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扣案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物,均沒收
乙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扣案如附表編號2,3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一、甲OO於民國96年間因強盜案件,經本院以97年度少訴字第2號判
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3年8月(4罪)、2年6月,定應執行有期徒刑
6年確定,入監執行後,於100年8月26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付保護管
束,迄102年10月1日保護管束期滿未經撤銷,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
行完畢論
取款完畢後旋以通訊軟體「LINE」通知暱稱為「菲斯托」之甲OO,
甲OO即透過「LINE」指示乙OO更換領款地點、再自0000000000000000000及
0000000000000000000帳戶各提款20,000元,乙OO於同日晚間9時38分、39分,
在址設臺中市○○區○○路00000號之萊爾富便利商店(下稱萊爾
富便利商店)試圖提款失敗後,於同日晚間10時38分、40分,在址
設臺中市○○區○○路0段000號之臺灣銀行大雅分行(下稱臺銀)
,2次操作ATM自0000000000000000000帳戶領款不果後,在旁執行勤務之
警員認乙OO形跡可疑上前盤查,乙OO交出銀聯卡1張及身分證與警
員後,忽徒步逃離現場,警員在後追趕時,見乙OO將現金60,000元棄
置於址設臺中市大雅區中清路3段1088巷內之彰化銀行大雅分行(
下稱彰銀)停車場下層機械停車格,當場逮捕乙OO並對其附帶搜
索,因而扣得如附表所示之物,始查悉上情
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而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所規定之傳聞法則例外,乃基於當事人進行主義
中之處分主義,藉由當事人同意此一處分訴訟行為與法院介入審
查其適當性要件,將原不得作為證據之傳聞證據,賦予其證據能
力(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34、18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本案以下採為判決基礎之證據,其性質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陳述而屬傳聞證據者,檢察官、被告甲OO、乙OO及其等辯護人
於本院審判時均未曾爭執該等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且經本院於
審理程序當庭提示而為合法之調查,審酌上開傳聞證據作成時之
情況,核無違法取證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為證明犯罪事實
所必要,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依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之
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而得作為證據使用
被告乙OO以不知提領款項如何而來等語分別置辯,惟其等所辯與卷
內事證、O理相違,敘明如下:
(一)被告乙OO持附表編號1中卡號為0000000000000000000之銀聯卡於臺銀
操作ATM時,因形跡可疑為警盤查,被告乙OO交出銀聯卡及身分證與
警員後,隨即徒步逃離現場,並將前在7-11便利商店領得之60,000
元現金棄置於近在咫尺之彰銀停車場機械停車格下層停車位一情
,業經被告乙OO於警詢、準備程序、審理時自承無訛(見警卷第9
頁、偵卷第14頁、第61頁、第143頁背面),並有職務報告1份、現場
照片5張、Google地圖路線查詢結果1紙在卷可稽(見警卷第5頁、第
39至40頁、第43頁上方照片、本院卷第155頁),既被告乙OO為警盤
查時已交出身分證,則其身分資料顯為警方所悉,被告乙OO在此
情況下仍徒步逃至在旁之彰銀停車場,將現金60,000元棄至難以獨
力拾回之下層機械停車位,可見被告乙OO脫逃之目的在於湮滅身上
所攜之60,000元,而非掩飾自身身分
純觀被告間「LINE」對話紀錄之用語、O字,實無從瞭解其等談論
內容,然如輔以使用金融帳戶實施犯罪之行為人間,慣以「O」
作為帳戶代稱、以「臺」作為「O」之量詞之經驗,當可推知被告
乙OO於106年8月2日前不詳日期之「LINE」對話內容,係在對被告甲
OO說明已向某人拿到帳戶,今日漏交之1個帳戶會再補上
而被告乙OO所領款項若果如被告甲OO所辯係經營博奕網站所得,
則被告甲OO自他帳戶轉匯款項至被告乙OO所持銀聯卡帳戶之行為意
義何在,實難理解,因賭博於經濟意義上,係在參與人數超過1
人之情況下,參與者間自某事件將發生之複數不特定結果中,擇
取若干結果選項以具經濟利益之物投注,如最終結果與擇取者相
符,即可贏得其餘預測錯誤之參與者投注之物,藉此牟取自身經
濟利益,故參與者相互間存有藉不可預測之隨機結果發生以掠取
其餘參與者下注物而牟自身利益之主觀期望,於此情形下,參與
者縱因結果不如預期致自身投注利益有所損失,亦係賭博本質必
然,參與者鮮有究責、訴諸司法之舉動,故被告甲OO經營博奕網站
所得,應無多重轉帳,以免客戶追究之必要
復觀被告乙OO領款時頻頻更換取款地點,擇點時亦非以就近為主
要考量,甚且不嫌辛勞,在萊爾富便利商店提款失敗後,仍在外
待約1小時之久,始抵達4.5公里外之臺銀操作ATM,核被告乙OO行為
模式,與其自述「我覺得我沒有做什麼壞事…只是幫忙去領個錢
而已」(見本院卷第43頁被告乙OO所述)之輕鬆自在心態顯有出
入
三、反之,被告甲OO、乙OO上開舉動,卻具備詐欺犯罪組織成員集
團分工之特徵,亦即被害人依詐欺犯罪組織成員指示匯款至特定
帳戶後,詐欺犯罪組織為免被害人旋即發覺受騙尋求司法救濟,
導致被害人匯入款項之帳戶遭凍結,致其等最終無法享有犯罪成
果,多會於被害人匯款至指定帳戶後,迅速將詐得款項層層轉匯
至其他帳戶,避免偵查機關立即循被害人提供之資訊凍結帳戶,
並使偵查機關須額外耗費時間查閱金流,藉此時間差出動O手提款
,製造金流斷點,為己爭取現實取得財物之機
據此,被告乙OO身攜3張銀聯卡操作ATM領款,過程中不斷變動提款
地點,所擇取ATM設置處散亂且隨機,毫無規則依循,又隨時以「
LINE」與被告甲OO保持聯繫,除告知提款進度外,亦依被告甲OO指示
自特定帳戶提領一定金額,而被告乙OO所領款項又係被告甲OO所
匯入,可見被告2人行為特徵與詐欺犯罪組織集團分工模式中之「
O手」(出面提領詐得款項之人)、「O手頭」(指揮O手並收取O手
領得款項之人)全然相符
證人O芸榛於警詢時證述伊與被告甲OO無任何關係,某次碰巧看
到置於客廳桌上之甲OO身分證始悉其姓名,知道被告甲OO其人約1週
,係因被告乙OO而認識被告甲OO,被告甲OO係友人O雅慧前夫等語
(見警卷第17頁)
(四)由上可見,被告甲OO於偵查中極不欲與「被告乙OO持銀聯卡提
款」之事有任何牽連,方有「『阿耀』將銀聯卡以包裹包裝由其
轉交與被告乙OO」、「不認識被告乙OO」、「租屋處由『阿耀』支
付租金」等與被告乙OO劃清界線之供述,待本案起訴繫屬本院後
,被告甲OO始更易供述,且更易後所述內容與被告乙OO陳稱者趨於
一致
而被告甲OO前曾因幫助加重詐欺取財未遂犯行,經本院於105年4月
28日以105年度訴字第179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5月,案經上訴,由臺
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以106年上訴字第866號判決駁回上訴而告確定
,有被告甲OO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被告甲O
O於偵訊時自陳該前案機房所在處由O承租,然非伊經營等語(見偵
卷第41頁),可見被告甲OO已知加重詐欺取財罪法定刑度非輕,
縱依刑法第47條第1項、第25條第2項、第30條第2項等規定先加重後
遞減其刑,仍遭宣告有期徒刑5月之刑,故被告甲OO要求被告乙OO所
領者若果係經營博奕網站所得,則刑法第268條之圖利供給賭場或
聚眾賭博罪法定刑不過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3,000元以下
罰金」,權衡輕重,自以直陳其詞較為有利,被告甲OO卻捨此不
為,反虛捏「阿耀」、「不識被告乙OO」、「租屋處租金由『阿
耀』支付」等語規避與被告乙OO之關連,由被告甲OO此等行徑可推
認其於審理時辯稱經營博奕網站等語,應係臨訟杜撰之詞,不足
為採
五、據此,被告2人所辯均不可採,其等所為復與詐欺犯罪組織集
團分工模式全然吻合,據此堪認被告甲OO應係詐欺犯罪組織中負
責指揮O手提款、收回款項之O手頭、被告乙OO則係接受O手頭指示提
領詐得款項之O手
前項有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不以具有
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確為必要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定有明文(新舊法比較適用部分詳後述
八(一))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被告甲OO、乙OO加入詐欺犯罪組織之時間為106年8月間,然被告2人
行為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業於107年1月3日修正公布,並於
同年月5日施行,修正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原規定:「本條例
所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
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O利
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前項有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不以具有
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確為必要
」,將「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修正為
「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將犯罪組織
定義放寬,是被告2人行為後法律已有變更,經比較新舊法之結
果,新法並未較有利被告2人,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
適用被告2人行為時法即修正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有關「犯罪組織
」定義之規定
(二)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
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
同詐欺取財罪
被告乙OO持附表編號1所示銀聯卡各成功提款1次之行為,係基於單
一犯意,於密切接近之時、地接續為之,且侵犯法益同一,應論
以接續犯之包括一罪
(四)被告甲OO、乙OO與其餘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詐欺犯罪
組織成員間,就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是以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
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首
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
之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
將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
所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
6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被告2人參與犯罪組織之目的,既為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則
該二行為間具有行為局部重合性,在法律上應評價為一行為較為
合理,屬一行為觸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
定,從一重論以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2人所犯參與犯罪組織罪應與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
財罪分論併罰,容有誤會
(六)被告甲OO有上揭「犯罪事實」欄一所載前科紀錄及執行情形,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被告甲OO受有期徒刑
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
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所示,為避免發生罪刑不相
當之情形,法院就本案應依該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
本院衡酌被告甲OO前案強盜案件與本案所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
罪間,實施犯行手段雖屬有別,然均侵害他人財產法益,且以詐
欺手段騙取他人財物所造成之財產損害,恐更甚於強盜罪,可認
被告甲OO未因強盜案件執行有期徒刑完畢而心生警惕,對於刑罰
反應力薄弱,予以加重最低本刑亦無罪刑不相當之情事,應依刑
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被告乙OO於105年間,因涉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嫌經檢察官提起公訴(
嗣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於106年9月25日以106年度簡字第1454號判決判
處拘役40日,於106年10月28日確定),有被告2人之臺灣高等法院被
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在卷可參,卻均未因此記取教訓,於青壯之際
,仍不知循正途賺取錢財供己花用,反加入詐欺犯罪組織對不特
定被害人實施詐欺取財行為,提高犯行既遂之可能,所為對治安
、經濟秩序影響甚鉅,惟被告2人負責職務分別為O手頭、O手,於
犯罪分擔中屬於邊緣地位,犯罪情節較輕,惟犯後否認犯行,未
見悔意,兼衡被告甲OO學歷為高職畢業,經濟狀況勉持
被告乙OO學歷為高職肄業,經濟狀況不佳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
主文所示之刑
(八)末按犯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參與犯罪組織者,應於刑之
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3年,組織犯罪防
制條例第3條第3項定有明文
惟刑法第55條所謂從一重處斷,係指從一重罪處斷,意即就所觸犯
之數罪中,擇其法定刑最重之一罪予以處罰,不再論以輕罪
而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罪或刑或保安處分,
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統一性或整體性之原則而適用之,不
容任意割裂而適用不同之法律(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3152號判
決意旨參照)
故被告2人雖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惟該罪與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
財罪有想像競合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而從重論以三人以上共同詐
欺取財罪,是本院既未對被告2人宣告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罪名,
揆諸前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即無對被告2人宣告令入勞動場所
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餘地,併此敘明
又沒收固為刑罰與保安處分以外之獨立法律效果,但沒收人民財
產使之歸屬國庫,係對憲法所保障人民財產基本權之限制,性質
上為國家對人民之刑事處分,對人民基本權之干預程度,不亞於
刑罰,原則上仍應恪遵罪責原則,並應權衡審酌比例原則,尤以
沒收之結果,與有關共同正犯所應受之非難相較,自不能過當
從而,共同正犯間關於犯罪所得、犯罪工具物應如何沒收,仍須
本於罪責原則,並非一律須負連帶責任
況且應沒收物已扣案者,本無重複沒收之疑慮,更無對各共同正
犯諭知連帶沒收或重複諭知之必要,否則即科以超過其罪責之不
利責任
因之,本院往昔採連帶沒收共同正犯犯罪所得,及就共同正犯間
犯罪工具物必須重複諭知之相關見解,業經本院104年度第13次、1
0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或不再供參考,並改採共同
正犯間之犯罪所得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部分而為沒收
而犯罪工具物須屬被告所有,或被告有事實上之處分權時,始得
在該被告罪刑項下併予諭知沒收,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
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3581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扣案如附表編號1所示銀聯卡,係被告甲OO交付與被告乙OO,持
以提領詐得款項之物,業經被告甲OO、乙OO於審理時陳述明確(見
本院卷第140頁背面),而銀聯卡雖非以被告甲OO名義申辦,然此
物於O手領款完畢後,常會交與O手頭拋棄,以免重複使用為警循
線查悉O手身分,故附表編號1所示銀聯卡係被告甲OO具事實上處分
權,供犯罪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於被告甲
OO所犯罪刑項下宣告沒收
(三)扣案如附表編號2所示之現金60,000元,係被告乙OO持銀聯卡自A
TM領出,未及交回被告甲OO即為警扣押之物,為被告乙OO於警詢、
審理時坦認無訛(見警卷第9頁、本院卷第140頁背面),故屬被告
乙OO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於被告乙OO所
犯罪刑項下宣告沒收
扣案如附表編號3所示之行動電話,係被告乙OO所有,用以接受被
告甲OO指示之物,業經被告甲OO、乙OO於審理時供述在卷(見本院
卷第140頁背面、第142頁背面至第143頁),故為被告乙OO所有,供犯
罪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於被告乙OO所犯罪
刑項下宣告沒收
應沒收之物再依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執行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
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47條第1項、第55條前段、第38條第2項前段、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40條之2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34、18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315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58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2 , 辯護人 1 , 接續犯 1 , 共同正犯 6 , 想像競合 3 , 分論併罰 1 , 假釋 1 , 附帶搜索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2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68條,268,賭博罪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