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賄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92年台上字
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證人之陳述,其證明力是否充足,是否仍須補強證據輔助,應
視證言本質上是否存在較大之虛偽危險性,不得一概而論(最高
法院63年台上字第3501號判例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為被告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
票行賄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及偵訊時之供述、證人O忠泰於
警詢及偵訊時之證述、被告與證人間之對話錄音及譯文、屏東縣
政府警察局恆春分局之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及扣案現金80
0元等證為據
(二)然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賄選罪係以對於有
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
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構成要件
且對有投票權人交付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錢之多寡為絕
對標準,而應綜合社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之認知及其他客觀情
事而為判斷(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893號判例意旨參照)
O:你不要再跟人家說那些呢(不清楚)明天...」從上開錄音內容
可知,被告一開始即開口邀請O忠泰「來那裡坐而已」、「不要緊
,你來我那裡」、「國小那裡」、「恆國(恆春國小)啦!我在
那裡顧」等語,未曾提及投票予O玉棟之事,反倒是O忠泰主動提
及「啊投棟仔,2號嗎?」,被告雖然有回應「1號啦」,然隨即
又表示「O天8點來那裡,就來那裡坐,抽菸、吃檳榔,中午拿便當
給你吃,我再1千給你,好嗎?」、「來那邊加減坐就好」等語
,是細閱上開對話,被告僅邀約O忠泰於投票日至恆春國小顧攤,
並承諾給予1,000元之報酬,然自始至終未主動要求O忠泰投票予O玉
棟,更無如一般賄選者詢問選舉人家中人數等,被告配偶甚至詢
問O忠泰「看你有選誰?」,足認被告並無與O忠泰約定其一定行
使其投票權之意思,自難以上開錄音內容認定被告有何投票交付
賄賂行為
本院審酌O志偉與被告、O忠泰均非熟識,然其經告知具結義務及偽
證處罰後,仍願具結作證,以刑事責任擔保其證言之真實性,實
難想像其有何動機以甘冒偽證罪重罰,杜撰虛偽上開情節以迴護
被告之必要,尚屬可信
(五)從而,本院認檢察官所提出之錄音既無法證明O忠泰所交出
供扣案之800元現金係投票行賄之賄款,且O忠泰於警詢、偵訊及本
院審理時之證述又有前開各項瑕疵,憑信性顯有不足,其指證被
告所交付之800元款項係投票行賄之賄款乙節,尚難採信,而檢察
官所舉其他證據亦不足以補強O忠泰所述之真實性,尚不足據以
作出對被告不利之認定
此外,公訴人復未提出或指明其他足可證明被訴事實之直接或間
接證據,本案尚存有合理之懷疑,基於罪證有疑利歸被告之原則
,復揆諸前開說明,本院自應依法對被告被訴投票行賄之行為為
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3年台上字第3501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893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補強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