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110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27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334條第2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230條,妨害風化罪 | 刑法第348條第2項第1款,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221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9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34條,妨害風化罪 | 刑法第228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1條第1項,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強制性交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肆月
其餘被訴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以強暴罪及傷害罪部分免訴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被告上訴意旨略以:伊自小有智能發展障礙,有數次發病難
醫之嚴重後遺症,伊母親於原審準備程序時,也陳述伊智識程度
不高,判斷是非能力遜於常人,伊應符合刑法第19條之情形,況且
伊坦承犯罪,與被害人也達成和解,應酌減從輕量刑,並給予緩
刑宣告云云
本案經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羅月君提起公訴,被告提起上
訴,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張云綺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以上訴人即被告甲○對被害人A女
所為,係犯刑法第221條第1項之強制性交罪,處有期徒刑3年4月,
經核認事用法及量刑均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書
記載之事實、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理由部分併補充:被告行為時,刑法第10條第5項所稱「性交」,
原規定:「稱性交者,謂左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
性器、肛門或口腔之行為
修正理由乃為避免基於醫療或其他正當目的所為之進入性器行為
,被解為係本法之「性交」行為,爰於序文增列「非基於正當目
的所為之」文字,以避免適用上之疑義,另為顧及女對男之「性
交」及其他難以涵括於「性侵入」之概念,併修正第5項第1款、第
2款,增訂「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以資涵括
又被告行為後,刑法第91條之1規定亦經修正,雖保安處分之相關
規定,尚非在罪刑綜合比較之列,惟強制治療係屬拘束人身自由
之保安處分,並不適用刑法第2條第2項保安處分從新原則之規定,
仍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之規定,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最
高法院95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91條之1規定:「犯第221條至第227條、
第228條、第229條、第230條、第234條之罪者,於裁判前應經鑑定有
無施以治療之必要,有施以治療之必要者,得令入相當處所,施
以治療
前項治療處分之日數,以1日抵有期徒刑或拘役1日或第42條第4項裁
判所定之罰金數額」
修正後刑法第91條之1規定:「犯第221條至第227條、第228條、第229
條、第230條、第234條、第332條第2項第2款、第334條第2款、第348條
第2項第1款及其特別法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令入相當處
所,施以強制治療:一徒刑執行期滿前,於接受輔導或治療後,
經鑑定、評估,認有再犯之危險者
是95年7月1日起O行之刑法第91條之1有關強制治療規定,雖將刑前治
療改為刑後治療,但治療期間未予限制,且治療處分之日數,復
不能折抵有期徒刑、拘役刑期,較修正前規定不利於被告(最高
法院9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從而,本件被告於民國93年6月25日所犯強制性交罪,應依修正前第
91條之1之規定,於裁判前應經鑑定有無施以治療之必要
本院就此送鑑定結果,認為被告之妨害性自主再犯危險性為低度
至中低度之間,建議接受輔導教育等語,有臺北市立聯合醫院108
年7月19日函及所檢附之精神鑑定報告書可按(見本院卷第136至145
頁),本院審酌被告之行為手段,以及上開鑑定書之意見,認被
告再犯率既屬低度至中低度之間,其當可自行就醫或接受輔導教
育,尚無強制其接受治療之必要,是不予宣告令入相當處所施以
治療
原審雖未審酌比較適用,且就被害人受有傷害結果,何以不另論
罪,理由未予說明,然因原審判決結果並無不同,對判決不生影
響,並不構成撤銷之原因(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決意旨
參照),是基於無害違誤,本院就上開瑕疵予以補充後,原判決
仍屬可以維持
二、被告上訴意旨略以:伊自小有智能發展障礙,有數次發病難
醫之嚴重後遺症,伊母親於原審準備程序時,也陳述伊智識程度
不高,判斷是非能力遜於常人,伊應符合刑法第19條之情形,況且
伊坦承犯罪,與被害人也達成和解,應酌減從輕量刑,並給予緩
刑宣告云云
三、然查,依前揭卷附精神鑑定報告書所載,被告自述在20歲至2
5歲之間曾因O慮接受心理諮商1次,此外無其他精神科就醫經驗,
被告之母親稱被告在6歲之前常有熱痙攣,亦常向人借錢不還,但
被告之母親未能指出被告有何精神疾病症狀,根據先前對被告所
為精神鑑定報告書所附之心理鑑衡報告,被告整體智能雖屬邊緣
水準,但並未達到智能不足,故被告目前尚無足以確診之精神疾
病等語
則被告有無受精神病症影響其行為辨識能力,已非無疑
再者,被告所犯另案經送精神狀態鑑定結果,則認為被告並無足
以構成診斷之精神疾病,而其整體智能為邊緣水準,其犯行時,
辨識行為違法及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推測應與一般人無異等
語(見本院卷第98至103頁)
則被告並無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以致影響其辨識能力之
情形,至為明確,是被告以前詞辯稱本件應有刑法第19條之減刑事
由云云,並無足取
又刑法第57條所列各款,為量刑時應行注意之事項,並非同法第5
9條酌減其刑之根據,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
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
宣告法定低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則單純犯罪情節輕
微、犯人之品行、素行、犯罪後態度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
輕科刑之標準,非可執為酌減其刑之理由
本件被告所犯妨害性自主罪,純係為了滿足一己性慾而侵害被害
人之性自主權,且被告係逃亡10餘年後,因違法滯留才被遣送回國
,是以被告行為情狀,與本件所犯之罪,法定最低度刑為3年有
期徒刑,二者比較觀之,在客觀上,尚無何足以引起一般人同情
而顯可憫恕之情事,自無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之適用
至於被告坦認犯行、與被害人達成和解等情狀,按上說明,僅可
為法定刑內審酌量刑之標準,並非客觀上顯可憫恕的事由,自不
能據為酌量減輕其刑之理由
又關於刑之量定,係實體法上賦予法院得為自由裁量之事項,倘
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行為罪責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
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
入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
查,原審量刑時,業已說明其審酌之依據,在法定刑度內,量處
如前所述之刑(見原審判決第3至4頁),顯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
礎,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形,為科刑輕重標準之綜合考量
,其量定之刑罰,並未逾越法定刑度,也無恣意明顯失出情形,
按上說明,亦難遽指違法
是被告以所受之宣告刑,本即不符合緩刑之要件
綜上說明,被告以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均無理由,本件上訴應
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73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5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另論罪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91條之1,91-1,總則,保安處分   5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234條,234,妨害風化罪   2

刑法,第230條,230,妨害風化罪   2

刑法,第229條,229,妨害性自主罪   2

刑法,第228條,228,妨害性自主罪   2

刑法,第227條,227,妨害性自主罪   2

刑法,第221條,221,妨害性自主罪   2

刑法,第19條,19,總則,刑事責任   2

刑法,第42條第4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48條第2項第1款,348,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1

刑法,第334條第2項,334,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332,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21條第1項,221,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10條第5項第2款,10,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0條第5項第1款,10,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0條第5項,10,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