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律師
主文
壹,刑部分甲OO犯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拾壹月,併科罰金新臺幣玖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貳,沒收部分扣案之改造手槍壹支(槍枝管制編號:一一○三○一二○四八)及子彈肆顆均沒收
判決節錄
理由壹、證據能力一、供述證據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之
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
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1、2項亦定有明文
本件當事人及辯護人等就本判決所引用被告甲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之證據能力未予爭執,本院審酌該等具有傳聞
證據性質之證據製作時之情況,並無不能自由陳述之情形,亦未
見有何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認為以
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均有證據能力
二、非供述證據:本院以下所引用非供述證據部分,並無證據證
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
解釋,即具證據能力
經O:一、被告於上開時地取得本案槍彈而持有,且扣案之非制式
子彈6顆具殺傷力,嗣為警於107年8月15日17時許,在其臺北市萬華
區環河南路住處扣得本案槍彈等情,有蒐證照片6張、刑警大隊搜
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刑警大隊108年3月22日北市警刑大
一字第1083004264號函在卷可憑(偵字卷第49-53頁、第93-95頁、本院
訴字卷第137頁),又扣案之非制式子彈6顆,經送具有專門鑑定槍
枝、子彈具殺傷力與否之刑警局,以檢視法、試射法鑑定結果,
認均係非制式子彈,由O屬彈殼組合直徑約8.9mmO屬彈頭而成,採
樣2顆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
(下稱刑警局)107年10月31日刑鑑字第1070082244號鑑定書可憑(偵
字卷第211頁),且為被告所承認(本院訴字卷第160頁),此情已
足認定,又依上開卷內之補強證據,已足認被告就非法持有子彈
犯行之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
三、扣案槍枝外觀並無破損,僅其槍管下方有一處較為不平整,
該不平整處內有一小處裂痕,然該裂痕僅在槍管表層等情,業經
本院當庭勘驗扣案槍枝,並有本院勘驗筆錄可憑(本院卷二第161
-163頁),又被告在本案查獲前,已有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
力之槍枝罪之犯罪前科(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92年度訴字第195
3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5月,併科罰金新臺幣(下同)3萬元確定)
,有上開判決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佐(本院卷
二第81-83頁),足認被告對於槍枝是否具殺傷力較一般人清楚,惟
被告為警查獲當日,關於本案槍彈之陳述,於警詢僅供稱:本案
槍彈係我所有,已經持有10幾年,忘記當時向O人取得,未曾持之
犯案或擊發子發,持有之目的在於防身(偵字卷第13頁),復於
同日偵查中先陳稱:本案槍彈不是我買的,是瑕疵品,根本不能
用要丟掉,旋改稱:本案槍彈是在道具店購買(偵字卷第100頁)
,亦即,被告於查獲當日之警詢及偵訊隻字未提槍管表層有裂痕
或槍枝無殺傷力,反而對於槍枝來源說詞反覆,故在被告對於槍
枝是否具殺傷力較一般人了解之前提下,以本案扣案槍枝外觀無
破損,槍管無明顯破洞,槍枝結構完整具殺傷力之情形,若其認
為槍枝不具殺傷力,應立即在查獲之初於警偵訊內表明,惟被告
未為之,顯與O情不符,足認被告主觀上明知扣案槍枝具殺傷力
(一)關於被告所辯槍管有破洞部分,被告雖辯稱:扣案槍枝之
槍管有破洞,破洞處以黏土填補,可輕易以手剝開,若擊發子彈
會膛炸云云,惟扣案槍枝之槍管外觀並無明顯破損,槍管下方有
一處較為不平整之突起,惟未見有黏土覆蓋於槍管上,或有被告
所辯可以輕易將黏土從槍管破洞上拿起來之情形
核其先後所述關於如何取得本案槍彈,究係「不知來源為何」、
「在道具店購買」、亦或「已過世父親張淵源交付」,被告歷次
供述矛盾歧異且反覆,若屬實情,當無可能對槍彈來源有上開前
後矛盾歧異之重大瑕疵,可見其關於本案槍彈之來源說詞,均難
採信,並可見其所稱槍彈係已故父親張淵源交付,及經父親告知
槍管有破洞云云,顯有可疑
六、又公訴意旨認被告係不詳時間持有本案槍彈,然被告前因
加重強盜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以92年度上訴字第2950號判決判處
有期徒刑4年確定
剝奪行動自由罪,經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以91年度上訴字第1
060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7月,上訴後,經最高法院以94年度台上字
第6061號上訴駁回確定,前述至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
院以95年度聲字第181號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4年10月,併科罰金3萬
元,後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以96年度聲減字第5302號減刑為應執
行有期徒刑4年4月,併科罰金1萬5,000元確定,於96年11月17日出監
,並於97年9月24日假釋期滿未經撤銷,視為執行完畢等情,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佐
惟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認定被告開始持有本案槍彈之最初行為
在97年9月24日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亦即,無證據認定被告構成
累犯,故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即其持有本案槍彈之始,應可
特定於97年9月24日保護管束期滿(即執行完畢日)後滿5年之某日
,即102年9月23日後之某日,上開公訴意旨應予補充,併此敘明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非法
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及同條例第12條第4項之非法持
有子彈罪
(二)被告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改造手槍及子彈,其持有之繼續
,為行為之繼續,亦即一經持有改造手槍及子彈,罪已成立,但
其完結須繼續至持有行為終了時為止,故其持有改造手槍、子彈
之行為,應僅各論以實質上一罪
又非法持有槍砲彈藥刀械等違禁物,所侵害者為社會法益,如所
持有客體之種類相同(如同為手槍,或同為子彈者),縱令同種
類之客體有數個(如數支手槍、數顆子彈),仍為單純一罪,不
發生想像競合犯之問題
若同時持有二不相同種類之客體(如同時持有手槍及子彈),則
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
從而,被告以一持有本案槍枝及子彈行為,同時觸犯前開二罪名
,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
枝罪論處
二、科刑部分: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有相同之持
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罪之前科紀錄,如前所述,又具
殺傷力之槍枝、子彈均屬具有高度危險性之管制物品,被告竟非
法持有具殺傷力之槍枝1支、子彈6顆,且自陳已持有多年,實已對
於社會之秩序及安寧造成相當程度之潛在危險,又犯後否認犯行
,推稱槍管有破洞,且對槍枝有殺傷力毫不知情,應無悔意,惟
無證據證明被告持本案槍彈犯案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就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
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是新法認沒收為刑法所定刑罰及保安處分
以外之法律效果,具有獨立性,應一律適用裁判時法即新法之規
定,無庸為新舊法比較,合先敘明
而擊發後所遺留之彈殼、彈頭亦非被告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因
此均無庸宣告沒收(司法院廳刑一字第1387號函、最高法院87年
度台上字第178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查扣案之改造手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及扣案現存之子
彈4顆,經鑑定後認均具有殺傷力,業如前述,即屬違禁物,不
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8條第4項、第12條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55條、第42條
第3項前段、第38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廳刑一字第1387號函、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178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名詞
補強證據 1 , 自白 1 , 假釋 1 , 想像競合 3 , 供述證據 2 , 傳聞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2,159-52,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