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
判決節錄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
一、甲OO雖預見將自己之金融機構帳戶提供他人使用,可能幫助他
人從事財產犯罪,竟仍基於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罪之不確定故意
,於民國108年7月19日13時7分前之某日某時許,在不詳處所,以不
詳方式,將其所申辦彰化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
本案帳戶)之提款卡、密碼,提供予年籍不詳之自稱「O雅慧」之
詐騙集團成員使用,而容任其作為詐欺取財之用
(一)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之自白
(一)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
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參照)
查被告雖將涉案帳戶提款卡及提款密碼交予姓名、年籍不詳之詐
騙集團成員使用,便利該集團成員遂行詐欺取財犯行,然被告所
為並不等同於向被害人施以詐欺取財犯行之構成要件行為,且亦
無證據證明被告O有參與詐欺取財犯行之構成要件行為,是以被告
並無與詐騙集團成員共同實行詐欺犯行之犯意聯絡或行為分擔,
僅係為他人詐欺取財之犯行提供助力,自係以幫助犯罪之意思,
參與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揆之前揭說明,應論以幫助
犯
(二)核被告所為,應依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規定,論以幫助他
人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之幫助犯
被告以幫助之意思,參與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為幫助犯,情節
顯較實行詐欺犯罪構成要件之正犯為輕,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
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率爾提供其帳戶之存
摺、提款卡及密碼供詐騙集團成員使用,致被害人受有13,000元之
損失,不僅造成執法機關不易查緝實際詐騙集團成員,亦造成被
害人求償困難,危害社會治安,並助長詐騙集團之犯罪,行為自
有可議之處
兼衡被告自述已婚、育有三名未成年子女、勉持之生活經濟狀況
,高中畢業之智識程度(本院卷第35頁),及其犯罪動機、目的、
手段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
標準,以期被告謹記本次致罹刑章之失,切勿再犯
而行為人是否有改善之可能性或執行之必要性,固係由法院為綜
合之審酌考量,並就審酌考量所得而為預測性之判斷,但當有客
觀情狀顯示預測有誤時,亦非全無補救之道,法院仍得在一定之
條件下,撤銷緩刑(參刑法第75條、第75條之1),使行為人執行其
應執行之刑,以符正義
由是觀之,法院是否宣告緩刑,有其自由裁量之職權,而基於尊
重法院裁量之專屬性,對其裁量宜採取較低之審查密度,祇須行
為人O合刑法第74條第1項所定之條件,法院即得宣告緩刑,與行為
人犯罪情節是否重大,是否坦認犯行並賠償損失,並無絕對必然
之關聯性(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161號判決參照)
被告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可查,且已坦承犯行,深具悔意,又考量被告雖
資力不佳仍盡力與本案被害人O旭銘達成調解並賠償其損害,有前
開調解筆錄在卷可查,本院斟酌上情,認被告經此偵、審程序及
刑之宣告,當能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是所宣告之刑,以暫不
執行為適當,爰併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定,對被告宣告緩刑
2年,以勵自新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第3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161號判決參照
名詞
幫助犯 5 , 不確定故意 1 , 自白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引用法條

刑法,第75條之1,75-1,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5條,75,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