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1108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
壹仟元折算壹日
壹、程序方面:本判決以下所引具傳聞性質之各項供述證據經本
院於審理期日調O證據時提示並告以要旨後,未據當事人於言詞辯
論終結前就證據能力部分有所異議,本院復查無該等證據有違背
法定程序取得或顯不可信之情形,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
,自應認為均有證據能力
另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
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顯有不可信之情況
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依法進行證據之調
查、辯論,亦應有證據能力
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訊據被告對於系爭合庫帳
戶之存摺、提款卡、密碼均為其所申辦,並有將上開資料交予他
人使用等事實,自始於偵查及本院調查時均供承在卷(見偵卷第
29頁、本院107年度簡字第1002號卷第8頁背面),惟矢口否認有何幫
助詐欺取財之犯行,辯稱:當時在臉書看到投資訊息,對方說要
投資虛擬貨幣,因為我不會操作,對方要我把資料交給他們,並
說三天就可以賺很多錢,於見面時對方叫我把臉書資料刪除,說
自己賺就好,不要讓別人知道,之後對方把我封鎖,也刪除了投
資網站,我也沒有拿到錢,後來合庫有打電話問我,為何有18萬
元入帳,我說可能是虛擬貨幣的錢,我要去問對方說錢進來了,
結果發現帳號被封鎖,我問朋友,朋友說我可能被騙,才用手機
撥打165專線,但他們說我報警也沒有用,叫我等候通知云云
(二)被告雖以前詞置辯,惟O:1.按金融帳戶之存摺、印章、提
款卡及密碼等資料攸關個人財產權益之保障,其專有性甚高,衡
諸常情,除非是與本人具親密關係者,殊難想像有將金融帳戶提
供他人O權處理、使用之可能,縱有特殊情況偶將存摺、提款卡交
付他人使用,亦必深入了解其用途後再行提供,乃係一般日常生
活之經驗與事理之常
而被告為高中畢業、有相當工作經驗之智識成熟成年人,依其年
齡、學經歷,當可判斷出「僅出借帳戶即可平白無故賺取高達三
成至對分之利潤」乙情,顯不合理,然被告僅因看到來路不明「
臉書粉專」登載可以賺到很多錢之資訊,即在毫無O證或預防他人
濫用其帳戶前,將系爭合庫帳戶交予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男
子,此舉已彰顯出被告有容任詐騙集團使用其帳戶資料,並不違
背其本意之不確定幫助故意
(問:入款18萬元,你沒問他什麼鞋子要18萬?)被告沒有很想回
答,所以我就依經O會第4款規定暫停自動化交易
(問:辦理暫停自動化交易理由為何?)該筆異常交易很快被領
出,也就是經O會第4款所述的情形
當時是認為被告的回答不太合理,之後再O匯款人O證,如果匯款無
疑,就會解除暫停,但是本件經O匯款人O證,匯款人表示是姪女
O麗玲借款,請她確認,假姪女說是要還被告的借款,之後都沒有
下文,我在下午3時50分再打電話給被告確認,但二人說法不一致
,我請匯款人確認,匯款人後來打電話給我確認是被騙,我就請
其去報案
足徵被告於107年5月27日將系爭合庫帳戶交予姓名、年籍均不詳之
成年男子後,於107年5月30日即獲證人O姵樺來電詢問「帳戶內匯入
18萬元緣由」,倘被告因遭人詐騙而深信「系爭合庫帳戶係作為
虛擬貨幣交易所用」,其於證人電詢時何需謊稱18萬元係「買賣鞋
子交易貨款」,可見被告所辯「虛擬貨幣」情節,應非事實
再者,被告於107年5月27日已將系爭合庫帳戶存簿、提款卡及密碼
均交予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男子,則被告自此時起已無法自由
使用該帳戶,衡以被告兼職水果攤月薪僅18,000元,其於交付系爭
合庫帳戶之前,復記得以提款卡將先前開戶所存入1,000元中之900元
領出(見偵卷第20頁),豈會誤認匯入系爭合庫帳戶內18萬元之
真正緣由?被告既明知「金融帳戶係屬個人信用及重要物品,不
能出售、出借」,卻仍將系爭合庫帳戶交予姓名、年籍均不詳之
成年男子,事後對於證人O姵樺來電詢問「帳戶內匯入款項」緣由
,復謊稱係「網拍鞋子交易」,顯係有意掩飾18萬元實際匯款原
因,足認被告有預見系爭合庫帳戶淪為他人犯罪使用之可能性,
仍不以為意,將系爭合庫帳戶資料及提款卡交付予姓名、年籍不
詳之成年男子使用
事後經銀行人員來電O證,還刻意掩飾匯入帳戶款項之真實緣由,
堪認被告確有幫助他人利用前開帳戶為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甚
明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
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
行為者而言(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提供系爭合庫帳戶資料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
幫助該男子所屬詐騙集團詐取告訴人O昭子之財物,因無從證明被
告有實行提領詐欺款項或其他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之行為,本院
僅能認定被告係單純提供帳戶供人使用,參與詐欺取財構成要件
以外之行為,屬詐欺取財之幫助犯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犯
詐欺取財罪,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3項、第1項之幫助
犯詐欺取財未遂罪
(二)被告以一幫助行為,觸犯幫助犯詐欺取財罪及幫助犯詐欺
取財未遂罪,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論
處幫助犯詐欺取財罪
被告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罪,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按正
犯之刑減輕之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任意將自己申辦系爭
合庫銀行帳戶資料提供予陌生人,致詐騙集團成員使用其帳戶資
料,造成國家查緝犯罪之困難,並使告訴人O昭子受有前揭損失,
所為並非可取
復考量被告先前無刑案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
存卷可查,素行尚佳
暨被告於本院審理時自述之智識程度及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以期相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
9條第1項、第3項、第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55條前段、第41條第
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幫助犯 5 , 供述證據 2 , 非供述證據 1 , 不確定故意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