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A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壹年貳月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未扣案之蘋果廠牌,門號○○○○○○○○○○號行動電話壹支(含SIM卡壹枚)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丙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參與犯罪組織及加重詐欺取財部分均無罪
【丁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本判決所引用之證據資料(詳後引用之各項證據),其中係
屬傳聞證據部分,縱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或其他規
定之傳聞證據例外情形,亦因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及其等
之辯護人均明示同意作為證據使用【見本院訴525卷(一)第172、219
頁】,且本院審酌卷內並無事證顯示各該陳述之作成時、地與週
遭環境,有何致令陳述內容虛偽、偏頗之狀況後,亦認為適當,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定,應有證據能力
二、至本案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均係依法定程序合法
取得,並與本案均具有關聯性,且業經本院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
序,檢察官、被告4人及其等之辯護人復均不爭執各該證據之證據
能力,且亦查無依法應排除其證據能力之情形,是該等證據之證
據能力亦均無疑義
被告甲OO、乙OO、丁OO則爭執證人O晉良於警詢中證及關於其等強取
財物部分之陳訴之證據能力【見本院525卷(二)第95頁】,然因本判
決援引之證人O晉良之警詢陳述,並非援引作為認定被告甲OO、乙
OO、丙OO、丁OO有所爭執部分之有罪判斷基礎之證據(詳後述),
核屬彈劾證據性質,自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故不再論
述所援引有關證據之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61號
判決意旨參照),附此敘明
見偵2615卷第137頁】、指認犯罪嫌疑人O錄表(乙OO指認O思名、O
晉良、丁OO、丙OO)、指認照片(乙OO指認O晉良)【見偵3874卷第4
1-43、45頁】、監視器擷取畫面5張-乙OO於全家英皇門市提款機前
查詢餘額【見偵3874卷第47-49頁】、O口監視器擷取畫面2張-RBG-2
601號租賃小客車【見偵3874卷第51頁】、郵政帳戶歷史交易明細
查詢-帳號0000000-0000000、戶名:O孝妤【見偵3874卷第161頁】在卷可
稽,足認被告乙OO前揭任意性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
見偵6744卷第25-26頁】、O口監視器畫面2張-甲車行經軍福路、停
駐全家英皇門市前【見偵6744卷第31頁】在卷可稽,足認被告丙OO、
乙OO、甲OO、丁OO前揭任意性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
被害人就被害經過所為之陳述,其目的在於使被告受刑事訴追處
罰,與被告處於絕對相反之立場,其陳述或不免渲染、誇大
是被害人縱立於證人地位具結而為指證、陳述,其供述證據之證
明力仍較與被告無利害關係之一般證人之陳述為薄弱
從而,被害人就被害經過之陳述,除須無瑕疵可指,且須就其他
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亦即仍應調查其他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
證、陳述確有相當之真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者
,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非謂被害人已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
,即得恝置其他補強證據不論,逕以其指證、陳述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95年度台上字
第6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證人O晉良固於警詢及偵訊中證稱當天開啟副駕駛座車門之被
告甲OO曾以手臂、身體之力量壓住其身體,並對其恫稱「不要動
,不然要你的命」等語,然於本院審理時已更易其詞而改稱並無
此情【如上開(丁)所述】,是具被害人身分之證人O晉良就此部分
之指訴,已有前後不一致之瑕疵,又證人O晉良於偵查中所為上開
指訴復無其他證據足以補強,是本院無從逕採其偵查中所證稱之
被害過程而為認定,爰更正此部分之犯罪事實
(一)核被告乙OO如犯罪事實一所為,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
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
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如犯罪事實二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46條
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
(二)公訴人固認被告4人前揭對證人O晉良強取財物所為,已涉犯
結夥加重強盜罪嫌:1.按強盜罪,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
所有,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
人之物或使其交付,為構成要件
否則,被害人交付財物與否,尚有相當之意思自由,在社會一般
通念上,猶未達不能抗拒之程度,不過因此懷有恐懼之心,則僅
成立恐嚇取財罪(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178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強盜與恐嚇取財2罪,就認定其犯罪客觀構成要件中「強制行為
」,說明係以該行為依一般社會通念,是否足生壓制被害人之意
思自由,至使不能抗拒之程度為區分標準,惟行為人之行為實際
上究係成立強盜罪或恐嚇取財罪,依刑法原理,仍需進一步審認
行為人之主觀犯意為何,以資判斷,而關於主觀犯意之認定,則
需綜合行為人之犯罪行為態樣、犯罪結果等客觀情狀加以推敲(
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訴字第3841號判決意旨參照)
然被告等人於犯案過程中,並未攜帶任何兇器或工具,且未對證
人O晉良施加暴力或攻擊,其等除以「沒你的事,不要動」之言語
出言喝令證人O晉良外,未施加其他言語加強恐嚇效果或抑制證人
O晉良之意思自由,此經證人O晉良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業如
前述,則被告等所為之犯罪手段對證人O晉良自由意志之抑制程度
,較之不法腕力實施等暴力犯罪情節,尚非強大,是依上開客觀
情勢,證人O晉良尚非立於完全受壓制之地位
起訴意旨謂被告4人均係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之結夥強盜罪,檢察官
此部分所指容有誤會,惟其基本社會事實同一,本院自應予變更
起訴法條
(三)被告乙OO就上開詐欺犯行(即附表一之犯行),與共犯O思
名、O晉良、O柏文及各該次參與之詐欺集團不詳成年成員間,有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就上開恐嚇取財犯行,彼此間及與綽號
「小冰」、「紅龍」等人,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應論以
共同正犯
(四)罪數:1.經查,如附表一編號1、2部分,被告乙OO雖與共犯
O晉良共同多次提領各該編號所示款項,但係各基於向同一被害人
O詐以取得其財物之犯意而為,且係在密切接近之時間、同一地點
實行,所侵害之法益亦屬同一,各行為之獨立性復極為薄弱,依
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
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
較為合理,是就同一被害人部分,應均論以接續犯
2.其次,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藉由防制組織型態之犯罪活動為手段
,以達成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之目的,乃於該條例第3
條第1項前段與後段,分別對於「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及「
參與」犯罪組織者,依其情節不同而為處遇,行為人雖有其中一
行為(如參與),不問其有否實施各該手段(如詐欺)之罪,均
成立本罪
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避免對於同
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倘其實行之二行為,無局部之重疊,行為著手實行階段亦有明顯
區隔,依社會通念難認屬同一行為者,應予分論併罰
因而,行為人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
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取財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之
時、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
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
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數罪併罰
,反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
行為人所參與之詐欺集團,係屬三人以上以實O詐欺為手段,具有
持續性及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而有成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
條第l項之參與組織犯罪,與其所犯加重詐欺罪成立想像競合犯之
可能
然而,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
財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
首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最高
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刑事判決要旨參照)
3.依上說明,被告乙OO如犯罪事實一所為,其參與上開詐欺犯罪組
織後,即共同與詐欺集團成員向告訴人O焉華(附表一編號1)施
行詐術詐取財物,而同時觸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
參與犯罪組織、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因
被告乙OO參與上開犯罪組織之目的,即係欲與集團成員共同施用
上開詐術,使被害人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具有行為局部之同
一性,在法律上應評價為一行為,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
合犯,就首次犯行【依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所示,僅足認
定被告乙OO如附表一編號1之行為為首次犯行
見本院訴525卷(二)第195頁】,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加重
詐欺取財罪處斷
4.被告乙OO所犯上開3罪(如附表一所示2次加重詐欺犯行及上開恐
嚇取財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
(五)另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固規定「犯第1項之罪者,
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3年」,惟
因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依刑法加重詐欺罪處斷之結果,自無從割裂
而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規定而對被告乙OO諭知強制工作,附
此敘明
被告丁OO為高職畢業,先前擔任搬家工人,月收入約3萬元,與
妻子育有2名年幼子女【見本院訴525卷(二)第123頁】等一切情狀,
各核情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甲OO、丙OO、丁OO所犯部分
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一)第170頁】,是上開行動電話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4項
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二)扣案之蘋果廠牌、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1支(含SIM卡1枚
),雖係被告丙OO所有,然無證據證明其有持用於聯繫本案恐嚇取
財犯行使用,爰不予宣告沒收
(三)至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固有因上開犯罪事實二之犯行
而各分得報酬,然依被告甲OO於警詢及本院審理時供稱:詐騙
集團的人要求我們把錢還回去,於107年5月11日晚上7點多,我們與
詐騙集團成員在財神廟附近見面,我就先拿6萬元拿給他們,被
告丁OO則拿出10萬元,被告丙OO拿出約2、3萬元現金及1條金項鍊
被告丙OO於警詢時供稱:我分到錢後,先去買了1條4、5萬元之金
項鍊,後來對方在抓我們,並約定談判,我有把剩下的錢還給他
們等語【見偵2615卷第35頁】
因認被告丙OO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
織、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及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
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
6號判例參照)
又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
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丙OO涉有上開參與犯罪組織及三人以上共同犯詐
欺取財之犯行,無非係以被告丙OO之供述、證人即同案被告O晉良
、證人即被害人O儀晴、O俊凱、O雅方、O豫孟之證述、扣押物品
目錄表、扣押物品清單、蒐證照片、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通
訊軟體對話翻拍照片、如附表二所示金融帳戶開戶基本資料、交
貨便服務O客留存聯等為其主要論據
本院訴525卷(二)第66-71頁】,可知當時依被告丙OO所處情境,其因
所為前揭「黑吃黑」等行為,遭案外人O思名及詐欺集團成員拘禁
數日後,仍因未能全數償還款項,而無法逕自離去,故被告丙OO
雖允諾為案外人O思名領取包裹,然其應係為求脫身,據以抵償債
務,被告丙OO辯稱其無加入該詐欺集團之意,應可信為實在,且
被告丙OO於該次領取包裹之際即為警O獲,本院亦無從以其單次為
詐欺集團領取包裹之行為,遽以評價其客觀上有參與犯罪組織之
犯行,及主觀上有欲加入詐欺集團犯罪組織之主觀上犯意
是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難認被告丙OO業已有加入犯罪組織並參
與犯罪組織之運作,本院自不能逕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
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1.按共同正犯之行為人已形成一個犯罪共同體,彼此相互利用,並
以其行為互為補充,以完成共同之犯罪目的
故其所實行之行為,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
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此即所謂「一部行為全部責任」之法理(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
第5925號判決意旨參照)
復以學理上所稱之相續共同正犯(承繼共同正犯),固認後行為
者於先行為者之行為接續或繼續進行中,以合同之意思,參與分
擔實行,其對於介入前先行為者之行為,茍有就既成之條件加以
利用而繼續共同實行犯罪之意思,應負共同正犯之全部責任
但刑法修正前之連續犯、牽連犯等裁判上一罪,以及集合犯、結
合犯與刑法修正前之常業犯等實質上一罪,本係合併數個獨立犯
罪或結合成一罪,而從一重處斷或以一罪論,故如後行為者介入
前,先行為者之行為已完成,又非其所得利用者,自不應令其就
先行為者之行為,負其共同責任(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649號
、3381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綜上,本件公訴人所提證據及指出證明之方法,尚不足為被
告丙OO有罪之積極證明,或說服本院形成被告丙OO所涉參與犯罪組
織及加重詐欺取財部分有罪之心證,公訴人所指之犯罪事實即屬
不能證明,揆諸前揭規定及說明,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鐘祖聲提起公訴及追加起訴,檢察官白惠淑、O詠琪
到庭執行職務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6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1782號判決意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訴字第384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刑事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92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649號、338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供述證據 2 , 補強證據 1 , 牽連犯 2 , 結合犯 1 , 追加起訴 1 , 傳聞證據 1 , 共同正犯 5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2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7 , 集合犯 1 , 彈劾證據 1 , 分論併罰 2 , 評價為一罪 1 , 連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2

刑法,第1條,1,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1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