或少年,而不違背其本意者,始足當之
查被告乙OO於本院供稱:因為我不認識O侑綸、O修明、O嘉耀、O子
勛、O君佑等人,不知道他們的實際年齡,但外表上看起來,我感
覺都20幾歲,且他們講話的方式,也不像少年仔等語(見本院矚
易卷第57頁),衡以O侑綸、O修明、O嘉耀、O子勛、O君佑於本案行
為時雖為15、16歲之少年,卷內復無其他事證可資證明由O侑綸、
O修明、O嘉耀、O子勛、O君佑當時外表、O貌即可知悉或預見其等為
未滿18歲之少年,況被告乙OO既與O侑綸等人並無交情,被告甲OO
、O世宗當時亦已滿18歲,則被告乙OO主觀上認為O侑綸、O修明、O嘉
耀、O子勛、O君佑等人非未滿18歲之少年,即難逕認無憑,故被
告乙OO就事實欄一所示強制、傷害致重傷犯行,尚無兒童及少年福
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之適用,併予說明
十、爰審酌被告甲OO、乙OO僅因細故,即心生不滿,夥同多人強制
O侑綸等5人行無義務之事,逞兇鬥狠、行為乖張,被告乙OO復傷害
O修明致其生殖機能嚴重減損,致生損害難謂輕微,又共同剝奪
O世宗行動自由及侵占其行動電話,手段亦非平和,其2人所為,嚴
重危害社會秩序,難以輕縱,兼衡本案被告甲OO為主導強制、剝
奪他人行動自由之人,被告乙OO則起意侵占行動電話等犯罪參與
O度,暨被告2人各自家庭狀況、犯後皆圖卸刑責,全無悔悟之心等
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各定其應執行之刑,以
示懲儆
一、按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刑
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二、又共同正犯間關於犯罪所得、犯罪工具物應如何沒收,須本
於罪責原則,並非一律須負連帶責任
況且應沒收物已扣案者,本無重複沒收之疑慮,更無對各共同正
犯諭知連帶沒收或重複諭知之必要,否則即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
利責任
因之,最高法院往昔採連帶沒收共同正犯犯罪所得,及就共同正
犯間犯罪工具物必須重複諭知之相關見解,業經該最高法院104年
度第13次、10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或不再供參考,
並改採共同正犯間之犯罪所得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部分而為沒
收
而犯罪工具物須屬被告所有,或被告有事實上之處分權時,始得
在該被告罪刑項下併予諭知沒收,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
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項下諭知沒收
(一)犯罪所得部分:查本案侵占罪之犯罪所得即未扣案之行動電話
1支,已由被告甲OO交付被告乙OO,此為被告2人所不爭,可見此部
分犯罪所得業經分配被告乙OO1人享有,自應僅由被告乙OO依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宣告沒收,併依同條第3項規定,諭知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條
第2項、第28條、第277條第2項後段、第302條第1項、第304條第1項、
第335條第1項、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
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家豪提起公訴,檢察官陳書郁追加起訴,檢察官
劉威宏到庭執行職務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4414號、100年度台上字第1296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522號、87年度台非字第3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著有50年台上字第1060號判例
最高法院21年上第18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621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分論併罰 1 , 不確定故意 1 , 供述證據 2 , 傳聞證據 3 , 詰問 3 , 共同正犯 9 , 低度行為 1 , 高度行為 1 , 追加起訴 1 , 非供述證據 2 , 加重結果犯 1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277,傷害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2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302條,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277,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3項,159-3,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349條第1項,349,贓物罪   1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78條第1項,278,傷害罪   1

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款,10,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0條第4項,10,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