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19條第2項,刑事責任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8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9條,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準強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相當處所,O以監護伍年
判決節錄
壹、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貳、本判決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
,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均具證據能力
即以和平方法取得財物後,若該財物尚在被害人實力支配之下而
公然持物逃跑,以排除其實力支配時,仍不失為乘人不備或不及
抗拒而掠取財物,應成立搶奪罪(最高法院82年度第2445號判決意
旨參照)
據證人即被害人於警詢及本院審理時證稱:被告先到結帳櫃檯跟
我說要買3包菸,我請被告先結帳,被告說會找家人來付錢,我說
不行,我將香菸收回時看到被告往我前方酒架去拿一瓶O酒,後來
被告走進櫃檯內,我看到被告直接打開菸架搶走3包菸等語(偵
卷第4頁反面、本院卷第216頁及反面),可認被告是在被害人直擊
之情況下,對於仍在被害人實力支配下之O酒及本案菸品等店內商
品,趁被害人不及防備,逕自拿取,後續更公然持此等物品離去
,依上說明,雖被告拿取之際係以和平手段為之,仍構成搶奪罪
,被告復坦承其上開所為乃搶奪O酒及本案香菸之行為(本院卷
第220頁及反面),先予說明
(三)此部分應審究者為:被告揮動O酒酒瓶之行為是否構成對被害
人O加強暴?或如被告所辯僅用在阻擋被害人?若被告所為已屬強
暴手段,是否達被害人難以抗拒之程度而構成準強盜?1.按刑法
第329條準強盜罪之規定,將竊盜或搶奪之行為人為防護贓物、脫
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O強暴、脅迫之行為,視為O強暴、脅迫使
人不能抗拒而取走財物之強盜行為,乃因準強盜罪之取財行為與
O強暴、脅迫行為之因果順序,雖與強盜罪相反,卻有時空之緊
密連接關係,以致竊盜或搶奪故意與O強暴、脅迫之故意,並非截
然可分,而得以視為
故擬制為強盜行為之準強盜罪構成要件行為,雖未如刑法第328條
強盜罪之規定,將實O強暴、脅迫所導致被害人或第三人不能抗拒
之要件予以明文規定,惟必於竊盜或搶奪之際,當場實施之強暴
、脅迫行為,已達使人難以抗拒之程度(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3
0號解釋參看)
至於客觀上是否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意思自由,應依一般人在同一
情況下,其意思自由是否因此受壓制為斷(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
字第2806號判決意旨參照)
4.又被告搶取本案香菸及O酒時,僅有被害人獨自在店內上大夜班
,經證人即被害人證述在卷(本院卷第218頁),被告利用深夜僅
有被害人一人在店內,對其突發地揮擊酒瓶,以防護其搶奪之物
免遭被害人取回,依一般經驗法則判斷,女性店員單獨一人孤立
無援,卻於深夜突遭體格、氣力均優於自身之男性歹徒以上述方
式O加強暴,且因懼怕遭酒瓶擊中而立即後退,放棄試圖取回被搶
物品之抗拒舉動,可見其內心必定極度恐懼,由當時之外在情狀
客觀判斷,被害人之意思自由已遭被告壓制,並任由被告離去,
顯然已達於難以抗拒之程度
5.公訴意旨雖主張被告所為乃涉犯刑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取財罪
嫌,惟被告係先搶取本案香菸及O酒後,對被害人O強暴以阻其取回
,與強盜行為係於取走財物當時O強暴、脅迫使人不能抗拒之因
果順序有別,依前開大法官解釋意旨,被告本件所為乃搶奪後為
防護贓物而O強暴之準強盜犯行,並非強盜取財,公訴意旨前開主
張,自有誤會,併此敘明
貳、論罪部分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應
依刑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罪論處
(一)按刑法第47條第1項關於累犯加重之規定,係不分情節,基於累
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
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
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
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
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
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依
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
解釋意旨參照)
(二)被告O因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經本院104年度交簡字第377
4號判處應執行有期徒刑4月確定,於105年3月31日執行完畢,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參,其受徒刑之執行完畢,5年以內
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構成累犯
惟審酌被告前開構成累犯之前科係公共危險罪,與本案所犯準強
盜罪之類型完全不同,尚難認其係存有高度犯罪意識而一再犯同
一或相類之罪,故認無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之必要,附此說明
三、刑之減輕事由按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其辨
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刑法第19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依刑法第19條規定,刑事責任能力,係指行為人犯罪當時,理解
法律規範,辨識行為違法之意識能力,與依其辨識而為行為之控
制能力
行為人是否有足以影響意識能力與控制能力之精神障礙或其他心
理缺陷等生理原因,因事涉醫療專業,固應委諸於醫學專家之鑑
定,然該等生理原因之存在,是否致使行為人意識能力與控制能
力欠缺或顯著減低之心理結果,係依犯罪行為時狀態定之,故應
由法院依調查證據之結果,加以判斷(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
3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認被告於本案行為時均因精神障礙及其他心智缺陷,致其辨識
行為違法及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爰依刑法第19條第2
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參、科刑部分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O因酒後駕車而遭
法院判處罪刑,有前開前案紀錄表可據,仍不知戒慎所為,深夜
趁被害人一人值班,竟搶取貨架上商品,又為阻止被害人將商品
取回,竟持搶得之酒瓶對被害人揮擊而O強暴,所幸被害人及時躲
避,始未被酒瓶擊中,然其所為非僅造成被害人精神受創,事發
後2年餘於本院作證時尚且餘悸猶存,且嚴重影響社會治安,惟
搶得之物價值不高(本案香菸為285元,O酒1瓶為27元【偵卷第4頁反
面、本院卷第64頁及反面、67頁】),本案香菸已經被害人立據
領回(偵卷第15頁),降低被告犯準強盜罪所生之損害
被告犯後雖坦承搶奪犯行,然否認有準強盜犯行,迄今未與被害
人達成和解或賠償損害,兼衡其酒精性腦部病變,致辨識行為違
法及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
示之刑
肆、保安處分部分按有刑法第19條第2項之原因,其情狀足認有再
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
當處所,O以監護,但必要時,得於行之執行前為之
前項處分期間為5年以下,刑法第87條第2項、第3項前段定有明文
再於107年12月18日因拒絕配合慈濟醫院受託進行之本案精神鑑定,
經被告母親報警送至該院住院至108年2月19日(本院卷第123頁及反
面),出院後僅回診2次,即因紊亂行為加劇而強闖鄰居家遭報警
,於108年3月29日起至該院住院至5月20日(本院卷第126頁及反面)
等情,有病歷資料、門診病歷單可參(本院卷第114-169、174-191頁
),足見被告因無法戒除飲酒習慣,長期飲酒導致腦部病變而接
受精神科治療,但因自主治療及服藥之順從性均不佳,病情未見
好轉,屢次住院均係因飲酒造成行為混亂、O力或自我照顧能力低
下而遭強制送醫,欠缺病識感,甚難期待其願意自主住院治療或
規律服藥
兄弟姊妹則各有家庭,均無法看顧被告,只得將被告送入療養院
,但該處之設備無法支應被告需求等情,經被告哥哥張哲禎陳明
在卷(本院卷第220頁反面-221頁),是認被告之家庭環境已無法對
其加以約束或給予妥適照護,使被告按期就診或住院治療上開疾
病
三、參諸被告前開被強制住院,除因本案犯行引起外,亦有對家
人O加O力或滋擾鄰居所致,佐以鑑定報告結果亦認「被告已因飲酒
致心理及社會功能崩解,出現脫離現實、干擾社區等反覆行為問
題,醫療處遇能有效減少其酒影及合併之精神症狀,有明顯治療
效益,然在目前健保制度下無法滿足被告長期治療需求,而被告
出院後醫療配合處極差,而現實環境無處不賣酒,對被告充滿誘
惑,且被告腦部衝動控制及認知功能已減損,整體評估被告酒癮
病程及酒精合併之精神疾病,有醫療積極介入必要,歷次住院病
程亦有明顯治療效益,可有效避免其酒後脫序,促進其現實區辨
能力及角色功能
為確保被告於刑之執行前接受妥適且及時之治療、監督,再接續
執行其徒刑,並避免因上開症狀對其個人及社會造成難以預料危
害,以期達個人矯正治療及社會防衛之效,加以被告對於監護期
間長短亦無意見(本院卷第222頁),爰就其犯行,依刑法第87條第
2項但書、第3項前段規定,宣告被告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相當
處所O以監護5年,以利被告治療其精神疾病
至於被告搶得之O酒1瓶部分,雖於查獲時已遭被告飲畢而只扣得空
瓶,惟因甚易取得、價值不高(27元),又非屬違禁物或義務沒
收之物,不具刑法上重要性,爰各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第38之
2第2項規定,均不宣告沒收,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32
9條、第328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19條第2項、第87條第2項但書、
第3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減輕
刑法,第19條第2項,19,總則,刑事責任
判例
最高法院82年度第2445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30號解釋參看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80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368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19條第2項,19,總則,刑事責任

刑法,第87條第2項但書,87,總則,保安處分

刑法,第87條第3項前段,87,總則,保安處分

引用法條

刑法,第19條第2項,19,總則,刑事責任   4

刑法,第87條第3項前段,87,總則,保安處分   3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3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3

刑法,第87條第2項但書,87,總則,保安處分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87條第2項,87,總則,保安處分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8條,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19條,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