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135條第1項,妨害公務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下稱甲機車)|
主文
甲OO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傷害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4等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視為有前項
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有明文規定
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
先予排除
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
證據可作為證據,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
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
見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
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
查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為陳述之供述證據
,檢察官、被告甲OO迄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就該等證據之證據能
力亦皆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
取證或其他瑕疵,認為均適於作為本案認定事實之依據,依刑事
訴訟法第19條之5規定,該等供述證據皆有證據能力
二、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有關傳聞法則之規定,乃對於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之供述證據所為之規範
至非供述證據之書證、物證,或以科學、機械之方式,對於當時
狀況所為忠實且正確之記錄,性質上並非供述證據,應無傳聞法
則規定之適用,如該非供述證據非出於違法取得,並已依法踐行
調查程序,即不能謂無證據能力
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有何違反法定程序取得
之情形,本院審酌本案卷內之證據並非非法取得,亦無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情形,且經本院於審判期日依法進行證據之調查、辯論
,被告於訴訟上之程序權即已受保障,故各該非供述證據,均得
採為證據
一、訊據被告雖不否認其於107年10月16日晚上9時20分許騎乘甲機車
行經臺中市O原區中山路與O原大道路口時,遭告訴人O少迪要求被
告停車受檢,且其當時有騎該機車於該路口闖紅燈等事實,然矢
口否認有何本案犯行,辯稱:我沒有竊取甲機車,我是在107年10
月15日在北屯區橋下釣魚的時候,有一個人說小孩子生病,說要跟
我借新臺幣(下同)3千元,他說機車要先放在釣魚那邊
況被告於警詢時自承:沒有對方的年籍資料、聯絡方式等語(見
偵卷第33頁),於本院審理時亦自陳:不認識那個一起釣魚的不明
男子,不知道他是誰等語(見本院卷第65頁),被告自始未能提
供其所稱一起釣魚之男子之身分以供查證,所言毫無實據
(三)又被告於107年10月16日晚上9時20分許騎乘甲機車行經臺中市
O原區中山路與O原大道路口時,不理會告訴人O少迪示意其停車受
檢,竟違規闖紅燈,並超速、逆向行駛逃逸,過程中更向告訴人
O少迪丟擲安全帽及以腳踹告訴人O少迪所騎乘之機車,其後,更
與告訴人O少迪發生扭打,導致告訴人O少迪受有如起訴書所載之傷
勢等情,業據告訴人O少迪於警詢時指稱:我查獲被告時,有穿
制服,有騎乘警用機車,被告知道我是警察且要盤查他
況被告於警詢時經警詢問其何以於逃逸過程中,脫下安全帽向警
員丟擲,並以腳踹警員之機車,及詢問被告如未竊取機車,何以
遇警攔停時卻逃逸並攻擊警員等情,僅辯稱:「我不是故意的」
、「我以為警方攔我停車沒有其他事,為了省事省時我就騎走了
」云云(見偵卷第33頁及反面),亦未否認有脫下安全帽朝警丟擲
、以腳踹警員之機車之事實
一、本案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77條及第320條均於108年5月29日修正
公布,並於108年5月31日生效施行
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3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
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
另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
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500元以下罰金
經新舊法比較結果,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所定有期徒刑之最高
刑度與罰金刑之刑度均已提高,修正後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之罰
金刑部分亦提高,是行為後之新法顯非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
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適用行為時之舊法即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
傷害罪及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規定處斷
二、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罪,以行為人對於公務員依法執
行職務時,施以強暴、脅迫,即屬當之
所稱「強暴」,係指一切有形力即物理力之行使而言,不問其係
對人或對物為之均包括在內(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608號判決要
旨參照)
而因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罪亦當然含有刑法第304條第1項以
強暴脅迫妨害人行使權利或使人行無義務之事之性質,自無庸另
論該罪(臺灣高等法院87年度上訴字第801號刑事判決見解參照)
核被告就如犯罪事實欄一(一)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
1項之竊盜罪
就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則係犯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
罪及同法修正前第277條第1項之普通傷害罪
被告所犯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罪及同法修正前第277條第1項
之普通傷害罪部分,係以一行為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
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重論以傷害罪處斷(起訴書認應從一重
論以妨害公務罪嫌等語,應有誤會)
又被告所犯上開1次竊盜罪及1次傷害罪2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
殊,應予分論併罰之
上開2案有期徒刑部分,嗣經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確定,於103年9
月26日縮短刑期執行完畢出監,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
份在卷可稽,其於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
期徒刑以上之各罪,均為累犯,本院審酌被告前已因竊盜案件經
法院判處罪刑確定,並執行完畢,被告仍故意再犯相同犯行之罪
,足見被告有其特別惡性,且徒刑執行無成效,其對於刑罰之反
應力顯然薄弱,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應依刑法
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有竊盜、搶奪等前科
紀錄,業如前述,素行不佳,其不思以正當途徑獲取財物,竊取
本案甲機車,輕忽他人財產法益,被告復於犯罪事實欄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第320條第1項(修正前)、第135條第1項、第277條第1項(修正
前)、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608號判決要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87年度上訴字第801號刑事判決見解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非供述證據 2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 傳聞證據 2 , 詰問 2 , 供述證據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135條第1項,135,妨害公務罪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7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5

刑法,第135條第1項,135,妨害公務罪   5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20條,320,竊盜罪   1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77條,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9條之5,19-5,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