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監視器主機壹臺,現金新臺幣伍佰元均|
主文
甲OO共同犯毀損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犯罪所得監視器主機壹臺,現金新臺幣伍佰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毀損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犯罪所得現金新臺幣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之4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亦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檢察官、被告二
人於本院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易字卷第201至205頁),且
經本院審酌前開證據並無違法取證之情事,復與本案之待證事實
具有關連性,而認適當作為證據,依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
規定,認上開證據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其餘憑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本判決下列所引各項非供述證
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同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
釋,均具有證據能力
被告乙OO辯稱:本案緣由過程如甲OO所言,故伊等無毀損犯意,且
本件係因受託討錢找人引起的事件,伊行事衝動,願就毀損部分
進行修復,另由O與甲OO均未竊取屋內其他財物,足見取走監視器
確僅係怕遭人誤會,並非基於竊盜犯意而為云云
(一)被告二人於事實欄所述時地,以事實欄所述方式,毀損O舜雄
住處鐵門進入屋內,徒手拆卸取走置於客廳之監視器主機1臺等情
,經證人即告訴人O舜雄、證人即房屋使用人O嘉源、O芊穎、證人
即案發地周遭鄰居周進堂證述綦詳(108年度偵字第1673號卷第11至
18、21頁),且為被告二人所不否認,而案發時地遭破壞之大門外
側門面上採得之指紋1枚,經鑑驗,與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
檔存之甲OO右拇指指紋相符,採自案發時地大門外之鐵管握把處之
DNA,經鑑定則與乙OO之DNA-STR型別吻合各情,亦有內政部警政署刑
事警察局107年10月22日刑紋字第1078005319號鑑定書、新北市政府警
察局107年11月20日新北警鑑字第0000000000號鑑驗書、案發時地周遭
監視錄影翻拍相片、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汐止分局O芊穎住宅遭竊案
現場勘查報告暨所附現場照片等可稽(108年度偵字第1673號卷第2
3至74頁),此等事實均堪認定
再稽諸O芊穎甚於警詢已表明不對被告提告,顯見其無意追究被告
二人犯行,然於偵查仍稱除監視器主機遭取走未還外,尚失竊現
金一、二千元,確切數字不確定,但不到二千元等語如前(108年
度偵字第1673號卷第18、311頁),堪認O芊穎僅係據實陳述,並無刻
意誣指構陷被告二人行竊財物所得情形,O芊穎所述可信度自屬
甚高,堪以採憑
至被告二人雖以前詞置辯否認竊盜犯行,然就取走監視器主機之
緣由,被告乙OO辯稱係因怕遭誤會,所以將主機拿走云云(108年度
偵字第1673號卷第323頁),被告甲OO則稱係為觀看監視錄影檔案以
明O嘉源有無遭人擄走云云(本院易字卷第200頁),被告二人就
何以逕自取走O嘉源屋內監視器主機之緣由,所供情節大相逕庭,
殊堪置疑,遑論若為明瞭O嘉源有無遭人擄走,則案發現場已有電
視可供播放,焉須大費周章拆卸取走監視器主機,另覓他處觀看
錄影檔存畫面!況被告二人既均坦認事前未獲屋主同意,逕自取
走監視器主機等情不諱,雖辯稱事後業與O芊穎聯繫並以前詞相
告圖求原諒而無竊盜犯意云云,然彼等迄今仍均未返還監視器主
機,且相互推諉稱係由對方負責聯繫歸還事宜云云,益徵被告二
人均有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不因被告等是否尚竊取O舜雄屋內其
他財物而有異,被告等以前詞置辯,否認竊盜犯行,無足採信
檢察官起訴書證據清單編號五待證事實欄亦同此旨,明載「經警
查訪附近住戶保全人員,得知被告二人有喊上開房屋屋主名字、
敲門之事實,足認被告二人於毀損大門侵入屋內之際,應尚非出
於竊盜之故意」,起訴書所犯法條欄因而未認被告等具有刑法第
321條第1項第1、2款之毀壞門扇、侵入住宅加重竊盜要件
再徵諸本案查獲經鑑驗檢出乙OO指紋之鐵管,係置放上址屋外椅上
,而非在屋內竊盜現場乙節,有前揭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汐止分局
O芊穎住宅遭竊案現場勘查報告暨所附現場照片足參,是被告二
人供述乃徒手拆卸之方式,取走監視器主機等情,非僅無悖事理
且屬有據,自可採憑,堪認被告等毀壞門扇、侵入住宅之時,尚
無竊盜犯意,卷內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證明被告二人於持足供兇器
使用之鐵管、老虎鉗等器械,毀壞門扇、侵入住宅初始,即有竊
盜犯意而為竊盜犯行,且彼等嗣行竊監視器主機、現金財物時,
亦無攜帶此等具有危險性之兇器,核係進入屋內,見四下無人、
有機可趁,方始另起普通竊盜之犯意,則被告等既係以徒手拆卸
監視器主機、取走屋內現金財物而為竊盜,斯時行竊現場屋內,
亦無前述彼等毀壞O舜雄大門所持之鐵管、老虎鉗,被告等顯乏以
持該等器械便於遂行竊盜犯行之意,即該等鐵管、老虎鉗與被告
等本件竊盜犯行無關,當無從遽行論以攜帶兇器竊盜罪,併此敘
明
(五)綜上,本件事證明確,被告二人所辯均無足採,其等毀損、竊
盜犯行,均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
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
定有明文
刑法第320條第1項前段原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經修正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
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於108年5月29日公布,同年月31日生
效,經比較結果,以修正前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二人,被告二人
竊盜犯行,均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
(二)核被告二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54條毀損罪、修正前刑法第3
20條第1項竊盜罪
又被告二人係以徒手方式,拆卸取走監視器主機及屋內現金財物
,彼等行竊斯時之現場屋內,除確無前述彼等毀壞O舜雄大門所持
之鐵管、老虎鉗外,被告等亦乏以該等器械便於遂行竊盜犯行之
意,即該等鐵管、老虎鉗與被告等本件竊盜犯行無關,無從遽行
論以攜帶兇器竊盜罪,俱如前述,起訴書認被告所為竊盜犯行,
具有攜帶兇器犯之的情狀,認應依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規定,
論以加重竊盜罪等語,容有誤會,惟因二者基本社會事實同一,
爰變更起訴法條審理之,附此敘明
(三)被告二人所為前揭二犯行,均犯意各別、行為互殊,自應均予
分論併罰
前開至案件所處之刑,經臺灣基隆地方法院以106年度聲字第
192號裁定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1月確定後,與案所處徒刑經接
續執行,於107年1月8日縮短刑期執行完畢等情,有被告甲OO之臺
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
上開至案件所處之刑,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2年度聲字第
1618號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1月確定,並與前揭案所處之刑接
續執行,於102年11月28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所餘刑期並付保護管
束,嗣經撤銷假釋,應執行殘刑有期徒刑2月又1日
上開案件所處之刑,嗣經臺灣基隆地方法院以105年度聲字第
392號裁定合併定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確定,並與上揭殘刑2月又1日
及105年度聲字第391號裁定所定之刑接續執行,於106年4月13日縮刑
期滿執行完畢後,再接續執行拘役60日、拘役40日及罰金2萬元易服
勞役20日,於106年8月11日罰金易服勞役執行完畢出監,有被告乙
OO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參
(3)被告甲OO、乙OO均係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
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二罪,均已符合刑法第47條第1項之累犯要件
,經審酌被告二人有多次前科紀錄,且均入監執行,然於執行完
畢出監未久,即再為本案犯行,因認彼等刑罰感應力薄弱,如加
重其等法定最低度刑,尚不至於使「行為人所受的刑罰」超過「
其所應負擔罪責」,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及刑法
第47條第1項,就被告二人所犯前開二罪,均各加重其法定最高及
最低度刑
(一)爰審酌被告二人明知未獲許可不得無故侵入他人住宅,詎竟持
O舜雄上址門口置放之鐵管、老虎鉗等工具,強行將該址鐵門上
鑲嵌之鐵製窗孔間距撬大的方式,毀損該鐵門後,以手伸入鐵製
窗孔開啟門鎖入內,嗣見屋內確實無人,猶另起竊盜犯意竊取事
實欄所述物品,所為嚴重危害社會秩序,侵及人民居住及財產安
全非微,甚屬不該,犯後矢口否認犯行,雖於本院審理中向O舜雄
致歉,然未實際賠償損害之犯後態度,告訴人O舜雄亦於本院審理
中陳稱請法院依法判決等語在卷,並斟酌被告甲OO自陳高中肄業
之智識程度、未婚、原從事中古汽車買賣、月入約六萬元之生活
情狀,被告乙OO自陳大專畢業、離婚、有一五歲幼子、原從事甲
板維護工程,月入約六萬餘元之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就彼
等所犯二罪,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
算標準,暨分別定其等應執行之刑,再各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
標準
前2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甚明
又前條犯罪所得及追徵之範圍與價額,認定顯有困難時,得以估
算認定之,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亦有明定
因此,即令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
徵,亦應各按其利得數額負責,並非須負連帶責任,此與犯罪所
得財物之追繳發還被害人,因及共同侵權行為與填補被害人損
害而應負連帶返還責任(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解釋參照),及以犯
罪所得作為犯罪構成(加重)要件類型者,基於共同正犯應對犯
罪之全部事實負責,則就所得財物應合併計算之情形,均有不同
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最高法院向採之共
犯連帶說,業經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
供參考,而改採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之財物為沒收之見解
是以,為契合個人責任原則及罪責相當原則,就共同犯罪所得之
物之沒收、追徵其價額,即以各共同正犯實際分得之數為之
查,被告二人均否認竊得現金一千元,致具體認定各人之犯罪所
得顯有困難,爰以估算之方式,考量上開竊得之現金,於共犯間
並無明顯之犯罪階層,認定被告二人係均分所得,應各就所分取
未扣案之500元犯罪所得,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
宣告沒收及追徵
又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中供陳監視器主機,由O放在友人處,並未
變賣等語(本院易字卷第210頁),堪認該監視器主機贓物係由被
告甲OO單獨取得,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於被告甲OO罪刑項
下併予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
同條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條
第1項前段、第28條、第354條、第320條第1項(修正前)、第47條第
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解釋參照
名詞
非供述證據 1 , 分論併罰 1 , 假釋 1 , 共同正犯 3 , 供述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3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前段,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