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花蓮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6條第1項,殺人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過失致人於死罪部分撤銷
甲OO犯過失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其餘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過失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被訴殺人未遂部分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又檢察官上訴主張被告的手槍要被搶走的時候,其本能性擊發,
應有不確定故意等語,然如前所述,被告當日係因遭O志偉起身爭
搶手槍,施力拉扯間碰觸扳機而擊發,實難認被告於擊發該時係
出其本能性擊發,此部分之論述缺乏客觀證據佐證,為本院所不
採
(二)檢察官以被告所為係犯殺人罪為由提起上訴,參諸上揭說明,
檢察官上訴並無理由,然因原審判決有上揭可議之處,自應由本
院就此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上訴意旨僅以被告當眾人面前拉槍機,將手槍內之子彈上膛,在
手槍要被搶走之際,其本能性擊發等情,即推認被告有殺人不確
定犯意,而忽略被告與O鎮丞持槍之目的、有無殺人之動機、現場
情形、被告未朝人體射擊之舉止、O偉傑遭被告手槍子彈擊中並非
出於故意等情,已難認有據,何況被告所為「拉槍機,將手槍內
之子彈上膛,作勢要朝O志偉開槍」等情,前經檢察官認為構成
恐嚇危害安全罪,與非法持有槍、彈罪以104年度偵緝字第91號提起
公訴,並經O蓮地院以104年度訴字第140號判決判處罪刑確定在案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及該份判決書在卷可徵,是以
檢察官所指證明之方法,仍無從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故意殺人
)之心證
原審諭知被告此部分無罪,核無違誤,檢察官執前詞上訴,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
本件就上開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既認不能證明被告有如起訴意旨所
指之殺人未遂犯行,而就該部分為無罪之諭知,則依上述說明,
該起訴部分事實(即殺人未遂部分)自無從與未經起訴之其他事
實發生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
本案經主任檢察官黃蘭雅提起公訴,檢察官戴瑞麒提起上訴,檢
察官施慶堂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甲OO(綽號「小高」)於民國97年6月29日晚間受友人O勝峰(綽號「
峰哥」)之託,向同為友人之O志偉(綽號「大胖偉」、「偉仔」)
催討票款新臺幣(下同)20萬元,因O志偉拒絕支付而與甲OO在電話中
發生口角,一氣之下遂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搭載友人
O鎮丞(同案被告,前經審結)前往O志偉當時位在O蓮縣○○鄉○
○路○段000號租屋處(下稱O志偉租屋處)欲與之理論,然兩人至上
址後見該處有O志偉數名友人在場,甲OO提議攜槍枝、子彈前往,
2人便驅車至O鎮丞當時位在O蓮縣O蓮市○○路之租屋處,於同日
約19時50分許取出具殺傷力德國SIGSAUER廠製P226型9mm半自動制式手槍
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下稱德製制式手槍)、美國SMITH&
amp;WESSON廠製5904型9mm半自動制式手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下稱美製制式手槍)、子彈15顆(含口徑9mm制式子彈10顆、9mm非
制式子彈5顆),而持有之,再一同驅車前往O志偉住處,途中O鎮
丞在車內將上開子彈分別裝填入上開2支手槍內(各槍裝填子彈數
量因O鎮丞不復記憶而不詳),由甲OO持德製制式手槍(甲OO所犯非
法持有手槍、子彈及恐嚇危害安全等罪部分,另案經臺灣O蓮地方
法院【下稱O蓮地院】以104年度訴字第140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年
6月確定),O鎮丞則持美製制式手槍(O鎮丞所犯非法寄藏手槍、
子彈及恐嚇危害安全等罪部分,另案經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
2734號及本院98年度上訴字第4號判決判處應執行有期徒刑6年6月確
定),於同日約20時許,友人O勝峰先行抵達O志偉住處,適O志偉與
友人O偉傑、O培傑、O信傑、O念辰、O咸成、O璟霖等多人同在屋內
喝茶聊天,O勝峰見狀,自行基於妨害人行使權利之犯意,要求
在場O志偉等人坐在屋內不得離去(O勝峰所犯強制罪,另經O蓮地院
以98年度易字第138號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
)
一、被告就本案犯罪事實所為之自白,經核並無刑事訴訟法第156
條第1項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方法之情事,且經調查結果,亦與卷內其他證據資料所示
之犯罪事實相符(均詳後述),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之規定
,自得作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
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經查本件判決以下所引用各該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
面陳述,雖均屬傳聞證據,然被告係請辯護人說明,其辯護人則
稱:(對證據能力)均沒有意見等語(本院卷第60頁反面),且迄本
院審理終結前,被告及其辯護人亦未再爭執證據能力問題,本院
復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
過低之瑕疵,因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爰依上揭規定,認前
揭供述證據有證據能力
三、本件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與本案事實具有關連
性,且無實施刑事訴訟程序公務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證據之情形
,應具證據能力
二、供述證據,前後雖稍有差異或矛盾,事實審法院非不可本於
經驗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取捨(最高法院
105年度台上字第2994號判決意旨參照)
若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與真實性無礙,仍非不可採信,非謂一有不
符或矛盾,即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納(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
255號判決意旨參照)
至甲OO雖稱:伊與O志偉拉扯,槍枝掉到地上,就自己擊發等語,
O鎮丞亦稱:甲OO取出槍枝朝O志偉頭部敲擊,敲擊下去時不知係遭
擋掉或甲OO手滑,槍枝掉在地上,就擊發一聲等語,其等關於槍
枝係在拉扯之際走火擊發,抑或掉落地面始擊發乙節,雖與O培傑
所述:O志偉反擊時,造成甲OO手槍走火,就槍擊到伊左小腿,O偉
傑亦係遭甲OO槍擊等語,及O咸成於警詢所述:被告由腰部取出1
把黑色手槍,並拉槍機,就往O志偉頭部敲擊,O志偉就反擊時,造
成被告手槍走火(警一卷第37頁),O志偉用手護著頭部,向甲OO撥
掉手槍,手槍就走火並掉在地上等語(警二卷第42頁,至於O咸成於
104年8月14日偵查中所稱:槍枝掉在地上「碰」一聲等語,與其於
警詢中所述不同,基於本點所分析之理由,此部分證詞為本院所
不採),細節部分若有出入,然觀之甲OO處在與O志偉拉扯之動態動
作間,其觀察未必精準,此由同處於拉扯狀態之O志偉於偵查及
本院證述:甲OO把槍舉高要砸伊頭,伊用手擋住,結果該把槍就擊
發1槍,伊不知有無打中人,與甲OO一同前來之男子之長相及穿著
特徵伊沒有看清楚,因當時專注於甲OO所持之槍枝,伊用手撥開
槍枝,槍就掉在地上,因距離案發時間已久,不知是否是掉在地
上後才擊發,之後有聽到另聲槍響,然只聽到槍聲,沒看到誰開
槍,亦不知道是朝何處開槍等語(偵2813卷第32頁反面,本院卷第1
40頁反面至141頁),亦可窺知一斑
(一)謹按刑法第13條第2項規定之不確定故意(學理上亦稱間接故意
、未必故意),與同法第14條第2項規定之有認識過失,及第17條
規定之加重結果犯,法文中皆有「預見」二字,乃指基於經驗法
則、論理法則,行為人可以預料得見如何之行為,將會有一定結
果發生之可能,而其區別,端在前者之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
事實(包含行為與結果,即被害之人、物和發生之事),預見其
發生,而此發生不違背其本意,存有「認識」及O任發生之「意欲
」要素
後者,則就構成犯罪的基本行為具有故意,但對於該行為所惹起
之加重結果,主觀上沒有預見,然而按諸客觀情形,當能預見,
始就此前行為之故意外加後結果之過失,合併評價、加重其刑,
此亦承續同法第12條所定「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
過失行為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之法理而為規範
易言之,前二者(不確定故意及有認識過失)行為人均有認識,
並預見行為所可能引發之結果,祇是一為O任其發生,一為確信不
致發生
後二者(有認識之過失犯與加重結果犯)行為人主觀上,皆缺少
發生結果之「意欲」,但一為並確信結果不會發生,一為超出預
期、發生結果,符合客觀因果(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
決意旨參照)
(四)而被告對於當日事情會演變到O志偉起身爭搶手槍,並在拉扯
過程手槍意外走火擊中一旁O偉傑之事實,已如前述,被告當無明
知及有意使其發生之殺人犯意
被告所持德製手槍所射出之子彈,自O偉傑左上臂前面近腋窩處射
入、在右側季脅射出,方向由上往下、由左往右、由前微往後,
槍傷路徑為左上臂射入口進入,依序經第5肋骨下緣與第5肋間、
左上肺葉、左下肺葉、主動脈、右下肺葉、橫隔膜、肝臟右葉、
右側第8肋間,由右側季脅射出口穿出,射擊角度為槍傷路徑與水
平面夾下垂40度角,再射入一旁O培傑之左小腿,亦如前述,以此
彈道角度向地面方向射擊,已難證明被告具有殺害O偉傑之犯意,
何況被告當日係因遭O志偉起身爭搶手槍,施力拉扯間碰觸扳機
而擊發,實難認被告於擊發該時,能預見到遭O志偉拉扯後之手槍
擊發位置必然為O偉傑所在位置,而必然發生被害人死亡之結果,
難認被告對於O偉傑有何殺人之不確定故意
又檢察官上訴主張被告的手槍要被搶走的時候,其本能性擊發,
應有不確定故意等語,然如前所述,被告當日係因遭O志偉起身爭
搶手槍,施力拉扯間碰觸扳機而擊發,實難認被告於擊發該時係
出其本能性擊發,此部分之論述缺乏客觀證據佐證,為本院所不
採
五、綜上所述,堪認甲OO上開自白與事實相符,應可採信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
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
定有明文
(二)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76條規定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並
自同年月31日起生效施行
修正前刑法第276條原規定為:「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二年以下
有期徒刑、拘役或
」修正後刑法第276條之規定為:「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刑法第276條第1項法定刑度提高為5年以下
有期徒刑,且罰金刑亦提高為新臺幣(以下同)50萬元,從而,
應以修正前之舊法規定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
,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276條第1項規定
二、論罪: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6條第1項之過失
致人於死罪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就O偉傑因遭槍擊而死亡部分,與O鎮丞共同涉
犯殺人既遂罪嫌,無非係以其與O鎮丞一同至租屋處取出槍枝,
並裝填子彈,持以前往O志偉住處,進入O志偉住處後,甲OO因故與
O志偉口角並有肢體衝突,甲OO所持槍枝於衝突中擊發,而O鎮丞見
狀乃將槍枝上膛,並朝天花板擊射1顆子彈等情
(三)而O志偉於警詢及偵查中亦證稱:甲OO走到我面前時,從褲腰拿
出一把黑色手槍,把槍拉滑套上膛後,他把槍口對準我的臉部,
然後我跟甲OO說:「有需要拿槍出來嗎」,他就把槍舉高,要用
槍柄打我的頭,我用手擋住,後來就聽到砰一聲,我沒有碰到槍
,曾用手撥開槍枝,槍就掉在地上,後面另外一個人又對著天花
板開槍,他們就跑掉等語,再於本院證述:被告持槍打我頭時,
我還坐著,我撥開槍之後,為了搶槍就站起來,後來大家都站起
來,其身高182公分,體重105至108公斤,我們是搶槍的過程中才擊
發等情(本院卷第142頁反面至144頁),則以其等前往O鎮丞家中取出
槍枝之初,意在藉此壯己聲勢,並避免對方人數眾多,其等寡不
敵眾,而得持槍嚇之,難認確有開槍射殺何人之意,且苟其有殺
害O志偉之意,下車入屋後逕自朝O志偉人體射擊即可,要不會先
與之理論,再因一言不合拔槍上膛槍口做勢朝O志偉臉部,再徒持
槍柄朝其頭部毆打,其先與O志偉發生口角,容未事先預期雙方必
然將有肢體接觸,其一時氣憤而持槍以槍柄毆擊O志偉頭部,O志
偉起身爭搶手槍亦係出於偶發,2人拉扯間槍枝因而走火,朝其未
預期之方向射擊,此由證人O志偉證述:97年6月29日晚上8時許,
O勝峰因O先前弄丟向O勝峰商借之支票遭人撿走,支票跳票,要求
伊以20萬元幫忙止付,而來找伊,甲OO幫O勝峰撥打電話索取20萬元
,因O無法給付,故生口角,案發當時甲OO、O勝峰及被告到住處找
伊,甲OO持槍要用槍柄敲伊頭部,伊用手擋住,沒有碰到槍,撥
開後,槍枝掉落,就聽到砰一聲,因時間已久,不確定是否槍枝
落地後才擊發,其後O培傑等人先行跑離等語
我與O鎮丞、O勝峰去O志偉住處是想要向O志偉討債,我槍枝擊發後
,沒有聽到有人受傷唉叫,槍枝掉在地上後,眾人四處逃竄,當
時真的不知有人受傷等語(偵緝91卷第29至31頁),亦可徵其雖有子
彈上膛之動作,然係在進入O志偉住處之後,受到O志偉言語刺激,
為恐嚇O志偉所為,並非事先為之,稍後會持槍柄敲擊O志偉,亦
出於自認遭到O志偉言語挑釁,突發而為之,其手槍擊發後,竟感
到驚慌,事後遭O鎮丞拉走而離開現場,顯然對於手槍擊發乙事
,並非故意所為,始未預期,方會有如此舉止,客觀上來說,難
認其確實存有殺人之直接故意或不確定故意
(六)是以,槍枝既係意外走火,無法認定係檢察官所主張甲OO朝O志
偉、O偉傑所在方向開槍,而對於O偉傑中彈身亡有殺人之不確定
故意,則公訴意旨認其所對O偉傑所犯係刑法第271條第1項之殺人
既遂罪,容有未恰,惟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法變更起
訴法條
(一)刑法在廢止牽連犯之前,實務判解一向認為:「未經許可,無
故持有槍、彈罪,其持有之繼續,為行為之繼續,至持有行為終
了時,均論為一罪,不得割裂
必因意圖犯某罪而持有槍、彈,嗣後果持之以犯該罪,兩罪間始
有牽連犯之適用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3270號判決要旨參照)廢止牽連犯後
,實務見解嘗認:「行為人為犯特定罪而持有槍、彈,並於持有
槍、彈後即緊密實行該特定犯罪,雖其持有槍、彈之時地與犯特
定罪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
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
公平原則,如予數罪併罰,反有過度評價之疑,與人民法律感情
亦未契合
是於牽連犯廢除後,適度擴張一行為概念,認此情形為一行為觸
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固屬適當
惟若原即持有槍、彈,以後始另行起意執槍犯罪,則其原已成立
之持有槍、彈罪與嗣後之犯罪,即無從認係一行為所犯,而應依
刑法第50條併合處罰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6695號判決要旨參照)
(二)又持有槍彈行為,縱犯罪已既遂,但在行為終了前,均屬行為
之繼續,相類於繼續犯之概念,而繼續犯,係以一個行為持續侵
害一個法益,其特性為行為人僅有一個犯罪行為,在法益侵害發
生時犯罪即屬既遂,然其不法侵害仍持續至行為終了時
雖云繼續犯僅一個行為,然其基本結構中可分為二部分,其一為
著手實行構成要件之行為,另一為維持不法侵害狀態之行為
而行為人著手於繼續犯性質之犯罪,並持續至行為終了前之繼續
情況中,另有實行其他犯罪構成要件者,而他行為與繼續行為有
部分重合或全部重合之情形時,得否認為一行為,應就客觀之構
成要件行為之重合情形、主觀意思活動之內容、所侵害之法益、
行為間之關連性等要素,依社會觀念,視個案情節加以判斷
如行為人著手於繼續犯行為之始,即同時實現他罪之構成要件時
,因二罪之構成要件行為的著手行為同一、時間及場所完全重合
(如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一開車即誤油門為煞車,而
撞傷路人),依社會觀念,故意行為與過失行為之主觀意思與客
觀行為之發生時點無法明顯區別,自應論以一行為之想像競合犯
倘行為人於繼續行為著手後,不法侵害持續中,另因故意或過失
偶然犯他罪(即著手行為不同一),而有構成要件行為重合之情
形者,因繼續犯通常有時間之繼續或場所之移動(狀態犯無此現
象),若該後續所發生之其他犯罪行為(無論故意或過失),與
實現或維持繼續犯行為目的無關,且彼此間不具有必要之關連性
時,應認係行為人另一個前後不同之意思活動(最高法院100年度
台非字第373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稍後持槍柄敲擊O志偉頭部,後續衍生過失致死犯行,係因O志
偉伸手阻擋被告敲擊其頭部,進而起身爭奪手槍,拉扯過程因被
告過失手槍走火,依其發生之態樣,實屬過失偶然所犯,原持有
槍、彈之故意行為與該過失行為之主觀意思與客觀行為之發生時
點顯然可以區別,在刑法評價上又具有獨立性,依社會通念,應
認係二個意思活動,成立二罪,分論併罰
(四)因此,本案被告所犯過失致死犯行,難認與被告前經O蓮地院
104年度訴字第140號一案所犯非法持有手槍罪間有想像競合犯之裁
判上一罪關係而為該案確定判決效力所及
(一)原審認被告犯過失致死罪證明確,而予依法論科固非無見,惟
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76條既然已於108年5月29日經總統公布修
正施行,並自同年5月31日起生效,而被告行為時之法律即修正前
之刑法第276條對被告較為有利,原判決未及依刑法第2條第1項規
定比較適用,容有未洽
(二)檢察官以被告所為係犯殺人罪為由提起上訴,參諸上揭說明,
檢察官上訴並無理由,然因原審判決有上揭可議之處,自應由本
院就此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二、科刑審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一時疏忽,
使被害人無辜殞命,犯罪所生之損害非輕,造成被害人及其家屬
無法挽回之遺憾,又迄未予被害人家屬和解,賠償其等所受之損
害,取得其等原諒,更顯不該,其過失致人於死係出於其持槍之
舉,衡酌持有制式槍枝本身不僅違法,亦深具O險性,被告理應注
意、O防槍枝走火,卻疏未注意,違反注意義務之情節顯然嚴重
(一)謹按:1.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業於104年12月30日
修正公布,依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1項之規定,已自105年7月1日
起施行,其中刑法第2條第2項修正為:「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
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故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則於數人共同犯罪時,除非違禁物已滅失或不存在,均應對各共
同正犯諭知沒收
另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如已扣案,即無重複沒收之疑慮,
尚無對各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之必要
而犯罪工具物如未扣案,因刑法第38條第4項有追徵之規定,則對
未提供犯罪工具物之共同正犯追徵沒收,是否科以超過其罪責之
不利責任,亦非無疑
而重複對各共同正犯宣告犯罪所用之物連帶沒收,除非事後追徵
,否則對非所有權人或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宣告沒收,並未
使其承擔財產損失,亦無從發揮任何預防並遏止犯罪之功能
尤以對未經審理之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剝奪該共同正犯受審
之權利,更屬違法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602、2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
何況被告所犯非法持有槍、彈與過失致死罪間並無想像競合犯之
裁判上一罪關係,應予分論併罰等情,已如前述,是以該罪刑與
本件恐嚇危害安全罪為數罪併罰關係,並未於恐嚇危害安全部分
重為評價論罪,是要無再將所持有之上開槍枝、子彈,割裂於其
恐嚇危害安全罪刑項下重為宣告沒收之餘地(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
字第2282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其第1項規定:檢
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決意旨參照)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
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事實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依法雖有自由判斷之權,然積極
證據不足證明犯罪事實時,被告之抗辯或反證縱屬虛偽,仍不能
以此資為積極證據應予採信之理由(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482號判
決意旨參照)
三、檢察官認為被告有殺人未遂之犯行,無非係以被告、O鎮丞、
O培傑、O志偉、O璟霖、O咸成、O文松等人之陳述,以及現場圖、
位置圖、照片、扣押物品目錄表、刑事警察局鑑定書、相驗屍體
證明書、檢驗報告書、O務部法醫研究所O剖報告書、慈濟醫院急診
病歷、O蓮縣警察局函文等為其主要論據
上訴意旨僅以被告當眾人面前拉槍機,將手槍內之子彈上膛,在
手槍要被搶走之際,其本能性擊發等情,即推認被告有殺人不確
定犯意,而忽略被告與O鎮丞持槍之目的、有無殺人之動機、現場
情形、被告未朝人體射擊之舉止、O偉傑遭被告手槍子彈擊中並非
出於故意等情,已難認有據,何況被告所為「拉槍機,將手槍內
之子彈上膛,作勢要朝O志偉開槍」等情,前經檢察官認為構成
恐嚇危害安全罪,與非法持有槍、彈罪以104年度偵緝字第91號提起
公訴,並經O蓮地院以104年度訴字第140號判決判處罪刑確定在案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及該份判決書在卷可徵,是以
檢察官所指證明之方法,仍無從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故意殺人
)之心證
原審諭知被告此部分無罪,核無違誤,檢察官執前詞上訴,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
如檢察官起訴之事實不成立犯罪而應諭知無罪者,即與未經起訴
之其他事實不發生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自無所謂起訴效力
所及之問題(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67號判決意旨參照
)
本件就上開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既認不能證明被告有如起訴意旨所
指之殺人未遂犯行,而就該部分為無罪之諭知,則依上述說明,
該起訴部分事實(即殺人未遂部分)自無從與未經起訴之其他事
實發生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
換言之,檢察官起訴被告殺人未遂罪嫌,與被告之前經O蓮地檢署
起訴並經O蓮地院以104年度訴字第140號判處之恐嚇危害安全罪間即
無實害行為吸收O險行為之吸收犯等實質上一罪關係可言,附此
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
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修正
前)第276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99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5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327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669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非字第37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602、26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28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48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67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直接故意 1 , 評價為一罪 1 , 自白 2 , 供述證據 3 , 非供述證據 1 , 共同正犯 6 , 加重結果犯 2 , 牽連犯 4 , 繼續犯 5 , 分論併罰 2 , 傳聞證據 1 , 不確定故意 6 , 想像競合 4 , 吸收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6條,276,殺人罪   5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4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1項,10-3,A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1

刑法,第17條,17,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4條第2項,14,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2條,12,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