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110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85條第1項,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第2項前段,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款,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276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185條第2項,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公共危險罪 |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附則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犯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罪,處有期徒刑陸年
乙OO犯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貳年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乙OO共同犯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參年
甲OO共同犯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拾壹年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 乙O O
上訴理由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以:被告甲OO於事發當時,實係引領被告乙O
OO速駕車前行,乃係居於領導之決策者地位
被告甲OO上訴意旨以:被告甲OO並未與被告乙OO併排競駛,也未與
被告乙OO相約競速,亦不知悉被告乙OO駕車緊跟在後,於主觀上並
無妨害使公眾往來安全之故意,且被告甲OO確信其駕駛技術精鍊
,不至於發生公眾往來之危險
被告乙OO上訴意旨以:被告乙OO駕駛O輛雖偶有車速或違規行駛公車
專用道之情形,然於時間上僅屬短暫,對於往來O輛之影響僅屬
特定,不具延續性及一般性,客觀上並未達類似損壞、壅塞道路
之危害程度,且主觀上無致生公眾往來危害之故意,僅屬單純違
反交通規則,故不應構成刑法第185條之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僅
構成過失致死罪責
三、本件就被告2人犯行,業據本院認定如前,理由俱如前述,是
被告2人辯稱不應構成刑法第185條之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均無可採
,惟被告甲OO上訴主張就被告乙OO致人於死部分,並無預見或為
共犯之辯詞,應有理由
又本件被害人O金等3人業已各領得強制責任險2百萬元,被告乙
OO應負擔此6百萬元之債務,有新光產物保險公司通知函乙份在卷
可參(見原審卷第301頁),難認被告乙OO尚未賠償分文,原審未予
審酌此部分,稍有未洽,故此部分被告乙OO上訴請求從輕量處,
應有理由
至檢察官上訴認被告甲OO應依累犯加重刑度部分,按大法官會議釋
字第775號解釋,係就累犯規定是否合憲為解釋,而依其解釋文之
內容雖未宣告刑法累犯之規定違憲,然就適用上認為不應一律加
重最低本刑,而需視累犯之人是否有其特別惡性或對於刑罰反應
力薄弱為據,並非一符合累犯之要件,即必須加重量處,亦即被
告錯誤之犯罪行為,在前案已經受刑罰執行後,即不應在後案重
新評價處罰,否則即有違反一事不二罰之原則
況被告甲OO之惡性業已於本案量刑中為適當評價,此部分業經原審
說明綦詳,檢察官上訴請求再以累犯規定作為加重刑責之事由,
並無理由
本案經檢察官林安紜提起公訴,檢察官徐名駒提起上訴,檢察官
蔡名堯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本案所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為之陳述及所製作之文書,經
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期日中,均表示同
意作為證據而不予爭執,且本院審酌結果,認該證據資料製作時
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
應屬適當,依上開規定,認該等供述證據均具證據能力
又卷內之文書證據,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
,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
應屬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規定,所引用之卷
證所有證據,如下揭所示均有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被告甲OO之辯護人則為被告甲OO辯護稱:被告甲OO並未與被告乙OO併
排競駛,也未與被告乙OO相約競速,亦不知悉被告乙OO駕車緊跟
在後,於主觀上並無妨害使公眾往來安全之故意,且被告甲OO確信
其駕駛技術精鍊,不至於發生公眾往來之危險
至被告2人於接近臺北市○○○路0段00號前駛出公車專用道之前,
駕車行駛於南京東路4、5段之車速,因無其餘事證可佐證其等之
車速有高於時速70公里,是僅得依被告2人之供述,認其等斯時之
車速為約60至70公里
於原審訊問時則供稱:當時想跟被告甲OO的車去中山區吃飯,還不
知道去哪裡吃飯,被告甲OO就說跟他的車(見原審聲羈字卷第60
頁),並表示當時是怕跟丟被告甲OO的車(見原審訴字卷一第192頁
),再參以被告2人均坦認於案發時持有行動電話,卻均未以電
話聯絡對方,被告甲OO直至被告乙OO發生事故後,因為沒有看到被
告乙OO的前揭O輛,才打電話給乙OO等情(見原審訴字卷一第192、
193、373頁,原審聲羈字卷第46頁),以及被告甲OO於原審審理程序
中所明確表示其想說開車看到有喜歡吃的,就會停車下來,就沒
有想到要打電話給被告乙OO等語(見原審訴字卷二第60頁),顯然
被告2人於主觀上均認知係以
(三)按刑法第185條第1項之「以他法致生往來之危險」罪之「他法
」,係指除損壞、壅塞以外,其他凡足以妨害公眾往來通行之方
法皆是,以併排競駛或一前一後飆O之方式在道路上超速行車,易
失控撞及道路上之其他人、車或路旁建物,自足生交通往來之危
險,自係上開法條之「他法」
故如駕車在道路上O速追逐、競駛,並相互超車,因其危險駕駛行
為極易導致O輛失控,使車禍之發生及造成傷亡之危險均大幅增加
,對於其他用路之O輛、行人造成嚴重之妨害,而有具體之危險
性,即得認屬該條項所稱之「他法」(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
863號、99年度台上字第7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飆車」之速度雖無一定之標準,但其疾駛於道路超越限速而
以一前一後或相互超越方式為之,足以生公眾往來交通之危險,
自屬刑法第185條第1項所規定「以其他方法致生往來危險」情形之
一種(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18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另行車速度,依速限標誌或標線之規定,無速限標誌或標線者,
行車時速不得超過50公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1款定
有明文
依原審勘驗監視器錄影畫面及行車紀錄器畫面所示,被告2人於離
開金威汽車修理廠,而自南京東路5段123巷右轉進入南京東路5段
自東往西行駛後,在該速限為時速50公里之路段,被告甲OO駕車行
駛在前,被告乙OO駕車緊跟在後,兩車間並無其他O輛,且距離甚
近,在當時為下班時間,路上O輛眾多而呈現堵O之情況下,被告
2人卻除遇有紅燈及前方有公車靠站而不得不暫停外,皆以時速60
至70公里O速行駛於公車專用道,在南京東路4段與光復北路口接近
公車停靠站處,未顯示方向燈且未與其他O輛保持安全距離,便均
快速向右駛出公車專用道而均強行將插入其他O輛前方,又均接
續O速行駛於公車專用道,於行至接近南京東路4段19號前之際,被
告甲OO復未顯示方向燈,以時速80公里以上車速向右駛出公車專用
道,被告乙OO亦以時速80公里車速駕輛緊隨於後,同樣未顯示方
向燈向右O速駛出公車專用道,而以此方式共同駕駛於南京東路5段
123巷至接近南京東路4段19號前此路段上,距離將近1.32公里,且
並非短暫偶發超越單
又被告2人固然非併排駕駛,又被告乙OO雖O速行駛但始終未超越被
告甲OOO輛,亦難逕認2人係為互相競速之目的而駕駛,然其等係以
前後跟O之方式O速行駛在市區道路,於肇事前之車速甚且達時速
80公里以上,以下班尖峰時間屬交通要道之南京東路4、5段而言,
其等之車速已遠高於該路段之其餘O輛,而屬一前一後飆車無訛
又被告2人之駕駛方式係駛入公車專用道後,未保持安全距離及間
隔,復未顯示方向燈,即違規O速超車及變換車道,雖各僥倖未撞
擊某銀色自小客車及某機車,然此駕駛方式極易因不及反應或失
控而撞擊道路上其他人車,並使道路上其他O輛無從閃避,致生
該路段其他駕駛人及用路人往來安全之危險,揆諸前開說明,被
告2人上述之駕駛方式,當屬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之危險,至屬灼
然
(四)又按刑法上之加重結果犯,係以行為人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客
觀上有預見之可能,能預見而不預見者為要件
又負加重結果犯之責任者,以行為人客觀上能預見其加重結果而
未予以預見為要件,而所謂「如行為人不能預見其發生時,不適
用之
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
圍,不能只論以加重結果犯之責任
刑法第17條所謂行為人不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者,係指結果之發生
出於客觀上之偶然,為行為人所不能預見者而言,且不稱「無過
失」,而稱「不能預見」,僅要求客觀的預見可能性,即具相當
因果關係為必要而已,與要求行為人對結果之發生有過失者,略
異其趣,亦與O密之過失意義有別
加重結果犯對於結果發生之預見可能性,其決定標準,實務採客
觀說,即依一般人之能力予以論定,如結果發生為客觀上可能之
事,行為人即應負加重結果犯之罪責,此為立法及論理解釋所當
然(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104號判決亦採此見解),意即加重
結果犯中行為人對加重結果發生之預見可能性判斷,係一律採用
客觀標準,與確認行為人對結果發生有無主觀上預見可能,也就
是類同其個人過失存否之認定尚屬有別,只須輔以相當因果關係
之有無判斷,進而論定一般人於客觀上可否預見便為已足
O:被告乙OO在尖峰時段人O眾多且呈堵車狀態之南京東路5段123巷口
至南京東路4段19號前此路段上,以時速60至70公里之車速O速行駛
,於接近南京東路419號前時,甚且車速高達時速80公里以上,復
有未保持安全距離及間隔,且未顯示方向燈,即違規O速超車及變
換車道等行為,以此方式妨害公眾往來之安全,而此種駕O方式倘
遇其他人車,當有因不及反應或失控,致閃避不及而碰撞其他人
車,使其他人O發生死傷結果之可能,此為一般具正常智識程度
之用路人在客觀上可得預見,而被告乙OO於上揭危險駕駛之狀況下
,因同時O速欲變換車道,又為避免撞及前車而驟踩煞車,致使
O輛方向盤無法操控而使車體失控撞及被害人O金等3人致死,則
其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之行為,與O金等3人之死亡結果間,
顯具相當因果關係,而應負刑法第185條第2項之罪責
(五)至被告甲OO與被告乙OO就刑法第185條第1項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
間是否為共犯關係乙節,按共同正犯必須在合同意思範圍以內,
雖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但應對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
,亦即不僅以有共同行為為已足,尚須有共同犯意之聯絡
此與一般飆車族共同約定時地,目的即係以多人共同佔據道路,
在道路上O速行駛,致使一般O輛駕駛產生危險尚屬有別,故此部分
被告甲OO與被告乙OO雖均有致生往來安全之危險駕駛行為,然尚
難認其2人主觀上就刑法第185條第1項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間有犯意
之聯絡,故不構成共同正犯,附此敘明
(六)又被告甲OO是否亦構成刑法第185條第2項之妨害公眾往來致人於
死罪乙節,按加重結果犯之責任,係以行為人客觀上能預見其加
重結果而未予以預見為要件,預見之能否,應以行為時客觀存在
之事實為審查之基礎,業如前述,而本件被告乙OO之O輛撞及被害
人等,係因O速行駛中同時轉動方向盤又急踩煞車,導致方向盤
無法打回使O輛直衝路邊而去,撞及站於路旁及人行道之被害人後
衝入騎樓各節,有前揭被告乙OO供述及監視器翻拍畫面可證,則
此部分堪認係因被告乙OO突發性之操控O輛失當而發生之事故,而
非因O速行駛與在道路中之駕駛人擦撞等產生之事故
又被害人O金等3人係站在路邊及人行道上,而非駕駛O輛行駛於
道路中,則被告甲OO在被告乙OO之前方行駛,並未注意車後方或路
旁被害人之動態,雖可認以其二人之危險駕車行為,或有可能預
見造成行駛在道路上之O輛駕駛人發生車禍事故,然被告甲OO是否
能預見被告乙OO會因操控O輛失當方向盤無法回正而衝往路邊,再
撞及恰巧站於路旁及人行道上正從事整理回收物工作之被害人等
,復致其等死亡則有可疑
是基於刑法罪疑唯輕之原則,本院認此部分尚乏證據可認被告甲
OO客觀上可預見被害人3人死亡之結果,故不應構成刑法第185條第
2項罪責,亦併此敘明
最大時限,為服用後12天至77天,有行政院衛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
97年12月15日管檢字第0970012493號函可稽,關於被告乙OO施用大麻之
確切時間起訴書並未載明,且卷內亦無證據可證,是本院難以逕
認對被告乙OO駕車造成影響,而應另論以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
款、第2項之服用毒品致不能安全駕駛而致人於死罪
一、按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酒醉駕車、吸食毒品或迷
幻藥駕車、行駛人行道或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
行,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重其刑至二
分之一,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定有明文
被告2人均無駕駛執照,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
條例第86條第1項、刑法第185條第1項之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
往來危險罪
被告乙OO係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刑法第185條第2
項前段之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且均
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被告乙OO以一行為致O金等3人於死,而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第86條第1項、刑法第185條第2項前段之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
法第55條規定以一罪論
二、至公訴人雖認被告乙OO除涉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
1項、刑法第185條第2項之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
人於死罪外,同時涉犯刑法第276條第1項之過失致死罪,而應想像
競合從一重以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處
斷,惟按刑法第185條第2項之妨害公眾往來安全致死罪,係因故意
犯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致發生不預期之死亡結果而加重其刑之規
定,為加重結果犯,依同法第17條之規定,須以客觀上行為人應
能預見結果之發生,但其主觀上並不預見該結果之發生為要件,
其行為態樣自與刑法第276條第1項之過失致死罪,係針對行為人應
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之過失致死行為不同,是此部分應屬贅載,
應予更正
三、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
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
本刑至二分之一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
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
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
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
則
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
依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
第775號解釋參照)
查被告乙OO前因不能安全駕駛案件,經原審法院以107年度交簡字第
1232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於107年7月24日易科罰金執行完
畢
衡酌被告乙OO於前案中係漠視自己、他人及公眾生命財產安全,而
於酒後為不能安全駕駛,該案件經判決處刑後,竟仍再危險駕駛
,而為本件妨害公眾往來安全致死犯行,業足見其確未因此知所
警惕,顯然對其餘用路人之生命財產安全毫不在意,對於刑罰之
反應力顯然薄弱,當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之必要,
並應依刑法第70條規定,遞加其刑
至被告甲OO衡酌其前案之妨害公務案件與本案之犯罪事實、犯罪型
態、原因及侵害法益,皆屬不同,而先前所犯之過失傷害案件雖
亦與O輛有關,然係因違規併排停車且開車門未留意所導致,與
本件危險駕駛之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犯行之行為態樣尚屬有間,復
無何關聯性,無從執此逕認被告甲OO有何特別之惡性,或對於刑罰
之反應力顯然薄弱之情,故認應無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
刑之必要
另本件事故發生後,被告乙OO於員警到場處理,尚不知孰為犯罪人
時,即向警員告知其為肇事駕駛人而自首,並接受裁判,有道路
交通事故肇事人自首情形紀錄表1份在卷可參(見107年度偵字第
00000號卷第167頁),堪認其係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應依
刑法第62條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並應依刑法第71條第1項規定
,先加後減之
肆、撤銷原判決之理由原審因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O:
一、本件本院認被告甲OO係犯刑法第185條第1項之無駕駛執照以他
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罪
被告乙OO係犯刑法第185條第2項前段之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
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原審論以被告甲OO與乙OO為刑法第185條第2項
前段之無駕駛執照以他法致生公眾往來危險致人於死罪之共同正
犯尚有違誤,業如前述
又被告甲OO為成年人,其與被告乙OO基於共同之犯意以前述方式駕
駛,而致生公眾往來之危險,具有一般智識程度之用路人,於客
觀上應均得知悉此種駕O方式有因而致閃避不及而碰撞其他人車,
使其他人O發生死傷結果之可能
然被告甲OO既已明知上情,卻仍執意與被告乙OO共同涉犯前開罪行
,顯見被告甲OO對於刑罰之反應力是否薄弱,不因其是否曾涉犯
該罪而有所差異
基上,原審判決遽認被告甲OO無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之必要云云,
顯與被告甲OO涉犯本案之主觀犯意有所扞格,自有違誤之處,故
請撤銷原判決,另為適法判決等語
被告甲OO上訴意旨以:被告甲OO並未與被告乙OO併排競駛,也未與
被告乙OO相約競速,亦不知悉被告乙OO駕車緊跟在後,於主觀上並
無妨害使公眾往來安全之故意,且被告甲OO確信其駕駛技術精鍊
,不至於發生公眾往來之危險
被告乙OO上訴意旨以:被告乙OO駕駛O輛雖偶有車速或違規行駛公車
專用道之情形,然於時間上僅屬短暫,對於往來O輛之影響僅屬
特定,不具延續性及一般性,客觀上並未達類似損壞、壅塞道路
之危害程度,且主觀上無致生公眾往來危害之故意,僅屬單純違
反交通規則,故不應構成刑法第185條之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僅
構成過失致死罪責
三、本件就被告2人犯行,業據本院認定如前,理由俱如前述,是
被告2人辯稱不應構成刑法第185條之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均無可採
,惟被告甲OO上訴主張就被告乙OO致人於死部分,並無預見或為
共犯之辯詞,應有理由
又本件被害人O金等3人業已各領得強制責任險2百萬元,被告乙
OO應負擔此6百萬元之債務,有新光產物保險公司通知函乙份在卷
可參(見原審卷第301頁),難認被告乙OO尚未賠償分文,原審未予
審酌此部分,稍有未洽,故此部分被告乙OO上訴請求從輕量處,
應有理由
至檢察官上訴認被告甲OO應依累犯加重刑度部分,按大法官會議釋
字第775號解釋,係就累犯規定是否合憲為解釋,而依其解釋文之
內容雖未宣告刑法累犯之規定違憲,然就適用上認為不應一律加
重最低本刑,而需視累犯之人是否有其特別惡性或對於刑罰反應
力薄弱為據,並非一符合累犯之要件,即必須加重量處,亦即被
告錯誤之犯罪行為,在前案已經受刑罰執行後,即不應在後案重
新評價處罰,否則即有違反一事不二罰之原則
原審以被告之前所犯罪名及犯罪行為與本件相比,案件類型並不
相同,被告前案係因妨害公務或過失傷害之行為受刑罰執行,而
本件係犯公共危險罪,被告並非再犯妨害公務或過失傷害之行為
,故無法以本次犯行而認被告對於先前之刑罰反應力薄弱,進而
作為加重事由
況被告甲OO之惡性業已於本案量刑中為適當評價,此部分業經原審
說明綦詳,檢察官上訴請求再以累犯規定作為加重刑責之事由,
並無理由
被告乙OO雖提出賠償每一被害人新臺幣(下同)1百萬元,另保險
公司業已給付被害人三人家屬一人2百萬元之保險金,然仍未能獲
得被害人家屬之諒解,兼衡酌被告2人之素行、智識程度各為高中
畢業、國中畢業、家庭經濟狀況各為小康、勉持、生活狀況及其
他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2、3項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863號、99年度台上字第7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18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參照
名詞
供述證據 1 , 加重結果犯 6 , 共同正犯 3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6

刑法,第185條第1項,185,公共危險罪   6

刑法,第185條第2項,185,公共危險罪   5

刑法,第185條第2項前段,185,公共危險罪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2

刑法,第185條,185,公共危險罪   2

刑法,第17條,17,總則,刑事責任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1款,93,汽車裝載行駛   1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71條第1項,71,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70條,70,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62條前段,62,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條,3,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款,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