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二審判決  |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上訴意旨略以:(一)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以手指侵入A女下體
之犯行,僅憑A女O一指訴,並無其他證據足以補強A女所述,
且A女下體並無新傷,原判決遽行認定,有違證據法則
至於上訴意旨雖以A女下體並無新傷,質疑A女證詞可信度云云
,惟強制性交並非必然致被害人受傷,何況上訴人係以手指侵入
,是A女下體有無新傷,無礙於上訴人強制性交犯行之成立
上訴意旨所指各節,或就無關判決結果之程序瑕疵事項,或係重
執上訴人及其辯護人在原審辯解、辯護各詞,以及其個人主觀意
見,就原審採證認事適法職權行使及原判決已明白論斷之事項,
再為事實上爭執,俱難認係上訴第三審之適法理由
四、其他上訴意旨,經核亦係對原審職權裁量及已說明之事項,
徒憑已見,任意指摘,並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
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
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
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上訴意旨略以:(一)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以手指侵入A女下體
之犯行,僅憑A女O一指訴,並無其他證據足以補強A女所述,
且A女下體並無新傷,原判決遽行認定,有違證據法則
(三)原判決於卷內並無任何有關A女O合「強暴創傷症候群」之證
據下,自行認定A女O合該症狀,此究係屬刑事訴訟法第157條所定
「公眾週知之事實」或同法第158條所定「法院職務上所已知之事
項」?均未於判決中載明,亦未予上訴人及辯護人陳述意見之機
會,原判決顯有判決不備理由及不適用法則之違法云云
三、惟查:採證認事,係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其對證據證明力所
為之判斷,如未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復已敘述其憑以判斷
之心證理由,即不能任意指為違法
所謂補強證據,係指被害人之陳述本身以外,足以證明犯罪事實
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固不以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
事實為必要,但以與被害人指述具有相當之關聯性為前提,並與
被害人之陳述相互印證,綜合判斷,已達於使一般之人均不致有
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言
原審既係綜合調查所得之直接、間接證據而為合理論斷,並未違
背論理及經驗法則,即屬事實審法院採證認事之適法行使,難謂
有何理由不備、矛盾之違法
至於B女、C男及O00就其等案發後如何得知本案、A女案發後
之情緒狀態及上訴人嗣後行為之證詞,均係其等親身體驗,屬於
情況證據,及前開所引其餘相關事證,均與A女之指訴有關聯性
,自可採為A女指訴之補強證據,堪認A女之證述具真實性與憑
信性,可以採信
原判決並以上揭補強證據與A女之指訴相互利用,使犯罪事實獲
得確信,要非僅憑A女之O一指訴,即為上訴人不利之認定
至於上訴意旨雖以A女下體並無新傷,質疑A女證詞可信度云云
,惟強制性交並非必然致被害人受傷,何況上訴人係以手指侵入
,是A女下體有無新傷,無礙於上訴人強制性交犯行之成立
故原審未於審判期日對上訴人及其選任辯護人就此情告以要旨,
其所踐行之訴訟程序雖略欠週延,但並不影響於本件判決結果
上訴意旨所指各節,或就無關判決結果之程序瑕疵事項,或係重
執上訴人及其辯護人在原審辯解、辯護各詞,以及其個人主觀意
見,就原審採證認事適法職權行使及原判決已明白論斷之事項,
再為事實上爭執,俱難認係上訴第三審之適法理由
四、其他上訴意旨,經核亦係對原審職權裁量及已說明之事項,
徒憑已見,任意指摘,並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補強證據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7條,157,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158,總則,證據,通則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395,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77條,377,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158,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7條,157,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