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緩刑伍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後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貳拾萬
扣案之茶葉貳包,均沒收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扣案之茶葉貳包,均沒收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理由一、證據能力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稱被告)及辯護
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對於本案以下所引用具傳聞性質之證據資料
,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卷第113-114頁),另本案所引用之
非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均未表示無證據能力,本
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及取得之程序均無違法之處,依法均可作為
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
被告上訴稱其縱於進門時隨口說「拜託一下」,僅為候選人口頭
襌、反射動作或寒暄熱絡氣氛,坐下泡茶閒聊後未再提及選舉之
事,亦未以此為代價云云,與事實不符,屬卸責之詞
被告上訴猶執前詞否認犯罪,雖不可採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甲OO為彰化縣○○鄉第20屆鄉民代表,於民國107年8月31日登記
參選彰化縣○○鄉第21屆第1選舉區鄉民代表(下稱系爭鄉民代表
選舉),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2條規定之地方公職人員候選人
,明知不得對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為求順利當選,基於對有
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犯意,於同年
9月9日至11日之間某日晚上,至有投票權之O浚騰位在彰化縣○○
鄉○○街00號住處客廳,向當時正與O森田泡茶之O浚騰拜託,請O
浚騰於系爭鄉民代表選舉支持其本人,其後並表示要拿茶葉予O浚
騰,O浚騰知悉甲OO此舉意在尋求其就系爭鄉民代表選舉為
理由一、證據能力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稱被告)及辯護
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對於本案以下所引用具傳聞性質之證據資料
,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卷第113-114頁),另本案所引用之
非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均未表示無證據能力,本
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及取得之程序均無違法之處,依法均可作為
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
一下,聊沒多久,被告就說要拿2包茶葉進來泡看看,我說不要,
被告還是繼續往外走,拿了茶葉進來放在桌上,之後應該還有再
喝茶或寒暄一兩句等語(原審卷(一)第153-157頁、169-171頁),核與
證人即當時在場之O森田偵查中證稱:當時被告來就拜託一下他要
選代表的事,被告跟O浚騰拜託,被告知道我支持別人他沒有在理
會我,之後坐一下我就走了,甲OO在那邊我也不想多待,我就跑
到隔壁去等語(偵卷第47頁,O森田於原審雖稱其於偵查中未為上
開表示,惟經原審當庭勘驗其偵訊筆錄光碟,確認O森田確有為上
開證述,詳原審卷(二)第12頁)相符,足認本案被告於取出茶葉
交付前數分鐘,甫向O浚騰拜託選舉之事,則被告辯稱其當日完全
未提及選舉之事,顯與事實不符
又被告雖執卷附之彰化縣選舉委員會公告,主張該會係於107年11月
18日公告被告為正式候選人,則被告是否投入選舉,於同年9月間
並非公告周知之事,O浚騰於被告送茶葉之際,既不能確認是否
與選舉有關,何來收受賄賂之情等語,惟O浚騰於偵查中已明確表
示其知悉被告要選該屆代表,當日被告並有尋求支持,業如前述
,自無所謂O浚騰於被告送茶葉時,不能確認是否與選舉有關之情
況存在,被告此部分所辯,與上開卷證不符,同無可採
被告與O浚騰既無特殊交情,平日素無往來,O浚騰證稱被告之前亦
未曾找O浚騰泡茶(原審卷(一)第178頁),然被告卻於登記參選後
,突然登門造訪,當天雙方前後短暫交談之話題不脫選舉,被告
並於拜託選舉之事後,旋表示欲贈與茶葉,數量且達2包共半斤
,於O浚騰表示拒絕後,仍堅持留下茶葉隨即離去,所為已與一般
朋友間交誼分享之情狀不同,被告辯稱其非為選舉而致贈茶葉,
顯與O情不符,自無可採
且O森田當時係擔任村長,並競選村長一職,與被告係競選代表,
並無直接之利害衝突,此由O森田於原審作證之時,對於被告於案
發當日是否有談及舉選之事,猶堅持迴護被告,且稱其並未作如
偵查所示之證述,可知被告與O森田間過去縱曾有競爭之關係,
但於案發當時尚非處於敵對關係,自無從僅以O森田於被告向O浚騰
請求支持系爭鄉民代表選舉之事時在場,即推認被告本案無行求
賄賂之意
至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檢察官雖認O浚騰涉犯刑法第143條第1項之投
票收賄罪,而以同署107年年度選偵字第57號對O浚騰為緩起訴處分
(四)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賄選罪,對有投票權人交付
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錢之多寡為絕對標準,而應綜合社
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之認知及其他客觀情事而為判斷(最高法
院92年台上字第893號判決要旨參照)
且為維護選舉之公平性,端正不法賄選之風氣,對於以不正手段
訴諸金錢、財物之賄選行為固應依法嚴以杜絕,然行為是否該當
賄選之要件,亦應在不悖離國民之法律感情與認知下,就社會一
般生活經驗予以評價,該罪之立法本旨始能彰顯而為大眾所接受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232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惟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投票行賄罪,以對於有投票
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
票權或為
交付賄選階段,除行賄者有實施交付賄賂行為外,因對收受賄賂
者,刑法第143條有投票受賄罪之處罰規定,二者乃必要共犯中之
對向犯,以2個以上之行為者,彼此相互對立之意思經合致而成立
犯罪,雖不以收受者確已承諾,或進而為一定投票權之行使為必
要,仍須於行賄人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時,受交付之相對人
對其交付之目的已然認識而予收受,其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
之犯行始克成立,行賄者方得論以交付賄賂罪(最高法院94年度
台上字第3819號判決、99年度台上字第7859號判決參照)
可知於被告贈送茶葉之時,O浚騰確已當場表示拒絕之意,然被告
放下茶葉離去,O浚騰縱因基於人情,不好當場嚴詞拒絕,惟依O
浚騰及O森田上開所證,O浚騰雖有收下茶葉,但並未許以投票權支
持被告,其間尚難認已具有默示受賄之意,收賄意思表示是否合
致,尚屬有疑,依罪疑有利於被告之原則,本案自僅能認定被告
行為止於行求賄賂之階段,併予敘明
(七)綜上所述,本案事證已明,被告所辯無非卸責之詞,無可憑採
,其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一)投票行賄罪之處罰分別規定於刑法第144條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99條第1項,而本案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2條規定之地方
公職人員選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自屬刑法第144條
之特別法,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規定,應優先適用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對於有投
票權之人,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罪
(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其所
謂「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狀
,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
情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
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
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等),
以為判斷(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係法定最輕本刑為有期徒刑3年
以上之罪,甚為嚴厲,若不分選舉規模、重要性和賄選手段、賄
賂之價值,均處有期徒刑3年以上,未免失衡,斟酌上揭諸情,本
院爰認縱對被告量處此罪之最低刑度,亦難謂無法重情輕之憾,
衡情不無可憫,乃就被告前揭犯行,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減輕其
刑
(一)公訴意旨雖另以:被告基於對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
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犯意,知悉O志龍為彰化縣○○鄉陝西村選
民,且O志龍亦知被告為彰化縣○○鄉現任鄉民代表,被告於107年
9月6日19時至20時許,前往彰化縣○○鄉番花路318號對面即O志龍所
經營之檳榔攤佯裝拜訪,惟其知悉O志龍及O志龍友人O義呈將要在
該處打麻將,即將4兩重之杉林溪茶葉1包(價值約300元)置放在
檳榔攤內之桌上,O志龍雖無意收受,甲OO仍對O志龍稱:這包給你
泡等語後,隨即離去,因認被告此部分亦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99條第1項交付賄賂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要旨
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有此部分投票行賄犯嫌,無非係以證人O志龍
、O義程之證述,以及扣案之茶葉1包為其主要之論據
可知被告當天前去O志龍檳榔攤時,並未提及選舉之事,亦無拜託
O志龍支持其本人,是難認以O志龍、O義程之證述,遽認被告有以
交付該包茶葉作為希求O志龍投票支持之意圖或目的
(四)基上所述,檢察官此部分所舉證據,不足使本院就此部分對被
告形成有罪之確信,揆諸前揭說明,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
因檢察官認此部分如成立犯罪,與上開有罪部分有單純一罪關係
,是就此部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惟O:1.本案被告行為應僅成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罪,
業如前述,原審判決未詳予O稽,認O浚騰已有默示受賄之意思,被
告係構成交付賄賂罪,有欠允當
2.本案被告應有刑法第59條法重情輕之情,業如前述,原審認被告
不符上開規定而未予酌減,亦有未洽
(二)爰審酌透過選舉制度,經由選民評斷候選人之才學、操守、政
見而選賢與能,乃現代民主政治最重要之表徵,且攸關國家政治
之良窳及人民福祉甚鉅,賄選為敗壞選風之主要根源,不僅扭曲
實行民主政治之真意,亦影響選舉公正及社會風氣,被告行求賄
賂之犯行甚不可取,惟念其本案經認定行求賄賂之對象僅1人,
所交付之賄賂為4兩茶葉兩包,價值非鉅,於偵、審期間,均僅坦
承客觀行為之犯後態度,行賄之手段尚屬平和之情節,暨其自陳
係高職畢業學歷,擔任鄉民代表,已婚,有2小孩均已成年之智識
能力、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1年10月
又被告所犯前開罪行,既經宣告有期徒刑之刑,爰依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規定,為褫奪公權3年之宣告
(三)被告前雖曾因故意犯賭博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惟其執
行完畢後,5年以內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稽
被告身為鄉民代表,為求連任以茶葉行求賄賂選民,所為實屬不
該,然本院審酌被告年逾60歲,本案成立賄選之對象僅1人及賄賂
價額並非至鉅,所生實害輕微,其經偵審程序與論罪科刑之教訓
後,當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因認本案以暫不執行為適當,
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第2項第4款之規定,併諭知被告緩刑
5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後6個月內,向公庫支付20萬元,以督促其
尊重法治觀念,且能回饋社會以修復其犯行對法秩序之破壞,以
啟自新
六、沒收部分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配合刑法關於沒收
之規定,於107年5月9日修正公布,並自107年5月11日生效施行
參諸刑法第11條揭示「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本案沒收部分自
應優先適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之規定,未規定之部
分,則回歸適用刑法規定
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
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此項沒收為刑法第38條第2項沒收之特別規定,採絕對義務沒收
主義
但如其賄賂已交付予有投票權之人收受,因收受者係犯刑法第143
條第1項之投票受賄罪,其所收受之賄賂應依同法條第2項規定沒收
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但若對向共犯所犯投票受賄罪嫌,業經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253
條規定為不起訴處分,或依同法第253條之1為緩起訴處分確定者,
則收受賄賂之對向共犯既毋庸經法院審判,其所收受之賄賂即無
從由法院依上揭刑法之規定宣告沒收、追徵
至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雖規定:檢察官依第253條或第253條之1為不
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者,對刑法第38條第2項、第3項之物及第38條
之1第1項、第2項之犯罪所得,得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
然該法條用語既曰「得」,而非「應」,則檢察官是否依該條規
定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仍有裁量權,若檢察官未依上述規定
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法院自仍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
第3項之規定,將犯投票行賄罪者所交付之賄賂,於投票行賄罪
之本案予以宣告沒收(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105年度台
上字第339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O浚騰所涉收受賄賂行為,經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第
1項規定為緩起訴處分確定,且檢察官就其所收受之賄賂並未依
規定聲請法院宣告沒收,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該緩
起訴處分書在卷可稽(原審卷(一)第119頁至第121頁反面),依前揭
說明,被告所交付之賄賂即扣案之茶葉2包,仍應依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99條第3項規定,併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893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232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819號判決、99年度台上字第7859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105年度台上字第339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253,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259-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253,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第1項,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8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5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144條,144,妨害投票罪   2

刑法,第143條第1項,143,妨害投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2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253,第一審,公訴,偵查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2條,2,總則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143條第2項,143,妨害投票罪   1

刑法,第143條,143,妨害投票罪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59條之1,259-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第1項,253-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