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110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原判決撤銷
乙○○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另案被告O廷晉經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起訴,經臺灣臺南地
方法院判決無罪,經檢察官提起上訴遭駁回而確定,固有O翊秦、
O廷晉、O皇事等人之不起訴處分書或法院判決可按
(一)原審判決未予詳察,遽就被告被訴幫助詐欺取財部分為無罪之
判決,尚有未洽,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為有理由
,本院自應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以期適法
本案經檢察官林慧美提起公訴,檢察官蔡佳蒨提起上訴,檢察官
葉耿旭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乙○○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
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一、乙○○能預見提供個人金融機構帳戶存摺、提款卡、密碼予
不認識之人,可能幫助犯罪集團作為不法收取他人款項之用,竟
仍基於縱有人以其帳戶實施詐欺取財,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
幫助故意,於民國106年3月23日12時許,在臺南市○○區○○路000號
O家便利商店(臺南永康大華門市),委託新竹物流,將其所有
之臺灣銀行○○分行帳戶(帳號000-000000000000號,下稱系爭帳戶)
之存摺影本、提款卡等物(密碼另行以電話告知),寄送予真實
姓名年籍不詳、自稱「O先生」之人(收件人姓名記載為「O孟宇
」),容任自稱「O先生」之人與其所屬之詐欺集團成員使用系爭
帳戶以遂行詐欺取財犯罪
壹、證據能力部分: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被告以
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
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
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
上先予排除
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
證據可作為證據,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
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
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
本案以下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為言詞或書面陳述之供
述證據,檢察官、被告乙○○於本院準備程序、審理時同意該等
證據具有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47-49、69頁),本院審酌該等證據
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認為適於作為本案認
定事實之依據,依上開規定及說明,該等供述證據應具有證據能
力
又詐欺集團成員於取得被告所有系爭帳戶之存摺影本、提款卡及
密碼後,即於106年4月6日,撥打電話予告訴人甲○○,佯稱為親友
向其借貸,致告訴人甲○○陷於錯誤,於同日依指示匯款13萬元
至被告所有系爭帳戶內,該款項隨即遭人提領一空等情,業據證
人即告訴人甲○○於警詢時陳明在案(見警卷第27-29頁),並有
臺灣銀行營業部106年5月16日營存密字第10650114131號函及檢送之被告
系爭帳戶交易明細表(見警卷第37、39頁)、內政部警政署反詐
騙諮詢專線紀錄表、桃園市政府警察局蘆竹分局南崁派出所受理
各類案件紀錄表、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受理詐騙帳戶通報
警示簡便格式表、甲○○匯款之臺灣中小企業銀行匯款O請書(見
警卷第75-81、88頁)等資料附表可稽,復為被告所不否認,堪認被
告將其所有系爭帳戶資料提供予自稱「O先生」之人後,即為詐
欺集團成員持以利用為向告訴人甲○○實施詐騙犯行之工具無訛
然被告並無法提出該自稱「O先生」之人相關聯絡方式或資料,以
供本院查證其真偽,則其所辯係為了辦理貸款,才依自稱「O先生
」之人指示將上開帳戶存摺影本、提款卡及密碼交予「O先生」
云云,是否屬實,已非無疑
而被告於本案行為時為年滿29歲之成年人,自陳O中畢業之教育程
度(見本院卷第78頁)、O經營工廠(見106年度偵緝字第1249號卷《
下稱偵緝卷》第42頁),應認其當時係具有一定之社會經驗及智
識程度之人,非年少無知或毫無使用存摺、提款卡之經驗者,應
可預見將系爭帳戶資料交付他人,他人即可支配使用其帳戶,不
僅可以領取帳戶內之金額,當然亦可行騙他人匯款進入系爭帳戶
,再行領取,極易被利用為與財產有關之犯罪工具
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復供稱:「O先生」打電話給我前幾天,我才跟
新光銀行永康分行聯絡要貸款的事情,銀行是說工廠沒有營業登
記,所以沒有辦法貸款,個人的話要薪資轉帳及勞健保,但我都
沒有,我有跟「O先生」說一般銀行都拒絕我,他就說他可幫我做
資料,就是美化帳戶,再幫我跟銀行貸款(見本院卷第51、52頁
),足見被告就向銀行貸款一事已有所諮詢或了解,並知悉依其
自身之狀況無法通過銀行核貸,則在「O先生」諉稱要以「美化帳
戶」之方式讓貸款可以順利通過時,當意識到該行為本身即具違
法性而更為謹慎注意,被告明知自身財力不足,依正常管道之債
信評估無從獲取銀行貸款,竟仍以交付上開資料,同意對方以「
美化帳戶」方式獲取貸款,此種情形除與一般貸款過程迥異,亦
可見係屬犯罪集團成員行騙模式等節,被告自難推諉不知
查,被告正值青壯,依其上述教育程度與社會工作經驗,難認其
事理判斷能力有何違常之處,對前開常識自難諉稱不知
則被告將系爭帳戶之存摺影本、提款卡及密碼交由他人使用,已
可預見此舉將幫助他人實行詐欺取財犯罪,其有容認系爭帳戶供
他人作為詐欺取財犯罪時使用之不確定故意,至臻明灼
(五)被告雖曾於106年4月18日16時55分撥打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諮詢
專線165報案,表示:因有資金需要於網路接觸民間信貸,稱其臺
灣銀行帳戶遭假藉貸款等名義詐騙存摺及提款卡,於106年3月24日
在O家超商寄出至嘉義市○區○○路00000號,收件人O孟宇,電話00
00000000,後已連絡不上,來電165報案等語,固有內政部警政署反詐
騙諮詢專線紀錄表1份存卷可查(見原審卷第61頁),然如前所述
,被告於將系爭帳戶之存摺影本、提款卡及密碼交予不相識之「
O先生」時,即具有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是其於事後向
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諮詢專線165報案,要無足以阻卻其前所具備
之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而執以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然,本件被告是否具有幫助詐欺之不確定故意,應就個案具體情
況判斷之
觀之另案被告O翊秦、O皇事之不起訴處分及另案被告O廷晉之一審
無罪判決,另案被告O翊秦之案件中,另案被告O翊秦曾提出其與對
方之電話紀錄以實其說
與本件被告僅稱以電話聯絡,除寄件收據外,查無其餘聯絡資料
,而寄件收據上所載收件人為O孟宇,與被告所稱聯絡之人為「O先
生」顯非同人之情形相異
再者,另案被告O廷晉無罪確定案件中,另案被告O廷晉仍能指出公
司為「忠訓國際公司」一事(見原審卷第289頁所附之本院108年度
金上訴字第199號刑事判決),與本件被告就貸款對象均稱不知有
異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
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
者而言(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將系爭帳戶之存摺影本、提款卡及密碼交予他人,容任他人
以之為詐欺取財工具,係基於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犯意,所為提
供帳戶之行為係屬刑法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且無任
何積極證據證明其有參與實施詐欺取財之犯罪構成要件行為,為
幫助犯,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
助詐欺取財罪
(二)被告基於幫助之意思,提供所有系爭帳戶存摺影本、提款卡及
密碼,對於正犯犯詐欺罪資以助力,乃基於幫助詐欺之犯意而參
與構成要件以外行為,屬幫助犯,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
按正犯詐欺取財既遂之刑減輕之
(一)原審判決未予詳察,遽就被告被訴幫助詐欺取財部分為無罪之
判決,尚有未洽,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為有理由
,本院自應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以期適法
(二)爰審酌被告可預見任意提供個人專屬性極高之金融帳戶資料予
他人,將間接助長詐欺集團詐騙他人財產犯罪,造成無辜民眾受
騙而受有金錢損失,並使執法人員難以追查該詐欺集團之真實身
分,竟仍提供系爭帳戶之存摺影本、提款卡及密碼予詐欺集團,
供作詐欺集團實施詐欺犯罪之工具,危害交易秩序與社會治安,
所為實值非難,惟斟酌被告並未實際參與詐欺取財犯行,暨其犯
罪動機、手段、所生危害、犯後態度,兼衡被告O中畢業之智識
程度,擔任作業員,月收入約2萬2千元,離婚、有2名未成年子女
之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並諭
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第
38條之1第1項、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案被告交付系爭帳戶資料予自稱「O先生」之人,被告所為僅
係幫助犯,卷內亦查無證據足認被告O自詐騙集團處獲取任何詐欺
犯罪所得,是依現存證據,尚無從認定被告有因本案犯行而有實
際犯罪所得,故本案尚無犯罪所得應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之問題,
附此敘明
(一)公訴意旨雖認被告上開交付帳戶之行為,另構成洗錢防制法第
2條第2款所定之洗錢行為,而應依同法第14條第1項規定論以洗錢
罪等語
(二)經O:1.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第14條等相關規定,係於105年
12月28日修正公布,並自106年6月28日起施行
而本件有關之犯罪行為,均至遲於106年4月6日即已完成,則檢察官
以此次修正之規定及立法理由,認定被告涉犯修正後洗錢防制法
第2條第2款、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已屬無據
2.再者,依據此次修正前有效之洗錢防制法第2條係規定:「本法
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掩飾或隱匿因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
物或財產上利益者
」而所謂「重大犯罪」,依據此次修正前有效之洗錢防制法第3條
規定,已列舉相關之罪名,其中第2項第1款規定「犯刑法第339條
之罪,其犯罪所得在新臺幣500萬元以上者,亦屬重大犯罪
」故依此規定,此次修正前有效之洗錢防制法所規定構成洗錢罪
前提之「重大犯罪」,在刑法第339條之罪部分,必須其犯罪所得
達到「新臺幣500萬元以上」者,始符要件
(三)綜上所述,被告之行為與此次修正前之洗錢防制法所規定之洗
錢罪構成要件尚有不符,復無從適用此次修正後之洗錢防制法第
2條第2款、第14條第1項之規定,自難遽以該罪相繩
是被告被訴此部分犯行,尚屬不能證明,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
檢察官認被告此部分犯行與上開經起訴論罪部分(幫助詐欺取財
罪)之犯行間,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
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
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供述證據 1 , 不確定故意 3 , 想像競合 1 , 幫助犯 6 , 傳聞證據 2 , 詰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4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3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