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醫師法第28條前段,懲處 | 刑法第22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5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丙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乙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16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丁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戊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己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庚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辛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壬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葵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10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11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12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13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14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15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20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1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2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3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烏斯曼O理克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
25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17OO,18OO,19OO,26OO無罪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壹年拾月
丙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壹年捌月
乙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壹年伍月
16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壹年
丁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玖月
戊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柒月
己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捌月
庚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柒月
辛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捌月
壬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柒月
葵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柒月
10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柒月
11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柒月
12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拾月
13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玖月
14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玖月
15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拾月
20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1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2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3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烏斯曼O理克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
,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
25OO共同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O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偵查中對被告以外之人所為之偵查筆錄,或被告以外之人O檢察官
所提之書面陳述,性質上均屬傳聞證據,惟現階段刑事訴訟法規
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依法其有訊問被告、證
人及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具結,而實務運作時,檢察
官偵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
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度極高,是以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
中所為之證述,除反對該項供述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
「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之理由,且於審判中已主張詰問該被告以
外之人,而未獲詰問的機會外,不宜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
不具證據能力
(8)被告甲OO、乙OO、丙OO、15OO、10OO、壬OO、葵OO、21OO、20OO、22OO、
25OO、23OO、烏斯曼O理克及其等辯護人固爭執本案證人O美芳等人,
於偵查中所為之證述無證據能力,然前開證人於偵訊中之證述,
均業經具結,且前開被告及其等辯護人並未提及有何顯不可信之
情況,復已於本院審理中經交互詰問、並經被告甲OO等人及其等
等辯護人對之質詰問,自均有證據能力
至證人O振賢、O佳怡、O秀姿於偵查中經具結之證述,則經被告乙
OO、22OO、25OO及其等辯護人爭執未經對質詰問,惟檢察官及被告均
未就此部分聲請詰問,難認業經合法調查,是此部分證據,尚難
作為判斷之依據(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2083號、107年度臺上字
第1216號、107年度臺上字第765號判決要旨參照),附此敘明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
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
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若陳述係在特別可信之情況下所為,則虛偽陳述之危險性即不高
,雖係審判外陳述,或未經被告反對詰問,仍得承認其有證據能
力(最高法院101年度臺上字第2628號判決意旨參照
)
所謂「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係指其先前所為之陳述
,足為起訴犯罪事實存在與否之證明,且捨此陳述,無從再自同
一陳述者取得相同之陳述內容,亦無其他證據可資替代者而言(最
高法院98年度臺上字第7385號判決意旨參照
)
經查,被告甲OO、乙OO、丙OO、20OO、21OO、13OO、14OO、12OO、壬OO、葵
OO、10OO、15OO、22OO、25OO、24OO等人及其等之辯護人固均爭執證人O
家寧、O雅喻、O享珊、O榛檥於警詢時之證述無證據能力(本院卷四
第250至254頁反面),惟證人O家寧、O雅喻、O享珊、O榛檥分別於警
詢時就被告12OO、15OO、13OO、14OO等醫療記錄輔助者是否為醫療行為
,與本院審理時所述有不盡相符之情形(詳如後述),本院審酌其
等於警詢中所述,距案發之時較近,記憶較清晰,可立即反應所
知,不致因時隔日久而遺忘案情,且較少權衡利害得失或受他人
干預,又其等於警詢時均係甫遭O獲,且於前開被告甲OO等人未在
場之情況下,均未直接面對前開被告甲OO等人,心理壓力較小,較
能據實陳述,對於事件始末之陳述亦較為完整,陳述內容並無何
誇大之情形,復非警員之誘導詢問所致,其程序之合法性及任意
性,均已確保,且警詢筆錄就犯罪之構成要件及態樣記載均屬完
整,證人O家寧、O雅喻、O享珊、O榛檥並均於接受詢問後,經核
對筆錄無訛方於簽名於其上,足認證人O家寧、O雅喻、O享珊、O榛
檥於警詢中所為之陳述客觀上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對被告
甲OO等人是否違反醫師法第28條犯罪之存否具有必要性,依前開說
明,證人O家寧、O雅喻、O享珊、O榛檥於警詢中之陳述,有足以
取代審判中交互詰問之可信性保證,況乎並無證據證明警員有何
不法取證情形,本院斟酌上情,並考量渠等均在本院審理時已到
庭證述,以釐清審判外陳述之疑義,並經被告甲OO、乙OO、丙OO、
20OO、21OO、13OO、14OO、12OO、壬OO、葵OO、10OO、15OO、22OO、25OO、24OO等
人及其等辯護人依法對渠等為交互詰問(本院卷五第79至99頁、第
113反面至第120頁反面、第242頁反面至第251頁反面、第231至241頁),
既已賦予前開被告反對詰問權,並踐行合法調查程序,認證人O
家寧、O雅喻、O享珊、O榛檥於警詢時之陳述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具
有相當之關聯性,以之為本案證據尚無不當,自均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2款定有明文,考其立法理由係從事業務之
人在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製作之O錄文書、證明文書,因係
於通常業務過程不間斷、有規律而準確之記載,通常有會計人員
或記帳人員等校對其正確性,大部分O錄係完成於業務終了前後,
無預見日後可能會被提供作為證據之偽造動機,其虛偽之可能性
小,何況如讓製作者以口頭方式於法庭上再重現過去之事實或數
據亦有困難,因此其亦具有一定O度之不可代替性,除非該等O錄
文書或證明文書有顯然不可信之情況,否則有承認其為證據之必
要
是以,該等文書若為從事業務之人,於通常業務過程不間斷、有
規律而準確之記載,且係完成於業務終了前後,無預見日後可能
會被提供作為證據之偽造動機,其虛偽之可能性小,除非該等O錄
文書或證明文書有顯然不可信之情況,否則有承認其為證據之必
要(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3407號判決要旨參照)
四、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
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詰問或未聲明異議,
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
論原則,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例外擁有證據能力
經查,檢察官、被告甲OO等人及其等辯護人對本院下述所引用之證
據均表示沒有意見(本院卷十四第286至393頁),且迄至言詞辯論
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取得過程並無瑕疵,
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復具有相當之關聯性,以之為本案證據尚無不
當,認為得為本案之證據,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
均有證據能力
五、又傳聞法則乃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而為之規範,本案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第1項規定傳聞法則之適用,經本院於審理時依法踐行調查
證據程序,檢察官、被告甲OO等人及其等辯護人均不爭執各該證
據之證據能力,且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亦查無依
法應排除其證據能力之情形,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2.醫療O錄輔助者為行政院O生署(改制為衛福部)肯認之編制,醫
療O錄輔助者依照醫師法28條但書之規定可以在醫師指導下執行醫
療行為
本案被告12OO、13OO、15OO、證人O孟孚於院內新進人員檢核表上固以
「醫師」名稱稱之,另醫療O錄輔助者雖亦與醫師同列入扣案之值
班醫師值班表上,惟醫界早期對於具有醫學士學歷尚未成為主治
醫師之醫療工作者,皆以住院醫師泛稱,且值班表僅為醫院內部
事務分配作業之文件,關於將「醫療O錄輔助者」登載為「醫師
」職稱之記載,僅為行政作業之疏失,屬未經更改之誤載,非可
證明被告12OO等人有從事醫師法第28條之醫療行為
本案被告甲OO從未指示被告12OO等人執行醫師法第28條之醫療行為,
且被告12OO等人亦未執行醫療行為
再者,被告乙OO對前開醫療O錄輔助者並無行政監督權限,亦從未
指示其等從事醫療行為及指派其等執行住院醫師職務,佐以,被
告戊OO等人係由臨床醫師指揮,並非由被告乙OO管理督導,被告乙
OO無從知悉其等職位及工作分配
況被告戊OO等人僅負責依醫師指示將醫囑登打至病歷,並於病歷上
註記「建立者」、「輔助O錄者」、「Recorder」等稱謂,亦不構成
醫師法第28條「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要件,難認其等有執行醫
療行為,被告乙OO與彼等間自無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要無違反
醫師法第28條之犯行
(三)被告丙OO及其辯護人辯稱:1.被告丙OO於面試被告13OO、14OO、15
OO、證人O孟孚等人時,均有明確告知其等因不具醫師資格故僅能
擔任醫療O錄輔助者職務,工作內容僅為協助醫師登打醫囑及陪同
主治醫師巡察病房、聯絡病患轉院與會診、整理出院病歷、配合
主治醫師值班,被告丙OO並未指派其等從事巡房、診視病患、逕
自開立醫囑、給藥施以診療、及將病患病況登載於住院醫師值班
交班表、書寫病歷、病程O錄、獨自執行CVP等醫療行為
3.於苑裡O綜合七樓病房扣得之CVP登記表係該樓層自行製作之文書
,並非病歷,亦非實際執行CVP之人所製作之文書,僅為護理人員
O控中心靜脈導管感染率之O錄文件,便於病患感染時由護理人員向
醫療O錄輔助者報告,以通知該病患主治醫師所用,實則所有中
心靜脈導管之植入行為均由醫師執行,醫療O錄輔助者僅在旁協助
病患之擺位、壓制、遞器械等,公訴意旨認被告丙OO有違反醫師
法第28條之犯行,顯有重大違誤云云
是被告己OO縱有至病房亦非去為診視病患之醫療行為,亦無擅自下
醫囑之行為,且起訴意旨未指稱被告己OO於何日對何病患施以O醫
療行為,尚難遽以認定被告己OO有何違反醫療法第28條規定之犯
行
況起訴意旨並未特定何被告己OO、戊OO、丁OO於何時間對何病患執
行O醫療行為,抑或開立O醫囑,則起訴意旨認被告己OO、戊OO、丁
OO違反醫療法28條,顯有誤解云云
(五)被告庚OO、辛OO、11OO及其等辯護人辯稱:被告庚OO、辛OO、11OO
均在醫師監督下輸入病歷資料,或於電話轉述病患狀況後依照醫
囑指示護理人員知悉與執行,並未實際獨自從事醫療行為,交班
本上簽名僅代表完成主治醫師交辦事項,無從為被告庚OO、辛OO、
11OO從事醫療行為之證明,此外,證人O鎮伊已證稱不記得被告O永
杰有對病患執行CVP等語,堪認被告辛OO並無違反醫師法第28條之犯
行云云
其中被告13OO及14OO固曾至美德醫院支援,惟期間僅協助值班護理師
監看精神科病患,若發現需要診察、開立處方箋時即幫忙聯繫主
治醫師前來處理,另被告12OO、13OO、14OO亦均未於苑裡O綜合內執
行CVP之植入行為,是其等均未有何違反醫師法第28條之犯行云云
(九)被告15OO及其辯護人辯稱:被告15OO並無獨自進行巡房、診視病
患、開立醫囑單等醫療行為,僅協助醫師登打病歷、交班表、病
程O錄,雖曾有1至2次於病患危急時,因聯絡不到主治醫師,方緊
急為病患執行CVP,然此屬醫師法第28條第4款臨時O行急救之狀況,
仍屬不罰等語
3.再者,苑裡O綜合七樓病房之CVP登記表係該樓層自行製作之文書
,並非病歷,亦非實際執行CVP之人所製作之文書,僅為護理人員
O控中心靜脈導管感染率之O錄文件,便於病患感染時由護理人員向
醫療O錄輔助者報告,以通知該病患主治醫師所用,實則所有中
心靜脈導管之植入行為均由醫師執行,醫療O錄輔助者僅在旁協助
病患之擺位、壓制、遞器械等,公訴意旨認被告有違反醫師法第
28條之犯行云云,顯有重大違誤云云
(十二)被告22OO、25OO及其等辯護人辯稱:扣案之CVP登記表未經醫師
檢核,登載者又非必為在場之護理人員,其證明力顯有瑕疵,本
案被告22OO、25OO均係親自對病患執行CVP,況縱使由醫療O錄輔助者
執行CVP亦屬醫師法第28條臨時O行急救之狀態,足徵醫療O錄輔助者
並無違反醫師法之主觀犯意云云
依此,難認被告23OO有無何違反醫療法及刑法業務登載不實及詐欺
犯行云云
依此,被告烏斯曼O理克實無有何違反醫療法,及犯刑法業務登載
不實、詐欺犯行云云
4.證人即苑裡O綜合醫院護理師O享珊證述如下:(1)警詢時證稱:依
據苑裡O綜合醫院住院病患O詢單顯示住院醫師有15OO、13OO、14OO、
12OO、證人O孟孚等人,CVP登記表由在場之護理人員登載,CVP登記表
上登載替病患執行CVP醫療行為之人為被告15OO、13OO、14OO、12OO、
證人O孟孚等人,寫陳、賴、孫、小鄭、大鄭是為了解省時間,證
人O雅喻、O家寧證稱CVP一直一來O是由15OO、13OO、14OO、12OO、證人O
孟孚等人執行為真實,因為主治醫師、急診醫師有時無法到場,
所以由其等執行,醫院就交由他們獨力執行CV
P
此外,「O」、「O」、「大O」、「小O」、「O」等名稱登記於扣
案之CVP登記表,「O」、「O」、「大O」、「小O」、「O」等名
稱登載表苑裡院區104年10月至105年1月值班表,該表附註欄上有例
如孫(值班醫師COVER)字樣,被告12OO、丁OO於苑裡O綜合人事資
料通訊檔案職稱即被告12OO、13OO、15OO於苑裡院區全院簡碼表上,
均分別經登載於住院醫師欄位,被告14OO、15OO、12OO、13OO、證人
O孟孚於苑裡O綜合醫院住院病患O詢清單上經登載於與主治醫,師
欄位並列之住院醫師欄位,依照苑裡O綜合104年1月至105年1月醫
師值班表所載,僅加護病房及急診於日班及夜班分由不同醫師值
班,其餘內科、外科僅排定會診醫師等情,均有前開扣案表格附
卷可佐,佐以,對照前開證人證述及扣案物證,實堪認被告1
5OO、12OO、13OO、14OO、O孟孚未通過醫師考試,仍應徵苑裡O綜合醫院
住院醫師工作,經應徵後苑裡O綜合醫院亦大範圍於包含面試內
容、錄用條件、實際業務執行等相關文件中均以醫師稱之,堪任
其等於苑裡O綜合醫院實際執行與醫師相同之住院醫師工作,已甚
明確
再對照102年7月1日至8月12日重複日期住院醫師交班本電腦繕打版及
手寫版結果,登載之病患及主治醫師欄均相同,惟值班醫師欄,
於電腦繕打版蓋有醫師章,然手寫版則由被告12OO或15OO等人於該
欄位簽名,再者,電腦繕打版「診斷」與「交班事項」欄與手寫
版「診斷」及「交班事項」欄之登載內容並不相同,且手寫版並
未有醫師章再蓋印確認於其上等節,有O綜合醫療社團法人苑裡O
綜合醫院住院醫師交班本在卷可查(扣押物品編號11),顯見手寫
版交班表係由被告12OO、15OO於主治醫師不在場時,獨立診斷並記
載交班事項
三、合於第十一條第一項但書規定
醫師法第1條、第7之2條、第28條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醫師法第28條所稱「醫療業務」行為,係指以治療、矯正或
預防人體疾病、傷害、殘缺為目的,所為之診察、診斷、及治療
再按,依同法第2條至第4條規定,以外國學歷參加考試者,其為美
國、日本、歐洲、加拿大、南非、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香港
等地區或國家以外之外國學歷,應先經教育部學歷甄試通過,始
得參加考試
醫師法第4之1條定有明文
醫事人員人事條例第2條第1項亦定有明文
本案除被告葵OO具有放射師、被告壬OO具有藥師資格外,其餘被告
均不具有前開醫事人員資格,亦據其等供述在卷(本院卷十四第
404至407頁),先予敘明
前項第4款醫療輔助行為應在醫師之指示下行之
專科護理師及依第7條之1接受專科護理師訓練期間之護理師,除得
執行第一項業務外,並得於醫師監督下執行醫療業務
護理人員法第1條第1項、第2條、第24條分別定有明文
此外,按護理人員執行醫療輔助行為,應在醫師之指示下行之,
所稱指示,得由醫師視情況自行斟酌指示方式或以醫囑為之,護
理人員法第24條第1項第4款所稱醫療輔助行為之範圍,修訂如下:
(一)輔助O行侵入性檢查
醫療法第2條、第12條第1項前段、第58條分別定有明文
住院醫師勞動權益保障及工作時間指引規則第6條第1項定有明文
醫師法第11條定有明文
次按,本法第11條第1項但書用詞,定義如下:一、山地、離島、
偏僻地區:指附表所定地區
前條第二款特殊情形,不得開給方劑
107年5月11日發布O行之通訊診察治療辦法第2條第1項、第2項第2款、
第3項、第3條、第5條第1項前段、第7條第1、3、4、5款分別定有明
文
對照本案發生時,通訊診察治療辦法尚未發布O行,則大甲O綜合醫
院、苑裡O綜合醫院、美德醫院、順安醫院於本案發生時均尚未
經主管機關核准實施通訊診察治療,加以依被告12OO、13OO、14OO、
O孟孚、15OO等人所辯,係以電話諮詢非醫療機構內之醫師,又被告
12OO、15OO、13OO、14OO等人均未具有護理人員抑或助產人員資格,
亦有開立處方之行為,則其等所為均與通訊診察治療辦法之規定
不相符合,自亦無從舉通訊診察治療辦法之規定解免其等刑責,
附此敘明
二、醫療工作之診斷、處方、手術、病歷記載、O行麻醉等醫療行
為,應由醫師親自執行,其餘醫療工作得在醫師親自執導下,由
輔助人員為之,但該行為所產生之責任應由指導醫師負責」、「
有關醫師指示他人書寫病歷乙節,醫師如親自執行醫療業務後,
以口述方式,由非具醫師資格人員擔任輔助O錄人詳實代筆記載病
歷,並於病歷上加註「(輔助)O錄人○○○」後,由醫師確認
並依醫師法第12條規定辦理,尚無不可,另醫師之醫囑,醫療實務
上亦包含於病歷之範圍,常見如處方箋、檢驗單、檢查單等,如
係由醫師口述或指示,由其他人員鍵入電腦後,再行列印於紙張
,並由醫師簽名或O章,亦無不可」固有行政院O生署65年6月14日
衛署醫字第116053號函、97年3月20日衛署醫字第970006945號函在卷可參
(本院卷十三第296至297頁),惟依照前開函釋,輔助記錄者顧名
思義即輔助「O錄」工作,主要輔助醫師撰寫病歷,雖醫療輔助
記錄者資格並無特別限制,然關於醫療工作之診斷、處方、手術
、病歷記載、O行麻醉等核心醫療行為,仍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亦
即,僅醫療行為中關於病歷之記載,得在醫師親自執行醫療業務
之前提下,於執行醫療業務後,以口述方式,交由非具醫師資格
人員擔任輔助O錄人詳實代筆記載
況75年12月26日修正公布,76年12月21日起O行之醫師法第28條第1項但
書第2款規定之意旨,對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應以具備護士、助
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之,故行政院O生署65年4月6日衛署
醫字第107880號函所為醫師之輔助人員,其資格尚無特別限制之解
釋,應自上開修正之醫師法O行之日起不再適用,另有行政院O生
署77年1月29日衛署醫字第708878號函可稽(最高法院95年臺非字第5號
、94年臺非字第235號判決要旨參照)
依此,揆諸前開最高法院判決要旨,亦已明文揭示醫師法第28條關
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認定,即未具有護士、助產士獲其他
醫事人員資格而擔任醫療記錄輔助者者,不得執行臨床醫療業務
,亦無從適用醫師法第28條但書規定
從而被告12OO、13OO、14OO、15OO、證人O孟孚其及辯護人辯稱:均依照
電詢或預立醫囑執行醫療行為云云,實難遽為其等有利之認定
8.準此,現行國家考試中專門技術及職業人員為獨佔O目,醫療行
為原則上需由通過醫師考試領有醫師證書者,始得執行,然因實
務醫療業務之需求,為分擔醫師執行醫療行為之負擔,例外將部
分醫療行為委由通過護理人員及醫事人員考試並領有證書之護理
人員及醫事人員協助醫師執行醫療業務,並准許醫療機構於取得
主管機關許可後實施通訊診察治療,因此,除符合醫師法第28條但
書之例外資格者,以及取得通訊診察治療實施資格之醫療機構外
,醫院自需排定醫師親自從事醫療行為,且醫療記錄輔助者不得
輔助臨床醫療業務之執行,至為灼然
然醫療機構不得設置臨床醫療記錄輔助者,醫療法第2條、第12條
第1項前段、第58條分別定有明文,業如前述
而被告12OO、15OO、13OO、14OO並未具有醫師資格、亦非有執照之護理
人員或醫事人員,自不得擔任臨床助理執行CVP,亦即,在已取得
醫師資格住院醫師在場值班情況下,可由值班之住院醫師於診察
病患後,參考主治醫師預立之醫囑執行醫療行為,惟本案被告12
OO、15OO、13OO、14OO並未具有醫師資格、亦非有執照之護理人員或醫
事人員,均不得執行或協助執行醫囑,業經本院說明如前,且O
綜合體系醫院並未符合通訊診察治療法資格規定,其院內醫師之
醫囑亦無從預立,是縱使醫療記錄輔助者經電詢抑或依預立醫囑
執行醫療業務,亦非法所許可,是以,被告12OO等醫療記錄輔助者
無執行預立醫囑或O獨探視病患後將病患狀況回報主治醫師之權限
,此與醫師經由親自診察診視病患狀況後依據自身醫學專業知識
,綜合思考、判斷進而決定醫療行為之執行方式之本旨,顯有相
佐
另於本院審理時證稱:苑裡O綜合住院醫師工作內容與醫療記錄輔
助者相同不會對病患進行醫療行為云云(本院卷309頁反面至310頁
),然既扣案之值班表係給住院醫師排班使用,益徵被告12OO等人
從事者為住院醫師工作,況值班表均為電腦繕打,則職稱之更正
並無O何困難,加以住院醫師與醫療記錄輔助者,其職稱及業務
內容顯然迥異,容無沿用之必要,徒以沿用名稱云云,顯難為有
利於被告12OO等人之認定
惟查苑裡O綜合醫院為收受住院病患之醫療機構,需配置相當醫師
照護住院病患,業如前述,而附表二編號11至12、17、21至22、26至
29、31至32、34至35、37、39、42、49、50、54、56由被告15OO等醫療輔助
O錄者執行CVP之O錄共20起,次數非寡,衡情,豈有在醫療機構內
需有此大量需由不具醫師資格之醫療O錄輔助者代醫師為CVP手術之
執行之理?況被告15OO就此部分並未再舉證供本院調查,經本院核
閱本案卷證,亦無病患因情狀緊急而需由輔助O錄者協助執行CVP
之O何文件登載,則被告15OO及其辯護人此部分所辯,仍難憑採
實習醫師制度實施要點第2點、第3點第1項前段、第5點第1項,分別
定有明文
是國內外醫學系O業生實習期滿成績及格領有O業證書者,於未通過
醫師考試取得醫師資格前,自領得O業證書起6年內,雖得以「實
習醫師」名義,於醫院評鑑合格之醫院,在醫師指導下執行醫療
業務,然本質上因尚未取得醫師資格,依據醫師法第28條規定,
在非經醫師指導下,要不得從事醫療行為
惟被告葵OO係以職稱「醫療O錄輔助者」而非以實習醫師身份O職於
大甲O綜合醫院,並參與值班,有O綜合醫療社團法人O綜合醫院聘
任人員基本資料表、值班表在卷可參(偵二卷第43頁、偵四卷第
99至102頁),是被告葵OO並非以實習醫師之身分於大甲O綜合醫院在
醫師指導下執行醫療行為,甚為明確,從而被告葵OO此部分辯解
,仍無從遽為其有利之認定
另被告辛OO及10OO領有中國醫藥大學O業證書、被告葵OO領有中山醫
學大學O業證書,然並未通過醫師考試等情,業經前開被告12OO等人
供承在卷(偵二卷第143至148頁、第152至154頁、第158至160頁、第1
64至169頁、190至195頁、偵三卷第76至83頁、第171至176頁、偵四卷第
74至77頁、第111至115頁反面、第149至153頁、第171至177頁、偵五卷第
136至139頁、偵六卷第1至3頁),則依照醫師法第28條規定,被告1
2OO等人均不具「醫師」之身分,均不得執行醫療行為
另依護理人員法第1條第1項、第2條、第24條、專科護理師分科及O
審辦法規定,亦無例外輔助執行醫療行為之資格,無從舉醫師法
第28條但書之規定解免其責
再參以,依照醫療法第2條、第12條第1項前段、第58條及住院醫師
勞動權益保障及工作時間指引規則第6條第1項定,醫療機構不得設
置臨床助理,醫療機構內應排定一線駐院值班之「住院醫師」在
「機構內」提供病患照護之服務,無從以待命或候傳方式替代值
班,更無從以醫療記錄輔助者在醫療機構內而以電話諮詢醫師之
替代方式,代醫師執行臨床醫療業務
況大甲O綜合醫院於本案經O獲時尚未經主管機關核准實施通訊診察
治療,況依該法規定醫師仍須在醫療機構內實施為前提,亦無從
舉通訊診察治療辦法解免其等刑責,均業如前述,從而,被告庚
OO、己OO、戊OO、丁OO、辛OO、11OO、10OO、壬OO、葵OO、13OO、14OO等人
辯稱:我等係依照主治醫師預立醫囑或電詢主治醫師後,代為執
行醫療行為云云,均無從遽為其等有利之認定
被告己OO、庚OO、13OO、14OO、辛OO再辯稱:其等為醫療記錄輔助者,
屬於醫療團隊之一員,僅因舊制名謂之沿用方稱其等為醫師,而
列於醫師值班表中,及美德醫院值班為團隊值班,值班人員並無
限制需具有醫師資格,以及有於交班本上簽名不代表其等有執行
醫療行為、且交班本上記載「fair」或「stable」之記載,是代表
值班時病患沒有狀況,不足以認定其等有從事任O醫療行為云云,
洵屬卸責之詞,並非可採
然查,證人O欣欣及O明秀並未簽名於「交班醫師」或「值班醫師」
欄位,其等名字亦未出現於醫師值班表中,係列載於美德醫院3
樓護理人員值班表中之情,有美德醫院104年1至12月之醫師值班表
、3樓護理人員值班表、及交班本在卷可參(見扣押物編號證19第
1至270頁),難認證人O欣欣、O明秀有以「醫師」身份執行醫療行
為,況縱證人O欣欣或O明秀有執行超出護理人員依據醫師法第28條
但書所得執行醫療行為範圍之醫療業務,仍與被告辛OO、13OO、14
OO、庚OO、己OO等人可否執行醫療行為並無相涉,無從遽為上開被
告有利之認定
第一項所定之事先報准,其為越區前往他醫療機構執行業務者,
應報經所在地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核准,並副知執行地直
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
醫療機構提供病患醫療服務,除前二條情形外,應以自行進用之
醫事人員為之,不得委外辦理
醫療機構設置標準第2條第1項第1款、第20條第1至3項、第21條之1分
別定有明文
查美德醫院報備支援之醫師名O並未包含被告13OO、14OO、辛OO、己O
O、庚OO等人,有臺中市政府O生局107年8月13日中市衛字第1070073569號
函暨函覆之名O在卷可參(本院卷十一第218至224頁),堪認美德
醫院因收受住院病患,故有醫師輪值值班之必要因而向主管機關
報備申請支援人力,要不因有無夜間門診而有不同,從而,被告
己OO其及辯護人所辯:美德醫院沒有夜間門診,毋須支援人力云云
,即非可採
另被告己OO領有國防醫學院O業證書、辛OO領有中國醫藥大學O業證
書,然並未通過醫師考試等情,業經前開被告13OO等人供承在卷(
偵二卷第152至154頁、190至195頁、偵三卷第76至83頁、第171至176頁、
偵四第111至115頁反面、第171至177頁),則依照醫師法第28條規定
,被告13OO、14OO、己OO、庚OO等人均不具「醫師」之身分,均不得
執行醫療行為
佐以,被告13OO、14OO、己OO、庚OO等人亦非依法領有專門職業證書
之醫事人員,業經其等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本院卷十四第404
至407頁),依護理人員法第1條第1項、第2條、第24條、專科護理師
分科及O審辦法規定,亦無例外輔助執行醫療行為之資格,無從
舉醫師法第28條但書之規定解免其責
再參以,依照醫療法第2條、第12條第1項前段、第58條及住院醫師
勞動權益保障及工作時間指引規則第6條第1項定,醫療機構不得設
置臨床助理,醫療機構內應排定一線駐院值班之「住院醫師」在
「機構內」提供病患照護之服務,無從以待命或候傳方式替代值
班,更無從以醫療記錄輔助者在醫療機構內而以電話諮詢醫師之
替代方式,代醫師執行臨床醫療業務
況美德醫院於本案經O獲時尚未經主管機關核准實施通訊診察治療
,亦無從舉通訊診察治療辦法解免其等刑責,均業如前述,從而
,被告13OO、14OO、己OO、庚OO、辛OO等人辯稱:我等係依照主治醫
師預立醫囑或電詢主治醫師後,代為執行醫療行為云云,均無從
遽為其等有利之認定
(二)此外,被告己OO、10OO分列名於標題「順安醫師值班表」之順安
醫院醫師值班表上,有該院105年1月至4月值班表在卷可參(偵二
卷第5至10頁),又被告23OO、22OO亦列名於同名之順安醫院醫師值
班表上,亦有該院104年1至6月順安醫院醫師值班表附卷可查(偵二
卷第15至20頁),對照證人O富華前開證述,不具醫師資格之被告
己OO、10OO、訴外人陸齊倫等人,既與具有醫師資格之被告22OO及2
3OO均列名於「順安醫師值班表」,且被告己OO、10OO值班之日期均
未見排定其他具有醫師資格之人共同值班,堪認其等值班之業務
內容應屬相同,被告己OO、10OO值班之日期係由其等獨立負責值班
業務無訛
準此,被告己OO、10OO有於主治醫師未在場時執行醫囑內容,業屬
無醫師資格者擅自執行醫療業務無訛,是被告己OO此部分辯解,顯
有誤解,仍難遽為其等有利之認定
醫療法第2條、第12條第1項前段、第18條第1項前段、第58條分別定
有明文
再對照102年7月1日至8月12日重複日期住院醫師交班本電腦繕打版及
手寫版結果,登載之病患及主治醫師欄均相同,惟值班醫師欄,
於電腦繕打版蓋有醫師章,然手寫版則由被告12OO或15OO等人於該
欄位簽名,再者,電腦繕打版「診斷」與「交班事項」欄與手寫
版「診斷」及「交班事項」欄之登載內容並不相同,且手寫版並
未有醫師章再蓋印確認於其上等節,有O綜合醫療社團法人苑裡O
綜合醫院住院醫師交班本在卷可查(扣押物品編號11),顯見手寫
版交班表係由被告12OO、15OO於主治醫師不在場時,獨立診斷並記
載交班事項
然查,被告甲OO為O綜合體系醫院總負責人,負責運籌帷幄營運之
方向,而人事條件、薪資之安排,實為營運之核心事項,既被告
甲OO負責醫療記錄輔助者之面試、薪資之決定、且不定時核實值住
院醫師值班本之內容,則其對於被告丁OO等醫療記錄輔助者實際
上於O綜合體系醫院內從事與有執照之醫師相同之醫療行為,並無
何不能知悉之可能,從而被告甲OO前開所辯,實非可採
既然被告丙OO就值班表有核實之權限,當知被告13OO等人與主治醫
師同列於醫師值班表,且值班表上每日均僅列有一人別,堪認被
告丙OO明知被告13OO等人經列於值班表上後,實際上即於值班時間
從事醫師之工作無訛,是被告丙OO此部分辯解,仍難遽為其有利之
認定
修正前即行政修正前即行政院O生署100年1月17日修正發布之專科醫
師分科及O審辦法第2條第1項、第2項第1、2款、第2之1條第1項分別
定有明文
爰此,於前開辦法100年1月17日修正後,已通過醫師考試第一式之
醫師於接受專科醫師訓練前,應先完成一般醫學訓練,至國內醫
學系應屆O業生,於領有醫師證書前,得先接受一般醫學訓練(PG
Y),惟如於O業年度之12月31日前為通過醫師考試第二試,即應終
止訓練,亦有O生福利部107年1月17日衛部醫字第1071660467號函附卷可
參(本院卷六第162至165頁),是本國醫學系O業生於O業年度若為
完成PGY訓練,仍需待通過醫師考試第二試後方得繼續進行訓練
綜上,被告乙OO負責大甲O綜合院區醫療記錄輔助者之面試、職稱
及薪資之決定、及值班之安排,甚且自被告乙OO知悉醫療記錄輔助
者即證人O鎮伊未通過國家考試後,仍准予住院醫師職稱O用,且
言明無法擔任主治醫師等情觀之,被告乙OO可得知悉:醫療記錄
輔助者以住院醫師名義進行醫院業務時,其職務內容實與有執照
之醫師均屬相同,僅於涉及升遷時,囿於法律及執照之有無,醫
療記錄輔助者對外或對內始無晉升為主治醫師資格及可能,實甚
明確,從而,被告乙OO及其辯護人前開所辯,亦非可採
2.佐以,美德醫院知悉跨院醫師之人力支援需向主管機關報備,且
103至104年間,美德醫院就證人O建璋等人固有向臺中市政府O生局
報備支援,惟所報備支援之醫師名冊內並未包含本案被告13OO、1
4OO、辛OO、己OO、庚OO等人,亦有臺中市政府O生局107年8月13日中市
衛字第1070073569號函暨函覆之名O在卷可參(本院卷十一第218至224
頁),堪認負責O綜合體系醫療人力支援調派之被告16OO明知被告1
3OO、14OO、辛OO、己OO、庚OO等人不具有醫師資格,故調派其等於美
德院區支援時毋須向臺中市政府O生局報備,堪以認定
八、綜上所述,大甲O綜合醫院、苑裡O綜合醫院、美德醫院、順安
醫院均為醫療機構,亦有收受住院病患,則依醫療法第2條、第
12條第1項前段、第18條第1項前段、第58條、住院醫師勞動權益保障
及工作時間指引規則第6條第1項等規定,應設置醫師對病患從事
醫療行為,不得置臨床助理執行醫療業務
此外,依醫師法第4之1條、第7至2條、第28條等相關規定,被告丁
OO、戊OO、己OO、庚OO、O永杰、壬OO、葵OO、10OO、11OO、12OO、13OO、1
4OO、15OO、證人O孟孚、O鎮伊等人未通過教育部甄試,不具有參加
醫師考試之資格,且均未通過醫師考試,自不得以醫師名稱從事
醫療行為
再者,被告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10OO、11OO、12OO、13OO、1
4OO、15OO、證人O孟孚、O鎮伊等人並未通過護理人員抑或醫事人員
相關考試,依醫事人員人事條例第2條第1項、護理人員法第1條第
1項、第2條、第24條、專科護理師分科及O審辦法附表規定及臚列O
目,其等亦不具有執行醫療輔助行為之資格
復佐以O綜合醫院尚未主管機關核准實施通訊診察治療,依醫師法
第11條、通訊診察治療辦法第2條第1項、第2項第2款、第3項、第3
條、第5條第1項前段、第7條第1、3、4、5款規定,仍未符合通訊診
察治療辦法實施通訊診察治療之資格,從而,被告丁OO、戊OO、己
OO、庚OO、辛OO、壬OO、葵OO、10OO、11OO、12OO、13OO、14OO、15OO、證
人O孟孚、O鎮伊自不得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病、傷害、殘缺
為目的,而以醫師稱謂,獨自、經電詢、或依照有執照醫師之指
示,而對O綜合體系醫院內之病患為之診察、診斷、及治療,或
基於診察、診斷結果以治療為目的,而為處方、用藥、施術或處
置等行為,至為灼然
此外,被告甲OO、乙OO、丙OO主觀上知悉被告丁OO、戊OO、己OO、庚
OO、辛OO、壬OO、葵OO、10OO、11OO、O鎮伊、12OO、13OO、14OO、15OO、證
人O孟孚等人均不具有醫師資格,客觀上仍加以聘用,容任其等於
大甲O綜合醫院、苑裡O綜合醫院、順安醫院、美德醫院參與醫師
值班業務,從事醫療行為,被告25OO、20OO、21OO、22OO、23OO、烏斯曼
O里主觀上知悉附表二編號11至12、17、21至22、26至29、31至32、34至
35、37、39、42、49、50、54所示病患並非由其等親自執行CVP,仍於
醫囑單及病歷上上蓋印使不知情之苑裡O綜合醫院行政人員據以申
請健保費等犯行,事證明確,堪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參、新舊法比較按醫師法第28條業於105年11月30日修正公布,同年
12月2日生效,修正前醫師法第28條規定:「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
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者,處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
臺幣3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罰金,其所使用之藥械沒收之
三合於第11條第1項但書規定
」,修正後醫師法第28條規定:「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執行醫療
業務者,處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0萬元以
上150萬元以下罰金
三合於第11條第1項但書規定
」,依其修正理由謂:「一104年12月30日修正O行刑法O行法第10條之
3第2項規定,刑法修正O行日前制定之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徵、
追繳、抵償之規定,不再適用
惟經檢視仍應另為特別規定者,依刑法第11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
原則,仍宜定明
二依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2項及第3項規定,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
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
」等語,比較修正前後醫師法第28條規定,對被告甲OO等人尚無有
利或不利之情形,因此,自毋庸為新舊法之比較,應逕適用現行
醫師法第28條規定
一、按醫師法第28條所稱醫療業務係指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
病、傷害、殘缺為目的,所為之診察、診斷及治療
是核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壬OO、
葵OO、10OO、11OO、12OO、13OO、14OO、15OO就犯罪事實一所為,係犯修正
前醫師法第28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
另被告丙OO、25OO、20OO、21OO、22OO、23OO、24OO就犯罪事實二即附表二
編號11至12、17、21至22、26至29、31至32、34至35、37、39、42、49、5
0、54所為,則均係犯醫師法第28條前段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刑
法第216條、第220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刑法
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
二、被告丙OO、25OO、20OO、21OO、22OO、23OO、24OO利用不知情之苑裡O
綜合承辦人員向健保局申請醫療給付,以遂行詐欺取財、行使業
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犯行,均為間接正犯
三、按具備醫師資格者與不具醫師資格者共犯醫師法第28條之罪,
應論以刑法第28條之共同正犯,然因該法條非屬因身分或特定關
係而成立之犯罪,故醫師部分,不得適用刑法第31條第1項之規定
(最高法院86年度臺非字第262號判決、司法院87年3月12日87廳刑一
字第04698號函要旨參照)
查被告甲OO、丙OO、乙OO、16OO與被告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
壬OO、葵OO、10OO、11OO、12OO、13OO、14OO、15OO就犯罪事實一違反醫
師法部分,另被告丙OO、25OO、20OO、21OO、22OO、23OO、24OO與被告13OO
、14OO、15OO、12OO就犯罪事實二即附表二編號11至12、17、21至22、26
至29、31至32、34至35、37、39、42、49、50、54違反醫師法部分有犯意
聯絡、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四、按醫師法第28條所謂之醫療業務,係指以醫療行為為職業者而
言,乃以延續之意思,反覆實行同種類之行為為目的之社會活動
,當然包含多數之行為,是該條所謂之執行醫療業務,立法本旨
即包含反覆、延續執行醫療行為之意,故縱多次為眾病患為醫療
行為,雖於各次醫療行為完成時,即已構成犯罪,然於刑法評價
上,則以論處單純一罪之集合犯為已足(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
第5169號判決意旨參照),是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
己OO、庚OO、辛OO、壬OO、葵OO、10OO、11OO、12OO、13OO、14OO、15OO等人
就犯罪事實一,基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犯意,於附表一所示到
職至起至105年3月30日為警O獲止,在大甲O綜合醫院、苑裡O綜合醫
院、順安醫院、美德醫院從事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病、傷
害、殘缺為目的,所為之診察、診斷及治療
五、被告丙OO、25OO、20OO、21OO、22OO、23OO、24OO就附表二編號11至12
、17、21至22、26至29、31至32、34至35、37、39、42、49、50、54行使業
務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之行為,皆係出於單一犯意,在同一
時空密接而為,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
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
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O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
為合理,均為包括一罪之接續犯
其接續於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事項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度行
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被告丙OO、25OO、20OO、21OO、22OO、23OO、24OO所犯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
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詐欺取財3罪間
,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屬想像競合,應從一重之未取得合法醫
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罪處斷
又被告丙OO、25OO、20OO、21OO、22OO、23OO、24OO明知附表二編號11至12
、17、21至22、26至29、31至32、34至35、37、39、42、49、50、54病患係
分別由附表一所示之被告12OO、13OO、14OO、O孟孚、15OO等人植入CVP,
仍於病歷單及醫囑單上蓋印,表徵由其等親自執行CVP此醫療行為
,而向健保局申報健保費,共同為上開非法執行醫療業務、行使
該業務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等犯行,所為均屬不該,而其等
所為破壞國家醫師專業制度,對於受診治者之身體健康保障亦有
所危害,破壞國家健保財政之健全,對於其他亟需健保制度照護
之病患產生排擠效應,所為有不當之處,加以犯後於本院審理時
否認犯行之態度
其中被告甲OO為O綜合體系醫院之負責人,被告乙OO係大甲O綜合醫
院執行長、被告丙OO係大甲O綜合醫院院長及苑裡O綜合醫院副院長
,三人負責總理本案被告丁OO等醫療記錄輔助者人事之聘僱及業
務之安排,不法O度自較其餘被告高,而應科以較重之刑
再審酌被告25OO、20OO、21OO、22OO、23OO、24OO固僅為受雇醫師,然仍
應知悉醫院有人事成本之考量而未設有合格住院醫師,而植入CVP
此醫療行為為侵入性行為,屬醫療行為之核心業務,縱因看診、
排班等現實因素而由住院醫師為之,仍應以有執照之住院醫師為
限,而非率爾交由在場之醫療記錄輔助者處理,並衡酌被告甲OO醫
療機構負責人、博士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
被告乙OO職業為醫師、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
況,被告丙OO職業為醫師、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
經濟狀況,被告丁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碩士O業之教育O度、
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戊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大
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己OO職業為醫療
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
告庚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
活經濟狀況,被告辛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O度
、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壬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
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葵OO職業為醫
療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
被告10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
生活經濟狀況,被告13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
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14OO職業為醫療記錄輔助者、
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15OO職業為醫
療記錄輔助者、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
被告16OO職業為醫院專員、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
濟狀況,被告20OO職業為醫師、博士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
活經濟狀況,被告21OO職業為醫師、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
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22OO職業為醫師、大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
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23OO職業為醫師、碩士O業之教育O度、
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烏斯曼O理克職業為醫師、大學O
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被告25OO職業為醫師、大
學O業之教育O度、小康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見調查筆錄受詢問
人欄位),暨其等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25OO、20OO、21OO、22OO、23OO、24OO部分諭
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一)被告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壬OO、葵OO、10OO、11OO、12O
O、13OO、14OO、15OO於附表一所示期間O職於附表一所示醫院期間,固
領有薪資,惟尚屬其等勞務所得,如併予宣告沒收,實屬過苛,
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規定,爰不予宣告沒收之
及非屬醫師所為之醫療行為依法不得向中央健保署請領健保給付
,竟意圖為苑裡O綜合醫院不法之所有,基於違反醫師法、詐欺取
財、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之犯意,於附表二編號1至6、編號13、
編號56所示時間,分別指示在該院擔任住院醫師之12OO、13OO、14O
O、15OO等未具醫師資格之人,為該院七樓如附表二編號1至6、編號
13、編號56所示或為年事較高或為臥床較久不易尋得靜脈血管之病
患實施中心靜脈導管CVP之植入行為,12OO、13OO、14OO、15OO即承上
開違反醫師法之犯意,於附表二編號1至6、編號13、編號56所示時
間,為上開病患實施中心靜脈導管CVP之植入行為,並在該名病患
之「醫囑單」上登載後,交由O正佑、18OO、19OO、26OO等人於「主治
醫師」欄核章,該院不知情之健保申報人員彙整前揭醫囑單時,
誤認係由上開主治醫師親自執行中心靜脈導管植入行為據以製作
不實之執行CVP之醫療費用明細資料及點數後,再利用健保資訊網
服務系統(VPN)上傳至中央健保署北區業務組申請醫療費用給付
而行使之,致使該署不知情之承辦人員,陷於錯誤,核付醫療費
用予苑裡O綜合醫院,足以生損害於附表二編號1至6、編號13、編
號56所載之病患接受合格醫師實施醫療行為之權益、臺中市政府O
生局對於醫事人員之管理及中央健保署核發健保醫療費用之正確
性,因認被告O正佑、18OO、19OO、26OO均共同涉犯醫師法第28條前段
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刑法第216條、第220條、第215條之刑事業務上
登載不實文書、及同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等罪嫌云云
二、公訴意旨認被告O正佑、18OO、19OO、26OO涉犯前開罪嫌,無非係
以證人O家寧、O雅喻、O享珊、O榛檥之證述及扣案之苑裡O綜合醫
院CVP登記表為其主要論據
另被告26OO及其辯護人辯稱:被告26OO於105年1月1日經O民總醫院臺中
分院派駐支援苑裡O綜合醫院,本案發生時,被告26OO剛派駐該院
第一週,無從瞭解該院之人事配置,另被告26OO未曾指示非不具有
醫師資格之人員執行CVP,當日被告26OO於門診看診時得知附表二
編號56之病患朱○○病情惡化需轉往加護病房及執行CVP手術,而根
據臺中O民總醫院與苑裡O綜合簽署之醫療合作契約書,苑裡O綜合
會遵守醫療法規之相關規定,故被告26OO主觀上依據臺中榮總醫
院之慣習相信會有其他在院醫師、住院醫師支援該病患CVP手術之
執行,故被告26OO即留於門診看診,故被告26OO就病患朱○○實際上
係由無醫師資格之人員執行CVP手術之情並不知情,又健保費之申
報均為苑裡O綜合醫院行政單位依行政流程申報及處理,非被告
26OO所得置理,則被告26OO並無違反醫師法第28條及刑事業務上登載
不實之文書以及刑法詐欺取財等犯行等語
此外,檢察官就被告26OO部分,並未再舉證有何共犯本案起訴意旨
所載之犯行,從而,就被告26OO部分,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丙、不另為無罪部分公訴意旨固舉證人O家寧、O雅喻、O享珊、O榛
檥證述及扣案CVP登記表認被告丙OO就附表二編號51至53、55,被告
20OO就附表二編號7至9,被告21OO就附表二編號14至16、18,被告22OO就
附表二編號19至20,被告23OO就附表二編號23至25、26至27,被告烏
斯曼O理克就附表二編號30、33、36、38、40、41、43至47,被告25OO就
附表二編號48所示部分,亦共同涉犯醫師法第28條前段擅自執行醫
療業務、刑法第216條、第220條、第215條之刑事業務上登載不實文
書、及同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等罪嫌云云及被告15OO就附表二
編號1至5、7至10、13至16、18至20、25、30、33、36、38、40、43、45、4
7、51至52,被告13OO就附表二編號6、41、46、48,被告14OO就附表二編
號23,被告12OO就附表二編號24、44、53、55亦共同涉犯醫師法第28
條前段擅自執行醫療業務罪嫌云云
而此部分與前開經論罪科刑之部分,具有集合犯之一罪關係,是
就此部分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醫師
法第28條前段,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216條、第215條、第2
20條、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55條、第41條第1項,刑法O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臺上字第2083號、107年度臺上字第1216號、107年度臺上字第76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臺上字第26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臺上字第738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3407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臺非字第5號、94年臺非字第23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臺非字第262號判決、司法院87年3月12日87廳刑一字第04698號函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516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2 , 集合犯 2 , 接續犯 1 , 低度行為 1 , 高度行為 1 , 供述證據 1 , 詰問 6 , 非供述證據 1 , 間接正犯 1 , 不另論罪 1 , 想像競合 1 , 傳聞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醫師法,第28條前段,28,懲處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20條,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醫師法,第28條前段,28,懲處   29

醫師法,第28條,28,懲處   26

醫療法,第2條,2,總則   6

醫療法,第12條第1項前段,12,醫療機構   6

醫師法,第28條但書,28,懲處   6

醫療法,第6條第1項,6,總則   4

醫療法,第58條,58,醫療業務   4

護理人員法,第2條,2,總則   4

護理人員法,第24條,24,業務與責任   4

護理人員法,第1條第1項,1,總則   4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220條,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4

醫師法,第2條,2,總則   3

醫師法,第11條第1項但書,11,義務   3

醫療法,第7條,7,總則   2

醫療法,第28條,28,醫療機構   2

醫療法,第18條第1項前段,18,醫療機構   2

醫師法,第7條,7,總則   2

醫師法,第4條之1,4-1,總則   2

醫師法,第11條,11,義務   2

醫事人員人事條例,第2條第1項,2,A   2

護理人員法,第1條,1,總則   2

專科醫師分科及甄審辦法,第2條第1項,2,總則   2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醫療法,第5條第1項前段,5,總則   1

醫療法,第3條,3,總則   1

醫療法,第2條第3項,2,總則   1

醫療法,第2條第2項第2款,2,總則   1

醫療法,第2條第1項,2,總則   1

醫師法,第5條第1項前段,5,總則   1

醫師法,第4條,4,總則   1

醫師法,第3條,3,總則   1

醫師法,第2條第3項,2,總則   1

醫師法,第2條第2項第2款,2,總則   1

醫師法,第2條第1項第1款,2,總則   1

醫師法,第2條第1項,2,總則   1

醫師法,第28條第4項,28,懲處   1

醫師法,第28條第1項但書第2款,28,懲處   1

醫師法,第28條第1項但書,28,懲處   1

醫師法,第28條但書第1款,28,懲處   1

醫師法,第21條之1,21-1,A   1

醫師法,第20條第3項,20,義務   1

醫師法,第20條,20,義務   1

醫師法,第1條,1,總則   1

醫師法,第12條,12,義務   1

醫師法,第11條第1項但書第2款,11,義務   1

醫事人員人事條例,第7條之1第1項,7-1,A   1

醫事人員人事條例,第7條之1,7-1,A   1

醫事人員人事條例,第2條第1項第4款,2,A   1

護理人員法,第24條第1項第4款,24,業務與責任   1

專科醫師分科及甄審辦法,第2條第2項第2款,2,總則   1

專科醫師分科及甄審辦法,第2條第2項,2,總則   1

專科醫師分科及甄審辦法,第100條,100,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1條第1項,31,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第1項但書,11,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2項,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