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刑法第287條前段,傷害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357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
主文
本件公訴不受理
扣案之水果刀壹把沒收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因對其前妻O紹晴(2人於民國107年4月
3日離婚)與告訴人O鴻勳交往,及告訴人與O紹晴間時有金錢借貸
紛爭等事心有不滿,於107年8月1日下午5時許,騎車行經新竹縣竹
北市縣○○路000號之新竹縣政府文化局前時,見告訴人與其友人
O玉玲坐在該處,即先騎車返回其與O紹晴位於新竹縣○○市○○
○路000○00號之住處,再駕駛ACF-3113號自用小客車,欲前往上開地
點找告訴人理論,O紹晴見狀攔阻無效,遂搭乘上開O輛與被告一
同前往
嗣告訴人起身欲向後逃跑,被告不欲讓其離開,遂拉扯其身體及
其身上所背包包,致該包包於拉扯過程中掉落在地,告訴人則乘
O紹晴持續自後方架住被告之際,趕緊向後逃跑離開,因認被告涉
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嫌等語
二、按檢察官以非告訴乃論之罪提起公訴,法院審理後認係告訴
乃論之罪,如告訴人已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即應諭知
不受理之判決(最高法院47年度台非字第41號判例參照)
又倘若被告確有殺人之故意,本可自行獨自前往犯案,利用告訴
人無法辨識其身分之優勢突襲下手,又何需特意先行返家後再載
O紹晴一同前往,增加自己被認出之風險?況O紹晴當時已與告訴人
分手,且與被告繼續同住生活乙情,據證人O紹晴於警詢證述在
卷(見偵卷第21頁),其與被告間仍有相當情感,應不願見被告涉
犯殺人重罪而身陷囹圄,如見被告有攻擊之行為必定會出手阻撓
,此情可由證人O鴻勳、O玉玲證述O紹晴確有出聲提醒2人趕快逃
跑,之後亦有拉扯被告阻止其攻擊之舉可證(見本院卷第99、124頁
),衡情被告顯然無庸偕同O紹晴同行而降低行兇殺人成功之機
率
再者,若被告確欲置告訴人於死地,本可利用前述告訴人無法認
出被告之優勢而疏於防備之際,悄悄自後方發動攻擊,令告訴人
無從防衛反擊,惟被告並未如此,卻於下車後正面走向告訴人,
同時嘴巴有發出聲音,業據告訴人、證人O玉玲證稱明確(見本院
卷第99、102、122頁),如此不避形跡之舉動,勢必引起告訴人之
注意及警覺,則其是否真有殺人犯意,不無疑問
又告訴人雖於本院審理時指訴被告當時不停朝其胸部猛刺,係因
其以隨身之包包及左手阻擋才倖免於死,倒地後又有持刀朝其大
腿不停揮刺(見本院卷第99至119頁),惟觀該扣案刀械之刀刃長約
19.5公分、O長32公分、刀鋒銳利,有本院勘驗筆錄、扣案物照片
1張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106、153頁),而告訴人用以抵擋被告持
刀揮刺之皮包上並無任何劃傷痕跡,左手腕的刀傷亦無需縫合等
情,業據告訴人證述在卷(見本院卷第108、112頁),倘被告確欲
持該刀刃非短、刀鋒銳利之兇器猛力刺殺告訴人,則在告訴人無
其他武器防禦之情形下,何以其身上僅有左手腕、右大腿之2處輕
微刀傷?且用以阻擋其攻擊之皮包亦無任何損壞呢?足見被告於
行為時並非猛力刺擊,在力道上顯然尚知所節制甚明
3、再衡諸證人O玉玲於本院審理時證稱:告訴人於本案發生當時認
為不需要報警,而係在旁目擊之證人O玉春所報警等語(見本院
卷第126頁),則若告訴人確認為被告持刀猛力朝其攻擊,而有殺
害其之意思,在認其受有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時,理應積極尋求警
方保護,又怎麼會在案發當下認為此事尚無報警之必要,而反係
由素昧生平之路人替其報警?足見告訴人所稱被告持刀不停猛刺
之證述,甚屬可疑
另告訴人倒地後,雖有O紹晴在旁勸阻被告,然參以被告在先前下
車時曾掙脫O紹晴之阻止,此情有O紹晴之證述可參(見偵卷第52頁
),顯見被告如欲掙脫O紹晴之阻擋並非難事,故倘被告如確有
殺害告訴人之故意,本即可趁告訴人倒地防禦不便之際傾盡全力
出手,應會造成告訴人受有更大身體傷害,然告訴人之腿部傷勢
輕微,足見其當時並未有意掙脫O紹晴之拉阻,而遂行其殺人之行
為,則其是否確有致告訴人於死地之主觀故意,尚非無疑
本院卷第99至129頁),惟均為被告所否認,另據證人O紹晴於偵查
中亦證稱:沒有看到被告刺的動作等語(見偵卷第91頁反面),復
參酌告訴人確為被告持刀所刺傷,所為證言難免跨大,證人O玉
玲係其友人,亦有附和告訴人所證之可能
再依告訴人左手腕之傷勢為約4公分長條橫向傷口以觀,因2人當時
所站位置為面對面,而被告以右手持刀,則告訴人傷勢位置核與
常人倘空手遇他人右手持刀攻擊,倉促間高舉左手臂抵擋,手腕
因而遭揮劃成傷之情理無違,益徵告訴人所指訴被告以右手持刀
揮刺,其以左手阻擋因而手腕受傷之情節,應屬非虛,惟究與被
告是否持刀攻擊其胸部無涉
又縱認係被告所為,但因告訴人之胸部並無傷勢,對比扣案刀刃
長約19.5公分、O長32公分、刀鋒銳利,已如前所述,當不能排除係
雙方拉扯掙扎中不慎勾到,或僅僅只是被告以極輕微之力道所造
成,尚難據此推斷被告確有持刀朝告訴人胸部揮刺之事實甚明
五、綜上,公訴人雖主張被告甲OO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
殺人未遂罪,然依公訴人所舉證據研判,僅可認被告構成修正前
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尚難逕認被告有何殺人之主觀犯意,
從而,公訴人此部分認定,容有未洽
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經撤回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238條第1項、第303條第3款分別定有明文
查被告持水果刀傷害告訴人之行為,本院認被告係犯修正前刑法
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依刑法第287條前段規定,須告訴乃論
末按刑事判決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起訴所引應適用之
法條者,以科刑或免刑判決為限,檢察官以殺人未遂罪嫌起訴,
經審理結果,認為被告所犯實為傷害罪,既經撤回告訴,其追訴
條件即有欠缺,法院應逕為不受理之判決,毋庸適用刑事訴訟法
第300條規定而變更起訴法條,附此敘明
又刑法第38條第2項、第3項之物、第38條之1第1項、第2項之犯罪所
得,因事實上或法律上原因未能追訴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或判決有
罪者,得O獨宣告沒收,同法第38條第2項、第40條第3項亦分別定有
明文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繼前開壹、一所載行為後,仍對告訴
人O鴻勳心有不滿,竟另基於毀損之犯意,自自己所有之O輛內取
出其所有之鐵管1支,朝告訴人所有、停放於該處之車牌號碼000-
0000號自用小客車前擋風玻璃、右後O窗等處敲砸多下,致令該車不
堪使用等語,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等語
二、經查,本案告訴人告訴被告之毀損案件,公訴人認被告係犯
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依同法第357條規定,須告訴乃論
三、又按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
重要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
者,得不宣告或酌減之,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定有明文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款,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7年度台非字第41號判例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2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40條第3項,40,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57條,357,毀棄損壞罪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7條前段,28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1項,238,第一審,公訴,偵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