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159條第1項,妨害秩序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扣案之和解書正本及影本各壹份均沒收之
乙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萬伍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五、被告提起上訴,雖以其坦承所有犯行、也與告訴人和解,原
審適用累犯規定加重其刑有所不當、原審之量刑違反比例、平等
原則,且被告配偶懷孕、必須照顧家人,本件有情輕法重情形等
語,請求本院從輕量刑並給予易科罰金之機會,辯護人另請求依
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等語
是以,被告執上開情詞所提起之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
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本案以下由檢察官所提出而採為判決基礎之證據,其性質屬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而屬傳聞證據者,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
稱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均同意作為本案證
據使用(見本院卷第61頁、第152頁),本院審酌上開傳聞證據作成時
之情況,核無違法取證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為證明犯罪事
實所必要,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得逕依同法第159條之5
規定作為證據
本判決以下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傳
聞法則之適用,經本院於審判時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與本案
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且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法取得之
物,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二、訊據被告對於其有於上開時、地,對告訴人O沁宏為上開恐嚇
取財之犯行部分,於檢察官偵訊、原審羈押訊問、原審準備程序
及本院審判時均坦承不諱(見偵卷(一)第290頁、聲羈卷第10頁背面
、原審卷第72、151頁、本院卷第60、158頁),核與證人即告訴人O沁
宏於警詢及偵查中指證被害之情節相符,並經證人即同案被告乙
OO於偵查中具結證述明確,復有被告提出之O柏溢臉書通訊內容及
帳號翻拍照片4張、自願性受搜索同意書、臺中市政府刑事警察大
隊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贓物認領保管單、和解書、
告訴人與被告間「LINE」對話訊息翻拍照片9張、107年10月16日蒐證
畫面翻拍照片14張、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辦案公務電話紀錄表、
告訴人於臉書社團「鷹架聯盟」張貼訊息列印資料等件在卷可稽
,復有上開和解書正本、影本扣案可佐,足認被告上開任意性自
白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
被告與同案被告乙OO、O智哲、O柏溢間,就本件犯行有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被告雖有2次向告訴人恐嚇取財之行為,然其犯罪時間相近,且均
係為實現同一犯罪目的而侵害同一法益,各次行為之獨立性極為
薄弱,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
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屬接續犯,僅包括論以一罪
又查被告前於99年間,因詐欺等案件,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99年
度易字第2816號判處應執行有期徒刑9月(共12罪)、臺灣高等法院以
103年度上訴字第2740號判處有期徒刑4月(1罪),再經臺灣高等法院
以104年度聲字第1573號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1月確定,於104年8月
19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
稽,其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
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至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雖謂「有關累犯加重本刑部分,不生違
反憲法一行為不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須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
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
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
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
原則
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
依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然本院斟酌被告之品
行及其他刑法第57條所列事項裁量之結果,認為被告前案所犯詐欺
等罪共有13件,於易科罰金執行完畢後甫滿3年,為獲取不法利益
,又犯同屬財產犯罪類型之恐嚇取財罪,顯見其有對刑罰反應力
薄弱之情形,則本院依累犯之規定加重其刑,即無超過其所應負
擔罪責之情形,附此說明
四、原審經審判結果,以被告上開犯罪事證明確,適用刑法第28條
、第346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
前段等規定,審酌被告明知其並未因告訴人之留言而遭客戶解約
受到財產上之損失,竟夥同乙OO、O智哲、O柏溢等人,以被告因此
遭解約而受到80萬元之損害為由,以上述方式強令告訴人簽署和
解書並交付現金5萬元,事後復以傳送告訴人母親所經營麵店照片
之方式,欲迫使告訴人支付剩餘之11萬元,不僅造成告訴人精神
上受有相當程度之痛苦,且受有財物之損失,所為應予非難,被
告在本案犯行當中之分工及扮演之角色
告訴人於原審雖出具刑事陳報狀表示願意原諒被告不再追究等詞
(見原審卷第121頁),但於原審審判時又表示當初是因為被告之母為
其求情,才會同意與被告和解,被告於原審審判期間所述O在鬼
扯,被告O在騙人,請求從重量刑等語(見原審卷第211頁),被告於
原審自陳之智識程度及生活狀況(見原審卷第209頁),及其品行、動
機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8月之刑
並就沒收部分,認扣案之和解書正本、影本各1張(另1張影本係告
訴人所有,不在諭知沒收之列),為被告犯本案恐嚇取財犯行所得
之物,且依同案被告O智哲所述,上述和解書為被告所持有(見偵
卷(一)第183頁),堪認為被告所有,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沒
收
五、被告提起上訴,雖以其坦承所有犯行、也與告訴人和解,原
審適用累犯規定加重其刑有所不當、原審之量刑違反比例、平等
原則,且被告配偶懷孕、必須照顧家人,本件有情輕法重情形等
語,請求本院從輕量刑並給予易科罰金之機會,辯護人另請求依
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等語
然原審依累犯之規定對被告加重其刑,並無不合,已如上述,且
刑法第59條立法說明指出:該條所謂「犯罪之情狀可憫恕」,本係
指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事項以及其他一切與犯罪有關之情狀
之結果,認其犯罪足堪憫恕者而言
被告所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法定刑為「6月以上5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經依累犯之規定加重其
刑後,最低得量處有期徒刑7月,被告犯罪所得之金額固然不高,
惟其為圖獲取非法所得,以前述方式對告訴人恐嚇取財,犯罪情
節非輕,衡諸社會一般人客觀標準,實難認其所為本案犯行客觀
上已有情輕法重而引起一般同情之情事,自無刑法第59條規定適
用之餘地
況原審對被告量處有期徒刑8月,已屬低度刑,而被告經本院移付
調解,仍無法與告訴人成立調解(見本院卷第145頁調解事件報告書
),告訴人於本院審判時復表示請從重量刑等語(見本院卷第161頁
),堪認原審並無被告所指量刑違反比例、平等原則之情形
是以,被告執上開情詞所提起之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1 , 共同正犯 1 , 接續犯 1 ,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59條第1項,159,妨害秩序罪   1

刑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