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15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20條第2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準文書,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而按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規定:「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
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
」所謂「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係指檢察官或法官依刑事訴
訟法第175條之規定,以證人身分傳喚被告以外之人(證人、告發
人、告訴人、被害人、共犯或共同被告)到庭作證,或雖非以證
人身分傳喚到庭,而於訊問調查過程中,轉換為證人身分為調查
時,此時其等供述之身分為證人,則應依本法第186條有關具結之
規定,命證人供前或供後具結,其陳述始符合第158條之3之規定,
而有證據能力
本案證人安晨妤、O佳琪於檢察官偵訊時之證詞,均經具結,有結
文在卷為憑(見他字第1852號卷第62頁,偵續字卷第63頁),且偵
查中檢察官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
規定,不致違法取供,是上開證人證詞之可信性極高,並無顯有
不可信之情況,再其等於本院審理時亦到庭進行交互詰問,已屬
合法調查之證據,揆諸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第158條之3之
規定,上開證人於偵查中證詞,均有證據能力而得為證據
二、其餘本判決所引之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
法定程序所取得,亦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
提示予被告辨識而為合法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規定
,應認均有證據能力
(三)復觀諸被告與證人安晨妤於100年10月間之電子郵件往返內容可
知,被告因於EIP系統以事假O請加班時數扣抵未果乙事,以電子郵
件檢附EIP系統之審核紀錄為附件,發送電子郵件質問證人安晨妤
:「講真的,我真的覺得很無言,妳有必要這樣嗎?!這種感覺
真的很糟,我越來越不懂妳在想什麼了!」,而經證人安晨妤以
電子郵件回覆以:「小金,你忘記公司的規定嗎?什麼叫我在想
什麼,你不知道這個制度是你訂的嗎?全公司只有你沒再遵守知
道嗎?……我可諒解你跟不上制度,但不能去系統改資料或是告
訴我不知道制度是什麼跟我說不懂!我特許你寫簽呈沒有直接說
扣款,你還跟我說不懂……」,此有前揭電子郵件附卷可稽(見
偵續字卷第46頁),益徵證人安晨妤不僅自始未同意被告前揭更
改打卡紀錄之行為,甚至明言「不能去系統改資料」、「我特許
你寫簽呈沒有直接扣款」,是其對被告前揭舉止,已明白表示禁
止、不許可之態度及立場,亦明確告知被告如遇有上班遲到之情
形,僅特許可不直接扣款,惟仍須以正式上簽之審核程序處理之
(五)此外,被告於偵查中並坦認:上開電子郵件內容,是我跟甲○
○說我有修改上班打卡紀錄,但她不同意我這麼做等語(見他字
第1852號卷第60頁),益徵被告就其並未獲得安晨妤之同意,而無
擅自更改打卡紀錄之權限乙事,當屬知悉
惟查,觀諸其所提之上開電子郵件內容,可知證人安晨妤係就被
告質問為何均係事後得悉薪資遭扣款乙事而為回應,且依其回覆
以:「公司扣款還可以補發一直是造成Mitory的困擾……不過Mitory
認為自己的薪資應該要自己關心,不是每次都由會計部門處理…
…」之文字觀之,其意旨顯係在指薪資補發仍須經正常之O請流程
,並轉知會計人員曾表示被告之O請普遍過晚而影響作業時間,故
要求被告提早O請
2、再依證人安晨妤於本院審理時結稱:以102年1月16日為例,被告
在公司人工稽核時不在座位上,所以稽核人員會在他字第10096號
卷第24頁背面員工打卡統計表「打卡紀錄」欄手寫「未出勤」,但
上開統計表「出勤」欄會打圈,是因為EIP系統顯示9點鐘有打卡
等語(見本院訴字卷二第64頁至其背面)
暨證人安晨妤於本院審理時結稱:全公司加班均須依照一樣的制
度O請補打卡或寫簽呈,被告的直屬主管是我,員工手冊上記載「
加班簽核至少須直屬主管簽名並核定時數」是指如果沒有打卡或
忘了打卡才需要經過主管簽字,否則員工每日出席就是打卡而由
EIP系統去管控,亦即被告如果因為加班而不在辦公室,須在前臺
寫簽呈,一切都是走EIP系統,由我用電子檔簽名同意等語(見本
院訴字卷二第68至69頁),可知倘若員工前天因加班而於翌日晚到
公司,均須經直屬主管簽章核准,被告擔任爵鑫公司資訊部門主
管,而為證人O兆源之直屬主管,當可依循員工手冊規定予以核
定時數,而被告之直屬主管既為證人安晨妤,其倘有前揭情形亦
須比照員工手冊之規定,經證人安晨妤核定相關時數
3、又被告確曾因O請加班補打卡而有多次O請紀錄,並有相關O請紀
錄在卷可稽(見他字第10096號卷第72至98頁、第205至207頁),則倘
如被告所辯,其工作性質為責任制,根本無須遵循打卡規範,其
又何須多此一舉,O請加班換休、O請補打卡?何況其於本院準備
程序中亦坦言:加班換休需於3天前提出,提出後會有正常審核程
序等語(見本院訴字卷一第30頁),益徵其就正常審核程序之流
程為何,均知之甚稔
(二)參以被告於偵查中亦自承:我變更EIP系統打卡時間,大部分情
形是將超過九點半的打卡,變成九點半以前打卡,因為不想被扣
薪等語(見他字第1852號卷第48頁背面),足徵被告更改打卡紀錄
,係為避免遭扣薪,則倘如其所辯,確實另有加班情事,當可透
過前揭正常簽核流程提出加班換休、補打卡之O請,而以公司既
有之正常程序避免遭扣薪之不利益,又豈須捨此而不為,反而以
逾越權限而擅自更改打卡紀錄之方式為之?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220條第2項行使業務
上登載不實準文書罪
二、被告業務上登載不實準文書之低度行為,為其後行使之高度
行為吸收,不另論罪
被告自101年1月2日起至102年5月31日止,使用爵鑫公司授權之帳號密
碼,登入EIP系統,更改前揭期間內之上班打卡時間,均係為達同
一規避公司差勤管考制度之目的所為者,且各該舉措均係於密切
接近、綿密之時間,在同一地點實施,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
,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離,又係侵害同一法益,應以
接續犯評價之,較為合理
肆、科刑部分: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未有前科,
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素行良好
兼衡被告自述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目前自己開資訊公司,月入
約新臺幣5萬元、已婚、育有2名未成年子女且有父母需扶養之家庭
生活經濟狀況(見本院訴字卷二第116頁背面至第117頁),暨其犯
罪之動機、目的及手段等一切情狀,爰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前揭犯行亦涉犯刑法第359條之無故變更
他人電腦電磁紀錄罪嫌云云
二、惟按刑法第359條之罪,須告訴乃論
刑法第363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分別定有明文
惟此部分與前揭論罪科刑部分,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
,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16條、第21
5條、第220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想像競合 1 , 詰問 1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低度行為 1 , 高度行為 1 , 不另論罪 1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20條第2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158-3,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59條,359,妨害電腦使用罪   2

刑法,第220條第2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63條,363,妨害電腦使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37條,237,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86條,186,總則,證據,人證   1

刑事訴訟法,第175條,175,總則,證據,人證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