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所示之各罪,各處如附表一所示之刑(含主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三)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而詐欺取財之接續
犯意,於107年4月30日某時許,在O財榮之上址東榮雞場,佯以「
O仁俊」名義向O財榮購買白蛋34箱(每箱價金500元)、O蛋2箱(每
箱價金540元)、蛋液16包(每包價金50元),而在O財榮所填寫記載
甲OO當日所購買上開蛋品數量、甲OO之前尚積欠之貨款、當日所
清償之金額等事項,抬頭為估價單之交易資料(下稱上開107年4月
30日估價單(一))上,偽造「O」署名1枚,而完成偽造具有私文書
性質之上開107年4月30日估價單(一)後〈上開107年4月30日估價單(一
)1式2聯,甲OO在第1聯偽造之上開署名再複寫於第2聯上,故前開2
聯上各有署名1枚〉
理由一、證據能力方面: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
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
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而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乃
予排斥
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表明同
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
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此時,法院
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
(二)被告自106年11月間起,持前合作對象O仁俊之名片並自稱O仁俊
,向告訴人O財榮所經營之東榮雞場購買雞蛋等蛋品,而於上開犯
罪事實一、(一)、(二)、(三)之時間、地點,佯以「O仁俊」名義向
告訴人O財榮買上開蛋品,而在告訴人O財榮所填寫之上開估價單
上,偽造「O」署名,完成偽造具有私文書性質之上開估價單後〈
上開估價單均1式2聯,被告在第1聯偽造之上開署名再複寫於第2
聯上,故前開2聯上各有署名1枚〉,再將上開估價單第1聯持以交
還給告訴人O財榮,表明其係以O仁俊身分購買上開蛋品,之後再結
帳之旨予以交易,而行使之,使告訴人O財榮誤以為係O仁俊本人
O其購買蛋品,陷於錯誤,而交付上開蛋品與被告,而被告就上開
所購買之蛋品價金之後並未依約付款之情,業據證人即告訴人O
財榮於偵查、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見他字卷第32、33頁、本院卷
第275至287頁),復經證人O仁俊於偵查中證稱其與被告於106年10月
間起已無合作關係等語在卷可稽(見他字卷第32頁),並有證人
O財榮於偵查中所提出被告交付其之名片影本及上開估價O影本為證
(見他字卷第8、25頁),堪以認定
而觀之證人O財榮於偵查中所提出被告交付其之名片影本,其上係
印刷「正川蛋行……O仁俊、0000-000000」,而被告僅以手寫方式劃
掉名片上原印刷之上開電話號碼,改以手寫自己之電話號碼,有
該名片影本在卷可查(見他字卷第8頁),則被告倘係因自己沒有
名片,而交付O仁俊之名片,並據實告知告訴人O財榮此情,衡情
被告除在名片上手寫自己之電話號碼外,應會在名片上書寫自己
之姓名,以達到其交付名片給告訴人O財榮之目的,然上開名片上
僅以手寫更改電話,並無記載被告之真實姓名,是證人O財榮證
稱被告係O其自稱O仁俊等語,應堪採信
(一)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二)、(三)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
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
罪
(二)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三)之犯行,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
在上開107年4月30日估價單(一)、(二)上,偽造「O」署名,而偽造
私文書後以行使,以之向告訴人O財榮詐取上開蛋品,係基於同一
目的,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實施,且係侵害同一之法益,各
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主觀上顯係基於一貫之犯意,接續為之,應認
係屬接續犯,而為包括之一罪
又被告各次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均為各次事後行使之高度行
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四)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至(三)之犯行,均各係以一行為同時
觸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詐欺取財罪,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
55條規定,各均應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五)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至(三)向告訴人O財榮所犯3次行使偽造
私文書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六)爰審酌被告正值壯年,不思循正途獲取財物,竟為本案犯行,
實屬可責,應予非難,並衡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
罪後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及兼衡被告之教育智識程度、生活狀
況、素行品行等一切情狀,就被告所犯各罪分別量處如附表一編
號(一)至(三)「罪刑」欄所示之刑及各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並衡酌被告所犯各罪侵害法益之異同、對侵害法益之加重效應
及時間、空間之密接程度,而為整體評價後,定應執行之刑及諭
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如主文所示
(一)按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
沒收之
再按被告用以詐欺取財之偽造、變造等書類,既已交付於被害人
收受,則該物非屬被告所有,除偽造書類上偽造之印文、署押,
應依刑法第219條予以沒收外,依同法第38條第3項之規定,即不得
再對各該書類諭知沒收(最高法院43年度台上字第747號判決意旨參
照)
O:1.被告已交與告訴人O財榮收執之上開估價單第1聯,已非屬被告
所有之物,自無從宣告沒收,惟其上偽造「O」之署名各1枚,不
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於被告所犯犯罪事
實一、(一)至(三)所示之各罪項下,分別予以宣告沒收之
2.未扣案被告所留存之上開估價單第2聯,係被告所有,且為因本
案犯罪所生之物,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第4項規定,於被告所犯
犯罪事實一、(一)至(三)所示之各罪項下,各予以宣告沒收之,於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二)證人O財榮於本院審理時稱:被告迄至107年5月11日止,原本積
欠我788,593元之貨款,後來有付我共9萬元,剩下698,593元未付款等
語(見本院卷第276頁),而被告就其所尚積欠告訴人O財榮之貨款
金額並不爭執(見本院卷第299頁),可知,被告原積欠告訴人O財
榮之貨款達788,593元,且觀之上開107年4月26日估價單(見他字卷
第25頁),被告於107年4月26日之前已積欠告訴人O財榮貨款499,399元
,則其之後縱返還告訴人O財榮共9萬元,尚難認係清償犯罪事實
一、(一)至(三)部分之價金,則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至(三)之犯
罪所得各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三)「犯罪所得」欄所示,均未扣
案,且未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O財榮,本院酌以如宣告沒收,並查
無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過苛調節條款之適用,是應依刑法第38條之
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於被告所犯犯罪事實一、(一)至(三)之罪
項下,各宣告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三)以上宣告多數沒收部分,依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執行
之,且毋庸於主文諭知「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而認被告除前述經認定有罪之部分外,就於107年1至5月間,交付如
附表二所示之4紙支票向告訴人O財榮購買雞蛋部分亦涉犯刑法第
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
28號判決足資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此部分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
,無非係以證人O財榮於偵查中之證述、支票、退票理由單、票據
信用資訊連結作業查詢明細表、O工登記公示資料資為論據
二編號4支票,係被告於107年5月7日交付與告訴人O財榮,用以清償
其之前向被告購買蛋品之價款,嗣如附表二編號3、4之支票經告
訴人O財榮提示後不獲兌現而遭退票等情,業據證人O財榮於偵查、
本院準備程序、審理時陳述、證述明確(見他字卷第32頁、本院
卷第206頁),復有該等支票影本、退票理由O影本、告訴人O財榮
所提出107年5月7日抬頭為估價單之交易資料載明「-110000票」、107
年5月10日抬頭為估價單之交易資料載明「票42000」(見他字卷第6
、7頁、本院卷第101、103頁)在卷可查,堪以認定,被告否認如附
表二編號3、4之支票係其交付告訴人O財榮,實難憑採
而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
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
第1300號判決參照)
查證人O財榮並無法明確證稱如附表二編號1、2之支票係被告O時交
付與其(見本院卷第206、288頁),且此部分除告訴人O財榮自行記
載被告積欠其款項情形之紙條(見他字卷第54頁)外,並無其他
證據可資佐證,實難遽信
惟檢察官認此部分與前開本院認定有罪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部分
為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16條、第21
0條、第339條第1項、第55條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第8項、第51條
第5款、第219條、第38條第2項、第4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
、第40條之2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3年度台上字第74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決足資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決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1 , 不另論罪 1 , 分論併罰 1 , 接續犯 2 , 辯護人 1 , 傳聞證據 2 , 詰問 2 , 高度行為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