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千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如附表一所示之物及未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嗣於O信中抵達後,O彥宏仍因受甲OO等人前開恫嚇之畏怖,依O信中
之要求,於O信中所提出之自白書、借款約定書、借據及票號TH0
000000號本票各1紙上簽立姓名、身分證統一編號、地址、日期及60
萬元後,交予O信中收執
一、證人即共同被告O信中之證述被告甲OO原不爭執證人即共同被
告O信中於警詢、偵查及本院羈押庭之陳述,惟嗣於108年10月1日審
判程序中更異其詞,稱O信中於警詢、偵查中之陳述沒有證據能力
,係審判外之陳述,復未經甲OO對質詰問,惟不爭執O信中於本院
羈押庭陳述之證據能力等語
4.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定有明文
本案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固以證人即共同被告O信中於警詢中之陳
述屬傳聞證據,認無證據能力(見本院107年度訴字第542號卷《下
稱訴字卷》第296頁),然證人O信中經本院依法傳喚、拘提,始終
未於審理期日到庭,嗣經本院於108年1月18日發佈通緝在案,有本
院送達證書、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永和分局107年11月16日新北警永刑
字第1073455745號函所附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拘票、拘提報
告書及本院通緝書在卷可憑(見訴字卷第123至131頁、第143頁),
堪認證人O信中業已逃亡而傳喚未到庭接受詰問
惟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明定,檢察官於偵訊程序取得被告以
外之人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均有證據能力,得
為證據,當事人若主張其顯有不可信之情形者,本乎當事人主導
證據調查原則,自應負舉證責任,否則,被告以外之人O檢察官
所為之陳述,毋庸另為證明,即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之證據(最
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684號判決要旨參照),準此,證人即共同
被告O信中於偵查中O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原則上屬於法律規定為有
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於例外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始否定其得為
證據
再者,證人即共同被告O信中於本案審理中因傳拘無著,並經本院
通緝在案,而未能以證人身分接受交互詰問,已如前述,是證人
即共同被告O信中於偵查中之陳述,自得採為本案裁判之證據
二、證人即告訴人O彥宏之證述被告甲OO之辯護人主張證人即告訴
人O彥宏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均屬傳聞證據,復無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3、第159條之5規定之情形,於本案無證據能
力
偵訊部分,因未給予被告對質詰問之機會,且屬傳聞證據,於本
案無證據能力等語
(一)警詢部分:證人即告訴人O彥宏於警詢所為之陳述,係被告以
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且經被告及其辯護人爭執證據能力(見
本院訴字卷第81至82頁),本院審酌證人即告訴人O彥宏業於本院審
理時到庭作證,並無引用其於警詢時所為陳述之必要,依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認證人即告訴人O彥宏於警詢時之陳述,
無證據能力
本院復於審判期日傳喚證人即告訴人O彥宏到庭具結作證,並予被
告及辯護人行使詰問權,是前開證述業經合法調查,自得作為本
案判斷之依據
三、證人O品璇之證述證人O品璇於審判外之陳述,檢察官、被告及
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及刑事準備書狀內均同意有證據能力(見
本院訴字卷第82頁、第295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作成時之
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而認為以之作為
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有證據能力
四、證人丁○○之證述被告甲OO之辯護人固稱證人丁○○於偵查中
之證述,因未給予被告對質詰問之機會,且屬傳聞證據,於本案
無證據能力等語
本院復於審判期日傳喚證人丁○○到庭具結作證,並予被告及辯
護人行使詰問權,是前開證述業經合法調查,自得作為判斷之依
據
五、本判決所引之非供述證據,因與本案間有證據關連性,且查
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定程序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之情事,本院
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之瑕疵,亦認均
有證據能力
其餘未經用以作為被告有罪證明之證據資料部分,不另逐一敘明
其證據能力之認定
一、訊據被告甲OO固坦承其有於案發當日,因其女友O品璇(下稱
O女)向其訴說遭告訴人O彥宏非禮,遂連絡告訴人至安泰公園談論
賠償問題,待聽聞告訴人說詞後心生憤怒,遂以空保特瓶往O彥
宏身體丟擲,其後分別有O女找來的友人O子傑等4人及共同被告O信
中趕抵該處,後來告訴人有依O信中之要求簽立本票,待O判完成
後,O信中即要告訴人坐上綽號「小胖」之成年男子所駕駛之車輛
後座,由其與另名綽號「小福」之成年男子分坐告訴人兩側,前
往南港及北門郵局,之後O信中就將告訴人帶下車去領錢,嗣其等
因接到告訴人父親(即證人丁○○)的電話,就約定至某7-11超
商與丁○○O判,其後員警有在O信中身上扣到告訴人所開立的本票
、借據、自白書等情,惟矢口否認有何傷害、剝奪他人行動自由
或恐嚇取財等犯行,辯稱:其用以丟擲告訴人之保特瓶是空的,
告訴人開立之本票是交給O信中、O女,其並未取得面額40萬元之
該紙本票等情,辯護人則為被告辯以,甲OO係幫女友O女出面討公
道,告訴人確有脫光O女衣服,不法侵害O女之身體貞操權,告訴人
係職業軍人,若O女報警的話,告訴人恐遭軍紀處分,故和解賠
償的事都是告訴人私下要求的,甲OO等人並未強迫告訴人和解賠償
,至南港或北門郵局也是因告訴人要賠償予O女,繼而自願與被
告等人一同前去郵局領錢,況告訴人之手機未遭被告等人取走,
其手機始終暢通,若被告等人有妨害自由犯行,怎可能讓其手機
暢通,而不怕其向外求救?況郵局配置有警衛、保全人員,若被
告等人確有不法犯行,告訴人當可請求警衛、保全人員報警,告
訴人並未求救,足證甲OO等人並無恐嚇取財或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
由
本案係同案被告O信中欲從中牟利,才會要告訴人簽署本票、借據
、自白書,上揭行為皆非甲OO所為
O信中部分,見偵字卷第5至7頁反面、第67至68頁、本院106年度聲羈
字第307號卷《下稱聲羈卷》第7至11頁),並有臺北市政府警察局
文山第二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O女與甲OO暨O信中
之LINE訊息對話內容翻拍照片8張、臺北市立萬芳醫院所出具告訴
人之診斷證明書、60萬元本票、借款約定書、收據、自白書及郵
政存簿儲金提款單、告訴人之郵局存摺封面與內頁各1紙等在卷可
佐(見偵字卷第23至27頁、第32至34頁、第45頁正反面、第46至49頁
、第50至51頁),該情堪可認定
(二)傷害部分1.被告自承其有於上開時地,持手中空的保特瓶攻擊
告訴人等情,業如前述,而證人即告訴人O彥宏於偵查及審理中證
稱:案發當日9時30分許,O女男友即被告甲OO來電就O女疑遭非禮
之事要求其出面O判,其於同日15時許,獨自到O女住處旁的安泰公
園內,與被告、O女及其等的友人碰面,嗣被告認其說謊,即持保
特瓶敲擊其頭部,被告友人亦持水果刀刀柄敲擊其頭部等語(見
偵字卷第97頁反面、本院訴字卷第185至186頁、第197至第200頁)、
與告訴人之父丁○○證稱:其趕至7-11便利商店要與被告等人O判
時,看到告訴人表情驚恐、害怕,身上衣服的領口有血跡,右手
上有好幾個傷口,其問告訴人身上血跡哪來的,告訴人本來不敢
講,經其逼迫後告訴人才說是被告等人用刀柄敲頭,再出手去擋
所造成的等語(見偵字卷第112頁反面、訴字卷第202至208頁)、證
人即同案被告O信中證稱:在其要求告訴人簽立60萬本票時,就看
到告訴人頭部及手部有傷口及血跡等語(見本院聲羈卷第8頁反面
)相符,並有告訴人之驗傷診斷證明書在卷可佐,足認告訴人確
因於案發當日在公園內遭被告以保特瓶丟擲及被告友人以水果刀
柄毆擊頭部,致受有頭部及右手表淺性擦挫傷無訛
又查合意傷害某人,並不以各該行為人均持相同凶器為必要,合
意傷害行為人僅須就一同為「傷害行為」有犯意聯絡即可,是辯
護人上開所辨,因被告所持凶器與其他人所持者不同即無犯意聯
絡,顯失其附麗
二人聯繫,告知其遭告訴人脫衣非禮等節,嗣被告及O信中二人亦
透過LINE對話欲為O女O告訴人討回公道,並確認彼此及告訴人是否
已至約定地點,更經被告、O信中二人找多名男性友人到場壯大聲
勢,員警到場之時現場確含有被告、O信中、O女在內多名成年男
女在場等情,再參以同案被告O信中於羈押中證述:其要求告訴人
簽立本票時就有看到其頭部、手部有傷口及血跡,其詢問是何人
讓告訴人受傷,在場叫O子傑男子說傷是他及他朋友動手的等語
(見本院聲羈卷第8頁反面),O信中就先前已到場之被告、O女及
其餘在場之成年男子已使告訴人成傷部分既毫無詫異,甚至逕自
要求告訴人另行簽立60萬元本票、自白書等節,足認本案確係經被
告、O信中、O女號召其等友人到場助勢,而被告於其等友人傷害
告訴人時,雖明知現場情況混亂火爆,且於衝突過程中,若其等
友人持械傷人,客觀上告訴人有受傷之可能,亦應其所能預見,
被告非但未加以制止,其更持保特瓶攻擊告訴人,則被告與在場
之其等友人、同案被告O信中自係基於共同傷害告訴人之默示合致
犯意,則渠等間互相利用彼此之行為,以達成傷害告訴人之目的
甚明,被告前開所辨洵屬無據,自無足採
(三)剝奪他人行動自由部分1.被告自承其有與另名綽號「小福」之
成年男子分坐告訴人兩側,前往南港及北門郵局等語(見偵字卷
第12頁正面、本院訴字卷第68頁正面、本院訴字卷第74頁),又證
人即告訴人證稱:是因被告與O信中確認其戶頭內有35萬元存款,
就要求其提領34萬元,換回其當日開給被告的本票,但因其身上
未帶提款卡及存摺,故被告等人將其載至南港郵局補辦存摺,然
因郵局櫃員發現其身上有血跡,且打電話給其父丁○○,故未提
領成功,被告等人再將其載至營業時間到22時的北門郵局填寫提款
單,車程中是被告及其友人將其包夾於後座,在南港及北門郵局
,被告O在郵局外面等候,過程中手機雖O在其身上,但因被告等
人O在其身邊,故其不敢打電話,於南港郵局提款時,O信中向其
稱,如果櫃員詢問為何要領錢,要其稱因其將O信中車子撞壞,故
要提款將O信中車子買下,本案若非因被告等人種種行為,其原本
僅願賠償1至2萬元予O女,且其賠償對象不包含被告或O信中等語
(見偵字卷第97至98頁反面、第121至121頁反面、本院訴字卷第181至
209頁),核與證人丁○○證述,案發當天16時許南港郵局打電話
至其住家,告知告訴人到南港郵局更換存款簿、印鑑,但告訴人
衣領有血跡,旁有4個凶神惡煞,就趕緊通知其,要其聯絡告訴人
,其就從16時30分起開始打電話找告訴人,但都沒人接聽,一直到
快18時,告訴人回電給其,其就詢問發生何事,告訴人表示與人
發生車禍,要賠錢給對方,當時告訴人講話吞吞吐吐,與平常講
話的語氣不同,嗣經其與O信中透過告訴人的手機對話,其才趕往
興隆路7-11超商與被告等人O判等語(見偵字卷第112至113頁、本院
訴字卷第181至209頁)相符,並有郵政存簿儲金提款單暨告訴人之
郵局存摺封面、內頁各1紙附卷可佐(見偵字卷第50至51頁),足
認告訴人確自案發公園,經被告等人駕車挾持先後至南港郵局、
北門郵局欲提款,再應告訴人之父要求,返回臺北市文山區興隆
路7-11超商O判,告訴人於該段期間之行動自由確遭剝奪無訛
2.辯護人雖為被告辯以,本案係告訴人自願陪同被告等人去領錢賠
給O女,告訴人之手機均在告訴人身上,且始終暢通無阻,若被
告等人有妨害自由犯行,怎可能讓告訴人的手機暢通,而不怕其
向外求救?況郵局配置有警衛、保全人員,若被告等人確有不法
犯行,告訴人當場即可向警衛、保全人員報警等語
然O:告訴人係先於安泰公園內遭被告等人毆打後,並被迫簽署本
票、借款約定書、收據、自白書等物,甚遭被告甲OO出言恐嚇等
情均經本院認定如前,告訴人復係遭被告等人強迫上車,告訴人
於後座係由被告及其友人包夾,告訴人遭上開強暴脅迫後,其自
已心生畏怖,壓制其自由意志,故不論告訴人外觀上是否確有陪
同被告等人去郵局領錢之舉,被告等人所為確屬剝奪告訴人之行
動自由無訛
(四)恐嚇取財部分1.被告自承告訴人簽立本票的過程其O在場,業如
前述,又證人即告訴人於偵查及審理中證稱:其在公園裡為被告
及其友人打完過後5至10分鐘,O信中也到公園,是被告向O信中說
要拍照、錄影,並簽署切結書及本票(40萬元本票給被告、60萬元
本票給O信中),當時因為很多人在場,且被告稱,若其不簽本
票,就會帶其去桃園山上好好玩,其簽署切結書時,被告要求其
書寫其住家、軍中地址、軍中職階、O位,被告並稱他在軍中有認
識的人,故其不敢不簽,被告並稱該40萬元本票、借款約定書有
律師同意,具有法律效力,O信中並要其寫自白書,O信中唸什麼其
就寫什麼,主要是要其寫60萬元、40萬元本票是其自願開給被告
等人的,故其主觀上認為本票是開給被告與O信中的等語(見偵字
卷第97頁反面至98頁、第121至121頁反面、本院訴字卷第181至209頁)
,核與證人即同案被告O信中於本院羈押中證稱:其承認檢察官
所指其涉犯第346條恐嚇取財罪嫌部分,因告訴人希望可以與O女就
性侵未遂一事私下和解,其就要求告訴人簽立60萬元本票,O女當
下確實沒有要精神賠償,告訴人簽立60萬本票時,其才知告訴人
之前有簽立40萬本票,其就建議告訴人提出他存簿裡的35萬6千多元
給甲OO,以換回該紙40萬的本票等語(見本院聲羈卷第8至10頁)
相符,並有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60萬元本票、借款約
定書、收據、自白書各1份在卷可稽(見偵字卷第23至27頁、第46
至49頁),足認告訴人確因在公園內遭在場之被告、不詳姓名之成
年男子之傷害,及被告、該等男子及O信中之恐嚇,致心生畏怖
而簽立本票、借款約定書、收據、自白書
縱認證人O女確實有貞操權受侵害而得行使上開請求權之情狀,惟
因貞操權受害之請求權,係專屬於被害人O女及其父母子女或配偶
,他人不得讓與或繼承,本案被告僅係O女之男友,且案發斯時
被告確否係O女之男友亦非無疑,按甲OO於106年12月8日警詢筆錄中
陳稱,其不清楚O女之年籍資料,是被告與O女間顯不具有或類似於
前開法條所稱之親屬配偶關係,應堪認定
至辯護人雖以證人O女於案發當日場全程目睹,足證被告並無犯罪
事實欄所載之犯行等語,然查證人O女係被告之女友,其證詞本即
有偏袒、維護被告之虞,憑信性已屬有疑,況證人O女於偵查中
就檢察官所詢問之問題,或答以不知道、不清楚,或答以沒看到
等隱晦內容,對於不利於被告之提問,更是閃爍其詞,是證人O女
之證述,無從使本院產生有利於被告之確信,一併敘明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甲OO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
並於同年月31日施行,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傷害人之
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則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結果,修正後之刑度及罰金刑均提高為「五年
以下有期徒刑」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行為後之法律並未較
有利於行為人,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自應適用被告行為
時之法律,合先敘明
本票為有體物,並為有價證券,有經濟價值,倘以恐嚇方法使被
害人簽發交付本票,即屬恐嚇取財既遂(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
3724號、86年度台上字第2056號判決要旨參照)
查,被告甲OO與同案被告O信中及渠等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等成年男
性友人間毆打繼而威脅恐嚇告訴人,致告訴人心生畏怖,而簽署
前揭自白書、借據、本票交付予被告、O信中等人,被告、O信中取
得上開本票等財物,依上揭說明,自應論以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
嚇取財罪
(三)是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109年5月29日修正前刑法277條第1項之傷
害罪及現行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同法第346
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
被告甲OO就上揭犯行與同案被告O信中、渠等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等
成年男性友人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應依刑法第28條論以共同
正犯
被告甲OO所為上開犯行,因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又因施用毒品案件,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104年度審簡字第418號
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105年3月1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參,是其於受有期徒刑執行
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固為累犯
惟按「刑法第47條第1項關於累犯加重之規定,係不分情節,基於
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一律加重
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
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
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
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
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
依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為司法院釋字第775號
解釋所揭櫫
本院審酌被告甲OO上開前案係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與其本
案所犯傷害、妨害自由、恐嚇取財等罪,罪質、犯罪手法與態樣
並不相同,亦難據以逕認其有何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之
情,依前揭解釋意旨,爰不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附此敘明
(五)爰審酌被告甲OO因不滿告訴人與其女友O女間之糾紛,卻不思循
合法方式O告訴人索賠合理之金額,竟夥同多人以犯罪事實欄所
示方式,傷害告訴人之身體,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更迫使告
訴人簽立本票、借據、自白書,不僅嚴重侵害告訴人之權益,更
妨害社會秩序與治安甚鉅,兼衡被告O中肄業之智識程度,現從事
系統廚具、餐廳等職業,與父母親同住及家庭經濟勉持之生活狀
況,暨犯後否認犯行,未見反省悔悟之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分
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就傷害、剝奪他人行動自由及二者定
應執行刑之部分,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一)扣案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IPHONE廠牌之行動電話1支(含門號00
00000000號SIM卡1張),係被告甲OO所有,用以聯繫證人O品璇、共同
被告O信中及其等共同參與本案之友人前往事發地點所用之物,業
如前述,自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二)扣案如附表一編號2至5所示之借據2張、自白書1張、票號TH0000
000號(面額60萬元)之本票1張,則係被告與同案被告O信中之犯罪
所得,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
至附表編號6所示之郵政存簿儲金提款單1紙,則係因告訴人受被告
等人恐嚇取財犯行所生之物,亦應依同法第38條第2項之規定宣告
沒收
(三)未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所示面額40萬元之本票,係被告之犯罪所
得,亦應依前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惟未
提示兌現,是該部分無庸併予諭知追徵其價額
(四)至本案被告等人用以毆打告訴人之刀具、保特瓶,原有其功能
用途,且價值微薄,顯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
2第2項之規定,不予宣告沒收,一併敘明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109年5月29日修正前刑
法第277條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第302條第1項、第346條第1項、
第28條、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第3項、第38條之2第2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
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5684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3724號、86年度台上字第2056號判決要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分論併罰 1 , 自白 10 , 詰問 7 , 傳聞證據 5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5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46條,346,上訴,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