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共同犯攜帶兇器踰越牆垣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件被告甲OO所犯之罪,其法定刑非死刑、無期徒刑、最
輕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亦非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
,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告知被告簡式
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檢察官、被告之意見後,由本院裁定進行
簡式審判程序,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本件證據調查,不
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
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二、上揭犯罪事實,業經被告於警詢、偵查、本院審理時均坦承
不諱,核與證人即告訴人O建成於警詢及偵查中證述遭竊情節、共
犯O政義於警詢及偵查中證述竊盜分工情節大致相符,並有現場及
監視器翻拍照片、共犯O政義手機通話紀錄及以通訊軟體LINE銷贓
之對話記錄翻拍照片在卷可參,足認被告上開任意性自白與事實
相符,被告有竊盜犯行甚明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
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
定有明文
查本案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業於108年5月29日經總統修正
公布,而於同月31日生效施行,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規定:「
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下略)」
修正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則規定:「犯前條第1項、第2項之罪而有
下列情形之一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50萬元以下
罰金(下略)」,修正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將法定刑自「6月以
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萬元以下罰金」,提高為「6月以
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經比較新、舊
法律,修正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無較有利於被告之情形,依刑法第
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被告行為時即108年5月29日修正前刑
法第321條第1項之規定,合先敘明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
款之攜帶兇器踰越牆垣侵入住宅竊盜罪
被告與O政義、O禮嘉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應依刑法第28條規定
,論以共同正犯
二人或三人以上之犯罪,應以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
犯罪之人為限,不包括同謀共同正犯在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09號解釋「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
先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之人實施犯罪之行為者,均為共同正犯
」之意旨,雖明示將「同謀共同正犯」與「實施共同正犯」併包
括於刑法總則第28條之「正犯」之中,但此與規定於刑法分則或刑
法特別法中之結夥犯罪,其態樣並非一致(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
第7210號刑事判例參照)
是被告與O政義、O禮嘉就上開犯行雖有犯意聯絡,惟因O政義並未
在場實施犯罪,是不構成同條項第4款加重要件,併此敘明
至公訴意旨雖僅記載所犯法條為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3款之
加重竊盜罪,漏未論以同條項第2款踰越牆垣之加重要件,容有未
恰,惟業於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一(二)載明「由上址後方攀牆進入
屋內」,本院復於審理程序時告知被告此部分之罪責,本院自得
併予審理,又此僅係加重要件之增加,尚不生變更起訴法條之問
題,附此敘明
復因施用第一級毒品案件,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104年度審訴字
第1687號判決處有期徒刑9月確定(指揮書執畢日期為108年12月26日
,下稱第三執行案),前開三執行案經入監接續執行至107年10月9
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所餘期間付保護管束,嗣經撤銷假釋,尚
有殘刑1年又24日現執行中等情,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
表附卷可參,足見被告於107年10月9日假釋時,第一執行案業於104
年11月26日執行期滿,假釋範圍僅限於尚殘餘刑期之第二、三執行
案,而被告所為本件犯行,既係在第一執行案執行期滿後5年以內
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次刑
事庭會議決議參照),復考量被告上開執行完畢之案件多有竊盜
案件,其再為本件竊盜犯行,益彰顯其不尊重他人財產權之惡性
,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而有加重刑度之必要,並參考司法院大法
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認本件有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之適
用,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正值壯年,不思以正途獲取財物,竊盜前科累累,
猶不知悔改,竟於假釋期間再度下手行竊,除侵害他人財產權,
更危害居住安全,影響社會治安,所生危害匪淺,惟念其犯後坦
承犯行,態度尚可,兼衡其犯罪之動機、手段、所得財物價值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應各按其利
得數額負責,並非須負連帶責任,亦即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之
財物為沒收(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
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
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
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
同沒收之責(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意旨參照)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8條、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修正前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刑法施行法第
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7210號刑事判例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09號解釋
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自白 1 , 共同正犯 6 , 假釋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7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條,4,總則,法例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