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 | 刑法第266條第1項,賭博罪 | 刑法第268條,賭博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四、綜上所述,本件依檢察官所舉證據所為訴訟上之證明,於通
常一般人仍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尚未達於可確信其真實之程度,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普
通賭博犯行,則要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
檢察官提起上訴,雖以最高法院108年度台非字第148號判決意旨,
認被告利用電腦設備透過網際網路進入簽賭網站簽賭之方式,等
同於傳統之電話、傳真等通訊工具與六合彩組頭確認簽注號碼,
結果仍與其親自前往組頭營業處下注簽賭或傳真、撥打電話簽注
賭博之情形無異
是檢察官提起上訴,既未再提出任何證據,僅對於原審證據取捨
持相異之評價,尚難認已盡舉證之責,其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
回
本案經檢察官邱呂凱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檢察官傅克強提起上訴
,檢察官謝名冠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嗣警方於106年10月5日,查獲另案被告O政啟賭博案件,由O政啟所有
之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發現行動電話內有被告甲OO與O政啟
使用「LINE」通訊軟體聯絡內容,而查悉上情,因認被告涉犯刑法
第266條第1項前段在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
2項亦有明文
是以縱然被告自白犯行,仍應依其行為是否符合法律規範之主、
客觀構成要件,認定其犯罪事實之有無
三、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認被告涉犯賭博罪嫌,無非係以被告
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自白、另案被告O政啟於警詢之證述、被告與O政
啟透過「LINE」通訊軟體聯絡內容之翻拍照片30紙等,為其主要論
據
(一)刑法第1條規定:「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
者為限
刑法第266條第1項規定:「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
物者,處1千元以下罰金
同法第268條規定:「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處
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3千元以下罰金
或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於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
職業賭博場所,賭博財物者,處新臺幣9千元以下罰鍰
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是以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
場所賭博財物為其成立要件,和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所定之賭
博行為、刑法第268條之圖利賭博罪或聚眾賭博罪,俱不以在公共
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為要件,迥不相同
依上開規定,在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並
不構成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博罪
惟如前所述,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是以「在公共場所
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作為要件
是網際網路通訊賭博行為,究應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
罪,或應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處罰,則以個案事實之認定是
否符合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之要件
而定
(四)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舉例而言,於電腦網路賭博
而個人經由私下設定特定之密碼帳號,與電腦連線上線至該網站
,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
下聯繫,其他公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事,對於其他人而言,形
同一個封閉、隱密之空間,在正常情況下,以此種方式交換之訊
息具有隱私性,故利用上開方式向他人下注,因該簽注內容或活
動並非他人可得知悉,尚不具公開性,即難認係在「公共場所」
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不能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
博罪
換言之,對於賭博網站經營者而言,固然可構成刑法268條圖利賭
博罪或聚眾賭博罪,然而對於造訪網站的個別賭客而言,則難以
構成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普通賭博罪
對此因科技精進之新興賭博行為,無法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普通賭
博罪處罰個別賭客,倘若撥撩起社會公眾難以忍受的情緒,而認
有依刑法處罰之必要,則應循立法途徑修法明定,法院不應超越
文義解釋的極限,擴張處罰範圍,以符罪刑法定原則
(五)因此,在肯認「賭博場所」包含網際網路虛擬空間的前提下,
本案是否構成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普通賭博罪,仍要進
揆諸上揭判決意旨,被告賭博之地點,核與「公共場所」或「公
眾得出入之場所」之要件未盡相符,自難遽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
賭博罪相繩
(六)基上說明,即便賭博場所包含網際網路等虛擬空間,然而被告
是以網路私密通訊之方式簽注,顯然不是在「公共場所」或「公
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而不符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
罪之構成要件,且依檢察官所舉證據,亦不足以證明被告在「公
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揆諸首揭法條規定,自
難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之賭博罪
原審以不能證明被告有檢察官所指之犯行,而依刑事訴訟法第301
條第1項規定,諭知被告無罪之諭知,其認事用法,並無不合,應
予維持
檢察官提起上訴,雖以最高法院108年度台非字第148號判決意旨,
認被告利用電腦設備透過網際網路進入簽賭網站簽賭之方式,等
同於傳統之電話、傳真等通訊工具與六合彩組頭確認簽注號碼,
結果仍與其親自前往組頭營業處下注簽賭或傳真、撥打電話簽注
賭博之情形無異
而簽賭內容不具公開性的大家樂及六合彩簽賭行為會被認定涉犯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普通賭博罪,原因在於賭客係向組頭親自接
單或設置電話、傳真機的簽賭站簽賭,因簽賭站該當於「公共場
所或公眾得出入場所之要件」,而非簽賭內容具有公開性,故本
件原審判決容有適用賭博經驗法則不當之違背法令等語
是檢察官提起上訴,既未再提出任何證據,僅對於原審證據取捨
持相異之評價,尚難認已盡舉證之責,其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
回
五、被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之理由不到庭,爰不待其陳述逕行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1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非字第148號判決意旨
名詞
自白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71條,371,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266條第1項,266,賭博罪   8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266,賭博罪   6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84,分則,妨害善良風俗   3

刑法,第268條,268,賭博罪   3

刑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71條,371,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