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主文
甲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判決節錄
(一)本案以下引用被告甲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為陳述之供述證據
,迄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檢察官及被告就該等證據之證據能力
均未聲明異議(見本院卷二第90、188、194頁),本院審酌該等證
據製作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以之
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之規定,認為均
得作為證據
(二)其餘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復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
之情形,亦得作為證據
(一)訊據被告對於詐騙集團成員於108年3月13日晚間8時40分許,在不
詳地點,撥打電話向告訴人O佳芳佯稱其上網購買商品,因內部
人員作業疏失,帳戶會重複扣款,需其協助取消設定云云,以致
O佳芳陷於錯誤,於同日晚間9時7分許,在其住處以網路匯款2萬8,
989元至鄭苡家名義申辦之中華郵政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
(二)關於上開被告不爭執之事實,業據被告於本院訊問、準備程序
及審理時自承在卷(見本院卷一第76、77頁、本院卷二第91、194頁
),核與證人即共同被告O正宥於本院審理(見本院卷二第175至
187頁)、O偉達(見108年度偵字第1919號卷第19頁)、O俊傑於偵訊時
(見108年度偵字第1800號卷第10至12、45至51頁)、告訴人即被害人
O佳芳(見他卷第61、62頁)證述情節大致相符,並有新北市政府
警察局土城分局廣福派出所陳報單、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諮詢專
線紀錄表、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受
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金融機構聯防機制通報單、O平
綜活儲存款-薪轉明細、通話紀錄、O輛詳細資料報表、偵辦詐欺
集團偵查報告、南投縣政府警察局草屯分局偵查隊相片紀錄表、
職務報告、交易明細、郵局帳戶申登資料(見他卷第57至60、64至
68、84、185至204、215、220、223、224頁)、客戶歷史交易清單(見本
院卷一第177頁)等件附卷可稽,是此部份之事實,可堪認定
再關於犯意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基於相
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犯之成立
,且數共同正犯之間,原不以直接發生犯意聯絡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而詐欺集團成員,以分工合作之方式,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
,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詐欺取財之目的,即應負共同正犯
責任,非以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為限(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
第656號判決意旨參照)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定有明文
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物,
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首次犯
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犯
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一
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所犯
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
決意旨參照)
又本案犯行為被告、共同被告O正宥、O偉達、O俊傑及其他詐騙集
團成員,3人以上共同為之,復無證據證明被告於本案犯行前有參
與該詐騙集團之其他詐欺犯行,此次應為首次犯行,核被告所為
,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二)被告與共同被告O正宥、O偉達、O俊傑及其他詐騙集團成員,就
本案詐欺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依刑法第28條論以共同
正犯
(三)被告與共同被告O正宥、O偉達、O俊傑先後2次提領告訴人所匯
之款項,因所侵害者為同一告訴人之財產法益,且係於密切之時
間、相同之地點為之,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
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應係以接續之意思為之,而屬接續犯之包
括一罪
(四)又按,行為人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
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取財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
之時、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
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
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數罪併
罰,反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最高法院
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所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
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係一
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
重之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斷
(五)爰審酌被告O因加重詐欺案件,經法院判處罪刑在案,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案足佐,竟仍不知悔改,再次參與
以實施詐術為手段之詐騙集團犯罪組織,而與詐騙集團成員共同
以不正方法詐騙告訴人之金錢,損害告訴人之財產利益,行為實
有可議,兼衡其迄未賠償或與告訴人達成和解,自述高中肄業之
智識程度、從事洗車工作之生活狀況(見本院卷二第195頁),及
其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所生危害、犯罪情節、本案詐騙
金額、擔任主要角色、犯後態度等一切情形,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
(六)至於起訴意旨固請求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犯第1項
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3年」規定,對被告諭知刑前強制工作3年
又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保安處分之規定為刑法有關保安處
分之特別規定,其適用範圍應以所宣告罪名為同條例第3條第1項
所定「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罪為限
如所宣告罪名並非上開第3條第1項之罪,而係與之有想像競合犯關
係之他罪,自無適用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宣付強制工作
之餘地
刑法第55條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自95年7月1日施行),就一行為
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所定「從一重處斷」之同時,雖參考
德國、奧地利之立法例,增設但書規定「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
最輕本刑以下之刑」,然參諸本條立法理由說明三「想像上競合
與牽連犯,依現行法規定,應從一重處斷,遇有重罪之法定最輕
本刑較輕罪之法定最輕本刑為輕時,裁判者仍得在重罪之最輕本
刑以上,輕罪之最輕本刑以下,量定其宣告刑
德國刑法第52條(2)及奧地利現行刑法第28條,均設有相關之限制規
定,我刑法亦有仿採之必要,爰增設但書規定,以免科刑偏失
又依增設本但書規定之精神,如所犯罪名在3個以上時,量定宣告
刑,不得低於該重罪以外各罪法定最輕本刑中之最高者,此乃當
然之解釋」之旨,因但書規定所生科刑之封鎖作用,應僅止於宣
告刑部分,並不及於保安處分(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913號判
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本案所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
取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從
一重之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
斷,已如前述,自不得再任意割裂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刑前
強制工作規定,起訴意旨就此部分容有誤會,併予敘明
(七)另就被告犯罪所得乙節,參酌證人即共同被告O偉達、O俊傑均
證稱:被告收到的O交給上手(見108年度偵字第1919號卷第19頁、1
08年度偵字第1800號卷第49頁),堪認本案被告自O正宥收取之提領
款項2萬9,000元應已交給其上手,而卷內又無證據證明被告已經取
得如報酬等其他犯罪所得,自無犯罪所得沒收規定之適用,附此
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第55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65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91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非供述證據 1 , 共同正犯 3 , 想像競合 5 , 接續犯 1 , 評價為一罪 1 , 牽連犯 1 , 供述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6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2條,52,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