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花蓮分院  2019110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農會法第47條之1第1項第2款,監督 | 農會法第47條之3第1項,監督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
上訴意旨謂原審僅以證人O仲明於原審審理中之證述偶有反覆不一
即判決被告無罪,顯有失出云云,自非可取
檢察官上訴意旨雖主張證人O瑞祥與被告有同窗情誼,另有可能擔
憂後續遭受不利益之緣故,致證人O瑞祥於作證時諸多考量而隱匿
對被告不利之情節
上訴意旨稱原審判決僅以證人O瑞祥於原審證述有前後不一即不予
採云云,亦非可取
檢察官上訴意旨以被告特意請求傳喚證人O香梅,有欲蓋彌彰之意
,指摘原審判決對此隻字未提,認事用法難認妥適云云,亦非可
採
(五)綜上,原審認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方法,未達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犯罪之程度,則被告是否對於
有投票權人行求財物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或脅迫妨害他人
行使選舉權之行為,容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復無其他積極事證足
以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認被告犯罪不能證明而判決
被告無罪,其證據取捨及價值判斷悉合於經驗及論理法則,並無
不當,檢察官上訴意旨所指各節為無理由,其上訴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謝慧中提起公訴,檢察官王文成提起上訴,檢察官
黃怡君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以犯罪不能證明為由,判決
被告甲OO無罪,核無不當,應予維持,除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引用
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理由外,並補充如下
被告若無恐嚇情事,本可消極否認,其特意請求傳訊其妻O香梅,
益徵其欲蓋彌彰
(四)綜上所述,原審認事用法似有未洽,爰提起上訴,請將原判決
撤銷,更為適當合法之判決
(一)有關被告對證人O仲明有無恫稱:「晚上再來找你」、「你下
班我就把你帶走」,致證人O仲明感到恐懼,並於電話中告知證人
O瑞祥,致O瑞祥亦心生畏懼等情,證人O仲明於調查站詢問、偵查
中2次作證及於原審審理時所述,前後明顯不符,已據原判決於理
由內詳細引述證人O仲明之證詞,說明證人O仲明各次所述先後有
異,其證詞之憑信性非毫無瑕疵等情(詳見原判決理由四、(二)
之論述)
查證人O瑞祥、O仲明為父子關係,父親擔憂子女之安危,乃人倫天
性,即令證人O瑞祥與被告曾有同窗情誼,衡諸常情,證人O瑞祥
應無可能蓄意偏袒被告,反置自己兒子之安危於不顧,故證人O仲
明倘若確於電話中說被告O表示晚上要將其帶走之類言語,證人
O瑞祥應無可能在調查站詢問時即隱匿不說,亦無可能於偵查中仍
堅稱「沒有」
而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證人O仲明於調查站、
偵查中之證詞既有前後不符之瑕疵,又與證人O瑞祥所證不一,亦
與通聯記錄不合,自不能僅憑朋友、兄長擔憂其安危而報警、接
送下班之情況證據,即認定證人O仲明先後矛盾之證詞為可採
綜上,原審判決並非單以證人O仲明前後證詞不一,即據以否定被
告犯行,且證人O仲明上開證詞前後互不相符之處,乃被告是否構
成違反農會法第47條之3第1項罪名之重要事實,在無其他積極事
證可資補強證人O仲明證詞可信度之情形下,原判決認證人O仲明於
調查站、偵查中之證詞有上開瑕疵而不予採信,採證認事並無不
合
(二)證人O瑞祥之證詞,無從作為證人O仲明上開證言之補強證據,
亦據原判決於理由內詳為說明(詳見原判決理由四、(三)之論述
)
惟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乃刑
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明文所訂,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
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
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此為刑事訴訟無罪
推定基本原則之具體實踐
(三)按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刑事訴訟法
第154條第1項定有明文,此即所謂之「無罪推定原則」
其主要內涵,無非要求負責國家刑罰權追訴之檢察官,擔負證明
被告犯罪之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
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法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
縱使被告之辯解疑點重重,法院仍應予被告無罪之諭知
亦即被告在法律上固有自證無罪之權利,但無自證無罪之義務(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第3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此外,被告固然曾向證人O仲明表示有新台幣(下同)60萬元可
以賺等語,然證人O仲明並無農會理事選舉權,而農會法第47條之
1第1項第2款之投票行賄罪須對於有投票權之人為之,始該當該條
項之罪,被告對非有投票權之證人O仲明表示有60萬元可以賺等語
,既與前述法規構成要件不合,不能以前述罪名相繩
(五)綜上,原審認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方法,未達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犯罪之程度,則被告是否對於
有投票權人行求財物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或脅迫妨害他人
行使選舉權之行為,容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復無其他積極事證足
以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認被告犯罪不能證明而判決
被告無罪,其證據取捨及價值判斷悉合於經驗及論理法則,並無
不當,檢察官上訴意旨所指各節為無理由,其上訴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第31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補強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2

農會法,第47條之3第1項,47-3,監督   1

農會法,第47條之1第1項第2款,47-1,監督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