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1條第8項,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戊○○有罪,沒收及定應執行刑部分均撤銷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陸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共新臺幣伍佰柒拾貳萬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其他上訴駁回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壹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參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戊○○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應執行有期徒刑捌年,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共新臺幣伍佰柒拾參萬元均沒收
乙OO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3所示參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1至3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扣案之犯罪所得共新臺幣拾貳萬元均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陸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共新臺幣伍佰柒拾參萬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視為犯罪所得共新臺幣壹仟零壹拾玖萬玖仟零貳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壬○○其餘被訴(即起訴書犯罪事實貳,三,四)部分,均無罪
辛○○無罪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萬元沒收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褫奪公權貳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壹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壹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參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參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O○○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參年
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
壬○○共同犯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拾貳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檢察官 , 丙O O
上訴理由
被告戊○○上訴意旨否認犯行,雖無可採,然原判決此部分既有
上開可議,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
參、駁回檢察官對被告戊○○、丁○○無罪之上訴部分:
七、檢察官上訴意旨以:
且證人O峰彥係警偵訊中即證稱:這是業界都知道等語,業如前述
,並非於審判中始翻異前供,是縱如檢察官上訴意旨所指所述係
出於自由意志,因僅係業界之傳聞,難謂確實,即不適於犯罪事
實之認定
(五)檢察官上訴意旨所指:除發現「發大電子遊戲場」現址為登記
被告丁○○配偶所有,該店後方及地下室提供客人兌換現金之處
所,係屬其弟媳O玉真所有,店內所擺設之大型電子遊戲機台均
貼有「JINDA」(即晉大)字樣之貼紙部分,證人O哲誠於原審證稱
:發大電子遊戲場所在之建築物是伊向一位羅小姐承租,店後方
的空間是向O玉真承租等語(見原審卷四第2-28以下),於警偵訊中
亦先後多次為相同之證述(見調查卷一第629-638頁、第653-656頁、
第659-665頁),核與證人O玉真及被告之配偶羅淑民於警詢中之證
述復相符(見調查卷一第620-626頁、第861-2頁、偵八卷第256-258頁)
判決節錄
四、案經O務部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下稱市調組)、O務部調查
局高雄市調查處(下稱市調處)、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下稱市警
局)移送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暨追加起訴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O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偵查中對被告以外之人所為之偵查筆錄,或被告以外之人O檢察官
所提之書面陳述,性質上均屬傳聞證據
惟現階段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
依法其有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具結
,而實務運作時,檢察官偵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
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度極高
本件上訴人即被告戊○○(下稱被告戊○○)及其辯護人雖均否
認證人乙OO、甲OO於偵查中證述之證據能力,然證人乙OO、甲OO於偵
查中之證述業經具結,並無證據證明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且原始
傳聞證人甲OO於原審到庭接受詰問,並賦予被告戊○○詰問之機
會,依前開說明,證人乙OO、甲OO於偵查中之證述有證據能力
(二)本判決所引用之其餘證據資料(詳後引證據),其中傳聞證據
部分,縱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或其他規定之傳聞
證據例外情形,因檢察官、被告戊○○及其辯護人或同意可作為
證據使用,或未聲明異議(見本院上訴卷
本院上訴三卷第219-381頁),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
之規定,審酌該證據作成之情況,認為適當,應得為證據,未援
用之證據則不贅述其證據能力
(五)本案除甲OO係為邀獲減輕刑罰之寬典而蓄意誣指被告,且除個
人片面之指述外,並無其他補強證據,自不足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云云
則本案爭點在甲OO收受上開賄款後,是否將半數賄款即572萬元交付
被告戊○○,作為不取締附表二所示電玩業者之對價?甲OO所為
不利於被告戊○○之指述有無補強證據?
(四)甲OO、乙OO分別於105年8月27日、同年12月6日經原審裁定羈押禁
見,並於檢察官偵辦之初均否認收賄或行賄,直至同年12月12日、
同年月15日始先後自白犯行,有原審及檢察官之訊問筆錄附卷可
參(見原審矚訴案之聲羈卷一第24頁,原審聲羈卷二第8頁,偵查
卷五第31、48頁)
又在乙OO於105年12月15日自白前,檢警從未對乙OO訊問過關於被告戊
○○涉嫌收賄之情形,乙OO自白當日以證人身分接受調查時,檢
察官係以「你從何時開始跟業者收取賄款」之開放性問題訊問之
(見原審訴字案之偵卷五第49頁正面),而非以針對性之問題(
例如:甲OO有無提過賄款要分給裡面的人或「副仔」或「戊○○」
等語)訊問之
雖證人乙OO上開證述與證人甲OO之陳述係具有同一性或重複性之「
累積證據」,尚無從作為證人甲OO首揭證述之補強證據,但仍可
認定被告甲OO確O向被告乙OO提及另有「副仔」(即被告戊○○)需
要「處理」(即交付賄款之意)之情無誤
甲OO與被告戊○○在辦公室之相處尚無不合之處,亦未見有過爭
執之情,縱如證人庚○○所言,曾因其他警員之考績問題有所爭
論,但亦僅止於該警員之考績問題,全然未因專勤組之業務、勤
務發生齟齬,足見其二人未有任何私怨、O隙,甲OO應無誣攀被告
戊○○之動機
證人壬○○於調查站調查時就是否O前往附表二所示電子遊戲場查
緝一節,或證稱沒去過或不記得(見調查卷一第465-467頁),由上
開證人甲○○等均係專勤組組員,查緝賭博性電玩為其等業務之
一部分,且證人庚○○於檢察官偵查中證稱:賭博是依110檢舉電
話,由戊○○寫單子給我們,我再進行探訪,這個紀錄表都是放
在戊○○桌上等語(見調查卷一第507頁),乃依甲○○等所證,
或雖受被告戊○○指示前往查緝,但均不得其門而入,或未受指
示前往查緝
然被告戊○○自承甲OO曾告以「要不要拿」、「拿沒有關係」等語
,業如前述,設雙方有默契,交付賄款猶如轉身,費時不過數秒
,亦不虛特殊遮掩,甚至藉口公務談話,趨身靠近即可達成之事
,是縱辦公室有其他組員或可能隨時有人進入,亦不足認為無轉
交賄款之可能,辯護人上開主張,及證人丙○○、壬○○等所證
有人輪值日排值班、接聽報案電話等語(見調查卷一第736、737頁
、722頁),不足為被告有利之認定
核被告戊○○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第4條第1項第5款之
悖職收受賄賂罪
被告戊○○就上開犯行,與甲OO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為共同正
犯
(二)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同條例
第11條第4項、第1項之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之犯罪成立要件,所
謂「收受賄賂」、「交付賄賂」,本身均不具有當然反覆、延續
實行之特徵,不能以集合犯論之
所謂接續犯,雖在刑法之評價上僅認為成立一罪,然必須數行為
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為之
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
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
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始能論以接續犯,而為包括之一
罪
如行為人先後數行為,在客觀上係分次實施,侵害數個同性質之
法益,其每一前行為與次行為,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
距上,可以分開,在刑法評價上,各具獨立性,每次行為皆可獨
立成罪,自應按照其行為之次數,一罪一罰(最高法院103年度台
上字第1922號判決意旨參照)
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之悖職收受賄賂罪亦應為同一之解釋
本件乙OO各次交付賄賂行為,已判決確定之甲OO與被告戊○○各次
收受賄賂行為,相關賄賂之授受並非以分期方式完成,而係相互
獨立,不具有接續性,應予分論併罰,是被告戊○○係犯違背職
收受賄賂罪共21罪
(三)被告戊○○為具有法定調查犯罪職務權限之公務員,業如前述
,其所為21次悖職收受賄賂之犯行,除法定本刑為無期徒刑部分
依法不得加重外,均應依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規定加重其刑
(二)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並非沒收條文而係就不明財產視為犯罪所
得之規定,係以當檢察官已證明被告犯罪,然發現被告全部異常
財產中有一部分無法查知其來源,而被告復未說明,則被告就該
未說明之部分不能另觸犯財產來源不明罪,亦無法沒收,形成規
範漏洞,為彌補該漏洞,就異常之財產視為其犯罪所得為為一併
沒收,乃就此種情形以貪污所得擬制之方式視為犯罪所得認定之
範圍
原判決既已認定被告戊○○收賄之範圍為572萬元,並諭知沒收該
犯罪所得,另竟未於事實中記載,而逕於理由中又依貪污治罪條
例第10條擴大沒收另1000餘萬元,實際超出犯罪事實所認定犯罪所
得,而原判決就檢察官是否起訴被告戊○○涉犯財產來源不明罪
部分,或財產來源不明視為犯罪所得部分,亦未於事實欄為認定
,所為說明亦僅提及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予以擴大沒收之理由(此
部分事實既未記載及審判,亦與起訴部分非裁判上一罪關係,本
院自無從審判,應由原審另行處理),乃就附表三被告戊○○不
能證明之財產併為宣告沒收,即有不當
被告戊○○上訴意旨否認犯行,雖無可採,然原判決此部分既有
上開可議,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
五、爰審酌被告戊○○身為執法者,本應奉公守法、O潔自持、謹
慎勤勉,不攀附權勢,不忮求私利,並應積極為犯罪預防之調查
,以防止一切危害、促進人民福祉,竟均不知潔身自愛,利用國
家賦予之權力與機會,收受電子遊戲場業者之賄賂,縱容該業者
從事不法犯罪,所為非僅影響犯罪查緝及社會治安,更敗壞警界
風紀,損害社會大眾對於警察公正性及O潔性之信賴,且影響全國
大多數兢兢業業、維護社會治安之警察形象,讓警察人員遭受負
面評價,甚至造成對警察人員與司法之不信任感,且歷次收受賄
款之金額不低,總計達572萬元之收賄情節,否認犯行之態度,前
此並無前科,有臺灣O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足憑,並兼衡
其等犯罪之動機、手段、情節、所得財物之多寡、智識程度、經
濟能力及生活狀況(見原審矚訴卷一第39頁,原審訴字卷一第53頁
之個人戶籍資料,原審矚訴卷五第126頁反面至第127頁正面被告戊
○○之供述)等一切情狀,就所犯各罪,分別量處附表一主文欄
所示之刑(與原判決相同),併各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刑法
第37條第2項之規定,宣告褫奪公權
六、數罪定其應執行刑時,除應就各別刑罰規範之目的、輕重罪
間體系之平衡、整體犯罪非難評價、各行為彼此間之偶發性、與
被告前科之關聯性、各行為所侵害法益之專屬性或同一性、數罪
對法益侵害之加重效應、罪數所反映之被告人格特性與犯罪傾向
、社會對特定犯罪處罰之期待等,為綜合判斷外,尤須參酌前開
實現刑罰公平性,以杜絕僥倖、減少犯罪之立法意旨,為妥適之
裁量(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爰審酌被告戊○○所犯上開數罪之類型均為違背職務收受賄賂,
侵害相同法益,所為犯行之行為與時間關連性極密切且有規律,
並依刑法第51條數罪併罰所採限制加重原則,及多數犯罪責任遞減
原則之法理,就本案整體犯罪之非難評價、各行為間之關連性、
社會對此種犯罪處罰之期待等項予以綜合判斷,仍量處如原判決
所處之應執行刑有期徒刑16年
(一)因應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規定,相關特別法將於中華民
國刑法沒收章施行之日(即105年7月1日)失效,故貪污治罪條例第
10條關於沒收之規定,亦於105年6月22日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
日起施行
原第10條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者,其所得財物,應予追
繳,並依其情節分別沒收或發還被害人(第1項)
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者,本人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自犯罪時
及其後三年內取得之來源可疑財物,經檢察官或法院於偵查、審
判程序中命本人證明來源合法而未能證明者,視為其所得財物(
第2項)
前二項財物之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應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
產抵償之(第3項)
為保全前三項財物之追繳、價額之追徵或財產之抵償,必要時得
酌量扣押其財產(第4項)
」修正後為:「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本人及其配偶、未成年
子女自犯罪時及其後三年內取得之來源可疑財產,經檢察官或法
院於偵查、審判程序中命本人證明來源合法而未能證明者,視為
其犯罪所得
」,因中華民國刑法沒收章已無追繳及抵償之規定,而追徵為全
部或一部不能沒收之執行方式,為避免司法實務對如何執行追繳
、抵償之困擾,刪除原條文第1項及第3項,回歸刑法沒收章之規定
及配合刑事訴訟法關於扣押之修正,刪除原條文第4項,回歸刑事
訴訟法關於保全扣押之規定
依刑法及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規定之修正,關於犯罪所得應依修正
後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犯罪行為人或非善
意第三人所有之部分,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二)被告戊○○與已判決確定之甲OO之犯罪所得應以其等分得之金
額計算之,被告戊○○所得總數各為572萬元(各次之犯罪所得金
額詳附表一所載),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於附表一各編
號所示罪名O下,分別宣告沒收,併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
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
八、被告戊○○來源不明之財物部分:甲、被告戊○○於任職專
勤組期間及其後3年內,以現金購買之物品(包括購買高雄市○○
區○○○街000巷00號13樓房屋支出1,504萬元、前揭房屋裝潢支出2,
094,600元、前揭房屋添置家具支出605,415元、購買名錶支出2,402,255元
、購買瓷器支出611,867元、購買ARMANI服飾支出885,360元、購買TOD&#
39;S鞋款支出103,425元、購買DAK'S服飾支出278,102元、購買BURBERRY服
飾支出239,700O)、帳戶異常之現金存款共2,555,300元、支付裕昌公
司購買汽車訂金255,000元、父母去世後,用以支付7位兄姐之現金
共560萬元,合計17,604,941元為來源不明之財產
且證人O妙娟(被告戊○○四姊)、O榮華(被告戊○○二哥)、O
霞(被告戊○○二姊)於審理中均附和其詞,證人O妙娟證稱:74
年結婚後與夫家住在鳳山,大約2至3個月回娘家一趟,因母親很疼
我,故每次回娘家O會塞數千元至1萬元不等的現金給我,並表示
給戊○○的金額更多,因戊○○是老么且母親重男輕女,自然會
給戊○○更多錢等語
(一)證人即被告戊○○二哥O榮華於審理中證稱:父母親相繼於102
年6月間過世時,在鹿谷農會的存款是我去辦理的,分別是240萬元
、400萬元,其他遺產則是不動產及少數現金,其中現金由8名子女
平均分配,不動產由4名兒子繼承等語(矚訴卷三78至79頁),可
見被告戊○○父母於102年去世時僅有現金遺產共約640萬元,而被
告戊○○另有7位兄姊,縱使對被告戊○○寵愛有加,然被告戊○
○父母於O妙娟(被告戊○○四姊)出嫁時,僅給予80萬元陪嫁壓
箱錢
再參以被告戊○○於警詢中辯稱:以前回鄉下,父母會塞一些零
用錢給我,我會把這些錢存到高雄銀行的帳戶等語(見調查卷一
第98頁),既然父母所給之小額零用錢O會存入銀行帳戶,卻將大
筆贈與金額留在身邊,核與常人會將大筆現金存入金融機構生息
及避免遭竊之O情,明顯不符,若無確實證據,實難輕信其等於83
年至100年間,陸續贈與269餘萬元現金供被告戊○○購置上開家具
、瓷器、服飾、鞋款等高價或奢侈品
參以被告戊○○於警詢中陳稱:鹿谷鄉農會帳戶的存款及9張定存
共110萬元是父母幫我存的,他們幫我存錢時沒告訴我等語(見偵
卷一第13至14頁),則被告戊○○之父母於生前即有為被告戊○○
儲蓄之計畫,並刻意不讓被告戊○○知悉此事,上開為被告戊○
○開戶、定存,即為其父母私下贈與戊○○現金之方式甚明,此
益徵被告戊○○上開購屋及購物支出均與父母之贈與無關
(七)關於名錶支出部分(詳如附表三(四)),除編號2中之40萬元、
編號7中之10萬元部分,可認被告戊○○已證明來源合法,及編號
9、10所示之支出已逾任職專勤組滿3年以上,不應視為犯罪所得財
物外(理由詳如「備註」欄所載),其餘部分,被告戊○○未能
證明來源合法,而有來源不明之財產1,539,838元
(二)被告丁○○於被告戊○○擔任三民二分局覺民所所長期間(9
5年2月16日至99年4月9日)即相識,因而知悉被告戊○○將調任高雄
市警察局行政科警務正一職,為規避上開3家電子遊戲場賭博犯
行遭專勤組取締、查緝,竟於102年3月30日前某日,基於違背職務
行求、期約、交付不正利益之犯意,向被告戊○○表達如任職專
勤組期間不予取締上開電子遊戲場,將於其調離專勤組後,交付
型號為528i之BMWO輛1台作為代價,並允諾支付該車保養費用、稅金
(含燃料稅、牌照稅)及保險費
因認被告丁○○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博、同法第268條之意圖
營利供給賭博場所、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之違背職務行賄
被告戊○○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違背職務收受賄
賂及不正利益罪嫌等語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款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同此意旨)
從而本案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無論述之必要,先
此敘明
被告戊○○則辯稱:我因回南投鹿谷探望年邁父母,才向丁○○
借用BMW汽車,並向丁○○購買5萬元之精品兌換券,且因經常向丁
○○借車深感不好意思,故在汽車公司人員推薦下於該汽車內裝
設喇叭及支付一些保養費,而該汽車既屬丁○○所有,則由其繳
納稅金、保險費或保養費亦符O情,絕無收受丁○○任何不正利益
作為不予查緝賭博性電玩對價之情
(七)綜上所述,檢察官就被告丁○○被訴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
賭博、同法第268條之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及貪污治罪條例第
11條第1項之違背職務行賄
被告戊○○被訴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違背職務收
受賄賂及不正利益罪嫌,所舉之證據尚未達一般人均得以確信為
真實,而無合理懷疑之程度,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
明被告丁○○、戊○○有前開賭博及貪污治罪條例之犯行,揆諸
前揭說明,自應就被告丁○○、戊○○被訴此部分罪嫌為無罪之
諭知
被告戊○○違背職務上行為收受被告丁○○交付賄賂罪嫌,尚屬
不能證明,為被告丁○○、戊○○無罪之諭知,經核與法並無不
合
原審竟以證人O峰彥於審理時對於被告丁○○是否為業者一事,僅
係聽聞他人轉述云云,而未採納證人O峰彥於偵訊時之證述,未綜
合比較判斷上開陳述當時之原因、過程、內容等外在環境,及事
後有無因人情壓力或其他外在因素,致污染其證詞之真實性等客
觀狀況,進而說明何以審理時之證述具有更可信之特別情況之理
由,而推翻其於偵訊時之證述,所為推論自有判決適用法則不當
、不備理由及理由矛盾之違法
被告丁○○於被告戊○○遭收押後,明知本署指揮高雄市調查處
與之聯繫,請其立即出面說明O輛使用情形,其卻於躲避數日後,
才由配偶將BMWO輛開至市調處扣案,並於律師陪同之下出面,原審
僅以O輛扣案之際,車內有擺放被告丁○○之物品等情,推斷O輛
係屬「借用」,無視本署竭盡所能調查該O輛係被告丁○○「贈與
」被告戊○○,而非「借用」之相關說明及證據,證據調查、理
由說明,是否過於速斷?倘被告戊○○確實係向被告丁○○「借
用」扣案BMWO輛,何以其於收押期間,猶企圖與被告丁○○勾串
,並欲捏造向被告丁○○分期租賃、到期過戶等之不實事實,堪
認渠等對於扣案BMWO輛係「借用」之說詞,於偵查過程中,早存有
明顯之矛盾
然扣案BMWO輛之購買日期、變更O色、加贈5萬元精品券等過程,均
係在被告戊○○任職於專責查緝電子遊戲場之總局行政科專勤組
期間,其為避免於任職期間,收受業者所交付之昂貴進口O輛遭人
非議,於知悉即將調離之際,向被告丁○○索討扣案BMWO輛作為包
庇被告丁○○於高雄地區經營賭博電子遊戲場之代價,被告丁○
○確實可能在不知被告戊○○即將調離專勤組,而應允「贈送」
被告戊○○所指定之車款、O色BMWO輛1台,並向O商訂車等情作為
答謝,難以被告戊○○於收受扣案BMW之時,已調離專勤組,即認
其毫無任何權限查緝電子遊戲場,進而推認被告丁○○交付該車
僅係單純「借用」之事實等語,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
證人O峰彥於警偵訊證稱:發大電子遊戲場係被告丁○○所經營是
「業界」都知道云云,係聽聞自所謂「業界」,無從求證,其於
原審亦證稱:是聽聞自「同業」提到發大電子遊戲場係丁○○所
經營,其實其本身並不知道等語
證人O懷龍於偵查及原審亦證稱:曾聽「同業」提及發大、阿拉丁
及神氣龍是丁○○經營,但未曾查證等語,均係傳聞自他人,為
轉述自他人之傳聞證人,而原供述者之原始證人均未經檢察官傳
喚到案,亦無證人之姓名及住居所可供法院傳喚及命其與被告丁
○○對質,為實質之真實發現,自無從查證轉述者轉述內容之真
實性,原審認不得為被告丁○○不利之認定,其證據取捨難謂有
檢察官所指違背論理或經驗法則之情形
證人O喜棠亦證述:伊係由綽號「O粉」之女子(即O柳君)介紹擔
任阿拉丁遊戲場登記負責人、不認識被告丁○○,證人O柳君陳稱
:店內薪水都是由會計「貞貞」發放、O不認識丁○○,與證人羅
淑即被告丁○○之妻證稱:丁○○沒有經營過電子遊戲場、我
們只是房東收租金而已等語,此經本院調取原審法院另案106年易
字第525號被告O哲誠等8人賭博案件全部卷證查閱無訛,並有上開
確定判決可資參照(見本院上訴卷(三)第頁),因此,客觀上無
法排除被告丁○○僅係受第三人委託出面洽談阿拉丁遊戲場轉售
事宜之可能性,此外,亦無相關事證足認其實際出資或參與發大
遊戲場、阿拉丁遊戲場日常營運事宜,是亦無從認定被告丁○○
係上開遊戲場之實際負責人
(六)被告丁○○將查扣車牌號AAJ-2188號BMWO輛交予被告戊○○使用,
或非無所圖,然交付被告戊○○所用之際,被告戊○○既係高雄
市政府警察局秘書室之股長(102年4月19日起任職),對轄區電子
遊戲場並無取締之權責,被告丁○○、戊○○復堅詞否認有行賄
及收賄之意思,上開O輛係在被告丁○○住處地下停車場遭查扣
,查扣時車上尚有被告丁○○住處車道遙控器,並有其私人物品
等,業如前述,若為贈予而購車或事後萌生贈予之意,理應不會
放置個人物品之O情不符,卷內亦無檢察官所主張「被告丁○○在
被告戊○○任職專勤組期間之102年3月30日前某日,約定不予取締
發大、阿拉丁及神氣龍等3家電子遊戲場,待被告戊○○調離專勤
組後交付上開O輛為對價」之有關被告丁○○2人間所為「約定」
之相關確切證據,而被告丁○○於到案接受調查時身上尚有一副
鑰匙(見偵八卷第11頁),設已贈與,被告丁○○何以要保留上
開O輛之鑰匙,是否能僅憑上開O輛係於102年5月9日始正式領牌,即
逕以推認是事前約定不為取締之對價,亦有可疑,再者,如前所
述,依卷存之證據均不足以證明「發大、阿拉丁、神氣龍電子遊
戲場」係被告丁○○所經營,則被告丁○○是否有行賄之必要,
亦有疑義,被告丁○○、戊○○間是否有行賄及收賄之犯意合致
,均難謂已達於一般人均不致有所疑慮之程度
被告戊○○違背職務上行為收受被告丁○○交付賄賂罪嫌部分屬
不能證明,為被告丁○○、戊○○無罪之諭知,於法並無不合,
檢察官執上開事由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299條第
1項前段,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第4條第1項第5款、第17條,刑法第
2條第2項、第11條、第28條、第37條第2項、第51條第5款、第8款、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7,A
判例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92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同此意旨
名詞
分論併罰 1 , 補強證據 3 , 自白 2 , 共同正犯 1 , 集合犯 1 , 接續犯 1 , 追加起訴 1 , 傳聞證據 5 , 詰問 1 , 彈劾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7,A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4,A

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17,A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8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10,A   6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4,A   5

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7,A   4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6,A   3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4,A   3

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11,A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3項,6,A   2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2項,6,A   2

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17,A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2

刑法,第268條,268,賭博罪   2

刑法,第266條第1項,266,賭博罪   2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4項,6,A   1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6,A   1

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4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1

刑法,第51條第8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條,3,總則,法例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