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 | 刑法第214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本件免訴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共同涉犯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等語
且按於94年1月7日刑法修正施行前,其追訴權或行刑權時效已進行
而未完成者,比較修正前後之條文,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規定
,刑法第2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8條之1分別定有明文
(一)罰金刑部分本件被告行為後,修正前刑法第214條罰金刑之
規定,因刑法第33條第5款業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新臺幣1千元以
上,以百元計算之」,自95年7月1日施行,前述該罪所得科處之
罰金刑最高額雖於修正前後均相同,惟最低額修正前經換算為新
臺幣30元,修正後提高為新臺幣1千元,茲比較修正前、後之刑罰
法律,自以修正前之法律較有利於被告
(二)追訴權時效部分關於刑法追訴權時效之規定,業於94年2月
2日修正公布,自95年7月1日施行,依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8
0條第1項第2款規定,犯最高本刑為3年以上10年未滿者,其追訴權
因10年內不行使而消滅
至刑法第80條第1項第1款規定雖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增加但書「
但發生死亡結果者,不在此限」,並自同年月31日施行,惟此並
不影響前揭之比較適用,附此說明
(三)綜上,新法對被告並非有利,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
定,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之刑法處斷
三、次按案件時效已完成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且得不經言詞
辯論為之,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追訴權之時效,如依法律之規定,偵查、起訴或審判之程序
不能開始或繼續時,停止其進行,前項時效停止,自停止原因消
滅之日起,與停止前已經過之期間,一併計算,停止原因繼續存
在之期間,如達於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各款所定期間4分之1者,
其停止原因視為消滅,修正前刑法第83條亦有明定
而案經提起公訴或自訴,且在審判進行中,此時追訴權既無不行
使之情形,自不發生時效進行之問題,有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
第138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
四、經O:本件被告被訴涉犯刑法第214條之罪,為最高本刑有期徒
刑3年之罪,依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規定,追訴權10年,又
因被告逃匿經本院通緝,致審判不能進行,應一併計算該項追訴
期間4分之1,合計為12年6月
而被告之犯罪行為終了日為93年9月16日(即虛偽結婚登記日期),
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現改制為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下
同)檢察官於96年2月8日簽分偵辦,96年2月26日偵查終結提起公訴
並於同日繫屬本院,然因被告逃匿,經本院於96年12月24日發布通
緝,致審判程序不能開始,有前述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簽
分偵辦之簽呈及本院收案日期記錄、96年12月24日96年北院隆刑齊
緝字第1048號通緝書可憑(見96年度偵字第3927號卷第3至17頁,本院
108年度審他字第68號卷第7頁、第9至10頁)
從而,本件追訴權之時效應自其犯罪行為終了日即93年9月16日起算
12年6月,加計因開始實施偵查日(96年2月8日)至通緝發布日(
96年12月24日)止之期間共計10月15日,追訴權時效業於107年1月31日
期滿,而被告迄今未緝獲,故本件追訴權時效已完成,爰不經言
詞辯論,逕為免訴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80,總則,時效   2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8條之1,8-1,A   1

刑法,第83條,83,總則,時效   1

刑法,第80條第1項第1款規定雖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增加但書,80,總則,時效   1

刑法,第80條第1項,80,總則,時效   1

刑法,第33條第5項,33,總則,刑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