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A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如其附表一所示部分暨執行刑,均撤銷
甲OO被訴參與犯罪組織部分,免訴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附表一,二,三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二,三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拾月,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處所強制工作參年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乙OO犯附表三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三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處所強制工作參年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參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陸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玖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玖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玖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判決節錄
被告遂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犯意及與O承益及其他真實姓名年籍不
詳之詐欺集團成員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加重詐欺取財
、以不正方法取得他人O金融機構申請開立帳戶等犯意聯絡,先由
該詐欺集團成員以不正方法要求人頭帳戶持有人,將該人頭帳戶
金融卡寄送至臺中市各地之統一超商,再由O承益開車載被告前
往統一超商,由O承益或被告前往領取裝有人頭帳戶金融卡之包裏
,並由該詐欺集團成員詐騙楊勝凱等被害人,致使被害人等人陷
於錯誤,而匯款至人頭帳戶內,再由被告持人頭帳戶金融卡提款
,俟被告提款完畢後,再以通訊軟體微信與O承益聯絡,並至指定
地點將所提領之款項交付予O承益,因認被告此部分涉犯修正前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等語(被告
另犯6次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犯行
部分,業經原審判決確定
)
二、按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302條第1款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款規定,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為免
訴之判決,係以同一案件,已經法院為實體上之確定判決,該被
告應否受刑事制裁,既因前次判決而確定,不能更為其他有罪或
無罪之實體上裁判,此項原則,關於實質上一罪或裁判上一罪(如
連續犯、牽連犯、想像競合犯),其一部事實已經判決確定者,
對於構成
一罪之其他部分,亦均應適用,此種事實係因審判不可分之關係
在審理事實之法院,就全部犯罪事實,依刑事訴訟法第267條規定
,本應予以審判,故其確定判決之既判力自應及於全部之犯罪事
實
三、再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藉由防制組織型態之犯罪活動為手
段,以達成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之目的,乃於該條例第
3條第1項前段與後段,分別對於「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及「
參與」犯罪組織者,依其情節不同而為處遇,行為人雖有其中一
行為(如參與),不問其有否實行各該手段(如詐欺)之罪,均成立
本罪
又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避
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一行為者,應予分論併罰
因而,行為人以一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詐欺犯罪組織
,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時觸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罪及加重詐
欺取財罪,雖其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時、
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
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
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數罪併罰,反
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
被告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
重詐欺數人財物,因僅為一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行為,侵害一
社會法益,應僅就首次加重詐欺犯行,論以發起、主持、操縱、
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
查被告加入O承益所屬之詐欺集團,擔任取款之車手工作,而與其
他詐欺集團成員對被害人實施詐術而為詐欺取財之犯行,被告既
未經自首或有其他積極事實,足以證明其確已脫離或解散該組織
,被告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行為仍繼續存在,即為行為之繼
續,至行為終了時,仍論以一罪,而僅與其首次之加重詐欺犯行
論以想像競合犯
四、查被告自106年8月起間加入O承益所屬具有持續性、O利性、結
構性犯罪組織之詐欺集團後,依現有卷證所示,被告加入詐欺集
團後所犯之首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係於106年8月27日上午11時許,
撥打電話對另案被害人O美臻借款而犯之詐欺取財罪(被害人O美臻
雖於106年8月29日始行匯款,然因其著手之時點在前,自仍屬於被
告之首次犯行),且被告此部分犯行業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107
年度訴字第1829、2562、2767號判處有期徒刑1年4月,再經本院以108年
度上訴字第348、349、350號判決上訴駁回,且已於108年8月9日確定
在案,有上開刑事判決書及被告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各1份(見原審卷一第113至128頁、本院卷第103至134頁、第170頁)在卷
可稽
則依上說明,檢察官所起訴被告涉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
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部分,既與前開已起訴並經判決有罪確
定之首次加重詐欺取財罪部分,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
係,被告於本案被訴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部分,應為前案該部分
加重詐欺取財罪確定判決之既判力所及,本院自不能更為其他實
體上判決,而應為免訴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
段、第302條第1款,判決如主文
名詞
分論併罰 1 , 評價為一罪 1 , 想像競合 7 , 連續犯 1 , 牽連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267,第一審,公訴,起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