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侵占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
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
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時,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
為有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
法院76年度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臺上字第128號
判例意旨參照)
次按刑法上之侵占罪,係以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為要件,所謂
他人之物,乃指有形之動產、不動產而言,並不包括無形之權利
在內,單純之權利不得為侵占之客體(最高法院71年台上字第2304
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有侵占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
證人即告訴人欣利杰公司之代表人O焄義(原名吳芸庭)及告訴
代理人O頡律師之指、證述、證人O宗祐之證述、本件買賣合約書、
告訴人公司之玉山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交易明細、被告於
105年1月11日、105年1月29日之匯款紀錄、被告之本件帳戶交易明細
暨該帳戶相關之匯款申請書、內部傳票、取款憑條等,為其主要
論據
(三)又刑法上之持有,重在對物之事實上支配關係,而存戶與金融
機構間在民法上係屬消費寄託關係,依民法第602條第1項準用第
474條之規定,存戶將現金款項存入其在金融機構內所申設之帳戶
後,該現金款項之所有權即因而移轉於金融機構,並與金融機構
內其他現金資產混同,存戶對金融機構僅係取得與其存入金額同
等款項之返還請求權,故存戶對於其帳戶內之款項並不具有事實
上之持有支配關係,不該當刑法侵占罪之客觀構成要件
(四)從而,本件被告依據本件買賣合約書之契約關係而收取告訴人
公司所交付之買賣價金,洵非無憑,縱使被告有違反本件買賣合
約書之約定,此亦應由告訴人公司循民事程序主張權利,而無從
遽以刑法侵占罪之刑責相繩
五、綜上所述,檢察官所舉上開證據,均未能證明被告有如起訴
書所載之侵占犯行,檢察官提出之證據,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
均未能使本院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應認舉證尚有不足,自難據以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依首開說明,即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度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臺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1年台上字第2304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民法,第602條第1項,602,債,各種之債,寄託   1

民法,第474條,474,債,各種之債,借貸,消費借貸   1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