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20191105
上訴 , 不服 第二審判決  |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上訴駁回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一、按原審之辯護人得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刑事訴訟法第346條
前段定有明文
三、上訴意旨略以:甲女之男友A男並未目擊現場,所述均聽聞
自甲女,不能作為補強證據
乃原判決就甲女之陳述,未調查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遽依甲女
指述「有看到被告臉孔」云云,採為不利上訴人之依據,有判決
理由不備及調查未盡之違法
所為之論斷核無違反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情形,上訴意旨關於此
部分之指摘,係就證據證明力及已經原判決說明之事項再為爭執
,並非適法之上訴理由
上訴意旨以原判決未調查其他補強證據,僅以甲女之指證及A男
之傳聞陳述,作為判斷依據云云,顯非依卷內證據資料,依憑己
意任意指摘,自非適法之上訴理由
判決節錄
一、按原審之辯護人得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刑事訴訟法第346條
前段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
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
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
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
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
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
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另敘明上訴人被訴對甲女犯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之犯強盜罪而強
制性交部分,並無證據證明上訴人有該等犯行,惟公訴意旨認此
部分與強制性交部分,有裁判上一罪關係,而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事實欄二傷害部分,經第二審維持第一審之科刑判決後,已告
確定)
已詳敘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犯罪事實之心證理由
,從形式上觀察並無判決違背法令情形
三、上訴意旨略以:甲女之男友A男並未目擊現場,所述均聽聞
自甲女,不能作為補強證據
且A男於第一審證稱:現場燈光很暗、沒有燈光等語,可徵甲女
無法看清上訴人臉孔,其他原審審酌之各項證據,亦均不能作為
補強證據亦無證明力
乃原判決就甲女之陳述,未調查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遽依甲女
指述「有看到被告臉孔」云云,採為不利上訴人之依據,有判決
理由不備及調查未盡之違法
四、惟查,原判決就甲女如何得於現場看清上訴人臉孔,並得於
事後指認乙節,除依憑甲女於偵查、審判中指述:現場有燈光,
嫌犯(上訴人)摀住伊嘴巴並說是伊同學時,伊轉頭時可以看清
嫌犯整個臉孔等情形外,並佐以承辦本案員警柯盛文證稱:現場
有路燈照明,以甲女當時指認位置應可看清、看到上訴人的臉等
語
所為之論斷核無違反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情形,上訴意旨關於此
部分之指摘,係就證據證明力及已經原判決說明之事項再為爭執
,並非適法之上訴理由
上訴意旨以原判決未調查其他補強證據,僅以甲女之指證及A男
之傳聞陳述,作為判斷依據云云,顯非依卷內證據資料,依憑己
意任意指摘,自非適法之上訴理由
亦即原審已因上訴人之反對而無從為測謊鑑定,縱未於判決說明
不送測謊之理由,亦與調查未盡及理由不備之違法情形不合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補強證據 4
適用法條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332,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332,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395,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77條,377,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46條前段,346,上訴,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