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緩刑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乙○○犯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偽造之「O姿惠」署名壹枚沒收
又犯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偽造之「O姿惠」署名壹枚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並應接受貳場次之法治教育,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其他被訴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本判決所引用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當事人於本院
審理程序中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108年度審訴字第559號
卷【下稱審訴卷】第55頁)
基於尊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
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並無違法取證或顯不
可信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
定及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認該等證據資料
均有證據能力
至本判決所引之非供述證據,與本案均有關連性,亦無證據證明
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以不法方式所取得,依刑事訴訟法
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當有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乙○○固坦承伊於上開時、地,簽署其母O姿惠之署
名於上開契約,並於遠傳電信之租賃合約中蓋用O姿惠之印章等情
,惟矢口否認有何偽造私文書犯行,辯稱:上開合約是因為我父
親丙○○說依照舊合約處理,所以我才會依照丙○○的指示簽署
O姿惠之署名,我有跟丙○○提到過要改以我的名義簽約,但丙
○○叫我不能改名義,因為若改的話,租金收益要入別的帳戶,
不能回原來的公司帳戶,我不知道在契約上簽署O姿惠的署名,就
是代表O姿惠本人的意思,當初基地台收益的租金在O姿惠過世前
就有明確表示要給丙○○,我依照這個只是去沿用舊合約,基地
台合約的錢是匯入丙○○的帳戶,這些錢也有分給甲○○、丁○
○,應該沒有損害到其他繼承人云云
益大商旅之登記負責人至遲於99年5月19日起為被告等情,業據被告
於本院審理中坦承不諱(見本院108年度訴字第428號卷【下稱訴字
卷】第78頁),核與證人即被告之弟甲○○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
之證述相符(見訴字卷第47頁至第55頁、他卷第124頁至第126頁),
並有益大商旅與遠傳電信租賃合約及協議書影本(見他卷第37頁
至第39頁)、被告之三親等資料(見他卷第128頁至第129頁)、被
告、甲○○、丁○○、丙○○共同簽立之協議書影本(見他卷第
16頁至第23頁)、益大商務旅館商業登記資料查詢(見他卷第131頁
)各1份在卷可稽,足見被告上開自白與事實相符,此部分之事實
,首堪認定
(二)按刑法第210條之偽造文書罪,構成要件中之「足以生損害」,
係指有足以發生損害之危險或疑慮而言,屬於抽象意義,不以發
生實質之損害結果為必要
再人之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民法第6條定有明文,是
雖然原經他人生前授給代理權以處理事務,他人一旦死亡,權利
已無,則何來權利能繼續享受、授與,原代理權自然歸於消滅,
若竟仍以該他人名義行文,當屬無權而偽造文書行使,因有令人
誤認該他人尚存於世之可能,自已發生抽象之危害(最高法院10
0年度台上字第3477號判決意旨參照)
第537條至第546條關於委任之規定,於合夥人之執行合夥事務準用
之
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或因逾越權限之行為所生之損害
,對於委任人應負賠償之責,民法第672條、第680條、第544條定有
明文
(三)按刑法第16條規定: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
究有無該條所定情形而合於得免除其刑者,係以行為人欠缺違法
性之認識,且依一般觀念,通常人不免有此誤認而信為正當,亦
即其欠缺違法性認識已達於不可避免之程度者,始足當之(最高
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44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雖陳稱其不知在契約上簽署O姿惠之署名係代表O姿惠訂立契
約之意,其僅係遵循丙○○之意思而簽署O姿惠之姓名及蓋用印
章等語,然依其於案發時37歲年紀及其於本院審理中供稱其先前於
益大商旅工作等情,足認係有相當社會歷練之人,應知不能隨意
簽署他人姓名
則被告縱係經丙○○之指示,然其明知係簽署已歿之O姿惠之姓名
,竟仍簽署或蓋用印章於其上,自有偽造私文書之犯意,且應無
誤信法所不許之行為係法所允許,而有刑法第16條規定禁止錯誤
之情事,是被告及其辯護人前開所辯,不足採信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0條偽造私文書罪嫌
被告在事實欄所示之文書欄位盜用O姿惠印章或偽造O姿惠簽名,為
其偽造各該私文書之部分行為,不另論罪
被告就事實欄所示之2次偽造私文書行為,犯意各別,行為互殊,
應予分論併罰
公訴意旨雖以被告上開犯行均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
造私文書罪,然偽造私文書罪本含括在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內,本
院自得就偽造私文書罪審判,無庸變更起訴法條(最高法院91年度
台上字第55號判決意旨參照),且被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業
已就可能涉犯之偽造私文書罪部分實質答辯及辯護,已充分防禦
辯論,無礙被告防禦權,附此說明
兼衡被告坦承客觀犯行,其二技畢業之智識程度,從事旅館業,
育有2名未成年子女等一切情狀,依事實欄之順序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暨定其應執行之刑及諭知易
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昭炯戒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相關沒收規定業經修正並自105年7月1日施行
,茲依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
用裁判時之法律,明確規範修正後有關沒收事項概應適用裁判時
法,不生比較新舊法之問題,故本件即應適用裁判時即修正後刑
法相關規定作為認定沒收與否之依據,合先敘明
(二)按刑法第219條所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者,以偽造之印章
、印文或署押為限,至盜用他人真正印章所蓋之印文,並非該條
所指之偽造印文(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533號判例【現效力與判
決同】意旨及93年度台上字第1871號判決意旨參照),從而,被告
於事實欄一、(一)所示之契約盜用真正印章所生之印文,並非偽
造之印文,參以上開說明,自不予宣告沒收
又被告於事實欄一、(一)、(二)所示之契約分別偽造「O姿惠」之署
押各1枚,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宣告沒收
之
另按上訴人用以詐欺取財之偽造、變造等書類,既已交付於被害
人收受,則該物非屬上訴人所有,除偽造書類上偽造之印文、署
押,應依刑法第219條予以沒收外,依同法第38條第3項之規定,即
不得再對各該書類諭知沒收(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747號判例【現
效力與判決同】要旨可資參照)
又依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被告就前揭各項應沒收之物,併執
行之
五、末查,被告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等情
,有被告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O國前案紀錄表1紙在卷可查,被告因
思慮不周,致犯本案罪行,惟其已坦承客觀犯行,信其經此追訴
審判後,當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綜合上開各情,本院認對被告
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定,
均併予宣告緩刑2年,以啟自新
又為促使被告日後得以知曉尊重法治觀念之重要性,本院認就被
告宣告緩刑部分,應另有賦予一定負擔之必要,爰依刑法第74條第
2項第8款規定,均諭知於緩刑期間,應接受法治教育2場次,併依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規定,均諭知於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參、無罪暨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
(四)被告於106年6月1日,在不詳地點,擅自盜蓋O姿惠印章於「發電
機保養合約書」、「電氣設備維護合約書」上,表示係O姿惠本
人代表益大商旅與鋐宸機電有限公司(下稱鋐宸機電公司)簽訂
發電機保養合約書、電氣設備維護合約書各1份,而偽造該等私文
書後交付契約對造當事人予以行使,足生損害於鋐宸機電公司及
其他繼承人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
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29年度上字第3105號、
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現效力與判決同】意
旨參照)
」等語(見訴字卷第46頁至第54頁),足見於案發當時,益大商旅
之實際經營者為被告之父丙○○無訛,且證人甲○○並未參與上
開契約之訂定,而並不知悉上開文書實際係O人用印並持以行使,
然被告既與丙○○同住,且丙○○當時為益大商旅之實際負責人
,是上開文書由丙○○用印並由他人交付契約對造當事人,亦與
常情無違,則難僅以被告與丙○○同住,且其住處保管有O姿惠
之印章乙情,遽認上開文書中O姿惠之印文係由被告盜蓋印章所為
,亦難認上開文書係由被告持之交付契約對造當事人以行使
四、準此,上開部分既難認被告有上開罪名之成立,此外復查無
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果有起訴書所指此部分犯行,被告之
犯罪既屬不能證明,就公訴意旨認被告行使本判決參、一、(二)所
示之文書、於本判決參、一、(三)所示之文書上盜蓋O姿惠之印章
並持以行使部分,本院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被告此部分所涉犯
行與前開經論罪科刑部分,有事實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
諭知
(四)所示之部分,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10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219條、第51條第5款、第40條之2第1
項、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8款、第93條第1項第2款,刑法施行
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47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44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5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533號判例【現效力與判決同】意旨及93年度台上字第187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747號判例【現效力與判決同】要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29年度上字第3105號、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現效力與判決同】意旨參照
名詞
不另論罪 1 , 分論併罰 1 , 傳聞證據 2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總則,保安處分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5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總則,保安處分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8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16條,16,總則,刑事責任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民法,第6條,6,總則,人,自然人   1

民法,第680條,680,債,各種之債,合夥   1

民法,第672條,672,債,各種之債,合夥   1

民法,第546條,546,債,各種之債,委任   1

民法,第544條,544,債,各種之債,委任   1

民法,第537條,537,債,各種之債,委任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