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
壹仟元折算壹日
一、甲OO明知金融帳戶為個人理財之重要工具,如將帳戶之存摺、
金融卡及密碼交予他人使用,將有作為財產犯罪工具之可能,且
亦知詐騙集團利用他人帳戶進行轉帳,目的在取得犯罪所得,竟
仍O任所提供帳戶可能被用以詐騙他人,而基於幫助他人實施詐
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7年5月14日21時29分起至同年6月4日
16時24分間某時,將其所O辦之京城商業銀行楠梓分行帳號0000000000
00號帳戶(下稱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交付予身
分不詳之成年人及所屬詐騙集團成員使用
理由一、檢察官、被告甲OO及辯護人於本院審判程序時,就本判決
所引用之傳聞證據,均明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131、1
32頁),本院認此等傳聞證據,其筆錄之製作過程、內容均具備任
意性、合法性等情,其陳述與本件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合於一
般供述證據之採證基本條件,且證明力非明顯過低,以之作為證
據,均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皆有證據能
力
再於108年2月27日警詢時供稱:當時我去申請帳號後有給我一張密
碼紙,這張密碼紙係跟存簿夾在一起擺放在抽屜內等語(見偵卷
第46頁),是被告此部分所述,已見矛盾,無從合理說明其所O辦
之京城銀行帳戶金融卡密碼如何遭他人知悉,實啟人疑竇
3.被告於偵查中供稱:回家後發現遠東、土銀、京城三本存簿、提
款卡不見,沒有其他東西遭竊等語(見偵卷第13頁)
於本院供稱:我掉了3個帳號,其他2個帳號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出問
題等語(見本院卷第141頁),則若被告所辯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
及金融卡係遭竊而為詐騙集團所使用之詞為真,竊嫌既為使用帳
戶而下手行竊,何以同時失竊之其他帳戶未遭詐騙集團所使用?
且經警陪同被告訪查居住在其租屋處3樓、4樓之同棟住戶,其等
均表示沒有物品遭竊之情,業據被告供明在卷(見偵卷第46頁)
,證人O哲賢亦證稱:107年我承租的房間沒有物品遭竊,這5年中沒
有物品遭竊等語(見偵卷第49頁反面、50頁),參以被告租屋處
房間內擺放有電視、O氣清淨機乙情,業據被告供明在卷(見本院
卷第144頁),並有房間照片1幀在卷可稽(見偵卷第61頁),而被
告房內之電視、O氣清淨機均體積不大且有一定財產價值,可以輕
易搬動及變換成現金,乃為一般竊賊下手行竊之標的,若其房間
真遭人侵入行竊,該竊賊何以捨容易得手後變現具財產價值之電
視、O氣清淨機不取,僅竊取存摺及金融卡?此情實令人匪夷所
思,是被告所O辦之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是否真與其他2帳
戶之存摺、金融卡同時在房間內遭竊,亦屬可疑
又被告犯罪之動機涉及主觀事項,若非被告坦認,本無從明白認
定,且被告有正常工作及收入,或平時以網路轉帳方式使用帳戶
,與其將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交予詐騙集團使用
,並不衝突,自不可以此推論有正常工作之人必不可能從事小額
財產犯罪,是辯護意旨此部份所辯,亦無足採
(三)再被告雖未必對於該收受上開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
密碼之人之犯罪手法、對象等知之甚詳,但以其社會經驗,仍應
得以預見該帳戶係犯罪集團為防止司法機關追查而使用之工具,
竟對該可能發生之犯罪事實仍予O任,並執意交付,顯見其對幫
助他人犯罪應有不確定故意
核被告所為,係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幫助
犯
(二)被告以一交付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之行為,幫助正犯詐騙告訴
人O來好、O錦惠,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處斷
被告未實際參與詐欺犯行,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依刑法第30條第
2項規定,減輕其刑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不思自食其力,為一己私
利,提供帳戶予詐騙集團使用,助長詐騙歪風,間接造成告訴人
財產及社會秩序之危害,及O言否認之犯後態度,惟念被告前無
任何犯罪紀錄,且被告所為幫助正犯行騙僅2次、被害人為2位,被
害金額分別為12萬5千元、5萬元之犯罪情節,兼衡被告自陳大學
畢業之教育程度,原為職業軍人,退伍後從事服務業,獨居、未
婚之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4月,並諭知如易科
罰金以1,000元折算1日之折算標準
(一)聲請意旨另略以:被告將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
交予詐騙集團使用,所為同時違反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而犯該
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嫌等語
(二)惟查,按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旨在防止特定犯罪
不法所得之資金或財產,藉由洗錢行為轉換成為合法來源之資金
或財產,切斷資金與當初犯罪行為之關聯性,隱匿犯罪行為或該
資金不法來源或本質,使偵查機關無法藉由資金之流向追查犯罪
者,因此行為人於主觀上就所欲掩飾、隱匿之不法所得係源於「
特定犯罪」即應有所認知,並有積極為掩飾、隱匿該特定犯罪所
得之客觀行為,始屬洗錢罪所欲處罰之範疇
是其提供帳戶之行為本身除構成幫助犯詐欺取財罪外,尚難併依
洗錢罪論處(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7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
案第18號研討結果參照)
本件被告所為係將其所O辦之京城銀行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
交予詐騙集團,供被害人受騙匯款,被告所提供之帳戶屬詐騙集
團詐騙被害人之工具,而非被告於知悉詐騙集團對被害人實施詐
欺犯罪並取得財物後,另行提供帳戶參與掩飾、隱匿犯罪所得之
去向,難認被告提供所O辦之京城銀行帳戶係為作為詐欺集團詐取
贓款之金流斷點,非洗錢防制法所規範之洗錢行為,自不該當洗
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顯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就此部
分原應為被告無罪之判決,惟檢察官認認此部分與前開有罪部分
有想像競合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第1項、
第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5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名詞
供述證據 1 , 想像競合 2 , 幫助犯 3 , 不確定故意 2 ,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