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竊盜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結夥三人以上強盜罪,處有期徒刑伍年貳月
乙OO共同犯結夥三人以上強盜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捌月
丙OO共同犯結夥三人以上強盜罪,處有期徒刑肆年貳月
未扣案之甲OO犯罪所得新臺幣陸佰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上開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
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有明文
(二)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
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均具
證據能力
辯護意旨略以:告訴人交付之財物應屬其對於被告乙OO為性騷擾後
,為與被告乙OO達成和解之和解金,自難認被告甲OO等人要求其
支付和解金,主觀上有O不法所有意圖
又告訴人雖證稱被告甲OO有毆打伊,然告訴人說詞前後反覆,且監
視器畫面中無法顯示現場有黑色長型膠條,是告訴人之記憶及其
指控並非屬實等語(見本院卷二第61至115頁、第268至269頁、第27
9至284頁)
依卷內勘驗光碟影片,不管是從大廳離開,還是經過LV旅店的隔壁
酒店櫃台的畫面,以相對位置來說,告訴人是在被告乙OO、被告
甲OO及少年簡○恩的身後,告訴人並沒有受到威脅或壓制而有不
能抗拒的情形,而且在告訴人前往O飾店途中,告訴人並未向O飾店
櫃臺人員、警察或計程車司機透露求救或離開之意,可知告訴人
的自由意志並沒有達到至使不能抗拒的O度,與刑法強盜罪的構
成要件不符等語(見本院卷二第57至60頁、第269至270頁)
辯護意旨略以:被告丙OO並未參與本案犯行,亦無犯罪之動機或目
的,案發當天被告丙OO前往305號房是為了向被告甲OO收取其先前
積欠的酒帳,惟被告丙OO到場後沒多久,告訴人也恰巧到場,被告
甲OO為了先與告訴人處理被告乙OO遭騷擾乙事,便請被告丙OO在場
稍等,期間被告丙OO方知悉被告乙OO曾遭告訴人騷擾乙事
少年簡○恩雖證稱係被告丙OO找他到案發地點,惟少年簡○恩之證
詞多處記憶不清且顯前後矛盾,更與其他在場人所陳事實不符,
又告訴人固指稱被告丙OO在場亦曾出言恐嚇,甚至曾持黑色長型
膠條作勢毆打,然比對本案卷證資料,除了告訴人O一指述外,其
餘在場之人均未見聞此節,倘被告丙OO真的有意參與本案強盜罪
、強制罪等犯行,被告丙OO應該在告訴人剛到場或至少尚未拿出
財物時,即作勢毆打,方能達到使告訴人感到懼怕的效果,又何
需等到告訴人已同意拿出財物而且正在拍攝影片的時候?足證告
訴人所陳不實
又少年簡○恩從未告知被告丙OO自己之真實年齡,且臉書上均隱藏
個人出生年月日,復於本案案發前已無就學,並受雇為烤鴨學徒
,亦曾與被告丙OO及其他友人於深夜凌晨一同至卡拉OK唱歌,是
被告丙OO實難知悉或可得而知少年簡○恩為未滿18歲之少年等語(
見本院卷二第157至247頁、第270至274頁)
證人簡○恩於本院審理時雖證稱:伊在進去LV旅店305號房之前,沒
有O何人叫伊毆打告訴人,也沒有跟O何人討論要如何教訓告訴人
,也沒有人有肢體語言或暗示動作,伊就是看現場氛圍覺得好像
要打,伊就動手了,對於被告甲OO有沒有說他自己先打告訴人,
伊再跟著打告訴人,伊現在沒有印象等語(見本院卷一第467至468
頁、第479至480頁),然查,證人簡○恩於偵查中已證稱:在告訴
人到場前,被告甲OO說等一下告訴人一進門就打告訴人,O說伊不
認識告訴人,也不知道告訴人的來歷,被告甲OO說不然他自己先打
告訴人,伊就跟著打告訴人等語明確(見偵卷第181頁),參以少
年簡○恩當天之所以抵達305號房,係因被告甲OO、丙OO等人通知
而前往「教訓」告訴人,已如前述,復衡以少年簡○恩係在被告
甲OO對告訴人要脅拿出30萬元處理,告訴人表示沒有錢之後,即在
密接時間內,持桌上遙控器毆打告訴人,顯係配合被告甲OO在告
訴人並未拿出財物之時,以持遙控器毆打等強暴方式,迫使告訴
人交出財物,又在場並無O何人阻止少年簡○恩之行為,益足認少
年簡○恩在動手前,被告3人對於少年簡○恩將動手毆打告訴人等
節,均係在其等共同意思範圍內,且係為達取得告訴人財物之目
的,而交由共犯簡○恩實行其中部分分擔行為,顯見被告3人對
此均具有共同犯意聯絡
又參以證人簡○恩與被告丙OO之關係不錯,被告丙OO與甲OO又係朋
友關係,且證人簡○恩於偵查中尚曾證稱:在現場沒有看到被告
丙OO等語(見偵卷第356頁),而對被告丙OO多有維護,是證人簡○
恩於本院審理時,就被告丙OO、甲OO等人是否有指示或討論由少年
簡○恩毆打告訴人乙節,尚不能排除其均係為掩飾共犯之犯行而
故為不實陳述之可能
又按刑法財產犯罪中之不法所有意圖包含不法意圖、所有意圖,
被告甲OO既不否認其將告訴人交付之現金5,600元及典當取得之9萬5
,000元,共計10萬600元全數取走,係為將之納歸所有,並排除告訴
人原有之支配地位,當可證其所有意圖並無欠缺
所謂「不能抗拒」,係指行為人所為之強暴、脅迫等不法行為,
就當時之具體事實,予以客觀之判斷,足使被害人身體上或精神
上達於不能或顯難抗拒之O度(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266號判決
意旨參照),而判斷是否已達不能抗拒O度,除應考量行為人所實
行之不法手段是否足以抑制通常人之抗拒,使之喪失自由意思外
,並應就被害人之年齡、性別、性格、體能及當時所處環境等因
素,加以客觀之考察,以為判別標準(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
674號、第716號、105年度台上字第3440號判決意旨參照)
(七)又按共同正犯間,在合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
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原不必每
一階段均參與,祇須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
之結果共同負責
是共同正犯之行為,應整體觀察,就合同犯意內所造成之結果同
負罪責,而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責(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
第1290號判決意旨參照)
次按共同正犯,係共同實行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
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
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參與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件,
其行為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
其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最高法院99年度台
上字第1323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甲OO為本案強盜犯行之主要謀議者,並有持黑色長型膠條毆打
告訴人,少年簡○恩則於305號房內持遙控器、蓮蓬頭毆打告訴人
,可認被告等3人及少年簡○恩對於本件強盜犯行,客觀上均有
參與及協助之具體行為分擔,是依上開各情交互以觀,足認被告
等3人及少年簡○恩間係本諸共同對告訴人為強盜、強制之犯意聯
絡而犯本案,且視其他共犯之行為為自己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
他人行為,遂行犯罪目的,依上開說明,對於全部發生結果,自
應負共同正犯刑責
(八)被告等3人之辯護人雖以告訴人之歷次證述,就被告甲OO有
無徒手毆打告訴人、何時拿出手機等事實細節,有諸多反覆、矛
盾之處,辯稱其所述不具可信性云云
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
信(最高法院74年度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意旨參照)
次按證人所為之供述證言,係由證人陳述其所親身經歷事實之內
容,而證人均係於體驗事實後之一段期間,方於警詢或檢察官偵
訊時為陳述,更於其後之一段期間,始於審判中接受檢、辯或被
告之詰問,受限於人之記憶能力及O語表達能力有限,本難期證人
於警詢或檢察官偵訊時,能鉅細無遺、完全供述而呈現其所經歷
之事實內容,更無從期待其於法院審理時,能一字不漏完全轉述
先前所證述之內容
從而,經交互詰問後,於綜核證人歷次陳述之內容時,自應著重
於證人對於待證事實主要內容之先後陳述有無重大歧異,藉此以
判斷其證言之證明力高低,不得僅因證人所供述之部分內容不確
定,或於交互詰問過程中,就同一問題之回答有先後更正或不一
致之處
或證人先前證述之內容,與其於交互詰問時所證述之內容未完全
一致,即全盤否認證人證言之真實性
故證人之供述證言,前後雖稍有參差或互相矛盾,事實審法院非
不可本於經驗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取捨(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告訴人面對被告等3人及少年簡○恩突然而來之強盜行為,既為
其始料未及,且其係遭人限制於305號房內,當處於恐懼之心理狀
態,本難期待對於之前所發生事件之相關過程為完整描述,故告
訴人之證述細節雖有參差、出入之處,本難予非難,尚不能因此
即謂其所為指述有O不足採認之情
(一)核被告甲OO、乙OO、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第
321條第1項第4款之結夥三人強盜、同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被告等3人與少年簡○恩間,就上開強盜、強制等犯行,均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二)被告等3人為達強盜財物之目的,先對告訴人為O語、動作之
恐嚇,復毆打告訴人,使告訴人處於無法抗拒之狀態,又為塑造
係由告訴人自願交付財物之假象,而脅迫告訴人拍攝係自願交付
財物之影片,此均係基於為達成不法取得財物之目的所為之各個
舉動,而同時觸犯加重強盜及強制罪,應屬想像競合犯,依刑法
第55條規定,應從一重以加重強盜罪處斷
公訴意旨認上開2罪應分論併罰,容有誤會
(三)公訴意旨雖認被告丙OO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
11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加重其刑
惟按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
罪或故意對其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兒童及少年福利與
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惟以年齡作為加重刑罰之要件,固不以行為人明知與其共同實行
犯罪者係兒童或少年為必要,但仍須證明該成年人具與兒童或少
年共同實行犯罪之不確定故意,即預見共同實行犯罪之人為兒童
或少年,且對於共同實行犯罪之人係兒童或少年,並不違背其本
意者,始有適用(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875號判決意旨參照)
此外,復查無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丙OO知悉簡○恩為少年,基於罪證
有疑,利歸被告原則,難認被告丙OO對於簡○恩係少年乙節有所
預見,自無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規定加
重其刑之適用
(四)按刑法第59條所規定之酌量減輕其刑,係裁判上之減輕,必
以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為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始有其
適用
如別有法定減輕之事由者,應優先適用法定減輕事由減輕其刑後
,猶嫌過重時,方得為之(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6342號、88年度
台上字第186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所謂「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
狀,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
切情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
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
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等
,以為判斷(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期
使個案裁判之量刑,能符合罪刑相當原則、比例原則及平等原則
經查,被告甲OO、乙OO於案發時僅為19歲,被告丙OO則僅為20歲,難
免年輕識淺、血氣方剛、O結夥衝動行事,當不知加重強盜之罪刑
如此嚴重,且本案係因告訴人在通訊軟體LINE對話訊息中對被告
乙OO表示好感或O獨邀約見面等細故而欲教訓告訴人,並於教訓告
訴人過程中強盜告訴人財物金錢,本質上仍不脫要告訴人因此付
出代價之教訓意思,並未致使告訴人O受重大財產損失,且被告丙
OO於過程中並未出手毆打告訴人,參與O度較輕微,被告乙OO雖出
名與告訴人改約至案發地點而參與其事,但在此過程中並未對告
訴人為恫嚇或毆打行為,參與O度亦屬輕微,事後被告甲OO、乙OO又
已與告訴人達成和解並賠償其損失(見本院卷一第197至199頁、第
281至291頁),均已彌補自己所為,足認其等均非惡性重大、不知
悔改之人,如仍均論以7年以上之有期徒刑,均顯然過重,確屬
「情輕法重」,依據前揭說明,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就被告等
3人均各酌減其刑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乙OO、丙OO均年
紀尚輕,被告甲OO、乙OO與告訴人僅因細故,不思以正當方式解決
,竟夥同與告訴人無何恩怨之被告丙OO、少年簡○恩,以如事實
欄所示之方式教訓告訴人而強盜其財物,侵害告訴人之身體、自
由、財產法益,亦危害社會治安,犯後復均矢口否認犯行,本均
應予O懲
暨其等就本案犯行擔任之分工角色、參與O度(被告甲OO最重,被
告丙OO次之,被告乙OO更次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素行、
所生損害、獲利情形(犯罪所得10萬600元均由被告甲OO全數取得)
,及被告、辯護人、告訴人、檢察官對量刑所表示之意見等一切
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額分
別為之(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
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
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
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
同沒收之責(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共同正犯各人實際上有無犯罪所得,或其犯罪所得之多寡,應
由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及調查所得認定之(最高法院105年度
台上字第1733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本案強盜行為之犯罪所得係現金5,600元及典當所得9萬5,000元
,共計10萬600元【計算式:5,600+95,000=100,600】,均全數由被告
甲OO取得,業據被告甲OO自承在卷(見本院卷一第78頁),且被告
甲OO雖表示事後有將其中4萬多元拿給被告丙OO,結清酒帳等語(
見本院卷一第78至79頁),然此應係被告甲OO與丙OO之間另外債權債
務關係,尚難認此部分為被告丙OO就強盜所得財物之朋分,是應
認本件強盜所得10萬600元均係被告甲OO之犯罪所得,而為其實際處
分權限之範圍
又被告甲OO已與告訴人達成和解,並已履行賠償金10萬元,堪認此
部分犯罪利得實質上已受剝奪,如另行諭知沒收或追徵其價額,
將使其承受過度之不利益,而與比例原則有違,顯屬過苛,爰依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之規定,就此部分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其價額
,僅就剩餘600元【計算式:100,600-100,000=600】之部分,依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諭知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
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8條、第330
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4款、第304條第1項、第55條、第59條、第3
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2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674號、第716號、105年度台上字第344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29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32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4年度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87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6342號、88年度台上字第186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73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1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共同正犯 10 , 詰問 3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2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