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夥同O文龍(O文龍所涉加重竊盜部分
,另由本院108年度易字第26號審理)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
基於竊盜之犯意聯絡,於民國107年6月11日凌晨1時50分許,由O文龍
駕駛其所有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下稱甲車)搭載被告
甲OO,行駛至南投縣○○鄉○道0號25公里橋樑伸縮縫箱涵外,由被
告甲OO在路旁把風,O文龍再持其所有且足供兇器使用之破壞剪及
O刀破壞伸縮縫維修門上方防護鐵片,進入箱涵範圍內,以破壞
剪剪斷電纜線後,竊取交通部高速公路局(以下簡稱O公局)所有
之XLPE電纜線(600V/C38MM2規格)約2公尺得手後離去
經警據報於107年7月16日持搜索票前往O文龍位於雲林縣○○鎮○○
路000號A2室住處搜索,扣得上開破壞剪及O刀各1支,而悉上情,因
認被告甲OO共同涉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加重竊盜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此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
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
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
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法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
有疑、O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
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同此見解)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見解相同)
再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必告訴人所述被害情
形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其供述始足據
為判決之基礎(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32年上字第657號判例
同此看法)
訊據被告甲OO堅詞否認有何共同加重竊盜犯行,辯稱:伊與O文龍
是好友,O文龍當時想買車,但O文龍在假釋中不方便買,而伊當時
有辦貸款,所以伊就以自己名義貸款買了乙車借O文龍使用,乙
車車貸就由O文龍繳,乙車都是O文龍在使用,伊確實有跟O文龍到
過本案現場,2次都是O文龍開車,第1次O文龍是開車載伊至高速公
路橋下,當時只有晃一下就走了,第2次是O文龍約伊去溪邊,伊
不知為何O文龍要到案發現場,到現場時O文龍只跟O說在車上就好
,伊也不知O文龍下車去做何事,之後隔1、2天伊有跟O文龍至回收
場,當時O文龍是說他有工地用的電纜線可以賣,O文龍賣完東西
後有給伊幾千元去繳車貸,伊沒有共同參與加重竊盜之行為等語
七、綜上所述,本案之基地台位置圖、O籍資料、現場照片、監視
錄影畫面、O口監視器畫面及證人O鳳琴證述等證據,均無從直接
認定被告甲OO涉有本案竊盜犯行,而共同被告O文龍則證稱被告甲
OO並未參與本案竊盜犯行,則被告甲OO辯稱其雖有於案發現場,惟
其並未下車參與竊盜犯行等情,尚非無稽,公訴人所提之證據資
料,尚未達一般之人均可得確信而無合理懷疑存在之程度,此外
復查無其他積極確切之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甲OO有公訴人所指之
加重竊盜犯行,其犯罪尚屬不能證明,揆諸前揭法條及最高法院
裁判之意旨,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同此見解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見解相同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32年上字第657號判例同此看法
名詞
假釋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