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77條第2項,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柒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壹、程序方面本判決所引用被告甲OO、乙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
述,檢察官、被告2人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表示同意做為證
據(見本院審易卷第52頁、本院卷二第11、73頁),本院審酌上開
陳述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認
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均
有證據能力
雖O淑貞並未目擊乙OO毆打及踢踹其背部之經過,然已證稱當時確
與甲OO發生口角並先出手打甲OO一巴掌,甲OO則從正面拉扯其頭髮
,將之以正面朝下方式壓制在地,同時徒手毆打其頭部等節,O慧
亦明確證稱被告2人均有參與該次衝突,且O淑貞因此受有頭部外
傷併腦震盪徵象及背部挫傷之傷勢,復有O淑貞之國軍高雄總醫院
病歷(見本院卷一第158至162頁)可資佐證,O淑貞關於毆打經過於
偵訊及本院所為之證述,與其所受傷勢及位置均相符,已難認其
所述全屬虛構
O淑貞警詢證稱(作為彈劾證據使用):甲OO從停車場走過來後就
直接徒手攻擊我臉部並拉扯我頭髮,乙OO也過來一起毆打我,他用
拳頭及雨傘打我的頭部及背部等語(見警一卷第1頁背面),雖
與其前開證述不盡一致,但僅屬毆打位置及O法等細節差異,就甲
OO確有拉扯其頭髮暨乙OO確有毆打其背部等之基本事實則始終一致
,而衝突現場既甚為混亂,O淑貞當時又尚不認識乙OO,本即難期
待O淑貞於遭毆之際,仍能清楚記憶自己及被告2人各項動作細節
,但其前後證述之基本事實既無重大歧異,自不因證人對於細節
之記憶或表達有所出入,即認其證述全部不可採,辯護人認O淑貞
前後證述不一、所述情節過於誇大而不實(見本院卷二第157、3
43頁),尚非可採
就犯意聯絡亦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於行為當時,基於相互之認
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即無礙於共同正犯之成立
查就乙OO參與毆打O淑貞之緣由,究係因甲OO叫乙OO過來幫忙打,抑
係乙OO見其孫子遭O淑貞毆打方出手乙節,甲OO與O淑貞之證述固不
一致,然即令甲OO並未呼叫乙OO過來幫忙打O淑貞,乙OO見甲OO與O淑
貞互毆後,主動上前協助毆打O淑貞,仍屬以共同傷害之意思,
與甲OO相互利用對方之行為,以達傷害O淑貞目的之行為分擔,自
應論以共同正犯
5、刑法第23條之正當防衛,必須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意思
,實施為排除現在不法侵害所必要之防衛行為者,始得阻卻違法
2、至證人O俊諺於本院雖證稱:我本來不認識被告2人及O蓉麗,是
這件事後才認識,當天17時許,我在事發地點和O蓉麗一起喝酒,
甲OO的母親也在現場,乙OO則吊著點滴坐在角落,後來O蓉麗說她
有神明附身,可以幫大家解惑,甲OO的母親就問O蓉麗一些家運的
問題,O蓉麗就有一些類似乩童作法的動作,有戳甲OO母親的頭,
甲OO剛好過來看到,就問O蓉麗為何對她媽媽這樣,2人就有口角,
我才跟甲OO說不可以對自己媽媽這麼大聲,並抱住甲OO的母親要保
護她,當時甲OO和O蓉麗都在我背後,我沒印象有聽到O蓉麗喊「
很痛」、「為何打我」等話語,也沒聽到有人喊「快過來幫忙打
」等話語,後來我轉身叫她們2人不要吵了,突然乙OO就從我後方
拿點滴架揮打我的頭,他只有揮打我1下,沒有要去打O蓉麗,但他
打我時好像有打到O蓉麗,我有看到O蓉麗受傷等語(見本院卷二
第38至62頁),然:(1)其所述遭毆及事發經過、各當事人所在位置
等(見本院卷二第69頁),均與O蓉麗前開證述有重大歧異
3、證人即事實欄二之目擊者O晴琋於本院固證稱:我當天剛從醫院
大樓走出玻璃門,就看到甲OO在跟她媽媽吵架,O俊諺和O蓉麗坐
在旁邊,O俊諺有跟甲OO說不能這樣跟媽媽說話,之後乙OO就拿醫療
儀器打O俊諺的頭一下,因為O蓉麗坐在O俊諺旁邊,所以也被掃到
,當時O蓉麗和O俊諺都是坐著,後來O蓉麗倒在我腳上,我協助她
送醫等語(見本院卷二第293至303頁),就乙OO僅有持點滴架毆打
O俊諺頭部1下,並波及O蓉麗乙節,固與O俊諺上開證述相符,然O
俊諺上開證述並非可採,且O晴琋於警詢時係明確證稱(作為彈劾
證據使用):乙OO有持點滴架打O蓉麗和O俊諺等語(見警二卷第5
頁背面),並未證稱O蓉麗僅係被掃到,是其前後證述亦有不符,
尚難採信,無從據為有利乙OO之認定
4、另乙OO既係因甲OO與O蓉麗發生爭執後,依甲OO之呼叫而上前以點
滴架敲擊O蓉麗之頭部,顯有以共同傷害之意思,與甲OO相互利用
對方之行為,以達傷害O蓉麗目的之行為分擔,同應論以共同正
犯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
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
1項定有明文
本案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同年
月31日施行,修正前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修正後第1項規定:「傷
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
下罰金」,修正後之有期徒刑及罰金刑之最重刑度業經提高,並
未較修正前之規定有利於被告,自應適用修正前即被告2人行為時
之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論處
(二)、核被告2人就事實欄一、二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
第1項之傷害罪
乙OO則持雨傘毆打並以腳踢踹O淑貞背部數次,致O淑貞受有背部挫
傷之傷害,均係基於傷害之單一決意為數個舉動,侵害同一法益
,數舉動間具時、O上之緊密關聯,依一般社會通念,難以強行分
開,應評價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一行為之接續犯予
以評價為當,僅論以單一之傷害罪
另被告2人就事實欄一、二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應
論以共同正犯
(三)、爰審酌被告2人均為智識正常之成年人,竟未能理性處理糾
紛,不但共同出手傷害O淑貞及O蓉麗,致其等分別受有前揭傷勢,
甲OO更以徒手毆擊O淑貞頭部、乙OO以鐵製點滴架敲擊O蓉麗頭部之
方式,顯然欠缺尊重他人身體法益之觀念,惡性非輕、手段亦甚
值非難
乙OO為國中畢業,目前無業,為低收入戶及被告2人之身體狀況(
見本院卷一第45-1至140頁、卷二第79、325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查被告2人所為2次犯行,雖相距不滿2月,但各次侵害之法益所有
人並不相同,對O淑貞、O蓉麗造成之傷勢亦非甚微,雖犯罪手法雷
同,但仍對保護法益造成一定程度之侵害,故衡以所犯數罪反應
出之人格特性、加重效益、整體犯罪非難評價及矯正效益、併合
處罰時其責任重複非難之程度等,分別定如主文第1、2項所示應
執行刑,並依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及第8項規定分別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共同正犯 4 , 接續犯 1 , 彈劾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1

刑法,第23條,2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