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11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緩刑
| 律師
主文
甲OO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貳年
緩刑伍年,緩刑期內付保護管束,並應於緩刑期間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肆拾萬元,及O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壹佰陸拾小時之義務勞務
判決節錄
一、甲OO為O陳佐之子,因O陳佐登記參選將於民國107年11月24日舉辦
之嘉義縣溪口鄉坪頂村第21屆村長選舉,甲OO為使不知情之O陳佐
順利當選,明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不得交付賄賂,而約為投票
權一定之行使,竟基於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為投票權
一定行使之接續犯意,於下列時、地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
:
壹、證據能力:被告甲OO與其辯護人對於本判決下列所引用證據,
均同意有證據能力而得作為判斷之依據(見本院卷第45至46、193
、218頁),且查:被告於本院審理中所為之自白,並未主張係遭
受不正方法而得,倘經與本案其他事證互佐而得認與事實相符,
即得為證據
另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供述,雖均屬傳聞證據,惟均經當事
人及辯護人同意有證據能力,經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
情況,亦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應
屬適當,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亦有證
據能力
另非供述證據部分,與本案犯罪事實具有甚高關聯性,又查無事
證足認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而取得之證據
,且無依法應予排除之情事,是得作為證據
一、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於本院審理中自白不諱(見本院卷
第217、222至224頁),並有證人O雅雯、O宗龍、O志成之證述可佐(
見他卷第29頁至第30頁反面、第34頁正反面、第37頁至第38頁反面、
第42頁正反面、第45頁至第46頁反面、第51頁正反面),且有證人
O雅雯、O宗龍、O志成之指認犯罪嫌疑人O錄表、嘉義縣警察局民雄
分局扣押筆錄暨扣押物品目錄表、本院準備程序勘驗筆錄在卷可
稽(見民雄分局卷第18至28、30至32頁
本院卷第173至179頁)及嘉義縣選舉委員會108年9月24日嘉縣選一字
第1080001325號函檢附選舉人名冊可憑,足認被告上開任意性自白與
事實相符,應可採信
二、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賄選罪係以對於有投票
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
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構成要件
且對有投票權人交付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錢之多寡為絕
對標準,而應綜合社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之認知及其他客觀情
事而為判斷,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893號判例
一、按投票行賄罪之處罰分別規定於刑法第144條及公職人員選舉
罷免法第99條第1項,而本案嘉義縣溪口鄉坪頂村第21屆村長選舉係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2條所規定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公職人
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自屬刑法第144條之特別法,依特別法優
於普通法之規定,應優先適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合先
敘明
二、核被告甲OO如犯罪事實一(一)、(二)所為,均係犯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投票
權為一定之行使罪
再行求、期約、交付行為,係屬階段行為,已進行至高階層次者
,即依吸收關係就所達成之高階行為論罪,經過行求、期約而最
後交付賄賂,或於行求、期約當時即行交付者,均應依交付行為
處斷(最高法院32年非字第28號判例、98年度台上字第4795號判決意
旨參照),是被告交付賄賂前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所為行求、期約等前階段行為,為交付賄賂之
後階段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三、按單純代同戶內具有投票權之親友收取選舉賄款,依一般社
會通念,代收者應係基於幫助親友之犯意而收受,尚難認與行賄
者有共同行賄買票之犯意聯絡(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521號判
決意旨參照)
是以,雖於犯罪事實一(二)中,被告將欲向投票權人即證人O雅雯
行賄之1,000元,併同欲向投票權人即證人O宗龍行賄之1,000元同時交
付,而由投票權人即證人O宗龍轉交其中1,000元與投票權人即證人
O雅雯,因證人O雅雯、O宗龍為共同居住再一戶內之姊弟,且並無
其他事證可認證人O宗龍確實具有與被告共同向其胞姊即證人O雅
雯行賄之意思,故對於向投票權人O雅雯行賄而交付賄賂,被告與
證人O宗龍尚無成立共同正犯之餘地,附此敘明
四、罪數之認定:按刑法上之接續犯,係指行為人就同一犯罪構
成事實,以單
雖接續犯於犯罪行為完畢之前,其各個舉動與該罪之構成要件相
符,但行為人主觀上視其各個舉動僅為全部犯罪行為之一部,而
客觀上,亦認係實施一個犯罪,是以僅成立一個罪名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投票行賄罪係侵害國家法益之犯罪,行為
人對於多數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若多次犯行時間、O間密接,
顯係基於投票行賄之單一犯意,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
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侵害同一選舉公正之法益,以視為數個舉
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應依接
續犯論以投票行賄罪一罪,有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351號判決
意旨可參
被告就其於犯罪事實一(一)、(二)所犯之罪,均是基於為使不知情
之候選人O陳佐當選而行賄同一目的,由被告於選舉前數日內,接
連向證人O志成、O宗龍交付1,000元以行賄,及交付1,000元與證人O
宗龍,由其轉交與證人O雅雯以行賄,其主觀上應係基於單一犯意
,就單一選舉,在特定單
一選區,以數個舉動接續進行,侵害同一國家法益,在時間、O間
上有密切關係,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
價上,亦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進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
價,較為合理,是應依接續犯論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罪之包括一罪較為合理
(一)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者,減
輕其刑,該法同條第5項定有明文,而被告就其被訴對於有投票
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犯罪事實,係於準
備程序後及審理中始自白犯行,而未於偵查階段為之,是本案尚
無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規定之適用
(二)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
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
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共10款),
為科刑輕重之標準,兩條適用上固有區別,惟所謂「犯罪之情狀
」與「一切情形」云云,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
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
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稱有特
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
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以為判斷(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
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為維護該法第2條所示各類公職人員選舉之
公平、公正、公開,冀求透過投票權人對於各類選舉候選人之參
選政見、候選人品格等理性評估後,依其等自由意志判斷各類選
舉中支持之對象,以達到「選賢與能」之核心目的,因之於該法
第5章針對各類妨害選舉、投票公平、公正、公開行為予以處罰,
其中對於各類公職人員選舉之投票權人行求、期約、交付賄賂或
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乃於該法第9
9條第1項、第100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法定刑有期徒刑部分均為「
3年以上、10年以下」,固係為使各類公職人員選舉符合「選賢與
能」核心目的所必須,然同屬就各類公職人員選舉之投票權人行
求、期約、交付賄賂或不正利益以行賄行為,因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2條所規定之公職人員選舉類別多樣,依其層級不同,賄選
影響所及O圍亦有不同,且實際上,或有因候選人為求勝選,而不
擇手段,甚至為避免使自己犯行曝光,尋求其家庭成員或其他樁
腳協助賄選,致使賄選情節複雜,且行賄對象眾多,或有候選人
之親友暗中為使候選人勝選,於候選人不知情之情形下,對於投
票權人行賄,而於犯行遭發覺後,或有始終坦承犯行者,或有最
初雖否認犯罪,然嗣後仍願坦承犯行,或有始終卸詞狡辯者,甚
至因此耗費眾多司法資源,犯罪情節及行為人犯後態度均亦未必
盡同,法益侵害程度及對於行為人應予非難之程度自應當有異
惟法律科處此類犯罪,所設之法定最低本刑卻同為有期徒刑3年,
本已無易科罰金、O服社會勞動之機會,對於偵查中雖否認犯罪,
然遭起訴後,於法院耗費司法資源調查證據前已自白犯行者,因
無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規定之適用,更無從於個案上
評估該行為人對於社會規範之認知有無重大偏離、行為控制能力
有無異常、有無再犯之虞,或僅屬偶發性之犯罪,是否確需施予
刑罰,抑或僅藉由犯罪偵查與審理程序進行及刑罰宣示之警示作
用即為已足,而有無諭知緩刑之可能,致該種情形下之行為人即
須入監服刑,此等法律效果不可謂不重,為達懲儆被告,並可達
防衛社會之目的者,自須依客觀之犯行與主觀之惡性二者加以考
量其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用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量減輕
其刑,期使個案裁判之量刑符合比例原則
而被告雖未於本案偵查階段坦承犯行,於第一次準備程序中復爭
執證人O志成、O雅雯、O宗龍於審判外陳述之證據能力,並請求上
開3名證人到庭作證,檢察官亦聲請傳喚上開3名證人到庭進行詰問
(見本院卷第44、45、49、57頁),然於本案審理期日前,即已由
辯護人具狀表明願意認罪,且對於上開3名證人審判外陳述等其他
證據之證據能力均不爭執,並捨棄聲請該等證人到庭作證(見本
院卷第187至193頁),檢察官嗣後亦據此捨棄傳喚上開3名證人(
見本院卷第207、218頁),則被告於犯後且本院進行證據調查而傳
喚前揭證人到庭接受詰問前,仍見其勇於坦然面對己過,並未造
成司法資源過度分散及耗費
再者,其本案係針對村長選舉所為,其行賄對象,依現有卷證僅
可認定對於證人O志成、O宗龍、O雅婷交付賄賂,復無事證可認尚
有他人與被告共同策畫或參與本案犯行,被告或係出於為使其母
親順利當選而私下獨自為之,雖其所為對於選舉之公平、公正、
公開與「選賢與能」之核心價值仍有破壞,然綜合前揭本案犯罪
情節、規模及犯後態度,本院認如科予最低刑度有期徒刑3年,仍
嫌過苛,在客觀上應足以引起一般人之同情,確有法重情輕之失
衡情狀,爰依刑法第59條予以酌量減輕
六、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選舉制度係民主根源,應
由選民評斷候選人之品行、學識、才能等條件後才得選賢與能,
攸關國家政治及人民福祉甚鉅,如以金錢賄賂選民,將嚴重破壞
候選人間之公平競爭,更敗壞選舉風氣,影響民主政治之運作,
且政府在選舉期間均一再宣導不得從事賄選行為,被告有相當社
會經驗,當知公職人員選舉禁止行賄、收賄,卻僅因為使其母即
候選人O陳佐順利當選,即思以現金直接向選民買票方式,已危害
應有之正當優質選舉風氣,所為顯不足取
又被告犯後,雖於偵查中及本案起訴之初均否認犯罪,然於本案
審理期日前即已透過辯護人具狀坦承犯行,兼衡以本案行賄之選
舉為村長選舉之規模、被告行賄之投票權人非眾等情節,且被告
先前未曾因刑事案件遭判處罪刑及執行,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
案O錄表在卷可查,素行尚稱良好,暨其自陳智識程度、家庭生活
狀況(見本院卷第224至225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七、被告未曾有刑案科刑、執行O錄,已如前述,其本案所為,固
應予非難,然核其犯罪動機、目的與本案情節,其應僅係
一時失慮,始單獨萌生行賄之意念,而以上開方式向前揭3人行賄
,此外,其犯後於本院耗費司法資源傳喚證人進行詰問前已坦承
犯行,顯見其犯後並非全然毫無悔意,對於社會規範之認知並無
重大偏離,信其經此刑事追訴程序教訓及刑之宣告警示作用,應
能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從而,本院綜核上開諸端,認其所
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對被告予以宣告緩刑5年
惟審酌被告為本案犯行,仍見其欠缺守法信念,為重建其等正確
法治觀念,並牢記本案教訓,併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第5款規
定,命被告應於緩刑期間向公庫支付40萬元,及O指定之政府機關
、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
,提供160小時之義務勞役,並依同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規定,諭
知被告於緩刑期間內付保護管束,以啟自新並觀後效
八、另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章之罪或刑法分則第6章之妨害
投票罪,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並宣告褫奪公權,公職人員
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定有明文
而此項褫奪公權之宣告,寓有強制性,為刑法第37條第2項之特別
規定,不受宣告1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限制,法院自應優先適用,然
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之規定並未針對褫奪公權之期間即
從刑之刑度為何有所規範
故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規定宣告褫奪公權者,仍應適用
刑法第37條第1項或第2項之規定,使其褫奪公權之期間有所依憑
查被告既因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章之罪,經本院判處如主文
所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自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
及刑法第37條第2項之規定宣告褫奪公權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99條第1項、第113條第3項,刑法第11條、第59條、第74條第1項
第1款、第2項第4款、第5款、第93條第1項第2款、第37條第2項,判決
如主文
減輕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893號判例
最高法院32年非字第28號判例、98年度台上字第479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52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351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不另論罪 1 , 共同正犯 1 , 詰問 2 , 接續犯 5 , 自白 5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總則,保安處分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7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4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條,5,總則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2條,2,總則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總則,保安處分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144條,144,妨害投票罪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37條第1項,37,總則,刑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0條第1項,100,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